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梨花压海棠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叫顾海棠,在一年之前我还不是王,皇帝是我老爹,皇后是我老娘,我在他们成亲一年后便出生了,从小便听朝里的那些老臣们说,我出生的时候,皇宫后花园的海棠花一夜盛开,说是开的那个茂盛呀!简直是史无前例的奇观呀!还说是天降龙子,千古祥兆呀!乐的我那个糊涂爹立马把刚出生的我册封为太子,史上最小的储君,我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其实我一直对此事抱有怀疑的态度,这花开就像女人生孩子,也得循序渐进呀!哪有海棠花一夜全开的,也没有一夜风流第二日便生下孩子的,那也得有个十月怀胎呀!何况我母后生我之前可是有十二月的妊娠期呀!

好吧,其实倒了这么多苦水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对我的名字不大喜欢,太娘,乍一听就像一个姑娘的名字,一点也不符我英俊帅气的形象。

一年之前,我那短命的皇帝老爹生了一场大病便一命呜呼了,我那痴情的母后从此便郁郁寡欢,终日沉浸在失去父王的痛苦当中。

说实话,我当真为我母后不值,老爹一生风流,后宫女人没个三千,七八十也有。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么多的女人像饿狼似的都在盯着母后的宝座,幸亏我不像她般温厚的性子,所以那些女人的计谋没有得逞,而我便顺理应当的被朝廷文武百官推上了这个吃力不讨好的王位。

就像此刻,还在睡梦中的我做了个美梦,梦见在一个云里雾里的豪华宫殿,我在宫殿门前的秋千上一晃一晃的打秋千,一手还拿着一个精致的酒壶,喝一口美酒,爽,那叫一个舒适呀!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天仙般的背影,由于雾气太浓厚,我也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隐隐约约的身段和一袭白衣,真是个谪仙般的美人儿!额,个子倒是有点高。

美人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陛下,起床了。”

一声熟悉的尖而细的嗓音传来。

睁开眼,眼前不是美人,而是一张肥头大耳,眼睛眯成一条线的的曹公公。我感觉自己在天堂逛了一圈瞬间下了十八层地狱,画面转化的太快,吃不消。

我浑身抖了三抖,美梦吓得早没了。实话说,我有过想要换一个眉清目秀的贴身公公,可是朝里那些老糊涂们说自古红颜祸水,美色误人,宦官更是要不得长得好呀!我当时听得嘴角一抽一抽的,特么的老子有那么饥渴吗?不过无奈之下我也罢休了,曹公公虽然长得欠缺些,嗓音虽然难听些,但是能让我大早起来面对他瞌睡虫也跑了,这也是一种本领。

不到片刻,我便洗漱好,然后吃了一块梨花酥,喝了一碗梨花汤,便上朝了。

一年来,除了刚登基的那一个月事前多了些,繁忙了些,公文和奏章多了些之外,后面事情也不是很多,早朝也就随便过过场子。

“咳咳,那个众位爱卿有何事要报?”我打了个哈欠懒散的问道,哎!吃了个早点又有困意了。

“陛下,洛城今年风调雨顺,收成比往年要好,兴修水利果然是利民利国之事,陛下圣明。”

“陛下,今年的秋试顺利进行.”

“陛下……”

“陛下,后宫不可常日无主,臣的长女自幼知书达理……”当朝左宰相说了一句。

“宰相大人说的有理,陛下早日成亲是大事,不过陛下可以考虑小女,小女琴棋书画精通……”

整个大殿嘈杂起来,我的嘴角抽了抽,心一狠,猛地拍了拍桌子

“此事来日在议,退朝。”

晚上,我心烦意乱的躺在后花园的亭子上喝酒。夜色非常美丽,满天的星空和那一轮圆圆的明月,让我烦闷的心情也好了几分。

突然,远处出现一个影子,特别的熟悉,就是想不起是何人,难不成是宫里的侍卫。

那人向我的方向走来,越来越近,站在离我十米之外的地方顿住。

我好奇的看着那个一身白衫,长发齐腰,身姿挺拔的“侍卫”

还真是个美人儿

“你是哪个宫殿的侍卫,胆子真是大,见到朕也不行礼。”我摆出庄严的样子说道。

虽然我并没有真正为那个赏心悦目的美人侍卫的无礼而生气,但是帝王的架子还是要摆一摆的。

而本来在远处静静的站着的美人听到我这么说,身形微微一顿,然后缓缓的走了过来。

我好奇无比,此人胆子当真是极大,但是当我看到眼前长得极为精致,气质清冷,眉眼十分好看的美人儿,我愣住了。不光是对方谪仙般的气质,俊美非凡的面容,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让我抓不住,却又忍不住想要去探究。

美人不做言语,低下头只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自认为是阅人无数,可是却看不出对方的的意图,而且他复杂的眼神看的一向脸皮比城墙拐弯厚的我有点发毛,而且我极为讨厌仰视一个人,何况他给我带来压迫感,让我感到久违的紧张。

“你是何人,见到朕为何不下跪。”我佯装潇洒的起身,拍了怕并没有尘土的龙袍, 努力摆起威严的帝王之气。

“海棠,对不起,我来晚了。”

