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映深海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1. 如果没事的话,可以陪我聊聊天吗?

陆海最近遇到一个特别的顾客,是个长相清秀的女生,身材高挑,常戴一顶黑色贝雷帽。她已经连续五天来店里更换发型,无论是直发还是卷发,铜棕色还是米灰色,似乎都不能令她感到满意。可是在陆海看来,她试过的每一种发型,配上她清秀的五官,都那么楚楚动人。起初陆海只是觉得她很任性,但后来,他渐渐从她的眼神里看到那份来自心底的不自信,这样的不自信,让他想起了在姜婷面前的自己。

姜婷是陆海的初中同学,调皮,爱笑,有着青春期女生所有迷人的特质。陆海忘记自己是如何喜欢上她的了,只记得那时“姜婷”这两个字是他努力学习的全部动力。后来姜婷的父母离异,姜婷转学去了青岛的一所中学,他们就再也没有一起上过课。毕业那天,陆海自己坐火车去了青岛,在吹着夏风的海边,他鼓起勇气说出了那句喜欢,声音抖得可爱,惹得姜婷咯咯直笑。

“这么说,你是想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咯?”阳光照在姜婷白皙的脸庞上,将这张脸勾勒得分外美好。

“没……没有,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陆海从没有奢望过自己能和姜婷在一起,在这方面,他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又或者实际上,只是深入骨髓的自卑。那年陆海没有参加中考,而是去参加了一个美发培训。他想早点赚钱养家,不想让奶奶再为自己过得这么辛苦。

“欢迎光……临……”

贝雷帽女生突然哭着跑进店里,这让陆海有点不知所措。美发店还有五分钟就要关门了,店里只剩下他一人。那女生趴在沙发上一个劲儿地哭,听得陆海心里也一阵难受。他默默地为她倒了一杯咖啡,放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女生听到杯子的声音,抬起头楚楚可怜地看着他。他指了指墙上的钟,女生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连忙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端起咖啡从店里走了出来。

陆海摇了摇头,随后也走出来,关上灯,锁好店门。女生静静地看着他,待他把所有这些都做完了,才轻声叫住了他。

“陆海……如果没事的话,可以陪我聊聊天吗?”

女生的语气很谨慎,陆海能感受到那一刻她心底的脆弱与无助。他点了点头,玩笑道:“那你要请我吃夜宵哦!”

女生破涕为笑,轻轻推了他一下:“知道啦,小气鬼!”

2. 其实你脸红的时候,比一本正经的时候可爱多了

陆海从没有仔细打量过这座城市,若不是今天女生拉着他坐在霓虹闪烁的江边,他恐怕直到某天自己离开这里,都不曾领略过夜幕笼罩下的上海有多么令人心醉。

女生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两罐啤酒,一罐递给陆海,另一罐自己打开。她紧紧闭上眼睛,深深地喝了一大口,却不料被呛得一阵咳嗽,两只眼睛更红了。陆海把她手中的啤酒夺过来,放在地上,皱着眉头说道:“别逞强。”

“你也觉得我爱逞强是吧?他们都这么说我,现在连尹寒也开始讨厌我了。他说我没有以前可爱了,没有以前自信了,可是我已经找不回那时的自己了,你说我能怎么办?”

“前男友?”陆海在美发店没少听说过这种分手之后彼此纠缠的桥段。

“准确地说是……初恋。”女生苦笑道。

那是2007年秋天,孟繁星代表全年级新生上台发言,明明之前年级主任要求她准备五分钟的稿子,可是到了开学典礼那天,由于前面校长讲话的时间太长,年级主任临时要求她将发言压缩到三分钟,害得她不得不在十分钟之内把稿子重新修改一遍。由于对修改之后的稿子并不熟悉,孟繁星的发言很不流畅,紧张之下,她还错把“努力拼搏”说成了“努力喷薄”,惹得全校同学一阵大笑。

孟繁星露脸不成,反倒成了全校同学的笑柄,这令自尊心极强的她感到无比羞愧。发言之后,她没有回到班级的队伍里,而是跑到了教学楼后面的长廊里。她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不想回去面对班主任失望的眼神,却不料恰巧遇到了逃避开学典礼的尹寒。

“原来班长也不喜欢参加集体活动啊,这不像是你们好学生的风格啊。” 尹寒从对面走过来,在孟繁星的旁边坐了下来。

“是我把发言搞砸了,没脸回去。”孟繁星闷闷不乐地回答道。

“发言?哦对了,瞧我这记性,把这茬儿都给忘了。这种东西其实只有发言人自己在意,旁人不过是看个热闹罢了,你还真拿它当回事儿啊?”

