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贝雷帽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生活惧怕安静,我们欣赏各种喧闹,时不时沉浸在一方天地。害怕寂寞,却受不了打扰。


我常想象在落地窗前吹着空调,在阳光下翻动书页,听着慵懒的英伦小调。后来长大点,就像在旁边多个姑娘。我不是那种吸引女孩喜欢的男生,没有特别之处。就像一片杂草中的蚂蚱,即便努力地蹦来蹦去,也不怎么引人注意。于是我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的幻想。于是散步变成一个人,吃饭也是一个人,当然,睡觉也是一个人。

我总觉得我的生活该是这样的,平平淡淡,了无生机。


午后的茶餐厅,阳关从玻璃直射在肌肤上,空气中是咖啡和巧克力蛋糕的味道。他靠在沙发上,捧着一本书。餐厅的配乐很欢快,轻音乐,下午茶。

他把书扔在桌子上,“这写的是什么东西,看不下去。没意思,你最近怎么样”

我接过书,百无聊赖地翻了几页,“挺好,老样子。”

我们很久没见,然而他和从前一样,玩世不恭,精致的衣着,精心设计的发型。他从美国回来,我很早就知道他从美国回来了。然而直到今天,我们才偶遇。

他拿起咖啡,抿了一口,怔怔地望着我,应该说是我的身后。

我并不惊奇,他这种举动无非就是看见了一个好看的姑娘罢了。又或者,看见了老情人。他许久才放下杯子,“看到没有,你后面的,白色短裤,戴贝雷帽那个。”


酒吧,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去静静地喝一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并不知道,很多习惯是莫名其妙发生,又莫名其妙消失的,期间,伴随着某个人,或者某段故事。

我喜欢酒吧的气氛,在角落里,没有人去打扰你,昏暗的灯光,没人去注意你。转身推开门,倚在红色的外墙上,默默地点一支烟。看着烟从之间穿过,像某段时间,不经意又很在意的,流逝着。

她从没来过酒吧。我带她来的时候,她戴着一顶红色的贝雷帽,很吸引人。一头粉色的长发,西风假如再大一些,恐怕会把她吹走。她很娇小。嗯,那种可爱的娇小。

我习惯在酒吧独自喝着啤酒,她喜欢鸡尾酒的五颜六色,我却只爱喝威士忌,哪怕掺杂了一点伏特加或者朗姆或者水,我都觉得不对。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她说话的声音一会很小,一会很大,她笑起来似乎能让所有人爱上她。我不否认我的夸张,我也不否认她的确有这种魅力。

“你真的没来过?”

“是啊,当然了,我这种乖巧可爱的美少女,平常可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

“不像啊。”

“你说什么?没听清?”

我看着她,刚要开口,她跳下座椅,跑到驻唱的舞台,和乐团说了两句,拿起一把吉他,调低了话筒的位置,望着我,嘴角一勾,那双眼睛轻轻地闪动。和弦声,从她的指尖悠悠地飘过来。仿佛,还带着一点洗发水的香味。

她唱歌的样子,怎么说呢。很美,大概就是这么简单,却让我感到很心动的美。


“怎么样?嗯?”

我偏过头去看她,红色的贝雷帽,清秀的脸,“小女生而已。”

“小女生?你也没多大好吗?装什么成熟?”

我耸耸肩,回过头看书。

“喂,看着。”

他径直走到女孩身边,听不见说了什么,也没在听。他走回来的时候,春光满面。

他常常这样的,我很早就习惯了。


他本不打算去美国,大四那年,他像着了魔一样,要去美国找他四年前爱上的那个女孩。他身无分文地去,身无分文地回。我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后悔,也不知道他在美国是怎样挨过这两年的,像他这样一个英语四级都没过的痴心人。

