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叁拾柒度

1

我妈的小超市里走进来一个精壮黝黑的小伙子,眉眼间有些面熟。

看见我坐在柜台里,他很老道地打招呼:“大姑来了啊!”我微笑了一下,点点头,努力回想这是谁家的孩子叫我大姑。

对于村里生长起来的九零后,我大多都不认得了,因为上一次见到,他们还是个穿开裆裤吸溜着黄鼻涕的小孩子。

他像是知道我是来走亲戚的,就跟我妈熟络地说:“大奶,搬四提水。”

接着自顾自从墙边堆摞的矿泉水中,一手提起一扎,搬到自己的中型皮卡上。搬够四提便折回店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钱,数了四张十元的递给我妈。

走的时候又跟我打了招呼:“走了吭大姑!”我噢噢答应着,看着我妈把那四张软塌塌的散发着汗馊味的钱放进了抽屉,小声问:“谁啊?”

“这是后头的大牛,你不认识了?”

“大牛?就那个大嫂子家的?”

"是啊,就是你那个大嫂子家的!"

"唷!都长这么大了!"我常常忘记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对你讲啊,大牛最近又找了个媳子......“我妈来了兴致,开始讲故事了。

对于村里发生的一些人和事,我妈总能讲出“三言”的味道来。我自然是听得津津有味,沉思良久。

2

我模糊记得大牛孩子时的模样,胖墩墩的,黑黑的,闷闷的。

有一次我妈让我去他家借把木掀。那时大牛七八岁的样子,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我不吱声。

大牛他妈从屋里出来,搂头呼了他一巴掌:“个小逼崽子,也不知喊人,这是你大奶家的大姑你不知道吗!喊大姑!”

大牛被他妈一巴掌呼地头似乎有些懵,脸涨得通红,不断出溜着鼻涕,就是不开口。

接着他妈又一巴掌下去了:“我看你个嘴就留脹饭用!”

那时我也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孩,被这场面弄得手足无措,拿着木掀赶紧溜了。

大牛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就下学了。在农村,成绩不好的孩子,上完初中就没有必要继续糟蹋钱了。回家来,学着做点小生意,南下打工也是不错的选择。

大牛下学来才十六岁,未成年,出去打工也没人要。就跟着父母种地,农闲时开着三轮车在周围小镇村上收点大豆玉米大蒜,倒卖给收粮大户挣点小差价。

大牛家里的钱都是攥在他妈手里的。在农村,谁攥住了家里的钱,谁就说了算。

大牛他爸老实巴交的,是个见人张不开嘴的主儿。童年时候的大牛的木讷估计是遗传了他爸的性格。

大牛他爸性格闷,大牛他妈完全相反,泼辣厉害地很。没成想,大牛长大了,竟逐渐摆脱了三脚踹不出个屁的性格,见了人嘴甜了,知道说些客气话了,一副老道的样子。

大牛二十岁的时候,他妈说,该找个媳子了,还能帮我干点活。

大牛他爸点点头。

大牛说,嗯。

几天后,媒婆来了,说芦庄村有个姑娘不错,就是没有妈。

大嫂子说,行,明天就去镇上见个面。

大热天的,大牛穿地整整齐齐,衬衫纽扣扣到脖子顶。

姑娘十九,个头中等,身材敦实,长相普通。

大牛回来说没看上,大嫂子说,我看行,家里没有妈,应该是个干活的料。

大牛头低着闷声了半天,说,行吧。

媒人也回话,说姑娘也看中大牛了。

两个月后,大牛家。

门口简陋的舞台上,喇叭吹得唔里哇啦,一个女人张着大红嘴唇,吼着民族风,声音震天响。

大牛结婚了。在农村,办喜事就叫结婚。不登记,是常事。一是因为年龄不够。还有就是近十年来逐渐形成的一种心知肚明的风气。生完一个孩子再结婚,婚后再生就说是头胎,报户口一起报,说是双胞胎。

婚后,大牛妈对大牛说,钱你可攥紧了,不能撒手给她。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大牛想到爹这一辈子,就点点头。

大牛妈又说,过日子要精打细算,别乱花钱。

大牛说噢。

小媳妇和大牛去赶集。小媳妇说,吃碗凉皮吧!大牛说,吃那闲嘴头子干什么,一会回家吃饭。

小媳妇想换部智能手机,大牛说,要那干什么,你这个手机多好,结实又耐摔,声音还大。

小媳妇想买护肤品,大牛说,咱天天风吹日晒的,瞎花那钱干什么,搓个大宝就行了。

小媳妇想买卫生巾,大牛说,女人怎弄浪费钱呢,然后掏出十块钱。

没多久,大牛媳妇怀孕了,身子懒,早晨多睡会,大牛的妈拍着门大喊,还睡,晌午西了都!起来下地干活了。

大牛媳妇生了,是个丫头。月子里正摊农忙,大牛妈跟儿媳妇说,这段时间忙,顾不上你。你自己想吃什么自己弄吃把。

大牛看不下去,说,妈,我给做吧。

大牛妈眼睛一瞪,让她自己弄就行了,地里都是活儿就不干啦?

大牛没吱声,跟着娘下地了。新媳妇眼泪丝丝的自己伺候自己坐了个月子。

农闲时,大牛天天要出去倒腾写小本买卖。大牛媳妇说,大牛,你天天搁外干活挣钱不着家,我和妮子得用钱啊,你留点钱在家吧。

大牛说,好。

大牛娘搁门外听见了,拽着大牛说,她搁家里不缺吃不缺喝的哪用钱啦,大牛说,妮儿用的尿不湿,奶粉啊什么的不得买吗?

