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连你的身体都没有贪过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新一波流感刚至,李美冬就被袭击了。咳嗽,发烧,头疼欲裂。去医院验了血,病毒性,开了三天的头孢。

凑巧,那几天许江老婆周艳玲出差了,他行动上自由很多,大抵心理上也放松,便去医院陪美冬输了三天液。

许江陪得很尽心,让她累了时靠在他肩上,给她拎着输液瓶去洗手间,洗水果接开水……其实都是很小事,但对李美冬来说,却意义非凡。她跟许江一起三年,除了床上的温情和热烈,之间,从来没有过……这种内容的生活。

以前李美冬好像也没仔细琢磨过这些,但那一刻,当许江试了一下杯子里的水温,递到她嘴边,她低头喝了一小口,不温不凉的。嘴唇一润,心好像也润了,一下子觉得,这才是女人和男人该有的生活。

家常,微小,简单,却真实。

当然,床上的热烈也真实,那些甜蜜又无耻的情话、身体毫无缝隙地贴合、无限重复却不觉枯燥的相互冲撞,高潮时的战栗和癫狂……都很真实。

可都是,见不得人的真实,就算每一次都把身体暖透暖酥,心里都有一处是微凉的。

不像这样,哪怕就在许江肩头靠一靠,心里都温热的。

最后一天输液的时候,一个实习小护士扎的针,第一针没扎好,半分钟后鼓针了,李美冬疼得龇牙咧嘴,结果一向好脾气许江嗷嗷地冲那个胖乎乎的小护士发了一通火。李美冬看着他蛮不讲理的样子,鼓针的手背疼得要命,心里甜蜜得要死。

就这么三天,李美冬心里生出了再也扑不灭的贪念。她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这个男人。不止是身体上的得到,不是做所谓的情人,而是,要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一餐一饭,朝朝暮暮,山高水长。

要得到,和他一起的实实在在的生活。

后来李美冬明白过来,这种贪念也并不是那三天突然产生的。

没准从他们第一次上床开始,那种贪念就一点点在她心里滋生出来,然后在时间里酝酿发酵,终于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某一刻,破土而出。

就像她看过的一句话:开始是一点,后来是一片,然后是一切。

对啊,感情哪由得了自己?哪会开始能说好了做情人就满足于一辈子做情人?说的难听点儿,这世上哪有不想立牌坊的BIAO子?又哪有不想上位的小三?

她李美冬凭什么例外!她又不是仙女,也不过平庸的女人一个。遇到喜欢的男人,当然想天长地久。

至于当初怎么承诺的有什么要紧?她24岁跟了许江,他给了她一份经济保障,也给了她男欢女爱的欢悦,如今她都27了,不仅没能从这种关系里脱了身,对他的依赖还越来越重。有这种依赖隔着,心里也给别的男人腾不出空来。

说到底,美冬喜欢许江,不舍得放手。

只是,许江一直没动离婚的念头。

李美冬其实这两年也试探过,小心翼翼地,借着电视剧里的剧情或身边其他人的事情,试探着问一下她跟许江的以后。

都被许江岔开了,他连个模棱两可的回答都没有过。

在这一点上,许江的态度是明确的,倒没虚伪地一边跟她李美冬在床上鬼混,一边说什么夫妻情深。一开始就跟美冬说过,他不会离婚,

他的理由很直白,为了女儿,他不会动婚姻。那是他的坚守。

可是……许江固然可以坚守,她李美冬也有争取的权利啊。这么长时间,是她用隐忍和退让成全着他的坚守,现在,她不想退了,不想忍了,她想进攻了——

是否守得住,是他的定力,能否攻得下,是她李美冬的能力。

 

