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钉王子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是一枚很普通的图钉,不过我一直没有自己的名字。你以为我会这样说?不,你错了,我不是夏目漱石。我是一枚很特别的图钉,我的名字叫图钉王子。你以为我将要继承整个图钉王国?不,你错了,图钉王子只是一个名字,而不是一种身份。因为我曾经在主人的一本书上看到在一个遥远的B-612小星球上住着一位小王子,它很小很小,像我一样,所以我用了它一半的名字,给自己取名为图钉王子。

昨天,我迎来了三位新的伙伴——三幅画。它们是三兄弟,名字分别是《星空》、《罗纳河上的星夜》、《夜间的露天咖啡座》。它们的爸爸叫文森特·威廉·梵·高。这一次我不知道它们能陪伴我多久,或许下一秒钟主人就会一时兴起,把这星空三兄弟换成什么睡莲三姊妹。“钉子户”做惯了,也就渐渐练就了很好的心理素质,能够很坦然的面对身边伙伴们的离开,因此,珍惜和伙伴们相处的每一秒,是我很早就学会的。但是也有的图钉因为害怕面对最后的离别,就选择了不要开始,将自己的钉子心紧紧地封锁起来。这种图钉,是我所不齿的。

我的主人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家伙,经常在课本里夹着一张张撕好的书页,一整本书被她看下来就会变得七零八落。也因此,我也经常歪着脖子跟她看书,得到了一些七零八落的知识。说实话,我不喜欢她,但是也说不上讨厌。我知道,她也是不喜欢我的。但是我们却容忍了相互的存在。由此可见,对于你不在乎的人,你是可以做到与之和睦相处的,但是对在乎的人却是恰恰相反。除此之外,只要我想的话,我可以很轻松的看到她的日记,但是,我却几乎不会这样做。因为,知道一个不太相关的人内心太多的秘密终归是一件不太妥当的事情。

墙上的日子过得很是丰富,每时每刻都感受着挂钟的滴答。有不断更替的伙伴,给我带来屋外的消息。热闹的时候会有蜘蛛蚊子来串门,但是它们最好不要一起来,因为朋友的天敌也是朋友。蜘蛛和蚊子跟我不一样,它们注定要为了生计不断奔波,大家都是为了谋生计,说不出来谁对谁错。若是我强求它们为了我和和气气的坐下来一起喝杯茶,或者偏袒哪一方而与另一方为敌,那就是我错了。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隐约记得在主人的某本书上看到过:“在这个年纪如果没有一样东西,就像考试交了白卷。”

前几天主人在主人的书单里反复出现一个人——王小波。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频繁出现我才记住了他,而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深深地伤害了我作为一枚图钉的自尊。“我觉得我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我在他这句话里看到了他对自己作为人类的强烈的自豪感,以及对我们图钉的深深的鄙视。因为我们图钉生来就是被锤的。天性使然,责任使然,不可以吗?更令我感到委屈的是,我从主人那里得知,他是人类世界里的情话老王子。我竟然跟他重了一半的名字。

不知不觉春天来了,我是如此地讨厌春天。因为春天来了意味着温暖和湿润也要来了,我这含碳钢的体质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两样东西,因为它们会使我日渐虚弱衰老。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如果我生活在小王子降落的那片沙漠该有多好。

第一场春雨来了,弄得我的身体又湿又痒,正当我忍着痒痒发着牢骚的时候,一只燕子从我的窗前掠过并且看了我一眼。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倏地撞击了一下,忘记了身上的痒,只想对她说上一句:“奥,你来了。” 瞧,她真的是一个灵巧又调皮的小家伙呀。像一个在风雨中飞舞的精灵。不由得,我替她担心起来,在雨中淋了那么久,她该有多痒啊。

从那个雨天以后,我便觉得自己心里空缺的那一角被填满了。我每天都有了新的期待,就是希望她能再次从我的窗前经过。此时的我是多么地感谢主人的不务正业,我曾经蹭过她的电影——《一代宗师》。里面有一句台词特别应我的心情:“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她真的又一次经过我的窗前了,不一样的是,这次她的口中衔着黄色的土块,难道是她为了我,从沙漠千里迢迢地衔来了土块?之前我“蹭”读到林清玄的句子:“只看一眼,便天雷勾动地火。”还觉得太过矫情和夸张。但是这一次我却是信了,我相信那一眼里我们已经交换了彼此全部的信息,交代了过去,交付了未来。她把土块小心翼翼地黏在屋檐下后,又唱着歌飞走了。“风送蝉鸣回声杳,涤荡温柔似呢喃。”我就叫她呢喃吧。

呢喃不断地从沙漠衔来土块黏在屋檐下,渐渐地一个美丽的巢就要筑成了。在她筑巢期间,我内心的情话也在不断地累积。你好哇,呢喃!爱你就像爱生命。怎么我竟不知不觉成了情话老王子。

只是现在有一道难题横亘在我和呢喃之间,就是我要怎么才能对她亲口说出情话。虽然我们知道彼此相爱,但是没有那一句承诺就像少了保证书,总是缺少了安全感。你要说图钉是没有声音的?不,你错了,其实只要你认真去听,你是能听到我的声音的。只是很细碎很细碎。不信你去认真地听一下。潮气不断地侵蚀我的身体是我的声音,我身上的漆皮不断脱落是我的声音,微风撞击我的帽子也是我的声音。你听,我的声音是丰富的。你听不到,不过是你没有用心罢了。只是我的声音这么小,窗外的燕子会不会听不到?