我不支持他去,他走的时候我也没有去送他。甚至他回来的消息我也不是立刻得知的。

我们都明白,在这个城市,我只有他这个朋友,他也一样。

我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没有别的好朋友。对于他,特指男性朋友。

其实还有一个相同点,偶尔他也会和我一样,喝得大醉,在街头胡言乱语。我们从前常去那间酒吧,他很少喝醉,我常常喝醉。


呕吐物,洒了一地的酒,他从没有这样失落过,从没有。也许是我高估了他。

“他怎么喝这么多”红色贝雷帽女孩问我

“你不也是。”

她也醉了,有时候喝醉是件不容易的事,因为酒,真的不是很好喝。我没有问她为什么喝这么多。我也没有告诉她,他为什么这么伤心。事实上,我不确定我的答案对不对。

醉后的世界更加五彩缤纷,天旋地转,真正以自我为中心。很自由,很随意,无所顾忌地游荡。

面对两个喝醉的人。我选择把自己也灌醉。



说到底,究竟是谁来打扰谁的人生呢?

我或者你?

当我感觉到手掌下的柔软的肌肤的时候,我半梦半醒的问自己。是谁在打扰谁。不安分的灵魂,贪图平静也许只是个幌子。

冰箱很空,只有几块冰,放在水池里,用冰水洗脸,我让自己清醒。

却越来越晕眩。我很想就躺在她怀里,不要醒来。她的身体很暖,很安定,抱着她,是种没有情欲的满足。

然而那种感觉,或者说对于那种感觉的幻想,十八岁那年就都结束了。

我望着红色贝雷帽女孩,突然想到那段才死去没多久的青春。

她已经睡熟了,我走到客厅,他也在酣睡着。
 

我想我很清醒,打开冰箱,用冰水洗脸。我坐在黑暗里,点起烟,火焰,燃起的瞬间很亮。



他满面春风地走到我面前,说“约好了,还是那家酒吧,晚上记得来。”

“美国怎么样?”

我笑笑,随即收起了笑容,因为我发觉,他的心,已经蒙了一层阴霾,驱散不开的阴霾。

六年的荒废,也不能算是荒废,只不过是为了一个影子的无谓努力。本就无所谓。



红色贝雷帽在我家的衣橱上挂着,可是,她却没再出现过。我一直也没有机会知道,她为什么喝那么醉。

而他依旧坐在我面前,怔怔地看着我,也许是另一个女孩。

我转身走出门,靠着玻璃墙,望着灰蓝色的天空。

红色贝雷帽,就像醒目的过去一样。


 
上一篇:为你,袖手天下 下一篇:车投宝涉嫌虚假银行存管 紫薇金融涉国资造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车投宝涉嫌虚假银行存管 紫薇金融涉国资造假
    车投宝涉嫌虚假银行存管 紫薇金融涉国资造假
    摘要: 5月12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关于涉嫌虚假国资背景与银行存管的巡查公告,称紫薇金融、万达基金、一鼎网涉嫌虚假国资背景
  • 红色贝雷帽
    红色贝雷帽
    生活惧怕安静,我们欣赏各种喧闹,时不时沉浸在一方天地。害怕寂寞,却受不了打扰。 我常想象在落地窗前吹着空调,在阳光下翻动书页,听着慵懒的英
  • 为你,袖手天下
    为你,袖手天下
    当威风的起义军举着凛凛的黄旗向皇城走去,准备发起最后一波进攻时,却在不远处的郊外遇到了一群面带微笑却不怀好意的土匪,肩上扛着大刀,嘴里
  • P2P平台惠民益贷涉嫌自融,借款方背负巨额债务!
    P2P平台惠民益贷涉嫌自融,借款方背负巨额债务!
    据网贷之星了解,近日,有自媒体爆料惠民益贷涉嫌自融,平台与借款企业股东背负过亿巨债,具体爆料细节如下: 1、惠民益贷运营主体为上海惠民益贷
  • 海融易踩监管红线:热衷超额大标 715后发500万金交所产品
    海融易踩监管红线:热衷超额大标 715后发500万金交所产品
    中国网财经7月27日讯(记者 毕晓娟) 从去年银监会下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以来,网贷行业进入整改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