2

李美冬在家歇了两天,许江说,这两天我就不去折腾你了,哈哈。

李美冬想尼玛的还不如不说,他那边还没挂电话,她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颤了颤。

李美冬越来越贪跟许江上床这事儿了,虽然许江已经35了,但能力超强,更擅长调情,李美冬常常被弄得颠三倒四,就连上班在店里看到他,小腹都会一紧。

冲这点儿,她也得把许江弄到手。

但许江那两天真没去找她,李美冬猜测,他不是心疼她,应该是周艳玲出差回来了,他要应付老婆。

心里就一股子一股子地冒出了醋意。

但她也就歇了两天,快到月底了,要做账。第三天早上,李美冬准时去到了许江的汽贸公司——她是他店里的员工。具体点说,会计。

许江还没过去,她上到二楼的办公室,坐下来处理这几日的账目。

许江的公司做了11年了,代理价位低廉的某品牌轿车,3年前,一直给公司做账的会计退了休。许江发布了招聘启事,标明要工作经验丰富经验的。

那时李美冬毕业两年多了,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事,公司效益一般,待遇也不好,有时工资发放都不及时。看到许江的招聘信息,她有点动心,于是过来应聘。

开始许江对她兴趣不大,说的也很直接,条件不太符合。

李美冬说,虽然工作经验不算丰富,但我想也大致知道重点在哪儿。

许江就笑着问了句,那你说说。

李美冬没吭声,拿过来许江跟前的纸和笔,写了一个字:税。

许江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了她片刻,说,要么,你先试着干两个月吧。

李美冬松了口气。

她工作经验单薄,但从学这一门开始,从书面知识到行业内幕,多少也了解一些。知道许江这种公司,看着摊子不小,但现在行业透明,竞争压力增大,想得到更多利润,除了销售额,就是在税收这件事上动动手脚。

至于手脚怎么动,李美冬在网上找了个熟手,花了一千块钱就学了个差不多。无非是两套账,一套用来申报应对各种检查,一套,是真实的收入支出。但要做得严丝合缝。

李美冬打开设置了密码的电脑,先把手头账目清理了一下,然后打开F盘中一个隐秘文件夹那里面,正是她这三年做的偷逃了一笔笔税款的真实账目。

然后缓缓舒口气,李美佳关上了文件夹。

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打算动用这个武器。她觉得还是要先礼后兵,先跟许江摊牌再说。

3

李美冬是三天后,跟许江在床上摊的牌,其他时间,她也没机会跟许江单独说什么。

他俩的关系,在公司一直隐藏得密不透风。这一点上,李美冬也没那么不要脸,也不想弄得人尽皆知,何况她的确是靠工作能力吃饭的,不是靠跟许江上床。

但李美冬把牌摊了半天,许江都没回应。后来她忍不住了,说我都27了,难不成一辈子都这么过下去?

许江才说,一开始我们说好了的。

李美冬说现在我反悔了行吗?

许江说美冬别闹了。

李美冬说谁跟你闹了?一起睡了三年,我离不开你了行吗!

许江叹口气,可是我真不能离婚。

美冬说有什么不能的?这年头有了孩子离婚的多了去了,再说,我也可以给你生啊。没准还能生个男孩。

许江说李美冬你别难为我,我真不能离。

李美冬说那你给我个让我死心的原因。

许江就有点恼了,没什么原因,就是不想离。

李美冬也有点恼,那这三年,我算什么?

许江说李美冬咱能不把这事儿最后弄成一副烂俗的样子?当初是你情我愿的,我没有逼迫你对吧?既然如此,可以好合好散。

李美冬说但我不愿意和你好合好散,我跟你散不了!我不想散!

这几句话是李美冬吼出来的,她终于发现靠着温情,根本不可能在许江那里得到想要的许诺。在她这里,许江的心是可以瞬间硬起来的。

然后没等她再说什么,许江已经下了床,捡起丢在地上的衬衫套上,边扣扣子边说,美冬,我不想咱们最后弄到翻脸那一步,咱断了吧。

李美冬裸着身体扑过去,从身后抱住他,我不。

她不是想纠缠,她是真不舍得。

许江把她缠在他身前的手掰开了。他说我可以补偿你,说吧,你想要多少钱?只要我给得起。

李美冬刚刚压下下的委屈和火气,就被许江这句话蹭再度点燃了。她说许江你当我是什么人?当我是婊子?当我是卖身?