为了让呢喃听清楚我的声音,我拼命地吸收空气中的水汽,好使自己的身体被侵蚀的声音变得更大一些,漆皮掉落的声音再大一些,尽管这么做会使我身上的痒更加剧烈,尽管这会加速我的衰老。因为那天的遇见让我止住了痒,所以我甘愿用更多的痒来纪念那一天。只是,我的声音好像还是不够大。我对她说抬头四十五度角的天空最美,可是她却始终目光平视着疾飞。难道我的爱就要始终无言吗?

夏天还未过去,我就又如此地期待春天的到来。因为我知道,等到深秋的时候,她就要离开了。我还有一个季节的时间让她听到我的声音。其实生活总是蕴藏着无限的可能,看似简单平淡却包含着无数的元素。不知道你发现没有,当你极度关注一样东西的时候,与这样东西相关的很多信息就会频繁出现在你的面前。当我这段时间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使我发出响亮的声音的时候,主人的一个玻璃杯被她一不小心碰到了地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这响声一下子荡开了我的思维,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面我扎根了无数个日子的墙壁,我就要离开了。在没遇到呢喃之前,我总是担心从墙上跌落,而现在我却在心心念念着从这里跌落。爱是驱使人走出现状,走向远方的源动力。爱也是令人走向深渊的存在。

我费尽全力想要摆脱紧实的墙壁的束缚,每天向外挪出一毫米,尽管这每挪动一毫米,我就要忍受皮开肉绽、蚀骨噬心的代价。我想你是可以想象的,就像你们人类每天给自己慢慢撕掉一层皮肉。我想我要加快速度了,因为秋天就快要来了。

如果有爱和希望的话,一切痛都不觉得苦。

当久违的阳光从窗外照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知道,秋天真的来了。呢喃的巢早已经筑好了,呢喃和很多其他的燕子汇合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在为南飞做准备了。还剩几毫米了,我丈量着自己已经奄奄一息的身体轻声说着。深秋啊深秋,你能不能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让我走完这几毫米的距离,让我的声音、我的爱有足够的时间走到她的身边去。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深秋了。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她该走了。还剩最后一毫米了,燕子啊燕子,你能不能走得晚一点、再晚一点。让我走完这最后一毫米的距离,让我这用尽余生的力气发出的音节还来得及撞进你的心里。

当摇摇欲坠了整整一个秋天的我终于从墙壁上坠落的时候,我在半空中看到成百上千只燕子乌压压一片向南飞去了,我认出了呢喃,因为她曾在我的眼睛里住了好久好久。我落地了,在那一瞬间我终于发出了此生最大的声音。呢喃,你听到了吗?

原来之前所有的离别不过是为了这一次离别的演练。但是即使已经演练了千万遍,为什么与你对戏的时候心还是会痛呢?

或许爱情和钉生就是这样,你总是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我已经等了呢喃不知道多少个春秋了。但是她始终没有回来。那个美丽的巢早已经被风化了。那天落地之后,我万念俱灰,一心等待被主人扫地出门的结局。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然捡起了我。还在我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粉(铝粉),并且把我重新按回了墙上。我只听到她在说着什么“这样总该愈合了吧?”

在等待呢喃归来的日子里,我渐渐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我想明白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呢喃再也不会回来了。因为燕子是认得自己的巢的。而且我的呢喃是多么聪明的燕子啊。总有一些燕子会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然后再也不会飞回来。

我这一生都是高高钉在墙上,但是自从遇见了那只燕子,便低到了尘埃里。其实我与呢喃的爱情始终都是一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我忽略了与她出入成双的伴侣,忽略了那些嗷嗷待哺的小呢喃,甚至忽略了那扇窗户窗户单面可视、隔音效果良好的事实。我也忽略了,没有任何一只燕子能在一天之内在中国的北方与撒哈拉之间往返无数次。

但是即便如此,呢喃却让我对身边的一切充满了期待与信任,让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勇气。我从未想过,我会在夏天还未过去的时候就开始期待春天的到来。我也从未怀疑过你没有认真去听,而是担心自己的声音不够大。我也从未想过,我有一天会跳出自己的舒适区,勇于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与陌地。

你好像忘了问我那天对她说了什么。我对她说了一个字,此生唯一认真的一个字:“等”。

上一篇:义达集团公开吸储 涉嫌非法集资 下一篇:百信金融人去楼空?百仁财富员工依然在职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