“怎么能不当回事儿呢?这可是我第一次在大家面前展示自己……算了,你不会懂我现在这种感受的,”孟繁星说着站起身来,指了指尹寒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的那个东西,“无视校规校纪,在学校里面抽烟,我也不懂你们这些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烟?”尹寒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着自己的右手说道,“大姐,这是糖,逗小孩儿玩的,门口小卖部一块五一包,不信你也来一根?”

“我才不要呢!” 孟繁星只觉得一阵尴尬,红着脸从长廊里跑了出去。

尹寒看着孟繁星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孟……繁……星,其实你脸红的时候,比一本正经的时候可爱多了。”

3. 要不我去看看你吧

女生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别样的光彩,那顶熟悉的黑色贝雷帽下,浮现出陆海不曾见过的表情,那表情洋溢着幸福与快乐,却时不时掠过几分不易察觉的悲伤。她继续说着,语气不急不缓,仿佛在描述着一个遥远而真实的梦。

那是2008年春天,一次年级考试结束,孟繁星和尹寒恰巧被分到靠窗位置的前后桌。班主任效仿其他班级的做法,按照座位图将班级内的学生分为八个小组,孟繁星因为成绩好,理所当然地被指定为本小组的组长,而尹寒则成了那个最令她头疼的组员。

在连续三周与“最佳小组”失之交臂后,孟繁星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她实在讨厌因为尹寒一个人的原因,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以“不负责任”四个字加以形容。趁着下课的时间,她转过身板着脸对尹寒说出了自己的不满,谁知他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反问道:“那如果我答应你按时完成作业,你能帮我记课堂笔记吗?”

孟繁星一听,更生气了,她把尹寒的作业本狠狠地摔在他的课桌上:“学不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没有必要和我谈什么条件!”

“我不管,我这人就是懒,做了作业,就不想记笔记了。你也可以不答应啊,大不了每周都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反正我都OK的。”

那一刻,孟繁星对“无赖”这个词有了新的理解。

迫于老师的压力,孟繁星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强忍住怒气,答应了尹寒的要求。尹寒一脸得意,把一摞笔记本递给孟繁星的同时,还不忘故意气气她:“我的组长兼大班长,记得字迹工整点啊,写太乱会影响我复习的,如果我复习不好,作业就又没办法做了……”

还没等尹寒说完,孟繁星便狠狠地向他扔了一个白眼,他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索性不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孟繁星连续为严寒记了一周的笔记,尹寒也说话算数,破天荒地按时交了作业,这令班主任大吃一惊,“最佳小组”的名称总算是落到了孟繁星的小组。

可是,就在下一周的周一,当尹寒满心欢喜地背着书包来到教室的时候,却发现一向最早到校孟繁星,今天迟迟都没有到校。一个上午过去了,尹寒前面的座位还是空的,他不禁有些慌张。同学叫他一起去食堂吃饭,他只说自己不饿,快步下楼来到电话亭拨通了孟繁星家的电话。

接电话的正是孟繁星,尹寒听她声音虚弱,关切地问道:“孟繁星,你是不是病了?我看你今天都没来上课……”

“你是尹寒?我没事,发烧了而已,吃完药觉得好多了。你那么讨厌我,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啊?哦……我明白了,你是担心没人帮你记笔记了是吗?我说你这个人,怎么……”

“我是担心你!” 尹寒脱口而出。

电话那一头,孟繁星忽然不做声了,尹寒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他咬着嘴唇,后悔自己贸然说出这样的话。大约过了两分钟,他听到电话的那一头小声说道:“所以呢?”