许江回过头来看了李美冬一眼,如果你真这么想,我无话可说。

然后,把皮带扣扣好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头也没回地说,想好了给我打电话。或者跟我报个数也行,只要别太过。

门咣地一声,李美冬脑子里蹦出四个字:郎心似铁。

果然。果然是她李美冬痴心妄想了。他睡了她三年,用了她三年,她不过提了这么一次想和他白头到老,便立刻图穷匕见,他要用钱打发了她。她是要过他的钱,但那时候,钱是他的宠爱,现在,却是赤裸裸的侮辱。

她李美冬也是有自尊的,他凭什么啊?他真不知道这样一句话吗:爱而不得,一念成魔。

翻脸就翻脸好了。

4

两天后,李美冬调出了那个隐秘文件夹里所有内容,足足打印了厚厚一打。然后又把原内容拷贝到优盘里。

还有李美冬这两年偷偷拍下的和许江幽会的照片,以及微信对话内容。

最初她做这些事,还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因为她爱许江,想给自己留下些爱的证明。甚至那后来微信对话太多,舍不得删,她选择了截屏保存。

现在,这些香艳的对话和照片,跟那些账目捆绑在一起,也就变成一个威力巨大的炸弹。

但李美冬没找许江,而是找了许江的老婆周艳玲。

釜底抽薪,她不信许江的老婆看到这一切会无动于衷。

李美冬心里还是存着一丝幻想的,如果周艳玲爱许江,那么即使她能原谅许江出轨,必然也不愿许江因为偷税漏税,面临牢狱之灾。

只要周艳玲肯离婚,她和许江,就还有可能在一起。

哪怕许江恨她卑鄙,但她手里,切切实实拿着许江违法的证据。这是许江的致命伤,从企业家到囚犯,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在意。

只是李美冬没料到,打通电话报上名字说了见面,周艳玲好像也没有什么意外,随口约在下班后,在一家肯德基碰面。

李美冬对周艳玲并不陌生。她经常过去公司,偶尔也会跟李美冬碰面,简单说句话,李美冬叫她嫂子。

也就是个很平常的中年女人,突出特点是个子比较高,有一米七多。

那时候,李美冬心还没那么大,只想跟她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现在,她是已经射出去的箭,想收都收不回来了。

李美冬去到时,周艳玲已经等在那里了,给自己要了一杯硕大的雪顶咖啡。

李美冬坐下来,把准备好的东西从包里拿出来递给周艳玲。

周艳玲随手翻了翻,抬起头来问李美冬,你这是打算跟许江同归于尽?

李美冬愣了一下,气头上,她竟然忽略了一件事,偷税漏税这事儿,她虽不是主谋,却是共犯,是执行者,怎么都脱不了干系。

一时竟然无语。

周艳玲又说,你们的事情我一开始就知道。成龙不是说过吗?这只不过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是的,男人就是下半身动物,这一点,我体谅他。

李美冬彻底懵逼,这个剧情,和她想象中差距太大。所以张了张嘴,她半天没说出话。

周艳玲说还有一件事也是你不知道的,许江这个汽贸公司,最大的股东是我父母。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对,他就是个凤凰男。男人一旦跟女人低过身,受过女人恩惠,哪怕日后赚出来百倍千倍,也很难在女人那里彻底翻身。所以,他不会跟我离婚。而我这个年纪早就不在乎什么爱不爱情了,只要我女儿过得幸福,我也不会跟他离。他在外面可以玩儿,我也可以。

李美冬就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了。

5

好半天,李美冬终于挤出一句话,你说对了,我是想跟他同归于尽,上百万的税款,他逃不过去。而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无所谓。

李美冬感觉自己已经被周艳玲用寥寥数语逼到了死角,她必须抵抗一下,不然都这么敲锣打鼓把戏唱开了,难道这会儿就这样束手就擒?

所以,她豁出去了。

周艳玲突然就笑了,说那你随便好了,不过报案之前,你最好仔细看看你所谓的证据,能否有足够分量把许江送进去。你道行太浅,也太低估男人,尤其是一个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男人。难道你真的以为,他会那么容易就让你抓住把柄吗?

