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缘修道半缘君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

                      首  缘起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窗边的时候,周恒正在洗漱。他想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因为他要去见一个人——一个能够让他的人生为之改变的人。

周恒换上一件新的棉布衣,一张白玉般的面皮足以迷倒所有女性邻居。但他还是怕见到一个人,只有在她的面前,自己才会产生自卑感。

她是那么优秀!

周恒走到了天秀阁。且说这天秀阁是西京最高档的酒楼,但看上去和普通大酒楼样子没什么分别。它出名的唯一原因,就是这里的饭食极香。在物资缺乏的宋朝,能把同一种食材用极少的调料做出不同口味来的饭馆,真的太少了。

周恒走进门,小二明显是认识他,迎上来便问:“恒公子今日可是来见云姑娘的?”

周恒点点头道:“然也。”

“随我来。”小二领着周恒来到一间雅座,半推开门,“里边请!小姐早已在内等候。”

他进去,反手关上了门。接着,他就看到了她。

云紫听到动静,抬头看,随机冲那个熟悉的身影微微一笑:“你来了。”

周恒木讷地“嗯”了一声,又木讷地来到女子对面坐下。她太美了,美到即便是他,即便是见过许多次,他还是总看着她发呆。

“看什么?”她嫣然浅笑。

“好……好看。”他脱口而出。

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忙转移话题:“呃,这次找我有什么事么?”

云紫为他奉上一杯浓茶:“你喜欢喝金骏眉对吧?这一壶挺不错的。”

他接过茶,轻轻吸了一口。顿时一股浓浓的茶香回荡在唇边。

二人无话,一直到一盏茶喝完。而周恒注意到,云紫的眼神总是向着某个方向撇去。

云紫先开口:“还记得高桓桔吗?”

他浑身一震!怎能不记得!高桓桔,三年前绑架云紫,逼她装作自己的女儿,然后又将她卖给这天秀阁阁主当女儿,自己拿了钱去吃喝嫖赌的混蛋!

周恒点点头。云紫接着道:“他回西京了。”周恒脸色一沉。

云紫道:“阁主已经知道我不是高桓桔的女儿,现在很生气。不过,他也很通情达理,将当年合同作废,恢复我的自由身。”

周恒心头一喜,道:“那不是挺好嘛!”

云紫道:“阁主还说,如果你能帮他除掉高桓桔,他就允了我们俩的亲事。”

周恒喜出望外:“没问题!我如今功夫大增,那高桓桔绝不是我的对手!”是啊,现在的高桓桔,已经是个糟老头了,而周恒正年轻力壮,武功高强,绝非高桓桔的功夫可以比拟。

云紫起身移步到周恒身后,轻轻抱住他,在他耳边低低地说:“有你真好。”

周恒抬头,看着她精致的脸,不禁吻了上去……

门外,那小二听得真切,赶忙跑进院里,走进一处暗门,对里面的一个男人道:“阁主,一切都按您的吩咐,小姐做得很好。”

“嗯,”男人点点头,“不错,下去吧,继续观察。”

“是!”

                        次  缘动

高桓桔在某个小酒馆门口下了驴(宋朝缺马,驴、骡、牛多为交通工具),把缰绳递给迎上来的店小二,简单吩咐了几句,便进了店内。

“一壶清酒,一碟牛肉!”高桓桔叫道。另一个小二答应了一声。

令人费解的是,按照高桓桔的年龄来算,他至少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听这声音,中气十足,也就不过三十几岁模样。难道他声音一直如此?还是说有其他原因?

“干完这一票,娘的治疗费用就凑齐了!咱也该寻个正当点的营生做了。”高桓桔嚼着酱牛肉,低声自语。声音中带着些许高兴。

吃完,就该上路了。去西京外城,等一个人,然后杀了他——这是雇主要求他做的。

“唉,又要死一个人了……他的父母应该会很难受吧?”高桓桔心底生出几许愧疚,“这一路,真对不起被我杀的那些人啊,可是实在对不起了,俺娘……也要治病啊……”

他起身,去了外城。

与此同时,内城。

周恒挂好了刀,看了一眼墙上云紫的画像,准备出发。

他的刀跟随他五年,这着实是一把好刀。刀刃即使一年不打磨,也仍会闪闪发亮——虽然周恒每几个月就要磨一次刀,不论是否用过。他自打十五岁成年以来,就开始钻研刀法,曾经被高桓桔的刀打败,他更加努力了。高桓桔老了,即使他武功不错,可还是不可能敌得过自己的。他这样想。

跟天秀阁小二打听到的消息,高桓桔今日下午会去外城。

走啦,此事成功,便可收获爱情了。

西京,外城郊区,四下无人。

“高桓桔!”周恒冲着面前的蒙面人大喝,“你还记得我么?”