尹寒拿着电话的手忽然开始颤抖,他语无伦次地说道:“所以……没……哦不是……那个……要不我去看看你吧……”

“嗯。”

只是简单的一个字,没有任何修饰,听不出任何语气,却令尹寒激动得几乎跳起来。在他看来,坦诚地说出自己对女生的关心之后,女生这样回答的分量并不亚于教堂里的那句“我愿意”。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动力,放下电话,连忙向教学楼上跑去。

4.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尹寒知道孟繁星家的地址,那是一次学生信息统计,当表格从孟繁星那里传到尹寒手里时,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偷偷把她家的地址抄在了自己的课本上。

可是他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东西这么快就会派上用场。骑着单车,尹寒回想起自己刚才在班主任面前装病请假的模样,差点笑出声来。不过现在他并没有太多时间想这个,他还没有准备好要带什么东西给孟繁星。既然对方病了,空着手去显然不够体贴,可是他对照顾女孩这方面确实没什么经验。这时,他注意到旁边有一家粥店,他记得孟繁星说过,自己喜欢喝薏米红豆粥,买这个应该没错。

“孟繁星,我是尹寒。” 尹寒一边敲门一边说道。

门轻轻地开了,孟繁星脸色苍白地出现在尹寒面前,她强撑起笑脸,示意尹寒进去。

“那个……你爸妈在吗?” 尹寒压低声音问道。

“他们那么忙,哪有时间在家照顾我……”

“那你一定还没吃午饭吧?我买了你爱吃的薏米红豆粥,你趁热吃了吧。” 尹寒把粥递到孟繁星的手上。

“谢谢啊。”孟繁星显然有些惊讶,这么细心的尹寒,她还真是头一次见到。

尹寒和孟繁星并排坐在餐桌旁,他见孟繁星时不时地皱眉头,以为这粥不好吃,连忙说道:“其实你没必要勉强自己吃下去,难吃的话就扔掉,我是不会介意的。”

“不,挺好吃的,我只是有些头晕,在椅子上坐不稳。”

“这样啊,”尹寒向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那……你回去躺着,我喂你吃吧。”

“啊?”孟繁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却不料尹寒就这样顺势将她抱了起来,走到卧室里,将她轻轻地放到了床上,温柔地帮她盖好被子。孟繁星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回到餐桌旁将粥端了过来,坐在她的床边,用勺子舀起一口,放在唇边吹了吹,然后递到孟繁星的唇边。

“你看着我干吗?赶快吃吧。” 尹寒笑着说。

孟繁星乖乖地张开嘴,脸涨得通红。半晌,她拉了拉尹寒的衣袖,问道:“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啊?是不是担心期中考试?其实你可以直说的,你突然这样……我还有点不适应……”

尹寒听了,觉得又气又好笑,他反问了一句:“在你眼里,我原来就是这样的人啊?”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孟繁星连忙解释道。

四目相对,尹寒忽然觉得孟繁星的眼眸格外迷人,好似真的有星星在闪烁一般,他不由得渐渐靠近这双眼睛,直到孟繁星紧张的呼吸微弱地拂在他的脸颊上,他才回过神来。他轻轻地理了理她的发丝,俯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孟繁星,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5. 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

“所以,你就是孟繁星?”陆海见女生停止了讲述,便试探着问道。

“对,可是,他却不再是我的尹寒了,”女生说着,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今天我又去见他了。以前我总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够漂亮,他才喜欢上了别人。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和他之间,已经无话可说了。原来曾经最熟悉的人,到最后,只能以最沉默的方式结束。只是我心里的那个结,时间越长,却系得越紧,仿佛一辈子也解不开了。”

陆海静静地看着她,就好像端详着曾一头扎进姜婷这个漩涡里的自己。爱情里的傻和苦,他又何尝不知,那姜婷又何尝不是种在他心底的一根刺,早已根深蒂固。

“只是麻烦了你,一次又一次帮我更换发型。我大概是你见过的最刁钻的顾客了吧。”孟繁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所以说,你要请我吃夜宵啊,”陆海笑着引开话题,“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当然不会,”孟繁星笑着指了指步行街对面,“我们现在就去!”

深夜的大排档,是内心孤独的人最好的避难所。开店的小哥哥笑着擦桌子,问道:“二位要吃点什么?”

孟繁星指了指陆海:“听他的喽!”