李美冬有点颤抖地把周燕林跟前打印的账目拿过去。

哗啦哗啦翻了几页,李美冬的脸就白了。她打印和备份的,跟她做的另一套用来报账报税的账目雷同。

电光火石间,李美冬明白过来,许江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另一份原始账目掉了包,给她清除了。具体是什么时间,她也不知道。他有她的房间钥匙,知道她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在家。而且她的电脑密码用的是他的生日,他想破译,简直易如反掌。

想到这里她简直懊恼得想死,她怎么会忘了改密码呢?她居然压根儿就没想到这茬。大概动了真情的女人都是这样吧,嘴里说着要让男人不得好死,潜意识里却仍然当他是一切。以至于连自己的底牌翻在那里任对手看个透彻都不知道。

而许江对她呢?他从来就没相信过她。从一开始,她就被许江玩弄于股掌,他跟她上床,应该都并不是因为看上了她的身体,而是为了财务安全,让她死心塌地地帮他做那些账目,以及在她有外心的时候可以掌控住她——可以想见,如果他没有顺利地清空那些证据,他肯定会早一步下手,将她软禁威胁她交出资料、甚至不惜动用暴力。

而他们那些床上的你侬我侬,说不定早已经被他刻录下来作为反制她的筹码——她的猜测在下一秒得到证实,周艳玲把那些照片和聊天记录推过去说,这些许江的电脑里早就存了一份。你可能不知道,他那些照片,比你这个露骨的多。哦,他还有你俩在床上的视频呢。

难怪许江不怕她翻脸,难怪他可以心硬至此。

可笑的是,天真的她还自以为是地来找许江的老婆,简直自取其辱。

临走前,周艳玲拍了拍李美冬的肩说,其实你也还算个好女孩,至少,你对他是真心,不是为了贪财。如果你想通了,就和他再谈谈吧,我不介意他给你一笔分手费。

说完,起身走了。

李美冬的嘴唇抖了抖,到底也没能把"我才不要你们的臭钱"那句话说出口。

不,她不会。现在她不会了,她甚至突然觉得,他们肯给她一笔分手费,已经是上天额外的恩赐。即使他们不给她,她也无话可说。

至于那是否是她卖身所得,已经无关紧要——事情到了这一步,她的内心反倒比任何时候都清醒和坚硬。她知道,现在对她来说最要紧的,是赶紧把许江这页翻过去,找份新的工作,踏踏实实地上进、努力,多多提高业务水平,多多地把钱抓在手里。一句话,她得让她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就像周艳玲那样,无论对男人还是人生,都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可攻可守。

她绝不会再把命运押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哪怕是她将来的真命天子,哪怕他们真的很相爱。

她还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上一篇: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下一篇: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今天不经意在群里看到一张图片,说玖富的孙雷转移资产,伙同起源的方凡诈骗投资人的血汗钱,经常在各个渠道看到玖富的广告,不知道这是真是假?投
  • 他连你的身体都没有贪过
    他连你的身体都没有贪过
    新一波流感刚至,李美冬就被袭击了。咳嗽,发烧,头疼欲裂。去医院验了血,病毒性,开了三天的头孢。 凑巧,那几天许江老婆周艳玲出差了,他行动上
  • 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玖富孙雷伙同起源方凡诈骗???
    今天不经意在群里看到一张图片,说玖富的孙雷转移资产,伙同起源的方凡诈骗投资人的血汗钱,经常在各个渠道看到玖富的广告,不知道这是真是假?投
  • 对不起,现在才说我爱你
    对不起,现在才说我爱你
    何然这家伙我太熟了,整个就一个抠搜鬼。 何然干啥都得把最喜欢的事情留在最后,美名其曰,先苦后甜。 比如小时候他喜欢吃煎蛋,又认为蛋白好吃,
  • 惊!玖富员工内外勾结骗贷!涉案百余万元!
    惊!玖富员工内外勾结骗贷!涉案百余万元!
    6月22日,记者从宜春市袁州区公安分局获悉,日前袁州警方摧毁了一个诈骗团伙,破获系列诈骗案,团伙核心成员均为金融公司内部工作人员,他们以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