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奖一千万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早晨地铁车厢内人头孱动。有的戴着耳机听音乐享受阳光;有的飞速翻阅文件提前进入备战状态;有的目光紧盯着手机屏幕,不时滑动拇指或露出轻松的笑容;李励则蜷缩在角落里打盹。他又饿又困,眼皮耷在眼睑上,就像一扇隔音墙,把车厢内所有的嘈杂拒于千里之外。

出了地铁站,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入一座老旧的公房,撑着扶手爬了五层楼梯,敲了几下门,里头没人应。或许是母亲买菜去了,李励又以相同的速度折回楼下,无意识地拖着两条沉重的腿来到小区门口的早餐店门口。

隔着玻璃橱窗飘出的阵阵酥香,使他精神抖擞,困意全消。他摸了下口袋,还有三十元,吃一顿早餐是足够了,随即花五元钱点了一根油条和一碗热豆浆在幽僻的墙角坐下,想着一会儿等母亲回来,该如何开口向她借钱,借多少钱既不触怒母亲又能解燃眉之急,还有这一次用什么样的保证来说服她。

他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心中盘算起来。

下周末小学同学结婚,份子钱五百元不能再少了。这哥们以前对他不错,经常借作业给他抄,抄完他转手以三元一次的价格卖给其他同学抄,赚了不少零花钱。

昨天在工作的咖啡厅打碎两只杯子,总共八十元,下午上班必须拿出这笔赔偿,因为这个月连同下个月的薪水,他已经向老板预支过了。理由是母亲跌倒骨折,家里亟需这笔救治费用。

还有,昨晚和铁哥们陆大友在烧烤摊探讨宏图伟业时的撸串钱,相比将来百倍千倍的收益,一百二十元的赊账真的不多。不过他答应摊主今天会还上这笔钱,要在社会立足,信用的是第一位的嘛。

当然,还有最大的一笔急用钱,十万元的项目启动资金,这笔钱关乎他能否从一个颓废青年迈向亿万富翁的行列。半夜撸串时,陆大友说他有个朋友最近在炒股,据说有内幕,几天的功夫赚了好几个亿,不光车子换成新的,连老婆也换成新的了。听对方说得这么亢奋,又想到母亲仅凭退休工资业余炒股,每个月都能赚点小菜钱,心里哪能不心动。他当即拍胸脯保证,隔天就弄十万元本钱大干一场。为了感激陆大友挑兄弟发财,主动把帐给结了。

李励薪水不高,花销不小。前半月大鱼大肉,后半月紧衣缩食。八年里,他换了十五份工作,没有一份超过半年,不是嫌工资少,就是抱怨老板没生意头脑,又或者觉得没有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至于他究竟有什么才干,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照他的话来说,“只要给他一片广阔的天空,凭他这聪明脑瓜子,赚钱是分分钟的事儿。”不过在找到这片天空之前,他还得靠母亲的接济度日。

一想到满腔的雄心壮志,再抬眼望着头顶的蓝天,李励的腹中装满了云朵,撑得再也装不下眼前的油条和豆浆了。他哼着欢快的小区,一路向母亲家走去。

“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脚踏实地好好工作,攒钱娶媳妇,过太平日子。”

他的长篇大论刚起了个头,就被母亲打断,一分钱也没捞着,还遭了一顿白眼,心灰意冷。

“你不是也在炒股嘛,我可是有内幕的!”李励提高声调,俨然一副专业人士的姿态,把昨晚陆大友说给他听的一些专业词汇一古脑儿抛出来。

“你这是在搏命!”母亲将存着死死地攥在手里,就如同护着曾经尚在襁褓的儿子那般哭丧着起来。

母亲情绪激动,丢了五百元把儿子打发走,在房间里失声痛哭:

“我们家小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啊,怪我,都怪我!”