陆海刚要点菜,突然,一声惨叫传了过来,孟繁星吓得一哆嗦。两人一起回过头,就见一个女生被两个男人堵在墙角,连踢带打,其中一个男人喊道:“臭婊子,有能耐借钱,没能耐还钱,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喂!”陆海连忙冲过去,挥起拳头打在其中一个男人的头上,那个男人事先没有防备,被打了个正着,陆海连忙把女生拉过来,这时,另一个男人回过神来,对着陆海就是一脚,大排档的小哥哥见状赶紧拿起一个凳子冲了过来,向这个男人的脚上砸去。两个男人见自己要吃亏,连忙向路对面跑,其中的一个男人一边跑,一边还不忘指着女生骂道:“臭婊子,今天算你走运,改天老子再来收拾你!”

陆海紧紧搂着女生的肩膀,告诉她不要害怕,然而就当他把目光从那个男人身上转向女生时,他却一下子愣住了:“姜婷,怎么会是你?”

女生显然惊魂未定,手还在一个劲儿地哆嗦,她勉强拉住陆海的手,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紧接着腿一软,索性跪了下来。陆海连忙将她扶起来,心疼地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别怕,别怕,有我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孟繁星张着嘴看着眼前这一切,一时反应不过来。她惊讶地指着姜婷问道:“陆海,你们……你们认识?”

“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陆海轻声说道。

6. 你可知道有一个女生,想了你整整六年?

孟繁星看得出,陆海再没有心思吃什么夜宵,她替陆海对帮忙的大排档小哥哥说了声谢谢,便自己坐出租车回到了学校。陆海和姜婷对视了很久,谁都没有说话。大概过了三分钟,陆海拉起姜婷的手就往前走,姜婷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问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陆海带姜婷来到了一家快捷酒店,订了个单人间。他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对姜婷说:“最近别回常住的地方了,估计那些人还会去那里找你。我也没什么钱,只能安排你住在这了,你就将就一下,在这里睡几天安稳觉吧!”

“陆海,谢谢你,这钱我将来一定会还给你的。” 姜婷满脸愧疚地说道。

“我们之间还谈什么还不还的,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为什么要从青岛来到上海?又为什么会被他们追着要债?难道你不上大学了吗?”

姜婷长叹了一口气:“上学什么的,现在对我来说太奢侈了。只想好好活着,等爸爸从监狱里出来。”

“他……”陆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贪污罪,被判了八年,并且,没收财产。” 姜婷哽咽着说。

陆海更为吃惊了,在他的印象里,姜婷的爸爸是一个典型的老实人,为人极其忠厚,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会和“犯罪”两个字扯上什么关系。

“我相信叔叔的为人,他一定是迫不得已。”陆海连忙说道。

“连我这个女儿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又怎么能知道呢?算了,不说这个事情了。你的奶奶现在身体怎么样?依旧很健康吧?”

“她很好,你放心。我现在只有这一个亲人,当然会好好照顾她。”

“陆海……我从没有听你提起过你的父母,他们……”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奶奶说他们出国了,不管我们了,我也不想多问。其实,只要习惯了就好。”

陆海眼里闪过一丝怅然,姜婷微微点了点头:“我理解你的感受,我们现在,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空气再次安静下来,陆海看了看自己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轻轻拍了拍姜婷的肩膀,转身要走,不料姜婷伸出右手迅速抓住他的手,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带着哭腔说道:“陆海你别走好吗,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可是……我在这你也不方便休息啊。”陆海有些为难。

“你以为我真能睡得着吗?如果你现在不困的话,陪我聊聊天好吗?我怕我一个人在这里,又会胡思乱想。”

陆海见姜婷这副样子,心里的某个地方,仿佛滴血一般疼。最后陆海没有走,他们就这样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聊了整整一夜。那些初中时单纯的小故事,就这样一个一个从脑海里蹦了出来。他们都怀念那时青涩的自己,却也知道,自己再不可能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陆海趴在床边睡着了。姜婷看着这熟悉的面庞,忽然觉得心里一阵难受。她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披在他的肩上,呢喃道:“陆海,你可知道有一个女生,想了你整整六年?”