“哈哈哈……”高桓桔大笑,声音却是比中午吃东西时多了份苍老,“手下败将罢了!”

周恒不屑地道:“可你,今日终究要倒在我的刀下!废话少说,摘掉面巾,拔刀吧!”

高桓桔并没有摘下面巾,而是直接拔出了背后的刀。这把刀一出鞘,发出“嗡嗡”的声响,伴随着他手腕一抖,反射来的太阳光便照到了周恒心脏处——它下一刻要到达的位置。

周恒冷哼一声,自腰间拔出他的刀,速度极快,声音轻不可闻。

叮——叮!

刀飞快地撞击在一起,带起刹那火花。二人你来我往地拆起招来。

只见周恒手腕一甩,顺着高桓桔脖颈砍下,速度极快。而高桓桔此时绝不想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他的速度不比周恒差。他脖子一偏,瞬间提手一挡,拦下功击,旋即高高跃起,接着便是一刀劈下!周恒赶忙抬刀抵住。

周恒的刀法如同泉水,悠长而不缺爆发力;而高桓桔的就像落石,一直大开大合。虽说一直耗下去高桓桔绝对会无力支撑,可现下周恒坚持得也很辛苦。

他怎么可能如此厉害?一个老头子,竟不比一个青年人差,力道甚至远远超过了曾经二人交手之时!

周恒察觉到不对劲,乎的想起什么,于是加快攻势,将攻击目标转移到了高桓桔面部。

唰!

周恒的刀尖将高桓桔的面巾挑了下来。

可这哪里是高桓桔?这分明就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中年汉子!

“你究竟是何人?又有何意图?”周恒负刀而立,沉声问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汉子道。

“是那高桓桔让你来的?”周恒问。可是,若真是这样,高桓桔是如何知道自己计划的?

“和你无关。”汉子提刀准备再打。

“他出价多少?”周恒赶忙问,“我可以给双倍!”

汉子大笑:“我既然已接受他人钱财,就不会出尔反尔!”说罢,便冲了上来。

二人再次战在一起,刀光翻飞。

少顷,二人都停了手,但目光还是盯着对方。若是周围有一位武功高手,便会明白他们是在蓄势,准备最后一招,一击必杀!

突然,周恒好像拌了一下,身体倾斜。汉子扑身过去,一刀砍下。殊不知,这竟是周恒卖的一个破绽。周恒顿时稳住身形,在对方刀过来之前,刀尖便到了对方眼前!

好快的刀!汉子不敢动了。

“现在,说说吧。”周恒厉声问道。

汉子似乎很纠结,但最终还是开了口:“其实,我假扮高桓桔是因为……”

原来,这汉子叫做龙空,其父母亲也曾是江湖人。一次被人下毒,父亲身亡,母亲也奄奄一息,唯有桂香膏可以救命。然桂香膏珍贵非常,价格很高。他无奈,只得瞒着母亲出来当杀手。凭着一身好武艺,赚了不少钱。

以往都是他偷偷摸摸打听活计,这次是有人主动找上他的。这人告诉他,需要他杀掉两个人,一个叫高桓桔,一个叫周恒。先除掉高桓桔,然后假扮他杀了周恒!

而这人……竟是天秀阁阁主!

                          终  缘灭

入夜,内城。

“云紫!”周恒粗鲁地推开天秀阁的一间房门,“我好心好意为你,你竟串通阁主想害我!”

“相公莫急。”云紫轻声道,“你忘了那日我一直瞥着窗外么?”

