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1

这是什么地方?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我只记得在酒吧里喝了那个窈窕女郎送来的酒后,便不省人事的醉倒了——那杯酒一定有问题。

可是,绑架我有什么用呢?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公司的销售,无权无势,也没有什么钱。

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应该是一个酒店的房间,房间很破旧,而且没有窗户,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我掏了掏口袋,钱包还在,手机已经不见了。

我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2

我试着开了两下,门锁住了。

我使劲的踹了两脚,门纹丝未动。毫无疑问,门的质量很好,我甚至怀疑进行了加固和改造,因为酒店的门是很少可以从外面锁住的。

“咚!”

我听到旁边房间的一声砸墙的声音。我连忙趴在墙上,房间的隔音很好,但还是可以隐约听到对面的声音。

“有人吗?”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我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对着那面墙狠狠的砸了下去,像是回应他。

男子似乎很惊喜,大声喊道:“求求你!救救我!”

我的心一紧。

凶手不只绑架了我一个人。

3

我环顾四周,试图找一些可以帮助我打开门的工具,忽然眼睛一亮。

座机!

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拨打了外线——意料之中,无法接通。

房间的后门上,贴着一张简陋的宾馆地图,我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这个酒店只有两层楼,房间也不足十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大。每层只有一侧有房间,另一侧则是窗户。房间只有双号,没有单号。

我在206房间,左侧应该就是男子所在的204房间。

我按下了204,电话通了。

“喂,你是谁?求求你放我出去,我可以把我的钱都给你,求求你。”男子的声音有些发颤。

“你别怕,我是在你隔壁的人,我们刚刚喊过话。”我继续说道:“你先稳定一下情绪,现在我们的处境很危险,我们需要想办法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记得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我是一个外企的HR,最近的工作压力很大,正好我中了一个超市的抽奖活动,说是有两天的郊外旅游和酒店的免费体验券,我就来了。”

“这么说,你知道这个地方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S城和C城交界处有名的山泉度假区。”

4

我稍微安下心来,这个位置我是知道的。

这个地方环境优美,林林总总的酒店倒有不少,一个二层的小酒店在这么广阔的风景区几乎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就意味着我们获救的希望更加的渺茫。

正当我发愁的时候,男子开口了。

“这个酒店一共有两层,八个房间,我们虽然不能够拨打外线,但是我们可以向其他房间的人求救。被绑架的人或许不止是我们。”

我点了点头,挂下电话,又拨打了挨着我房间的另外一间,208。

5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人接起来。

“喂,谁啊,说话呀!”

听声音,这个人似乎刚刚睡醒。

“先生,你好,我现在在你隔壁,我被人囚禁了,如果可以,求你帮我报个警!”

等了好久,电话那头忽然响起来一个中年男人咆哮砸门的声音。

“有人吗!来人啊!这是哪里?你们要干什么?”

男人的吼叫并没有回应,他似乎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靠近话筒。

“喂,喂,还在吗?兄弟,有话好说,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只要别伤害我!”

我只好重新说一遍,连带着所有我所知道一切。

“昨天晚上,我和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喝酒,直到半夜,然后我的车已经让司机开回去了,我就打了个车,然后在车上睡着了,刚刚才醒来。”

“这么说,你是一个生意人?”

“算是吧,开了一家公司,承蒙朋友们的照顾,效益还不错。XX装饰公司”

他说了一家S城很有名气的企业。

6

说起他的生意来,他似乎来了精神,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被绑架。

我哭笑不得的挂断了电话,立刻又接到了204那个外企白领的电话。

“刚刚,我和202房间的人通了电话,那是一个中学的退休老师,儿子给他报了个旅行团,旅行团来到了这里,领队说,预定的酒店出了些问题,于是请他来这里居住,他答应了。”

我的脑海中仔细的分析着,一个外企白领,一个公司老板,一个退休老师,还有我,一个小公司的职员。如果我们被人绑架了,那绑匪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们几个在社会上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如果我们是被人绑架了,绑匪不是为了钱,又是为了什么呢?

“哪所学校?”我随口问道。

“好像是XX中学。”

“XX中学!”

我暗自惊讶,因为我正是这所中学的学生。难道绑架我们的人和那所中学有关?

7

说到这里,我似乎应该稍微的介绍一下自己了。

我叫陈默,在C城的XX中学上的高中,又考入了C城的师范大学,现在毕业了,又在C城找了一个普通的工作。

当我刚刚说完我的自我介绍之后,电话另一边的老师说了一句让我很是惊喜的话。

“陈默?我还记得你,上学的时候你天天打架,现在长大了,有出息了。”

“您是...席老师?”

