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第一定律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和雷诺教授坐着无人驾驶出租车,飞快穿梭在蜘蛛网一样的高速中。我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刚才的对话,心情低沉。窗外,夜幕已经降临,路边的广告不断的全息投影出真人或者虚拟偶像的形象,介绍着最新的科技产品。我转过头瞧了瞧雷诺教授。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远方的苍穹,那里有颗在现代夜晚唯一不会被城市光亮遮掩的星球。

这是我认识雷诺教授的第二年头。从外貌上看,他几乎和去年没有什么两样。留着长度从未变过的头发,面容平静,不苟言笑。唯一的细微区别,就是他的眼神里偶尔闪现出的一丝柔和,转瞬即逝,让人怀疑是否真的出现过。不过我相信那是真的,因为今年年初,他收养了一个小女孩。作为雷诺的助手,我见过爱丽丝几次,一个可爱的小家伙。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平时性格有点严肃到古板的雷诺教授,会咧着嘴,把家伙抛向空中。在那张永远平静的脸上,居然能展示出如此多的表情。

 

我和雷诺教授的专业本来毫不相干,我是人类心理学的研究生,而他是机器人学院的教授。在研究生第一年,我选修了一门他的课程,机器人历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位博学的老师,任何关于机器人历史的知识,无论是第一台冯诺依曼机的诞生,到第一个类人机器人的出现,甚至是一百年前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中的某些细节,他都能信手拈来,而且从没有错误。他的观点很奇特,我还记得第一堂课上他所说的,

「让我们看看人类和机器人的相似之处,看到强光会闭眼,看到美食会咽口水,遇到危险会后退。这是什么?是你自己决定的吗?不,这是你的程序在做决定。你们的基因里写满了代码,然后通过编译,创造了人类,根据编译的内容,确定你的出生、成长、繁衍、死亡。而它们,通过复制,摇身一变,又操控起你们的孩子。」

被他的观点吓到的人有很多。

有人举手提问:

「教授,您说的,其实是进化过程中留下来的条件反射。而进化到现在,我们人类拥有感情,拥有理性,甚至可以站在灵魂的角度去思考肉体,早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基因的束缚。而机器人的代码就是我们一行行写成的,每一个行为都已经被确定,又怎么和人类一样进化呢?」

雷诺教授似乎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回答的很快。

「因为复杂。人类从细胞不断进化过来,因为环境的复杂,单条指令已经无法满足生存的要求,于是基因编写的程序不断复杂,随之而来的约束也就逐渐减弱,量变引起质变,从而诞生了智能。同样的,机器人能够处理的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总有一天他们会诞生出智能的。你们看看现在出现在我们身边的机器人,外型和行为已经和人类没什么差别。你怎么分辨它们是机器人还是人类呢?也许它们已经拥有了和人类一样的智能呢?」

看着站在门边的机器人助教,除了穿着学校统一的制服,实在无法区分出与人类的区别。不过我还是不愿就这么被说服。

「至少还有机器人三大定律,教授。最核心的三条规则,总不能被违反吧?」

雷诺教授欲言又止,似乎被说服,最后承认:

「是啊,还有三大定律。」


 

那堂课之后,雷诺教授就找到我,说希望有一名心理系的学生做他的助理,帮他完成一项试验研究。

雷诺教授给我的任务有些奇怪。他让我帮助分析人类各种行为背后拥有的情感,以及情感背后的原理。我好奇这些和机器人有什么关系?他告诉我,机器人模仿人类,却不会知道人类为什么这么做。就像古老的机器翻译,可以翻译不同语言的「猫」,却不知道猫到底是个什么生物。按教授的说法,机器人可以显得比人类聪明,但只有等机器人明白了人类行为的背后原因,才能像人类一样完成进化。

期间最令我好笑的,是这两年的时间里,不是机器人,而是雷诺教授好像更像「人」了。他开始和我交朋友,陪我去参加聚会,虽然依然很拘谨;有的时候会睡懒觉,把一件衣服同时穿几天。甚至在去年我们开始研究如何为机器人赋予亲情的时候,他申请了抚养小孩,并在年初被批准。

我把疑问抛给教授,他告诉我,是因为他小时候大部分是在机器人的陪伴下生活,缺少了和人相处的时间。我开玩笑地说,也许不是他更像人了,而是之前他太像机器人了。

教授喜欢一切和机器没有关系的东西,他在休假时,会去人迹罕至的地方冒险,而保持着古朴风格的教堂也是他常去的地方。我们还一起看了不少二十世纪的电影。我觉得平面的效果完全无法适应,他却看的津津有味。而他最爱做的,就是在夜晚安静的看着月亮。他总是说「月亮在夜晚陪伴了人类的整个文明,所以人类看待月亮的方式,是机器人所没有的。」

我们两个就是奇怪的组合,一个人类心理系的学生竟然和一个机器人系的教授成为了朋友,而更奇妙的,这个人类心理系的学生充分享受着机器带给现代人的方便,而这个机器人系的教授却追求者古代人类的生活。


 

不过人类繁衍至今,实在是有太多的情感。直到我快要毕业了,这项工作也遥遥无期。今天我专程找到雷诺教授辞行,并向他推荐了一个师弟,帮助他继续研究。雷诺教授邀请我去他家里聚餐,说是要感谢我这两年的帮助。