“你是说……”周恒有点懂了。

“阁主想要杀你,然后……与我结婚。说是结婚,不如说成是强占。他的妻子不能生育,两个妾也慢慢变老。他其实早就知道我是被高桓桔绑来的,如今先与我断绝父女关系,杀掉高桓桔和你之后就可将我名正言顺地娶过去。他让我配合他,我也只是假装迎合,为你我争取时间。”云紫叹息道。

“那天,我望窗外看,其实是在提醒你,门外有人。呵呵……阁主要杀掉我的未婚夫,我怎么可能帮他?可是我女子之身,又不会武术,也帮不了什么忙。”说到后来,她语气稍稍有些失落。

“哈哈,是啊,我应该相信夫人啊!”周恒笑道,“我有一计,还须夫人帮忙。”

……

两日后,天秀阁密室。

“高桓桔”背着一个人形袋子,“大人,您要的尸体就在这儿了。”

“哈哈,好!”天秀阁阁主洪天朗声大笑——这里十分隐蔽,且隔音性很好,他完全不用怕被人发现,“这下就没人阻止我们快活啦!是吧?”但他没有注意到,袋子上有一个小洞,仿佛是用以呼吸……

“是啊,”云紫妩媚地笑,“终于能与您在一起了呢……”

唰!

云紫瞬间变了脸色,猛然挥出袖中手里剑,飞快地刺向洪天!可洪天绝非一般人。别看他肥头大耳,实则武功高强,绝不在周恒之下!

只见他抬手格挡,手背被划出一条血口子,而手里剑也被他拍飞。“小贱人!你是不想活了!?”洪天生气了,很生气!

“阁主,是你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云紫淡然道。

洪天冷哼一声,一腿踹向云紫。可只听一声闷响,他的腿被踹开。

是“高桓桔”!

这汉子道:“老子曾经杀得人或多或少都有恶性,而你这恶棍竟然想拆散一对鸳鸯,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模样!”

洪天满脸怒容,喝道:“哼,那你也死吧!”说完,便冲了出去。龙空抬刀也上,虽说武功洪天更胜一筹,可他毕竟没有武器,龙空一柄大刀舞得他不敢上前。一时间二人竟僵持不下。

而云紫此时正悄悄走向那个人形袋子。

砰!

龙空被洪天一脚踹飞,用刀划地才堪堪稳住身形。

“死吧!”洪天大吼一声,向龙空杀来。这一拳打中人,非死即伤!

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只见一道明亮的光闪过,全场都静止了。

洪天缓缓地扭头看,看到了周恒。他笑了笑,想说一句什么,可已经没时间了,他后颈流出血来,栽倒在地上。

……

西京,居民宅。

“相公,”一绝美女子在河边一边浣衣,一边问道,“一月前那事,我一直想问,为何那龙空大哥愿意帮咱们?”

一男子从小麦丛中抬起头来,道:“他假扮高桓桔那日,曾和我说……”

“你杀这么多人,不觉得你太自私了吗?那么多人只为你母亲一人而死!”周恒的刀架在龙空脖子上,冷冷地道。

“不瞒你说,”龙空笑道,“我杀的人,全都有些奸邪之举,既是杀些贼人,我心无愧。而这次,雇主说高桓桔曾绑架他的女儿,而你是帮凶,你是来与高桓桔切磋武功的。”

周恒放下刀:“你觉得我像吗?”

“哈哈哈,当然不像。”龙空道,“你刚才见到我扮的‘高桓桔’便喊打喊杀,怎可能是帮凶?”

“哈哈哈……”二人笑了起来。

……

“听你说了真相以后,我立刻找到他,跟他说了此事,他即刻答应助我。”周恒微笑道。

“这样啊……龙空大哥也真是好人,不知他母亲能否治好。”云紫点点头,嘟嘟嘴,煞是可爱。

……

“夫人,今天中午吃什么?”

“芝麻烙饼。”

“啊?又吃这个?”

“哈哈,有羊肉的!”

“这还不错……”

……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上一篇: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下一篇:公子情浓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公子情浓
    公子情浓
    一 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我一觉醒来,阿妈告诉我,我生了一场病把脑子烧坏了,所以十八岁以前的事便什么也记不得了。 过了一阵子,阿妈为我寻了一门
  • 半缘修道半缘君
    半缘修道半缘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首 缘起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窗边的时候,周恒正在洗漱。他想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因为他要去见一个
  •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1 高一开学第一天,秦蓁蓁就起晚了。 以前都是妈妈叫醒她,再给她做一份营养早餐。从一周前父母离婚开始,她就再没有了这样的待遇。 秦蓁蓁手忙脚乱
  • 国宝被盗
    国宝被盗
    在房间里,我正和女友莉莉在床上翻云覆雨,今天我们两个都不用上班,在关键时刻,手机响了起来,还是工作的那部手机,我有些尴尬,平时响的时候很
  • 影帝
    影帝
    下午五点半,公司已经下班,一个黑衣人送来一份快递,外表看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快递盒子。他独立撑起父亲破产的公司,摸爬滚打到上市公司的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