“你个捣蛋鬼,我记得你当时老欺负你的那个同桌,叫什么来着?”

“那个小不点,好像是叫林怀,现在也都不联系了。”

“是啊,好多年了,不过林怀我倒是记得,实话说,这个孩子虽然老实巴交的,不过人太笨了,我教了这么多年的学生,就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后来听说他毕业之后去了S城。”

“S城?”

我的脑海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8

我再次拨通了隔壁白领的电话。

“你认识一个叫林怀的人吗?”

“林怀?我倒是有个朋友叫林怀的,当时我们一起在一家公司里面工作,关系挺好的,只是后来他因为和邢总发生点不愉快,辞职离开了公司,后来我们也断了联系。”

“公司?什么公司?”

“我其实在大学的专业是设计,所以毕业后进了一家装饰公司,但是后来想换个行业,就来到了现在的公司。”

装饰公司?果然如此!我接着问道:“当时,你可曾经得罪过他?”

“没有啊,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还经常一起喝酒。”

9

虽然没有预想的和林怀有仇,但至少证明了林怀和我们都或多或少的认识,如果这个酒店里每一位被绑架的人都和林怀有关系,那么绑架我们的人,也一定和林怀有关,或许就是他本人。

我又拨通了那个生意人邢总的电话。

“几年前,你的公司里有个叫林怀的,你还记得吗?”

“那个小子,我记得,其实他工作倒是挺认真的,只是人太轴,当时我本想让他做分经理的,可是我大哥的孩子毕业,非要来我公司,我只能委屈他一下了,谁知道这小子居然直接拍桌子和我吵了起来,一气之下离开了公司。”

“当时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一个和他关系很好的同事?”

“我想想...你说的是纪申吧,他们关系确实不错,林怀走了之后没多久他也离开了公司。”

“他们有没有为什么争吵过?或者不合的传言之类的?”

“没有。”

10

这就奇怪了,现在的我几乎可以断定这里的每个人都和林怀有过或多或少的不愉快:我欺负过他,老师嘲笑过他,老板因为职位和他发生过争执,可是这个叫纪申的似乎是个例外。

为了再次印证,我又拨打了几个电话。

而随着每一个电话的挂断,我的心情就沉重几分,内心也变得更加的绝望。

102房间住的是林怀同寝室的兄弟,因为嫌弃林怀太穷发生过几次冲突,被林怀也绑了过来。

104房间住的是林怀上大学时候的女神,仅仅是因为没有答应和林怀在一起就被他绑了过来。

106房间住的是林怀的心理医生,从装饰公司出来的林怀被诊断为双相抑郁障碍,甚至有自杀倾向。他的心理医生问不出原因,只好把症状归结到他的父母教育身上——这是这一行的老把戏。

然而最让我震惊的是108房间:里面居然是林怀的亲生父母!

林怀的父母小时候忙于工作,很少顾及到他,不听话就打他一顿,从来没有过问过林怀的心事。这次,林怀说要带他们出来散散心,却把他们关在了这里。

11

我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林怀的计划已经越来越清晰,他把我们关在这里无疑是想要复仇,可他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越是如此,我越感到恐怖。他就像一条毒蛇,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藏匿着,等待着我们为了错事而内疚的时候突然冲出来,狠狠的咬我们一口。

我忽然感到一阵窒息,我站起身,用尽力气的喊了起来,尽管我知道不会有人回应,可我还是想喊,似乎只有这样,我才能吐出心中的那块巨石。

“别喊了!吵死了!”

这个女孩的声音,来自门外!

我欣喜的趴到门上,激动的说话都变了腔调。

“你是谁?能帮我们打开门吗?”

“你别想了,我是林怀的女朋友,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林怀最爱的人,我要帮他完成他的复仇计划,你们都别想逃!”

“姑娘,你别冲动,林坏和我们有仇,可是你和我们素不相识,何必和他一起犯罪呢?”

“哟,想挑拨离间,省省吧大哥,我从小就在外边混,什么没见过?林怀是唯一一个真心对我好的男人,为了他,我就算蹲监狱也愿意!”

“我们知道错了,你给林怀说一声,我们愿意补偿他!”

或许是我的声音太大,208房间的老板也听到了,他也附和我说道:“对对对,姑娘,你说个数,多少钱我们都给!”

