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如果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时光碾压了尘埃,岁月的痕迹也随即消逝地无影无踪,如果,没有如果,洛溪触碰到的天空永远不会撤去朝阳,那年也不会毫无征兆地重来,而蜜糖般的享受也不会显现在风雨后的微甜…

  1

羊街角的馄饨店成了咖啡馆,小吃街成了文化街,石子路成了水泥路,仰头回望,一切却是那么陌生,不可否认,梦遥说对了,这简直是质的飞跃。

1997年,香港回归,见证了历史性的契机,而我,就在这一年,遇到我所谓的契机,是的,我出生了。梦遥曾说,洛溪呀,你真的不辜负祖国母亲的期望,就这样默默无闻活下去了,竟然还能亭亭玉立,真是上天的恩泽。

确实,20年来,洛溪并没有像别人那样过的潇洒,仿佛要讲属于自己的烙印深深地刻入所谓的时间轨迹。荣誉榜撤下一批又一批,又换上一批又一批,每个人都拼尽全力恨不得刻上自己的名字,可洛溪连荣誉榜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只顾着捧着那本之乎者也的各类文学书。

梦遥常叹道,人最可悲不是敌人有多强大,而是敌人压根就不把你放在眼里。洛溪总说平凡就好,最好全世界14亿人没人认识她,但现实常常背离所谓的轨迹。每月末,那成绩榜上的排名足以让洛溪平凡不起来,人家都说机会是自己争取的,洛溪将这机会早早的掐死在娘胎里了,几乎满分的试卷,就是鸡蛋里挑骨头才勉强扣的分,用梦遥的话来说,就是不人道。

不过确实,梦母有句话说的占理的很,当了20年来锲而不舍的跟屁虫,性格偏离轨道也就算了,成绩怎么就偏离轨道了呢?闺密闺密,要不如出一辙,要不就像梦遥和洛溪一样,背道而驰。

三年高中,唯独一件事两人算是走到一块,那就是喜欢上了理科班的学长。梦遥性格外向,总有说不完的话,而洛溪性格腼腆许多,喜欢安静,报社团的时候梦遥报了口语交际,而洛溪选了摄影,由于两个社团在隔壁教室,梦遥常常溜到摄影班来,一来二去也就混熟了。

摄影班有个叫蒙挚的男孩,虽说长的也不算是极品,可是却有让人挪不开目光的姿态,这就是女生口中的耐看。开朗善谈的梦遥很快就与这男孩打成一片,于是往常的二人行成了三人行。上帝的安排总是那么出乎意料,与梦遥的相识,蒙挚这才注意到总喜欢坐在窗边的洛溪,这才有了接下来种种的恩怨别离。

洛溪知道梦遥喜欢蒙挚是在一个黄昏,梦遥指着蒙挚那被夕阳拉长的背影问道,你觉得蒙挚怎么样?怎么样,偶像剧狗血的剧情,无非是喜欢。

那天晚上雨下的特别大,洛溪坐在窗边手脚冰冷的不行,她甚至想不起来是怎么拖着书包上楼的,是的,她也喜欢。洛溪总是这么沉默不语喜欢什么也很少会说起,不像梦遥会将喜欢讨厌的东西挂在嘴边,只有每个月明星稀的夜晚,耳边回旋不去的清唱诉尽衷肠。

蒙挚是校队篮球赛的队长,洛溪常拉着梦遥去看他打篮球,都说穿着白衬衫的男孩最帅,洛溪却觉得挥洒汗水青春洋溢的男生总让人挪不开目光,每次比赛结束,经过冰激凌店的时候,蒙挚总会请梦遥吃冰激凌,而洛溪总会在路口数着叶瓣等他们,不出意外的是蒙挚总会给她带一杯珍珠奶茶,到后来,就成了一种习惯。

  2

三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爱另一个人痛彻心扉,或许这就是梦遥憎恨洛溪的原因吧。

毕业季的到来,斩断了许多过去所谓的乱麻,也牵扯了曾经说不出口的秘密。梦遥大胆告白了蒙挚,却淋了一身雨回来,洛溪拿出干毛巾裹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梦遥一向身体素质并没有她八百米成绩那般让人坦然,反而特别容易生病,这也是为什么梦爸三天两头喊梦遥回家过夜。

“你别假惺惺的,你别告诉我蒙挚对你有意思你都不知道,洛溪,你是觉得我很可笑吗?从小,什么都比不过你,就连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看上的都是你!”梦遥打翻了洛溪刚煮好的热水,热水洒在她的掌心,还没有完全蔓延开来,就红肿了起来,

洛溪呆愣了半天,是吗,喜欢我吗?