除了房子,母亲这些年来的积蓄早已被儿子挥霍一空。至于股票,早在两年前就抛光了。而这些从股市里流出来的钱,也一点一滴地被他榨干。这五百元还是她早上从银行里取的退休工资,本来准备靠它挨两个星期的。

母亲很伤心,哭声蔓延到楼道里,显得格外悲戚。李励看着手中的钞票,也很委屈。在他的床头柜上有一本记事本,里面原原本本地记录着高中毕业这八年里从母亲这借过的每一笔钱。加上今天的五百元,总共九万七千二百三十三元。这串数字几乎每周都在变化,他却能倒背如流。他希望能有一天赚了钱,将这笔欠债还给母亲。他始终相信会有这么一天,但八年过去了,这一天终究还是没有到来。就在几分钟前,他几乎见到了曙光,却因为稍一犹豫而失之交臂。

小学同学的婚礼在周末进行,还有一周的时间,手上的钱够还咖啡杯的赔偿和烧烤摊的赊账,李励心中的云朵化作母亲的泪水,悄然消失,肚子又饿了起来。他后悔刚才不该这么奢侈,应该把剩下的半根油条和半碗豆浆都吃下去。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肚子,他进了一家快餐店,花了二十元重新吃了一顿早餐。“吃饱了才有力气动脑筋捞钱嘛。”李励一面安慰自己,一面仍为刚才态度不够果决而懊恼。要是把话说得再狠一些,语气再强硬一些,说不定母亲会被逼得乖乖拿出十万元来。可是他做不到,现在自责也无济于事。他每次走出母亲的家门,都会自我谴责一次。

“11、23、06、29、01、02——”

恍然间,一串数字从电视机飘进李励的耳朵里,口齿清晰,吐字有力,嗓音柔雅。

没错,这是双色球的开奖。李励浑身一哆嗦,摸出一张彩票,连顺着裤兜滑出的五个硬币都顾不上捡,颤抖着展开,仔细核对电视机画面和彩票上的数字,急速环视四周,双臂围成圈儿,将彩票拢在手心里,伏在桌上,心中默念:

“03蓝——03蓝——03蓝——”

“蓝色球03。”

熬过漫长的两秒,电视机里的播报员字正腔圆地报出了最后一个数字。

李励揉了揉眼睛,凝神屏气,双眼在头顶的电视机和彩票中间来回飞瞥,核对了七次,且是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核对,生怕有任何差池。

中了,真的中了!一注彩票是万百万,他买了两注相同的号码,就是一千万,一千万啊!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所有的苦恼与彷徨顿时烟消云散。还上母亲的钱,烧烤摊的赊账,打碎杯子的赔偿,统统不是个事儿。炒股别说是十万元,就算要拿出一百万元,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不过,当务之急是尽早把电费账单付了,天天洗冷水澡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今天来找母亲,是他这一生做得最正确的事情。如果不是被逼到山穷水尽,他不会来找她救济;如果不是穷得连交通卡都冲不起,他坐地铁是绝不可能买票的;如果不是怕吃烧烤把钱花光,他昨晚根本不会想到先去附近的彩票亭花四元买两注彩票,预留今早买地铁票的六元钱。“看来我做事还是很有计划和条理的,不光是运气成分。”李励想到这里不禁嘴角上扬,流露出难以察觉的笑容。

说起这彩票的号码,李励还得感谢母亲。母亲的生日是十一月二十三日,他的生日是六月二十九日,前面四个数字是两人生日的组合。而最后010203则是母亲的常用密码。她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总把密码设得简单好记,所有的密码都是010203,包括银行卡密码。但李励尽管常年缺钱,一次都没打过偷银行卡的念头。

彩票开奖是重播,事实上昨晚他已经中奖了,只是他在和陆大友撸串,根本不知道。“早知道就不该和陆大友出去,这样昨晚就能知道中奖,今早也用不着母亲这自讨没趣,”李励自忖着,又转念一想,“不过这样也好,吃个烧烤吃出发财的门路,也不亏。”

这一切就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像他这样有才干的青年人,缺的就是施展才能的天空。而现在,天空就在他的口袋里。

眼下,他要为这一千万好好算计一下,凭借自己的才干,将它变成一个亿,甚至十个亿也是有可能实现的。

首先,不能委屈了自己,要换一套大点的房子。最好是三居室,这样宽敞,以后总要娶妻生子的。母亲给他买的这套一居室有点寒碜。不,现在房价不便宜,还是买两套两居室好了。一套自己凑合着住,一套给母亲,她在旧公房里已经住了三十年,上一次装修还是十八年前的事。等将来赚了钱,把自己这套换成三居室也不迟。视情况而定吧,或许不出两年直接换成别墅也未必。

车子,还要买辆车子,必须是进口车。做生意的,车子是身份的象征,公司账户里有多少钱别人不知道,但自己的车子值多少钱是一目了然的。门面装点好了,还怕没客户找上门来么。对,就这么定了。