“你这个肥猪,你是林怀那个装饰公司的老板吧,当时我和林怀刚在一起,他天天在家里说你欺负他,说给他小鞋穿,最后还把本该属于他的经理给了别人,你知道他辞职之后有多失落吗?就是那个时候他患了抑郁症,他半夜睡不着紧紧的抱着我,说我是他最爱的人,让我一定不要离开他。我一边安慰他一边哭个不停,我从来没见过他那副样子,那么可怜,那么让人心疼!”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

回忆起那段日子,女孩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说个不停。

“过了一年,他才慢慢的有所好转,开始换了个工作,来到这个酒店,林怀就是棒,一年多就在这里当上了副经理,好不容易等到经理出国度假的这几个月,才把你们弄进来,实话告诉你们,他去弄汽油了,等会我们就把你们统统烧死!”

女孩晃着脑袋,得意的笑着。

12

“露儿?”

隔着门,纪申忽然说话了,“白露,是你吗?”

“纪申?你怎么在这里!”

白露尖叫起来。“你和他有什么仇?”

我忽然想起来,纪申是我觉得最奇怪的男人,无论是邢老板还是他自己所说的,他都和林怀关系很好,没有任何争执,更谈不上仇恨,他又会如何被关在这里的?

纪申陈默了很久,终于缓缓的说了出口:“我和他没有仇,除非...”

“咚”的一声,门外似乎有个人跌倒在地。

“完了,完了,看来,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完了,我也要死了,不不不,他现在不在,我可以跑,我可以跑!”

白露慌慌张张的站起身,脚步声越来越远。

我终于明白了,林怀之所以抱着她在半夜哭个不停,不单单是因为他离开了邢总的公司,更是因为他察觉了自己的好朋友和自己的女友有了苟且之事。

13

白露离开了,我们最后的一线生机似乎也离开了。

事到如今,死亡将至,我竟然难得的感到平静。我确实有罪,虽然法律上我是一个合法的公民,可是在道义上,我却没有预计到我高中时以欺负人为乐的行径竟然让林怀如此的痛苦。我才是一个罪无可恕的刽子手!

想到这里,我放弃了求生的意志,躺在了床上。

门外的吵杂声此起彼伏,好像是林怀,他回来了。

可是声音越来越嘈杂,混杂着女子的尖叫声和整齐的脚步声,忽然,门被打开了,一束光狠狠的照着我的眼睛。

那是阳光。我们竟然得救了。

14

几个月后,我去了监狱,见到了被捕的白露。

是的,这个离奇的绑架案的主谋是白露,而林怀,早已经在一个月前就因为抑郁而自杀了,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

遇到林怀之前,白露本就是一个“混社会”的女孩,她出轨纪申是真,不爱林怀也是真。

可是林怀真的爱她,即便知道了她和纪申的事情之后,他也从未怪过白露一分。在无数个因为抑郁而难眠的夜晚,白露终于一点点的读懂了林怀的心。

林怀死了之后,白露痛不欲生,她发誓要报仇,要把从小到大每一个欺负林怀的人杀死,包括,她自己。

这件事情,她要和“林怀”一起来完成。

15

阳光很暖。

我走在大街上,继续着我的生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

我总是忍不住想,白露固然有罪,可是我们呢?我们又何尝不是杀死林怀的凶手呢?法律只会判处白露,我们却依旧逍遥法外,苟且偷生。

我甚至想,如果那天不是酒店的老板突然有事回来,发现了不对劲而选择报警,我们葬身火海是不是罪有应得呢?

我买了一束白菊,来到了郊外林怀的坟墓,深深的鞠了一躬。在白菊的旁边,安安静静的放着七束花。

它们每年都在。

上一篇:深扒梦想盈行: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是老赖 下一篇:水生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水生
    水生
    雨下下停停,但是一直没有断,时而瓢泼,时而如丝,这么慢腾腾地熬着,直到村里的大喇叭呜啦啦响起来,人们才猛然意识到,原来平地下雨也会发起水
  • 绑架
    绑架
    1 这是什么地方?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我只记得在酒吧里喝了那个窈窕女郎送来的酒后,便不省人事的醉倒了那杯酒一定有问题。 可是
  • 深扒梦想盈行: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是老赖
    深扒梦想盈行:从借款企业到担保公司都是老赖
    先说点题外话。很多人在后天留言问陆金所怎么了,投了陆金所会不会有风险。我们的看法是,陆金所整体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有些业务不让做了,普
  • 元宝365爆料百出 被指涉嫌非法自融
    元宝365爆料百出 被指涉嫌非法自融
    (原标题:元宝365涉嫌自融 替法人周健关联企业融资!) 中金社2017年7月20日消息,最近,网贷行业监管政策频出,然而,无意中发现,北京网贷平台元宝365竟
  • 江苏鸿世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
    江苏鸿世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
    中金社2017年7月25日消息,以老年人为主要目标:发传单、高回报、无资质、超经营范围。 江苏鸿世达 e租宝、大大贷非法集资、自融自保、跑路近来,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