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痴痴是文家唯一的小姐,总是一袭红衣,娇俏可人。

彼时及笄之礼刚过,痴痴的丫头就从府外带来她嘱托依旧的《西厢记》,丫头鹊儿一路走的是心惊胆战,却又夹带着一些兴奋,薄薄的书从怀里取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体温。

痴痴拉着鹊儿的手,一对佳人,两种兴奋。

鹊儿开始经常从府外偷带书的日子,痴痴每每看完一本书,都会讲给鹊儿听,她们经常会为书里喜欢的人小吵一次,痴痴问过鹊儿,如果你我喜欢上同一个人怎么办。

鹊儿觉得不可能,她们两个差这么多,怎么会喜欢同一个人呢,鹊儿说,那他喜欢的一定是你,我不会跟你抢的。

比起听痴痴讲故事,鹊儿更喜欢从府外偷偷带进来书,就是这件事本身其实很危险,鹊儿还是愿意喜欢。

绣阁建好的时候,痴痴搬了进去,她们偷偷藏的书,除了《西厢》,别的都让鹊儿弄出去,因为痴痴说,这是鹊儿你带回来的第一本书,虽然不是所有书里我最喜欢的,但值得好好保存啊。

鹊儿被痴痴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想着下次要多带书给小姐看。

文家父母就这么一个女儿,想多留女儿两年无可厚非,所以就算痴痴及笄后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她的双亲依旧慢慢为她寻觅着良人。

刚开始踏上门的提亲人还让痴痴紧张了些,不过随着双亲的拒绝,痴痴也就不怎么理会了,一心扑在被褥下的书里。

鹊儿最近迷上了一本江湖游侠传说,每天催着痴痴快看,看完了讲给她,于是频频的,痴痴的房门紧闭着。

所幸这些反常快引来夫人的时候,鹊儿终于听完了整本书,她依依不舍的抱着书本,渴望的看着痴痴,于是这本书和西厢放在了一起。

痴痴开始认真的教鹊儿识字,因为鹊儿希望有一天她可以自己去看那本书。

除此之外,鹊儿带回来的书和以前的有了区别,明显江湖类的不断增多。

痴痴感叹,原来鹊儿你喜欢这种类型呀。

绣阁前的杨柳第三次抽了新芽,痴痴甚少下绣阁,被母亲安排在偏厅的时候还有些茫然,身边的鹊儿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这次来的是文大人以前同朝的忘年交,他当年能平安辞官,在一场风波里全身而退,全赖这位亦师亦友的同乡出力。

这位大人姓柳,柳大人如今是衣锦还乡,上门来是为孙子求亲的。

文大人初见柳湘居,便感叹了一句“君子当如此啊!”就可知这人到底是一副好皮囊。

一来二去也就熟识了,文大人这才知道,这位后辈才学亦是不下当年的自己啊,这样的背景,这样的才学,这样的相貌,就是公主也可配的了,为何就要我女儿呢?

柳湘居执棋浅笑,当年伯父一中三元,诗冠琼林宴,一身傲骨,最是忠义,我幼年时祖父便时常提起伯父,伯父一手教导的女儿,于我来说,不可谓不高攀啊。

这便是痴痴被带到偏殿的原因,如无意外,今日之后,两家便要定亲了,也是文家父母心疼痴痴,便做主想让女儿见这么一回,虽然并不能改变什么。

鹊儿一连几天闷闷不乐,她与痴痴都清楚,去了别人家,她们再也不能如以前一般随意了。如娇女般的痴痴,也要侍奉公婆,时候夫君。

痴痴也能想到这里,于是柳湘居再如何光风霁月,君子端方也没有用了,她开始慌了。

绣阁如此安静了两个月,痴痴的绣娘在绣嫁衣,偶尔要她添几针,如此,也算是她绣的了。

出阁的日子越来越近,痴痴与鹊儿再也没看过什么书。

嫁衣绣好的那天痴痴遣走了绣娘,将藏好的包裹拿了出来,在鹊儿不可置信的目光里,将卖身契给了她。

“我知道鹊儿喜欢江湖,却只能陪我住在绣阁,如今我连绣阁也不能让你住了,也不能让鹊儿永远只做一个陪嫁丫头,若是鹊儿也喜欢他,我还可以把你也带过去,我们永远可以在一起,鹊儿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喊我姐姐,可是鹊儿你不喜欢他……

鹊儿一直是我妹妹,我愿意让你走的。”