两笔花销粗略估算一下,七百万总是要的,尤其是母亲这套房子,最好在市区。如今住在郊区,买个菜还要坐公交,她有风湿病,折腾不起。剩下的三百万就当创业基金,陆大友的朋友那先投一百万。保险起见,还得做份实业,细水长流才是硬道理。做哪一行先不考虑,等领了奖回家躺钱堆里慢慢想,凭他聪明的脑瓜子,总能想出来的。

“小伙子,别走。”

小餐馆老板在李励身后追来,边一路小跑,边大声嚷嚷。

发了横财怕被人惦记,进而图财害命的悚人念头涌上心头。李励拼命跑,后面的人不依不挠,拼命地追。

暴饮暴食引起胃酸反应,李励胃里翻江倒海,步子也慢下来了,最终被餐馆老板追上。

“小伙子,你的钱掉了。”老板气喘吁吁地松开手,手心里五枚硬币赫然出现在李励面前。

原来他刚才憧憬的未来过于美好,以致没把掉在地上的五元钱放在眼里,仿佛是几粒无足轻重的沙子。

“不要了,就当小费。”

李励急着去缴电费,还要为领奖准备一身造型,抛头露面太过招摇,造型已经设想好了——超人。他没闲情逸致为了五元钱和人纠缠不清。

“糟蹋钱是要遭报应的,”老板暗暗摇头折回去,喘气叹息。

他先是缴了电费,又在小商品市场淘了一个超人服装,然后打车直奔银行,刚从母亲那弄来的钱已花得七七八八。

“个人所得税20%,李先生,您最终可以得到八百万元的奖金,”工作人员核对完彩票,告诉李励。

个人所得税,刚才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李励脑筋飞速旋转,自己的一居室可以买在郊区,股票也可以先投五十万,谨慎些总是好的。

“知道了。”

“您想为我们的福利基金捐款吗?帮助那些住在山区里有需要的孩子。”

“是强制性的吗?”

“不是,只是例行询问,完全看您个人意愿。”工作人员笑着耸了耸肩。

“好吧,捐五十万可以吗?”

积点德,说不定下次还能有好运气。从来不搞迷信活动的他,忽然无比虔诚,爽快地答应了。

“好的,我代表山区的孩子感谢您。”

“客气了,什么时候可以领奖。”

“只要在银行工作时间,随时都可以。”

“就现在。”

李励在厕所换上超人服,捧着支票道具,在摄影机面前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当众提出在所得奖金中拿出五十万元拨入福利基金,为山区孩子改善生活。

“能够为慈善事业助一份力,我感到非常荣幸与自豪。买彩票不过是想为社会作一点微薄的贡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中奖,而且还是大奖。所以,资助山区贫穷儿童,助他们早日完成学业,是我,是我们全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在这里,我呼吁社会各界精英人士,都能力所能及地献出一片爱心,让我们的祖国山更清,水更绿,天空更蓝,人民更美好……”

洋洋洒洒的演讲,持续了十来分钟,时而激昂,时而低婉,好像一位天生的演说家。登上舞台,站在聚光灯下,讲述自己的成功事迹和个人点滴,在他脑海里已演练过无数遍,在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他都在为这一刻做准备。今天,时机终于到来,只不过,他把成功事迹和个人点滴稍稍改动,变成了饱含深情的爱心救助。台下的掌声使他的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这五十万元没有白花,绝对物超所值。

拿到含有七百五十万元巨额存款的银行卡,李励迫不及待地赶往售楼处。地段、价格、环境、交通、绿化、周边设施,他早已在网上查验过无数遍,且还有市区和郊区两套选择方案。用他的话来说,“要为将来的成功提早做好准备”。

李励在购物中心购置一套名牌西装(今后做生意总用得到的),便直奔售楼处,在市区和郊区按原计划各购置了一套。给母亲的是全额付款,自己那套是贷款按揭。接着又去4S店,被告知进口车至少要等三个月才能提车,无奈只能买了辆二手宝马车。

这样一来,不到半天的功夫,卡里余额只剩下二百五十万了。

李励从来不是个盲目冲动的人,朋友的话不能全信,特别是在酒后。他回到家撩起裤管,像小时候做跳房子游戏那样绕过散落在地上的泡面盒子,在电脑前查看陆大友介绍的那支股票。

股票他看不太懂,但最近大盘走势良好,那支股票最近半个月已经涨了百分之三十,又有模有样地看起了财经频道,里面的专家都说最近可能出现一波牛市,看起来前景一片光明。至于专业指标数据,不看也罢,反正也看不懂。

