水生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雨下下停停,但是一直没有断,时而瓢泼,时而如丝,这么慢腾腾地熬着,直到村里的大喇叭呜啦啦响起来,人们才猛然意识到,原来平地下雨也会发起水来。

“紧急通知,暴雨预警,各位村民请尽快搬离,躲到高处躲避……”

雨水已经没过膝盖,老旧的房屋已经出现一些裂痕,有的甚至已经垮塌,那些土坯房的泥土都被冲刷的掉了一块块渣。

王大山的房子都已经被水冲的略显倾斜,屋子里的水已经越来越多,他的老婆翠兰挺着大肚子,正在收拾东西,家里都已经有三个儿子,一个姑娘了,这个是第五个孩子,因为劳累,翠兰感觉体力不支,汗水从额头缓缓而下。

她喊了上四个孩子,拿上笸箩,准备把孩子放到里面,顺着水推走,四个孩子都放上有些难度,因为太重了,有些难以支撑孩子重量,便喊王大山帮忙。

王大山从屋里晃晃荡荡出来,拿着他最爱的白酒瓶,满嘴的酒气,脸上通红,目光迷离,还不愿意。

“喝个酒都不消停,你瞎折腾啥?”

翠兰看他那样子心里很生气,没好气的说:“水都淹到脖梗子了,你还喝,酒比命重要是吧?咋不喝死你?”

王大山拿起酒瓶晃了晃,又咕咚喝一口道:“你个潮种娘们,我喝死了你有啥好处,你说这浑话?”

“我都看透了,酒比我们娘几个重要,你看外面都什么样了,房子禁不住了,水都进屋了,你就不怕砸死在这里?”

“哪死哪埋吧!”说着又咕咚一口,翠兰又是气,又是急,眼泪就留下来了。

她把小点儿孩子刚放到笸箩里两个,两个大点孩子就一手领一个,背上一些被褥,又塞给王大山一个米袋子,准备往沙漠的高处去,人们已经陆续都离开了自己的屋子。

王大山已经醉的不清楚了,最后一滴酒都倒进嘴里,一只眼又探探瓶底,确定一滴也到不出来了,才不舍地把瓶子扔到了水里。

他刚踏出屋子一步,房子就瞬间倒塌了,翠兰大喊一声,吓得不轻,王大山却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似乎酒意正酣,如梦里一般。

听到她的叫声,远处有邻居趟水过来,帮着拉扯着王大山,一到往高处走去,水越来越急,越来越高,齐腰的水凉到心底,翠兰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她感觉肚子疼,有些难忍,凭经验知道自己可能是要生了,便喊王大山,赶紧领着孩子往高处走,自己身体就有些半倾斜在水里。

王大山虽然迷糊,却也趟着齐腰的水拉着翠兰就往沙漠高处走,生怕孩子生到水里,有邻居看到这样,又喊人来帮忙,好不容易走到高处,翠兰裤子湿漉漉的血水直流。

走到高处沙丘后,就开始搭帐篷,忙着找接生婆,本来村子不大,人们住的也比较稀疏,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接生婆。

临时帐篷还没有搭建起来,雨又细细密密下来了,就这样拿块棉被遮挡着,有女人帮着着稳定情绪,也亏的翠兰已经生过四个孩子,接生的还没到,孩子就出生了。

这是个男孩子,虽然比较瘦小,但还算是哭声有力。翠兰看着孩子,脸上有些欣慰。

细雨凉凉的,她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疼痛,耗尽了力气,一时间觉得有些疲倦,竟有些想要睡去。

旁边的人都忙着干活,也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其他几个孩子都在哪里,等到临时帐篷搭完了,赶紧把翠兰抬进里面。

王大山也完全酒醒了,咧着嘴说道:“这小王八羔子,真会找时候,早不来,晚不来,非得发大水时候来,差点生到水里。”

邻居们都笑着说:“这孩子命也够大呢,将来是有福之人。”

“我看就叫水生吧!”不知谁提议。

王大山一拍大腿,“好主意,你看我家大锁,二柱,三毛,四妞,这名字都取得没啥文化,一看这水声比这都好听多了。”