很多事情鹊儿已经记不清了,江湖没有她想象的简单,但就算时常餐风饮露,幕天席地,她也知道,她更喜欢也更适合这样的生活。

她游走江湖之间,除了一身好本领,也闯出了名声。

于是江湖很多人不懂,女中豪杰痴娘子,为何就屠灭了柳姓朝堂权贵,从豪杰成为逃犯,她用了一夜。

痴娘子再回到文家的时候,这里已经荒草丛生了,荒废已久的阁楼上还挂着已经凌乱的白幔。

她抠开床头的一块木板,里面放着两本书,除了已经泛黄,和当年她带回来时没有什么区别。

她坐在床上,回忆起当年小姐坐在床边的样子,慢慢的翻开一本书,她终于识字,扉页是一个名字——文狸,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原来她叫文狸。

另一本上也有一个名字——鹊儿。

多年来,被人打断过腿时也没哭过的痴娘子骤然间泪如雨下。她想起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娇俏带怯的神情,第一次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痴娘子在柳家见到了一个孩子,眉目像极了痴痴,只一眼,就知道这是谁的孩子,看着他被人欺负,痴娘子没有轻举妄动。

她用三天时间藏身柳家各个角落探寻当年的事,也看着他被各种人欺负,连下人都不会好言相向。

知道了事实的痴娘子将孩子带走安顿好,提着一把剑杀上了柳尚书府上。http://blog.2i2j.com/1745.html

原来,皇上时隔多年想起忠义直言的文孝林分外感慨,当年惊采绝艳的状元郎虽是做错了事,但胜在正直,恰好大理寺从一桩案件中翻出当年旧事,为一众蒙冤的人昭雪,其中就有文孝林。

而权倾朝野的柳相觉得这是个机会,为了孙子的前途他先一步辞官归乡,帮孙子求取了文孝林的女儿。

虽然是利用,柳相倒也让孙儿真心以对,但不曾想柳湘居的心机远胜祖父,对文狸也是利用大过爱。

文孝林早已无心朝堂,柳湘居借着这个东风很快得到皇上赏识,等岳父在朝堂上那一脉清贵的大臣也站在他这边的时候,他开始有了三妻四妾。

这些后院的女人有一个共同的敌人——痴痴。

她本就没有什么心计,在这看不见的刀光剑影中很快香消玉殒。

柳湘居如何不心虚,岳父就这么一个明珠,如何能不找他拼命,于是便先一步动手,之后将痴痴和他的孩子送回家乡的柳府。

这些事痴娘子当然不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她只要从柳府的下人口中知道,小姐过的不好,吃了很多苦,连一家人的命都搭了进去就够了。这些,就足够她屠戮了那个负心人一家,除了她的孩子。

她迁走了痴痴的墓,带着孩子隐居在一处山上,她终于不再飘忽不定,却没日没夜的思念着一个人。

她给孩子取名叫文狸,她知道了文狸是一种毛色美丽的花猫,娇憨可爱,为她取名字的人一定是希望宠她一辈子。

她直言我杀了你爹,你有能力报仇事你就可以杀我,但要把我葬在外面那座坟的旁边,算是你对我养育你的报答,如此,你便不欠我了。

春日晴和风悄悄,有家姑娘蹑娇娇。门前古木一朝尽,长日思君不能老。

上一篇:公不公平全靠自己愿意 下一篇:惊!玖富员工内外勾结骗贷!涉案百余万元!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惊!玖富员工内外勾结骗贷!涉案百余万元!
    惊!玖富员工内外勾结骗贷!涉案百余万元!
    6月22日,记者从宜春市袁州区公安分局获悉,日前袁州警方摧毁了一个诈骗团伙,破获系列诈骗案,团伙核心成员均为金融公司内部工作人员,他们以发放
  • 痴痴
    痴痴
    痴痴是文家唯一的小姐,总是一袭红衣,娇俏可人。 彼时及笄之礼刚过,痴痴的丫头就从府外带来她嘱托依旧的《西厢记》,丫头鹊儿一路走的是心惊胆
  • 公不公平全靠自己愿意
    公不公平全靠自己愿意
    伶毓是个美女,特漂亮,浑身透着性感,男人看见就想扑倒的那种。当年认识的那会儿也想着能有段故事呢,可谁能想到,伶毓压根儿就不喜欢男人,没错
  • 深扒今金贷:老赖股东、虚假宣传、自融与网络盗图
    深扒今金贷:老赖股东、虚假宣传、自融与网络盗图
    P2P的最大风险在于跑路,平台一旦跑路,投资者的本金和收益都得泡汤。于是乎,兜底就成了投资者对于P2P平台的要求,如果平台出了问题,会有一个资金
  • 机器人第一定律
    机器人第一定律
    我和雷诺教授坐着无人驾驶出租车,飞快穿梭在蜘蛛网一样的高速中。我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刚才的对话,心情低沉。窗外,夜幕已经降临,路边的广告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