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今天被枪毙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今天是我老爸被枪毙的日子。

我没有去参观。

不过总算父子一场,在这里遥举一下杯吧。

祝我爹求仁得仁,无怨无悔。


我记得十岁那年那天,我正跟小伙伴一起玩泥巴,突然有小伙伴飞奔过来喊我,“小龙,小龙,你爸和你妈又打起来了!”

我不紧不慢跑回家,还没拐进胡同就听见了巨大的嘈杂叫骂声,还有噼里啪啦东西摔地的声音,嗯,又干起来了。不过这干仗嘛,也是家常便饭了,老天要下雨,爹娘要干架,我有啥办法。

不过还没等我走进家门,嘈杂声一下子变了调,全部变成了惊呼。擦,不对劲啊。我跑起来。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众人正抬着我的娘亲出来。血顺着她的下体哗啦哗啦地流。我又一次动了情,哭着喊着就要扑上去,被众人推开了,也没人有空管我,他们把我妈拉到医院去了。

安静下来之后我进了院子,我亲爱的爹在屋檐下坐着,他面前是一滩血。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他老人家好好的,除了左眼窝是青的。那应该是我妈干的了。嗯,那一堆血应该是我妈的了。

嗯,留下来的吃瓜闲人跟我说,怀着不知道我弟还是我妹的我妈,被我老爹一个窝心脚踹倒,然后追上去一阵拳打脚踢,流产了。

出院后,不知道是终于想通了还是咋地,我妈终于同意跟我爹离婚了。

房子是我老爹家的祖产,宅基地和家里的六亩地更不用说,俺老爹说他木有钱,俺老妈光溜溜地净人回娘家了。

老妈走时不肯带我,害怕不好再嫁,外婆过来说,没关系,不带走也可以帮忙照顾我。

俺爹呢,他觉着自己也老了,需要留个孩子在身边了。于是俺就跟着俺爹开始了肆无忌惮的寻花问柳的日子。嗯,确切来说,是俺爹寻花问柳。

我老妈是我老爹的第四任媳妇。这当然不是老妈告诉我的,是跟我干架的时候小伙伴们告诉我的,是逗我玩的时候大叔大爷大娘们告诉我的,是喝醉酒的时候我亲爹告诉我的。

我爹的第一任跟我爹年岁相当,据说是貌美如花。可是结婚还没一年,我亲爱的老爹爱上了单位里新进的一个未婚女子。我的前前前任妈闹得也是气势磅礴,一哭二闹三上吊挨个儿上演了一遍,无奈我爹铁了心,新人直接住进了家,她也只好”灰溜溜“地走了——这”灰溜溜“是我爹的词,一分钱也没能拿走。那新进的女子成了我爹的第二任。

可是第三任很快到来。不知道我爹是因为喜欢上了人才开始搓麻,还是开始搓麻然后喜欢上了人。总之,村东头老李家二十刚出头的小闺女,两人不知何时开始一起搓麻,搓麻的时候互相你摸一下我的手,我碰一下你的背,眉来眼去,很快如胶似漆,出双入对,我爹差点被老李追着砍断一条腿。嗯,只是差点。

但是追着追着老李就成了我爹的丈人,因为小李怀孕了。跟上次一样,我爹此时还木有孩子,我爷爷奶奶想要孩子,于是小李顺利进了家,因为前前妈迟迟不同意离婚,所以我老爹还享了一段齐人之福。最后大约是被我爹和前妈卿卿我我花前月下刺激,前前妈悻悻地走了。

我前妈跟我老爹日子算是前几任里时间长的了。她肚子争气,一口气生了三个孩子。在她生孩子期间,我爹岂能闲着?拈花问柳的事儿也是层出不穷。可能她忙着生孩子,没空理我爹,又有俺爷爷奶奶精心伺候照料,就随他去了。

据说我的同父异母三个兄弟姐妹,最小的三岁,最大的十岁的时候,俺爷爷奶奶被我爹先后气得全部一命呜呼了。先是俺爷气得中了风,然后俺奶奶连累带气累出了毛病。然后不到一年时间,两人先后挂掉了。

这下俺爹的春天彻底到来。桃花开遍了乡里乡外。不要问我为啥他就像韦小宝转世,开挂一样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他,也不要问我为啥他到处勾搭竟然没真的被打断腿扭断脖子,我也不知道。非要找原因,我想可能就是,俺爹是这十里八村罕见的念过中专的人,有正式工作的人,嗯,有头脸的人。

所以你瞅瞅,俺从小身上这行头,比村里孩子都好一截,俺从小就是村里孩子羡慕的对象。

那俺妈是怎样上位的呢?