这么一说,再看看孩子,却怎么少了一个,竟然少了二柱。王大山连忙跑出帐篷,四下寻找,确实少了二柱,他开始大声的喊起来,呼唤二柱的名字。

可是任他喊破喉咙,也没见孩子的影子,喊声惊动了一个沙丘和另一个沙丘的人们,大家都纷纷加入了找孩子的队伍。

他开始坐在沙地上嚎啕起来,觉得在上岸之前翠兰把孩子递给他,自己可能没注意,把孩子冲走了,人们望着哗哗的流水,再望着一间间倒下的房屋,沉溺在无尽的悲伤之中。

茫茫水中,哪里还有孩子的影子。

王大山哭着就奔向水中,人们劝说着,安慰着,把他拉回来。

熙攘的声音还是惊醒了翠兰,大锁告诉她,二柱可能被大水冲走了。她听到这个噩耗,只觉天旋地转,一口气憋在胸中,昏死过去。

大锁看到妈妈昏过去,连喊带叫,人们都纷纷围上来,掐人中的,喊的,拍打的,总算把翠兰唤醒了。

翠兰醒过来后,哭的悲愤动天,只叫人们扎心的痛。这时候劝慰的话都被人们说了无数遍了,她还是没有从悲伤中缓过来。

水生也哭起来,王大山瞪着两眼指着他叫喊:“要不是你,你哥哥也不会被水冲走,真是个克星。”

人们都劝,不要因为这个孩子牵扯另一个,有女人把哭着的水生塞进了翠兰怀里。

翠兰抽抽噎噎,看着水生,也没停止吧啦吧啦掉眼泪。

那天开始,翠兰每天都站在水边喊二柱的名字,喊着喊着便哭起来,有时候哭着哭着又自己自言自语起来,像是和谁说着话。

有时候她会下河,手里拿着一直棍子,一边扒拉一边喊二柱名字,这样来来回回在河里摸索,直到水生出了满月,她的眼睛也哭瞎了。

因为这样折腾,她身体也越来越不好,整个人病恹恹的,没有什么力气。

她开始说胡话,发高烧,王大山四处找大夫,村里的医生都看遍了,也没有看出什么病。

有人就提议,请个大神来算算,看是不是冲了什么。

请来的“神算子”嘴里念念有词,一番叨咕之后,确定的说,因为他们房子里住着“长虫”(蛇),发水后房子倒塌砸死了,魂魄走了,临死拉着二柱垫了背,要不水生不能顺利出生,就是二柱死了换水生的命,要二柱活着,水生也活不了。

然后“神算子”给“安排”一下,晚上九点去东北方向烧点纸钱,磕三个头送送,用她写的灵符烧了,放上水给翠兰喝下去,保证翠兰就好起来。

送走了“神算子”,王大山完全按照她的方法做的,满心以为翠兰会好起来,结果翠兰却越来越严重,面色枯萎,消瘦的吃不下东西,任凭水生哭闹也无动于衷。

她的眼睛越来越没神,没多久,就已经奄奄一息。



 
上一篇:绑架 下一篇:玖富:负面不断、神秘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玖富:负面不断、神秘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玖富:负面不断、神秘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投资玖富,我的钱聪明吗? 都说拍拍贷成立于07年,是第一家P2P平台。 玖富成立比拍拍贷更早,成立于06年 ,不过刚开始类似于O2O,后来才发展P2P业务。
  • 水生
    水生
    雨下下停停,但是一直没有断,时而瓢泼,时而如丝,这么慢腾腾地熬着,直到村里的大喇叭呜啦啦响起来,人们才猛然意识到,原来平地下雨也会发起水
  • 绑架
    绑架
    1 这是什么地方?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我只记得在酒吧里喝了那个窈窕女郎送来的酒后,便不省人事的醉倒了那杯酒一定有问题。 可是
  • 深扒梦想盈行: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是老赖
    深扒梦想盈行: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是老赖
    先说点题外话。很多人在后天留言问陆金所怎么了,投了陆金所会不会有风险。我们的看法是,陆金所整体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有些业务不让做了,普
  • 元宝365爆料百出 被指涉嫌非法自融
    元宝365爆料百出 被指涉嫌非法自融
    (原标题:元宝365涉嫌自融 替法人周健关联企业融资!) 中金社2017年7月20日消息,最近,网贷行业监管政策频出,然而,无意中发现,北京网贷平台元宝365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