7. 这一次,我想为自己而活

令陆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一觉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姜婷的身影。他环顾四周,却只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两张皱皱巴巴的五十元和一张有字的面巾纸。他认得那是姜婷的字迹,纸上写着一句客套的谢谢,和一段发自内心的话:

“陆海,我想大概是上天刻意安排,让我在最艰难的时候再次遇见你,勾起我曾经的回忆。彻夜长谈之后,我愈发觉得现在的自己是那样不堪,这样的我,实在不适合留在你的身边。我想找回那个曾经的姜婷,哪怕是一丁点的碎片也好。为此我不能再逃避了,我要勇敢地站起来,直面生活中的不如意。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期待下一次与你相遇。”

陆海深深吸了一口气,早上的阳光透过窗子,倾泻在深棕色的地板上。他恍惚之间,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所有的一切都那样真切地发生过,却又如烟般无法抓住。这时,他接到电话,美发店的经理问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上班。他连忙把钱和面巾纸揣进衣兜里,却发现身上披着的是姜婷的外套。那气息如此熟悉,带着一种经久不衰的想念。

孟繁星坐在美发店的沙发上,她看着陆海从外面匆匆忙忙地跑进来,紧接着一个劲儿地向经理说对不起。就在陆海转过头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孟繁星。

“你是在这等我吗?昨天真是对不起,本来想送你回学校的。”

“没关系,只是……她还好吗?”

“我相信她会过得越来越好。”陆海的嘴角微微上扬。

孟繁星点了点头,顺势摘下帽子:“帮我剪成短发吧,我想重新开始。”

陆海惊讶地看着她,那及腰的长发在灯光之下显得格外优美动人,凸显出旁人难以企及的气质。他有些迟疑,反复确定道:“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其实我本就喜欢短发,若不是因为尹寒,我也不会将头发蓄得这么长。现在既然一切都结束了,我也想做回我自己,这一次,我想为自己而活。”

发丝一缕一缕被剪断,轻轻飘落。镜子前的孟繁星愈发清爽干练,渐渐浮现出自信的笑容。洗头的间隙,她对陆海说:“其实我从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尹寒的事情,我以为,将这段往事深深地埋在心里,终有一天,它会自然而然地被我遗忘。要不是因为我昨天喝了酒,我恐怕也不会把藏在心里这么久的秘密如此坦然地说出来。其实有些事,说出来,似乎就释怀了。”

“是啊,”陆海走到另一边拿来毛巾,“有时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或许不过只是一个幻影。”

8.当蜷缩的刺猬走进迷途的森林

孟繁星把尹寒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除了,她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看秋风将窗帘扬起刚好的弧度。隔壁有一个师范生在练习讲课,讲的是高中时她印象最深的那篇课文《氓》,其中有两句是这样说的:“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她记得那时后桌的尹寒皱着眉头说,这显然是女人的片面之词,不该被代代传诵。如今再次听到这两句话,却觉得字字扎在心上。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陆海。他通知她美发店今天有酬宾活动,而她最近的消费较高,可以凭VIP卡到店里领取两张电影票。

“谢谢你,我还有课,就不去了。”孟繁星低声说道。

“今天是周日啊,你们大三的学生不是没有课吗?”陆海顿了顿,接着说道,“听说这部电影拍得很棒,不看的话怪可惜的。”

“我只是不想一个人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或者,”孟繁星忽然灵机一动,“要不等你晚上下班,我们一起去看吧?”

“我?”陆海迟疑了一下,“你是说我们两个一起去看电影?”

“对啊,”孟繁星笑着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只是,我还真是头一次和女孩子一起出去看电影。”

晚风吹起电影院门前的落叶,孟繁星觉得有些凉,不由得扣上了外套的扣子,陆海见状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孟繁星的肩上。孟繁星忽然停下来,不再往前走了。她看着陆海的眼睛,轻轻地问道:“陆海,你相信男女生之间有纯洁的友谊吗?”

“或许有吧。”陆海若有所思地回答道。

孟繁星点了点头:“我也相信。其实我这个人并不善于交际,很难把自己的心事讲给别人听。我孤独、封闭,如同一只蜷缩的刺猬,戴着难以卸下的防备,躲藏在鲜为人知的角落。那天我在外滩,和你说起尹寒的事情,其实潜意识里已经把你当成了最好的朋友,尽管我直到刚刚才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我看得懂你看向姜婷的眼神,我想,她也是你的迷城,是你寻不清归路的森林。这或许是一种缘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你无比相似。”

陆海认真听着她的这番话,眼眶不由得渐渐湿润起来。他也不晓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多愁善感的,只是孟繁星的话,恰恰戳中了他的心。蜷缩的刺猬、迷途的森林,似乎正是他这十年来最真实的写照。此时的他在孟繁星眼里是那样透明,这样的透明令他感到既欣喜又恐慌。