大牛妈想了一下,说,你打算给多少?

大牛说,我有个存折里面有两千块,给她用。

大牛妈说,你拿给我,我给她。

大牛想,也好,顺便修复下婆媳关系。

三天后,大牛回家,发现媳妇不见了,孩子也不见了。

大牛就问他妈,妈,她娘俩人呢?

大牛妈拉着脸说,回她爹家了。

大牛说,噢,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

大牛妈鼻子里哼了一下,没说!不吱一声就走了。这就是你娶的媳子!不入路!

大牛说,怎么不吱声就走了呢,我去看看。

摩托车还没再丈母爷家门口停稳,丈母爷就举着个铁耙子刨上来了。

大牛吓得边跑边问:“爸啊......爸啊......这是干什么啊爸!“

丈母爷摇摇摆摆举着个铁耙子一边追一边骂:“妈了个逼的,你还敢来,你还敢问........俺好好的闺女嫁到你家就是当牛做马的吗!怀孕头三个月天天让下地干活也就算了,生个孩子连个伺候月子的人都没有!不给钱花也就算了,娘了个逼的跟哄小孩的,给了个空存折!一家子人一个入路的都没有!我是瞎了眼让愿意你这家子......”

原来那天,大牛媳妇拿着存折想去镇上银行取钱。结果人家柜员告诉她,存折里没钱。大牛媳妇一听,气得从镇上直接回了娘家。

大牛被丈母爷骂回了家,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家人有点过分了。于是就和他妈说,咱一起去给赔个礼,接她们娘俩回来吧!

大牛他妈眼一睁:“让我给她赔礼?门都没有!”

大牛很为难:“妈,说到底,你怎么给了人家一个空存折啊,我给你的存折里有两千块钱的啊!”

“我是怕她乱花,给攒着,她要想花问我要啊,又没说不给她!”

“妈,你又没跟人说替人攒着,再说你给人个空存折算是什么事啊!”

大牛妈抡手给了大牛一嘴巴子,“你个东西!胳膊肘往哪拐啊!我不是为你好啊!你辛辛苦苦挣的钱,我不是怕她给你辟子完啦!你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东西,你还来说我......”

大牛捂着脸,任他妈在那咆哮,回了屋子。

眼看一个月过去了,大牛媳妇也没回来。

大牛娘说:“看来这个东西不想跟你过了,但妮子是咱家的,得要回来。”

大牛说:"妈,我还想跟她过,我想去接回来。“

大牛妈说:“你要有这个本事,你就给接回来。”

大牛说:“接回来,你得对她好一点。”

大牛妈没好气地说:“我把她当娘娘供着行了吧!”

大牛被上次凶神恶煞的丈母爷吓得不轻,心里有点打怵,就让邻居二东一起给他壮胆。

到了媳妇娘家,敲开门,是媳妇。这回丈母爷没拿耙子刨他,坐在屋里不吭声。

大牛痛哭流涕地赔了礼,说只要媳妇跟他回去,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了云云。

媳妇也跟着掉眼泪,眼泡揉得通红。

丈母爷终于说话了:“在你家,你妈说了算。你说得再好听也没用。到现在你妈也没来表示个一二,看来还是没有把俺闺女放在眼里啊!”

媳妇抽抽噎噎把孩子抱了出来,塞给大牛,说:“这是你家孩子,你抱走吧。咱就......算了吧!”然后扭身跑回屋里,再没出来。

3

省事了,没登记,也省的去离了。女方啥都没要,就是不跟大牛过了,你说这好好的闺女摊上你大嫂子这样的婆婆也是倒霉,真是天下少有。刚离半年,这不又找了一个。记倒是登了,喜事没办,直接家来过日子了。这个媳妇厉害,听说进家没几天,就把大牛揉倒了,连你大嫂子都怕她,天天看她脸色过日子,你说是不是一物降一物,一报还一报?

这时,超市里又进来一个顾客要买烟,我妈就忙着去给顾客拿烟了。



 
上一篇:再见了,我爱的人 下一篇:合作方与平台存隐秘关联 银票网受托机构去哪儿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合作方与平台存隐秘关联 银票网受托机构去哪儿了?
    合作方与平台存隐秘关联 银票网受托机构去哪儿了?
    合作方与平台存隐秘关联 银票网受托机构去哪儿了? 汪青 有消息指出,在监管要求严查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背景下,上海鸿翔银票网互联网金融信息
  • 大牛
    大牛
    文|叁拾柒度 1 我妈的小超市里走进来一个精壮黝黑的小伙子,眉眼间有些面熟。 看见我坐在柜台里,他很老道地打招呼:大姑来了啊!我微笑了一下,点
  • 再见了,我爱的人
    再见了,我爱的人
    站在机场外围,看着陆然乘坐的飞机在天空划出一道白色的痕迹渐浙消失不见,就在刚刚,陆然的脸还在我眼前晃,这一刻却只剩我一人,看着渐行渐远的
  • 失忆
    失忆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 我和普通人一样,做出来的事情和脑中的想法大相径庭。 比如我知道没人能道德绑架我,可是公交车上来一个老太太,但凡她敢
  • 妈妈
    妈妈
    我的妈妈快六十岁了。 妈妈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很多,那个年代要喂饱这么多张嘴已经很不易,更别说供这么多孩子上学。但是妈妈还是跟外公据理力争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