“大友,晚上出来吃个饭,顺便把你的高人朋友约出来,我做东。”李励经过反复斟酌和考量,拿起手机给哥们打了电话。

“兄弟,人家是做大事的,没那闲工夫,你那十……”

“我投五十万。”

“好,一言为定。”

“等兄弟我发了,好处费少不了你。”

“李哥,那就先谢了。”

电话刚挂,又响起来了。这次是咖啡厅经理,口气很强硬,问他什么时候来上班,二十分钟内不出现,今后就不要来了,还要偿还之前预支的薪水和打碎杯子钱。

我李励是做大生意的人,如今有钱了,怎么可能屈居在这种小咖啡厅里。他正愁找不到合适的项目,又被经理的话一激,心生一计,何不把这家咖啡厅盘下来自己经营呢?

他在这家咖啡厅工作了四个月,每个月都能拿到奖金,说明生意不错;工作期间对咖啡有一定的了解,工作流程也很熟悉;还听同时说,老板最近急着移民,一心想把咖啡厅盘出去。李励当即决定找老板好好谈谈,价格合适就收了。一想到经理在他面前点头哈腰的奴才相,真是解气。

双方都很有诚意,一拍即合,最终李励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收购,成为这家咖啡厅的新老板。当然,打碎杯子和预支的薪水,也就不用还了。

“赵经理,今后好好干,不会亏待你的,”李励走出办公室,意味深长地拍着经理肩膀说。

“是的,李总。”

“嗯?”

“我一定好好干,请相信我,李总。”经理将声调抬高,再一次表决心。

“李总”这样称呼叫得真是舒心。

陆大友的高人朋友相当专业,金丝眼镜、考究西装、文件资料、专业数据,无不令他感到佩服,能如此走运结交这样的合作伙伴。他二话不说,当即开户,存入五十万,交由对方打理。

“等我电话,必须听我指令,说抛就抛,绝不能多耽误一分钟。”高人临走前对李励再三嘱咐。

“好,都听你的,有钱大家赚。”

李励还有最后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他再一次来到母亲家中。

“妈,开门,我是小励。”

屋里先是哐啷一声,紧跟着是约莫一分钟的沉闷,最后终于传来母亲的话音:

“没钱了,真的没钱了。”

“妈,我不是来借钱的,我有钱了,有出息了,还给你买了幢大房子,你就等着享福吧。”

门打开一条缝,母亲疑虑的目光探向门外,把西服笔挺,人模人样的李励从上到下打量个遍,这才开门。

儿子把房产合同交给母亲,得意洋洋地端倪着母亲脸上由怀疑、惊恐、焦虑、再到怀疑的神情变化。他把十万元现金放在母亲面前,将中彩票以及之后自己办的每一件事都详详细细地告诉她。

母亲时而看看房产合同,时而凝望桌上的钱,时而目光扫视窗外的车,这才相信了儿子的话。他真的中了一千万,真的有钱了。

“妈,你知道吗?这八年来,我一共问你借了九万七千二百三十三元,这里是十万,凑个整数,以后小励赚了大钱会孝顺你的。”

母亲听不懂他的生意经,但看到儿子办事如此有效率,不觉对他刮目相看。儿子长大了,懂事了,也孝顺了。

“还是那句话,脚踏实地好好工作,攒钱娶媳妇,过太平日子。”

“我会的。”

李励的拳脚尚未施展开来,属于自己的天空如今还是洼地一片,必须得大干一场才行。但他只是简短地应允,想将来给母亲更多的惊喜。

原本准备给小学同学的红包,从五百元升级到了一千元。在婚礼宴席上,他还遇到了令他怦然心动的女孩,她叫朱萍,名牌大学毕业,在外企工作,收入不菲,身材玲珑有致,尤其是那张丰润的双唇,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

两人一见钟情,情投意合,不到两个月就结婚了。那时候李励的一居室已经交割,房子是小了些,但毕竟是个家。咖啡厅的生意按着原本的轨道运行,每个月差不多有十万元的利润。而高人打理的股票,也跟着一波牛市牛气冲天。短短两月间,几乎翻了个倍。高人最近与他频繁沟通,不时提醒他等候指令,随时准备落袋为安。