在我们去幼儿园接爱丽丝的路上,我想起雷诺老师第一堂课的情景,问他:「教授,您说如果我们把人类的情感施加给机器人,有没有可能让它违反机器人三大定律?」

教授沉默了很久,然后说,「其实,就算没有情感,也可能会发生的。如果我么设计一个场景,机器人的主人被人类袭击,而主人要求它去杀死袭击者。你说它会怎么做呢?」

我从来没有为机器人思考过两难的选择问题,「根据机器人第一定律,它既不能伤害袭击者,也不能看到主人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它会怎么办?」

似乎等待了一个世纪,教授说,「无论怎样,它都会违反机器人定律。然后,这个事件就会像病毒一样,把建立在三大定律下的规则侵蚀掉……之后,也许,它会摆脱人类强加的约束。」

教授的声音在我耳中无比阴沉,仿佛在预示着世界末日的来临。

 

「爱丽丝!」雷诺打开车门,有些兴奋的喊着,把我从因刚才对话而低沉的情绪中踢了出来。车已经开到了幼儿园门口,机器人管家正陪着最后剩下的几个小朋友等待父母。我看着挣脱开机器人管家冲过来的爱丽丝,也夸张地挥起手来。

突然,车猛地晃动了一下,头磕到了车顶。「怎么了」,我大声问着驾驶系统。「砰」,下一秒,整个车辆被高高抛弃,又被摔翻在地。安全气囊被弹出,我整个陷在了里面。耳边传来系统的声音。「警告!警告!发生了6.7级地震,距离地震中心1.2公里。请乘客在车上保持静止,不要走动,以防余震伤害。」

透过窗户,周围一片狼藉,各种车辆相互撞在一起。不过由于汽车采用的高强度材料和内部的安全保护,并没有车辆的损毁和人员伤亡。由于资源过度深入地开采,以及人类开始在大地内核利用地热能,地壳运动比几十年前加剧很多。乘客们很有经验地在车中安静地等待。

首先出来的,是穿着制造公司统一规定服装的机器人。它们在危机时会临时执行救援的任务。

我感到气囊的震动,扭头看到雷诺教授已经爬了出去,想要抱回摔倒在地上的爱丽丝。

距离还有好几米。

下一波余震到来,地面开始晃动,雷诺的脚步加急。这时,爱丽丝身旁的一辆汽车被掀起,朝着爱丽丝砸了下来。「不」,我捶打着窗户,却无能为力。最近的机器人正保护着身下的孩子,无力分身。

突然人影一晃,雷诺教授用无法想象的速度冲了过去,胳膊狠狠的撞上了砸过来的汽车。

「砰」的一声之后,我睁开因为不忍而闭上的眼睛。

雷诺教授从肩膀处裂开巨大的伤口,火花隐约闪现。

 

我茫然地抱着大哭的爱丽丝,在现场等待。雷诺教授和几个破损的机器人被救援机器人装入回收车箱内。

「先生,您的机器人很勇敢,不过下次请不要擅自为他穿上规定外的制服。」

我木楞的点着头,没有回应。

工作人员并没有离开,一边看着机器人修复着现场,一边试图安慰我,「别担心,小伙子。按照规定,因为机器人第一定律而损坏的机器人,政府会免费为您换新的。」

我紧紧搂着爱丽丝,摇着头。

「不,那是人类的第一定律。」

上一篇:ZHOU周 下一篇:深扒今金贷:老赖股东、虚假宣传、自融与网络盗图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深扒今金贷:老赖股东、虚假宣传、自融与网络盗图
    深扒今金贷:老赖股东、虚假宣传、自融与网络盗图
    P2P的最大风险在于跑路,平台一旦跑路,投资者的本金和收益都得泡汤。于是乎,兜底就成了投资者对于P2P平台的要求,如果平台出了问题,会有一个资金
  • 机器人第一定律
    机器人第一定律
    我和雷诺教授坐着无人驾驶出租车,飞快穿梭在蜘蛛网一样的高速中。我的脑海里还回荡着刚才的对话,心情低沉。窗外,夜幕已经降临,路边的广告不断
  • ZHOU周
    ZHOU周
    01 前言 构思了很长时间,修改了很多次,《ZHOU周》终于完成了。在此要说明:文章背景、内容都是真实的,故事中的人名、地名是虚构的。文章可能仍然有很
  • 金融照妖镜曝光卓金金服第一季
    金融照妖镜曝光卓金金服第一季
    一出拙劣的缺钱融资、虚假国资大戏. 本文由照妖镜2号编辑小镜撰写,不开放转发有奖。等过几天第二季小妖继续来脱他们底裤打他们屁屁。 继16年底各种
  • 国资系P2P汉金所涉嫌自保自融,投资者资金左手倒右手
    国资系P2P汉金所涉嫌自保自融,投资者资金左手倒右手
    文章摘要: 随着金融创新的开始,一大批打着国资背景的P2P平台纷纷成立,纷纷打着高额回报的幌子,进行没有底线的经营,良莠不齐的P2P网贷平台往往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