两人躺在被窝里谁也没有理会谁,在洛溪眼里,这已经不是谁喜欢谁的事情,而是梦遥真的怨自己吗?这个夜晚并没有想象中的安静,偶尔有男生吹口哨,女生喊着某某我喜欢你、或者高中再见,所以睡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醒来的时候是凌晨6点,洛溪望了望对铺的梦遥,准备和她说些什么,这才发现床上干净的连什么都不剩,洛溪紧忙一步并作两步下了床,打开柜子,空的,洛溪心中的石头微微一沉,荡起无数涟漪,是的,她走了,就连一句再见也没有说。

汗水不断冲击着飘落着的每根发丝,洛溪就像傀儡一样木然的跑了一圈又一圈,蒙挚在她结束她的跑程后递上了一杯水,洛溪没有接过,正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低沉的一声,“我喜欢你”

“蒙挚,我们不可能的,”洛溪潇洒的只留下一个背影,就连解释的机会也没给蒙挚,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连走带跑的如此狼狈离开,或许,她终究骗不过的心底的那个自己。

离开的时候洛溪有些不舍地回望,或许美好的东西太多了,她甚至都不甘翻页。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声,是梦遥,匆匆和父母打过招呼便跑了出去,到那街角的时候天色也有点稍暗,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坐在里边的梦遥。

“你来了”梦遥慵懒地摆了摆手,桌上的菜冒着热气,酒瓶却是倒了一大片,洛溪娇好的眉头微微一皱。

“你走的倒是潇洒,连个招呼也不打,”洛溪从罐子里找来启子,倒了一杯啤酒仰头杯子已经见底。冰凉的啤酒顺着喉咙冲击着胃,少有的的一股凉意涌上来,脑子确是清醒的很,洛溪和梦遥是少有的好酒量,喝醉,简直不现实的很。

“我知道,蒙挚喜欢你,每次出去的时候,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你身上,哼,可我就是不甘心,我不甘心,”梦遥边说边锤子胸口,洛溪也不作声,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她突然抬起头对着洛溪说,“洛溪,你们在一起吧,你们早就应该在一起了的”

“梦遥,我说过,这辈子能认识你,我很幸运,任何事在你面前都是那么微不足道,包括蒙挚,”

洛溪认真的神色在昏暗的光照射下显得那么无可奈何,有些人出现在生命是扎扎实实痛过,但有些人却如火焰般炙热,是另一种陪伴,是不可缺少的营养,梦遥于洛溪就是这般。

“洛溪,你不用这样的,真的,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是我太偏激了,你真的不用这样的,”梦遥捏着洛溪的衣角,哽咽地说话甚至有些抽搐,洛溪将她顺势搭在肩上,有节奏的轻拍着梦遥的脸庞。

有些人长的楚楚可怜,又让人保护的冲动,而另一些人就像梦遥,外表看起来比谁都强硬,内心却重压着更多人无法预料到的沉痛。

有人说,爱笑的女孩往往内心有胜过千百般的苦痛,她们像枯叶蝶般有着保护色,来掩盖内心的脆弱。

 3

旻羊的夜景总是美的不那么现实,山顶的幽光就连的对方脸都是那么模糊,却照得半个旻羊如火般的耀眼。

梦遥去了北方的城市,洛溪依旧留在这个老城旻羊,偶尔会收到梦遥寄来的明信片,无非就是游记或者我像你之类煽情的,洛溪总嘀咕这家伙就是改不了老剧本,手上却总是舍不去写的略有着潦草的明信片。

一来二去就是三年,褪去了幼稚和青涩,当梦遥风尘仆仆提着行李箱入洛溪眼帘,两人相视一笑,仿佛在这时候回到了多年前。一男子上前轻搭梦遥的肩头,礼貌地点头示意,梦遥脸颊微微泛红,随手别起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时间仿佛戛然而止,洛溪似乎看到了过去那个笑的没心没肺的家伙,或许时间就是最好的疗伤药,那些裸露在表面的伤痕终究会被风沙掩盖,而最好的是明天……

附:这是青春的节奏,是我们记忆中的当年……

上一篇:华豚金服被举报超60亿资金用于母公司收购 被指涉嫌自担保 下一篇:深挖华豚金服涉嫌自担保草根投资被曝向关联公司输血!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深挖华豚金服涉嫌自担保草根投资被曝向关联公司输血!
    深挖华豚金服涉嫌自担保草根投资被曝向关联公司输血!
    近日,A股上市公司爱建集团披露两份实名举报信,举报信直指爱建集团第三大股东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 涉嫌内幕交易,且交易资金来自华豚
  • 如果,没有如果
    如果,没有如果
    时光碾压了尘埃,岁月的痕迹也随即消逝地无影无踪,如果,没有如果,洛溪触碰到的天空永远不会撤去朝阳,那年也不会毫无征兆地重来,而蜜糖般的享受也不会
  • 华豚金服被举报超60亿资金用于母公司收购 被指涉嫌自担保
    华豚金服被举报超60亿资金用于母公司收购 被指涉嫌自担保
    爱建集团披露两份实名举报信,直指爱建集团第三大股东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涉嫌内幕交易,且交易资金来自华豚企业关联公司华豚金服。
  • 追女孩
    追女孩
    我曾经问过我爸,当初你是怎么追上我妈的。 我妈是一等一的美人,气质佳,家境也好,据小姨说当年追我妈的人可以站满一条街。反观我爸爸,相貌平平
  • 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今天不经意在群里看到一张图片,说玖富的孙雷转移资产,伙同起源的方凡诈骗投资人的血汗钱,经常在各个渠道看到玖富的广告,不知道这是真是假?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