新婚妻子百般温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两人浓情蜜意,生活得有滋有味。朱萍酷爱名牌包包和化妆品,每月开销不小,但一切都在李励的承受范围之内。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车子、公司,还有如此娇人欲滴的娇妻,李励感到生活如此幸福。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名小卒了,等股票套利,开连锁咖啡厅,一家变两家,两家变四家,四家变十家,然后进入快速上升通道,一百家,一千家,甚至一万家,皆有可能。到那时,哼哼,星巴克又算得了什么,收了它。

所有的事情都往积极的方向发展,一切尽在李励的计划中。咖啡厅收益稳定;股票持续增长,已经大大超过高人原先的预期,何止翻了一倍,都快两倍了。

“李总,是时候了,全部抛了,现在,立刻,马上。”

高人来电发出指令,简短而急促,没等李励开口,已然挂断。

不行,财经频道的专家都说了,今后几天稳中有涨,再捂几天,等实现两倍增长再出手也不迟,这样就可以再开一家咖啡厅,店面他都打听好了,只等这笔钱。

内幕有时候未必准确,第二天股票依旧增长。李励对自己的判断越发自信。“老法师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嘛,”李励对自己说,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专家,“明天,明天就出手。”

然而令所有专家都大跌眼镜的是(包括李励),第二天大盘突然下跌,所有的股票几乎全线跌停。李励开始犹豫了,但心有不甘。

第三天跌了,第四天又跌,第五天还在跌。现在只有一倍的利润了,千万要顶住,相信自己的判断。李励看着一知半解的数据指标,给自己打气。

第二周持续下跌,老本都保不住了,专家们纷纷感慨,熊市要来了,还是大熊市,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李励想想也对,总比亏得头破血流要好,便果断出手,忍痛割肉。五十万的本金还剩三十万,亏损并不算严重,这几个月里咖啡厅的生意带给他的利润已经不止这个数。

李励后悔当初没有听高人的指示,懊恼改变不了什么,再不敢碰股票。他既无专业知识,也无内幕消息。正心情沮丧时,朱萍又指责他贪心,没有见好就收。两人大吵了一架。事实上,当初行情好的时候,朱萍并未及时劝他收手。

尽管李励对炒股失去信心,但股票的快速增长,几天就能翻个倍,远胜咖啡厅的这点蝇头小利,丝毫没有减轻他对“来钱快”的投资热衷。

通过陆大友的牵线搭桥,李励转而进行项目投资,还卖了宝马车和原先母亲给他买的那幢小房子,将更多的钱注入资本运作。身边只留些许还贷和咖啡厅周转的少量现金。

陆大友是个靠谱的哥们,光伏项目在国家补贴下,形势一片大好。公司资产在短短一年间,翻了一百倍。李励手中的股份从一百万变成了一个亿,如今他所投资的公司离上市之差一步。蓝天白云在他脑中描绘多时,一旦上市,立即套利,至少能赚五亿元,业已跨入亿万富翁的队伍。用这五亿换成其他项目再次进行投资,百亿、千亿,指日可待。他已对那家咖啡厅失去热情,收购星巴克的宏伟目标如今看来是多么渺小,简直不值一提。

“兄弟,差不多了,见好就收吧。”

陆大友也摇身一变,沾着李励的光飞黄腾达。但他却没有李励一掷千金的魄力,同样是炒股他赚了,李励赔了。

“不急,再等等。”

“不能再等了,听说欧盟那边在开会讨论,要对项目制裁。”

“他们敢!”

李励不了解市场,更不懂政策;但他坚信公司一定能上市,只要上了市,手中的股票就能成倍的增长,然后变现。为了追加投资,这期间他把咖啡厅和自己的一居室都卖了,和朱萍暂时租房住,这回说什么也要顶住。成功就在眼前。

陆大友劝不住好友,自己先跑为快。

“老公,今天我逛街看到个包包真的很喜欢,只要三万。”

“好。”

李励一口答应,从账户里仅有的十万元里划出三万元给她。他所有的钱全部放在项目中,IPO程序已经启动。

好运和厄运都想一场阵雨,谁也说不清。欧盟正式对光伏项目进行制裁的消息一经公布,不少投资者早前就闻风而动,纷纷撤离,公司迅速贬值,上市程序被迫中止。李励离成功只差一步,功亏一篑。所有的钱都打了水漂。