俺妈是村里小学的代课老师。据说偶然一次下雨俺爹送俺同父异母的、跟我妈离开时的我一般大的哥哥去上学,一眼看见了俺妈。两人一见那什么钟情,互生那什么情愫。然后俺爹就开始了三天两头自告奋勇送俺哥去上学的日子。眉来眼去,左试右探,不知道勾搭了多久,然后,终于,两人凑到一起了。

这样说自己亲妈好像不太对哦。

不管了。继续。

在他俩凑到一起半年多的时候,俺爹跟俺前妈提出了离婚。俺前妈死活不离,宁可二女事一男也不离婚。可俺妈不同意。俺爹当时对俺妈浓情蜜意,为了操心离婚快把头发愁白了。

你看,其实俺爹也不算完全的渣男,都是离了一个再娶另一个,基本每一个都有名分,前提是人家肯嫁。

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俺前妈和兄弟姐妹就都出事儿了。

俺爹说,有一天他鬼混回到家,发现妻子儿女全死了。院子里一个,堂屋里两个,卧室里一个。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全部双眼圆睁,口吐白沫,嘴歪在一边。

据说敌敌畏下在了当天做的饭里。

邻居偷偷逗我玩时说,为啥你前妈小李会喝药自杀而不是下药给你爹?为啥她要自杀还带上自己的孩子?为啥孩子都想杀死了都不杀你爹?

鬼知道哦。我前妈小李肯定知道。我爹说不定也知道,不过这话可不能乱说。

那时候村里人木有报警意识,死了就死了,无人上告就算自杀。

不过俺爹这次确实栽了。俺前妈兄弟众多,一堆人过来,逼着俺爹给俺前妈披麻戴孝磕头下葬,完事儿之后一顿老拳,把俺爹饱揍了一顿,老头子足足两个月没下床。俺爹还拿出了当时看来的一大笔钱。

然后俺妈就顺利登基上位了。

俺妈年轻时也是个时髦女郎,阔腿裤喇叭裤健美裤,什么流行穿什么,拉丝头爆炸头蘑菇头,哪个时尚烫哪个。

美滋滋地过了几年,又杯具了。

狗都改不了吃屎,我爹他怎么可能改得了花心。

这不,从俺差不多五岁起,俺爹就又开始桃花不断。俺娘又岂是好惹的主儿,三天两头鸡飞狗跳鬼哭狼嚎,一直到离婚。

尽管如此,不知道是俺亲娘心怀慈悲,还是俺爹良心发现,亲爹亲娘都没对他们自己下毒,也没对我下毒。

容我捂住胸口平息一下受惊的小心脏。我十分感谢亲爹亲娘不杀之恩。

然后这一遍遍地闹腾下来,俺爹大半辈子过去了。你看,跟我妈离婚时我才十岁他都五十六了。但是精彩的人生还有无限的后续嘛。五十六岁还且年轻着呢。

俺妈走没多久,一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正式进入我的视野。俺爹毕竟老了,年轻貌美二者兼具的是不好找了。所以这次找的,虽然年轻,貌美可是谈不上,虎背熊腰这个词尚可拿来一用。我爹急吼吼地想娶,怎奈人家慢腾腾地不想嫁。

人家也不肯来俺家住,俺爹也不敢明目张胆往家里领,因为她娘家就在邻村。她家人放出风来说要见他俩在一起一次就揍他俩一次,直到把他俩揍分开为止,所以他俩一年多时间里只好偷偷摸摸搞地下活动。

我大约十二岁开始,老爹给我留了钱,开始不太着家了,有时候十天半月也见不到他一次。

小伙伴们的父母挤眉弄眼地跟孤零零的我说,我爹带着小情人去县里住去了,还活灵活现地跟我说,在哪儿哪儿见着了我爹和我后妈。他们一方面是为了躲小情人的家人,另一方面是小情人非常想要去县城住。