9. 无关风花雪月,只为岁月静好

其实在遇见陆海之前,孟繁星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真正的蓝颜又或者是红颜,只是在她和陆海之间,仿佛从第一次见面,便存在着一种奇特的磁场,这样的磁场,令她产生一种想要倾诉心事的欲望。而陆海也的确满足了她作为一个女生对蓝颜的所有想象,他单纯、善良,虽然生活拮据,却有着绅士般的风度。他可以在下班后陪孟繁星一起出去逛街,帮她挑选一套最合适的衣服;也可以在休息日陪她一起去自习室学习,鼓励她为考研努力奋斗。他如同一抹暖阳,温暖着她冰冷而孤独的内心,而她也的确感觉得到,在这样的友情中,陆海也开始渐渐敞开心扉,变得不再敏感而自卑。

只是考研成功之后,孟繁星顺理成章地去了北京的一所大学读书,两个人因为身处两地,虽然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却没有机会像之前一样一起逛街吃饭了。待孟繁星再次见到陆海时,已经是今年的初夏。此时的陆海因为在全国发型设计师大赛中脱颖而出,与国内知名影视公司签约,已经成了圈内小有名气的人物。而孟繁星也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成为世界500强的一名员工。

两个人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几杯红酒之后,孟繁星看着神采奕奕的陆海,笑着说道:“看来,你已经从那片森林里彻底走出来了。”

“起码迈出了左脚,”陆海微笑着说,“前不久我从同学那里听到了姜婷的消息,他们说她现在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并且还清了大部分债务。她的生活已经回到了正轨,我想,我也该继续向前看了。倒是你,现在还会挂念尹寒吗?”

“想不挂念都不行,人家现在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啊!”孟繁星看着陆海惊讶的眼神,继续说道,“但是我总不能因为他,放弃我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工作吧?好在我现在已经能够坦然地面对他了。那次开会,我恰巧被安排坐在他的身边,我原以为场面会无比尴尬,却发现实际上,我的内心已经毫无波澜。我想我已经彻底放下他了,又或者,我真的已经从那段残梦里彻底醒过来了。”

“或许这样也好,毕竟逃避不是长久之计,直面人生,才是生活的真谛,”陆海说着举起酒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喝酒的情形吗?那是在深夜的外滩,我倾听了你的秘密,而你撞见了我的秘密。”

“我当然记得,感谢那罐啤酒,让我结交了如此重要的朋友。”

孟繁星说罢一饮而尽,暖黄色的灯光照在两张洋溢着笑意的脸庞上。繁星映深海,深海映繁星,缺少任何一方,都不足以构成唯美的景致。这大抵是一种命定的缘分,它无关风花雪月,只为岁月静好。


 
上一篇:等待千年,只为再与你相遇 下一篇:夜深了,你还在等什么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夜深了,你还在等什么
    夜深了,你还在等什么
    七月六号那天我开始明白,排队买肘子的时间比啃完两只肘子的时间长,天气突变的比率比预告的情况高出许多,听懂一首歌比谈完一场恋爱花费的时间要
  • 繁星映深海
    繁星映深海
    1. 如果没事的话,可以陪我聊聊天吗? 陆海最近遇到一个特别的顾客,是个长相清秀的女生,身材高挑,常戴一顶黑色贝雷帽。她已经连续五天来店里更换
  • 等待千年,只为再与你相遇
    等待千年,只为再与你相遇
    曾经我失去了你,但我不会放弃。我会等待,直到我死去。哪怕一万年,我对你的爱将永不化为灰烬。 1 我叫蒻雪,蒻草的蒻,白雪的雪。 我出生的时候,
  • 那心中的最后一抹纯洁
    那心中的最后一抹纯洁
    或许这尘世间的爱本就是朦朦胧胧的模样吧,因为只有这样才够美,才让人沉醉,才让千千万万个人为它欢喜,为它流泪。题记 一 邹涛回到家的时候已
  • 只属于米小苏的路
    只属于米小苏的路
    (一)关于米小苏的那些小秘密 米小苏笑靥如花,在医科大门口的猫咪奶茶店,嘴巴吧唧吧唧咬着大杯沫香奶茶的吸管,突然瞪圆了亮晶晶的眼睛,冲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