朱萍无法接受丈夫是个穷光蛋的事实,提出离婚,还拿走了他仅有的钱。

李励失去了咖啡厅,失去了房子,失去了车子,失去了所有的钱,甚至连母亲留给他的小房子也没能保住。他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比三年前没中彩票之前还要穷。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咎于他所谓的才干。他究竟有什么才干,至今他也说不清楚,但那句“只要给他一片广阔的天空,凭他这聪明脑瓜子,赚钱是分分钟的事儿。”,已然没有任何意义,说出来连自己都不信。

他没脸见自己的母亲,重又回到咖啡厅打工,经理盘下了他的咖啡厅,成了他的老板。他依旧做着为客人泡咖啡的差使,收入微薄。好在老板念旧情(昔日李励待他不薄),安排他住员工宿舍,总算有个栖身之所。

李励将所有的行李搬到宿舍,整理时发现那身中彩票领奖时穿的超人服,卷起丢在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超人。”

李励心情低落,没有搭理。

“你是超人?”

“神经病。”

“我记得你,你是那天中彩票登台领奖的超人。”

李励全身好似触电,蓦然转身,面前站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孩,长得土里土气,衣服裤子都是廉价货,一看就是从乡下来城里打工的。“超人”两字唤起他风光无限的过去,惆怅不已,往事历历在目。那一瞬间,他心中终有悔悟,不论当初中奖一千万还是一个亿,最终的结果都会是现在这样一无所有。

女孩拿出手机,视频播放的是李励领奖时慷慨激昂的演说:

“能够为慈善事业助一份力,我感到非常荣幸与自豪。买彩票不过是想为社会作一点微薄的贡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中奖,而且还是大奖。所以,资助山区贫穷儿童,助他们早日完成学业,是我,是我们全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在这里,我呼吁社会各界精英人士,都能力所能及地献出一片爱心,让我们的祖国山更清,水更绿,天空更蓝,人民更美好……”

女孩热泪盈眶地说:

“您知道吗?我就是山区里走出来的孩子,是福利基金资助我完成学业。虽然您只是其中的捐助者之一,但是您知道吗?基金负责人曾亲口告诉我,正因为您那天的讲话,感染了社会各界人士。之后不论是彩票中奖的幸运儿,还有企业精英,纷纷慨慷解囊,更多像我这样的山区孩子得到了帮助,让我们走出大山,感受城市的美好,祖国的温馨。”

李励不曾想到当初胡诌的违心话,竟起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一时间感到无比自豪,这种自豪,是再多的金钱都无法取代的。

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才能,也找到了自己未来的目标。

不久之后,李励和那位女孩结婚了。母亲把那间从未住过,儿子留给他的两居室给他们当做婚房;用当年儿子给她的十万元和近几年孝敬她的五十万元,再加上积攒的退休工资,为他举办了一场简单的婚礼。多下的,留给了这对小夫妻。婚礼上,母亲的头上多了几分银丝,也多了几分笑容。

五年后,李励又成了这家咖啡厅的主人,每个月都会拨出一笔钱,捐赠给福利基金,回馈他们为他送来的这份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

上一篇:真心谎梦 下一篇:深扒「刷脸」社交软件也来自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深扒「刷脸」社交软件也来自融?
    深扒「刷脸」社交软件也来自融?
    互联网金融风头正劲,各行各业的老板都想过来分一杯羹。今天扒的是一款社交软件,叫「刷脸」,主打的是生意人之间社交的概念。可是App还没做得很成
  • 中奖一千万
    中奖一千万
    早晨地铁车厢内人头孱动。有的戴着耳机听音乐享受阳光;有的飞速翻阅文件提前进入备战状态;有的目光紧盯着手机屏幕,不时滑动拇指或露出轻松的笑
  • 真心谎梦
    真心谎梦
    这一天他夜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往窗外望去却见她在柔和的月光里,柔发飘飘,脸颊晕红,双眼含情脉脉。似梦非梦,转眼间却又漆黑一片,他又不禁
  • 这家大平台,看得我心慌慌?!温商贷
    这家大平台,看得我心慌慌?!温商贷
    网贷达人个人交流微信:p2pjia,感兴趣的朋友快到碗里来! 这两天,财新网的一篇文章在网贷圈引起轩然大波。 财新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原定于今年
  • 盛京金服 标抵押虚高 信息混乱
    盛京金服 标抵押虚高 信息混乱
    摘要 : 2手房价评估有虚高标 标题 身份 显示 陈但内容 工商 显示 孙究竟是 那个借的?还有这标 2个身份 显示 管理混乱 2手房价评估 有 虚高 标 标题 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