我开始了拿着钱流浪的日子,俺爹倒也没有很亏待俺。俺爹在乡下算是有钱人一枚。俺到现在也不知道为毛他成天都不咋需要去上班,虽然他好像也没完全退休。

这样的日子断断续续过了两三年,然后有一天,俺爹突然回来了。

这次回来不同往日。胡子拉碴,好像很久没刮了,黑眼圈浓重,好像好久没睡觉了,衣服脏兮兮的,一看就是质地不好的。这这这,这完全不是我爹风流倜傥风度翩翩一表人才的风格好伐?

十五六的我暗搓搓地在心里想,老头子可能钱花光了被甩了。

可是他还有不菲的退休金哪。这到底是肿么一回事儿呢?

而且,俺家老头子被甩?这可真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

只闻他甩人,哪闻他被甩?

果然是老了,英雄不复当年勇啊。

老爹在家里颇安静了好几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很惊奇也很不习惯。老爹甚至给我做了几顿饭。老爹甚至对我表现出了难得的柔情。我以为我们父子俩要这样相依为命过下去了。

事实证明我太幼齿了。

住了几天之后,老爹突然对我提出,让我去我外婆家几天,让我老娘看看我,慰藉一下我老娘对我的思念之苦。

俺当然知道老娘想我的可能性不大。她早已经再嫁,几个孩子生龙活虎活蹦乱跳,哪里会需要我这个会让她想起伤心往事的小兔崽子。

可是外婆应该是欢迎我的。外婆这几年里确实一直接济我照顾我。

算了,既然在这里不受欢迎,那就去吧。

我爹干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消息是俺在邻村外婆家得知的。

还没等警察来找我,事情的前因后果早有人迫不及待地跑来告诉我。

俺爹那个小情人,跟俺爹一起住了几年之后,眼看着快三十了,再加上家里催促,想要找个良人嫁了。邻村一个年轻人家里穷,不在乎她的黑历史,愿意娶她为妻。

俺老爹回来那几天,正是那小情人领教了县城的繁华,然后看淡一切回来接受聘礼、准备嫁衣的时候。

小情人出嫁前夕,俺爹电话约了她,说好聚好散,再见最后一面。

原来俺爹让我走是为了这。

小情人欣欣然到俺家赴约。

俺爹请她喝易拉罐饮料。

俺爹早就准备好了敌敌畏。

俺爹还早早准备好了注射器。

俺爹在她来之前把敌敌畏注射进了专门拿给她喝的那罐饮料里。

然后她就悲剧了。

然后我爹这次总算惊动了警察。

他的审判现场俺没去。

他的枪毙现场我也就不去参观了。

他求仁得仁,我愿他无怨无悔。


 
上一篇:真假答案 下一篇:陪你走完整个颠沛流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陪你走完整个颠沛流离
    陪你走完整个颠沛流离
    第一章 认识林飒锋那年我15岁,发育比较后知后觉的我在迎接完第一次大姨妈后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了初三。 初三是你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阶段,初
  • 我爸今天被枪毙
    我爸今天被枪毙
    今天是我老爸被枪毙的日子。 我没有去参观。 不过总算父子一场,在这里遥举一下杯吧。 祝我爹求仁得仁,无怨无悔。 我记得十岁那年那天,我正跟小伙
  • 真假答案
    真假答案
    弘砺县有一个批发市场,这个批发市场是全县,甚至全市最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什么人都有,什么货都有。这里的人,没有好坏之分。这里的货,没有真
  • 合作方与平台存隐秘关联 银票网受托机构去哪儿了?
    合作方与平台存隐秘关联 银票网受托机构去哪儿了?
    合作方与平台存隐秘关联 银票网受托机构去哪儿了? 汪青 有消息指出,在监管要求严查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背景下,上海鸿翔银票网互联网金融信息
  • 大牛
    大牛
    文|叁拾柒度 1 我妈的小超市里走进来一个精壮黝黑的小伙子,眉眼间有些面熟。 看见我坐在柜台里,他很老道地打招呼:大姑来了啊!我微笑了一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