一声清冷却又深情,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

“海棠是你叫的吗?”我恼羞成怒,这个名字极为容易惹怒我。

这个时候,天边突然飘过一片黑云,乌云来的莫名其妙,挡住了皓月的半边,本来皎洁的圆月还剩下半个,而这个时候,美人脸色瞬间变白。

“下次月圆之夜,我会再来的,记住,我叫白离。”美人忽然上前一步,我脸上一个温热,美人的手轻轻抚上我的脸颊,我的老脸一红,忘了挣脱,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人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我 掐了掐脸,靠,真疼,卧槽,老子撞鬼了。

回到寝殿后,我久久不能入睡,他到底是谁?是人还是鬼,为何我对他感到如此的熟悉。

夜晚,我又做了个梦,还是那个场景,云里雾里的宫殿,我却不是在荡秋千,而是脖子以下全埋在土里。我去,朕还活着,谁敢活埋朕,我要诛他九族。我挣扎着,试图从土里爬出来,但是没用,等等,我低下头看到我不再是我,而是变成了一朵花,而且还是海棠花。

我勒个去,我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忽然我听到有人脚步沉稳的走来。

此人走到我旁边便停了下来,然后我便感觉一大瓢水从我的头顶浇了下来,我感到自己全身舒展开来,舒服无比。我抬头看了看男子,看到他的脸之后吓得我叶子都抖了三抖,晚上见到的非人非鬼的美人正是此人。

然后画面一闪,我破土而出,变成了一个少年,样子正是十四岁的我的模样,而我也住进了美人的寝殿,他抱着我睡,躺在他怀里的感觉比幼年时在母后的怀里还要好,鼻间一阵好闻的香草气息扑鼻而来,我困意上来了。

第二日,我又被曹公公的独门嗓音叫醒,昨夜的花园的情形和梦中的一幕幕历历在目,在我的脑海中久久不散。

一早上,我无精打采,而且最为恼火的是,总是不知不觉的想起那一袭白衣身影,那冷清的气质,那精致的面孔,那温暖的怀抱。我浑身一颤,猛地喝了一口凉茶,看来似乎要考虑一下大臣的建议,纳个妃子,不然总是胡思乱想,难不成我真的是饥不择食,莫不成是由于我常常面对曹公公之类长得寒碜的面孔,见着一个美人就着迷了。

于是早朝的时候,大臣们废话说完之后,我没有急着退朝而是宣布了我要纳妃选秀的消息。

如我所预料般,沉闷的大殿一下子嘈杂起来。大臣们前所未有的积极。

虽说那一帮老糊涂老是老,做起事来拖拖拉拉的,但是在选秀一事上前所未有的干脆干练,效率杠杠的,倘若他们在其他事情上也能有如此高的效率,朕该多欣慰。

左丞相家的长千金,知书达理,温厚善良,右丞相家的小千金,长相甜美谈得一手好琴。还有刘将军家的二千金,自幼习武,颇有几分男子气概但又不是女子的气质。

不错不错。

我看着手里的画册,听着曹公公对她们的评价,心里对她们已有一定的了解,总体还算满意。

十五是个好时辰,可以让她们进宫,先学习学习宫里的规律。

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梦到过美人,至于那天晚上美人说要找我,我也从没往心上放过。不过他说他叫“白梨”梨花的梨吗?哈哈,笑死我了。

十五是个好日子,黄辰吉日,三个千金相继来到了宫里。

早起起了个早床,避免了曹公公的叫声茶毒。这会儿我吩咐他去慈恩殿把殿里布置一番,正好给母后送些前些日子番国进贡的榴莲与芒果。

母后自从听说我要纳妃之后,本来郁郁寡欢的她一下子精神起来,比皇宫的御医开的灵丹妙药还要好。也不再整日瞅着我那风流的老爹留下的遗物睹物思人,而是一大早起来吩咐公公宫女们布置她的慈恩殿,对于未来的儿媳妇,她是无比的期待。

我吃过晌午饭,也随曹公公来到了慈恩殿,一进殿,三位小姐就行礼。

我看了她们一眼,真是不错,各有千秋,本人长的比画册上还要好看几分。

“免礼,起身,让朕瞧瞧”

三个女子都是难得的美女,身段窈窕,明眸皓齿,肤色光滑,但是美也美的个有千秋。

中间的是刘将军的二女,眉目间英气十足,头发束了起来,颇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左边左丞相家长女,端庄大方,大家闺秀的样子。右边右丞相的幺女,留着刘海,一双大大的眼睛,小家碧玉,十分可爱。

曹公公果然眼光毒辣,果然跟了老爹很多年,别的不说,选妃的眼力绝对一流,要不然老爹后宫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妃子。

母后对我嘘寒问暖一番之后,我便离开慈恩殿了。

回到寝殿,将公文批阅完之后,我看了会儿史书,作为一个合格的皇帝,每天批阅公文和翻看史书是必不可少的。等看了一会儿之后困意袭来,我便把书案收拾好之后,上床小睡了片刻。

待我醒了之后,曹公公告诉我三位千金今儿个刚入宫,太后娘娘为了欢迎诸位小姐的到来,晚上在御花园摆了个戏台,趁着晚上花好月圆,良辰美景,好和姑娘增进增进感情。

    其实我心里不大喜欢,我不喜欢听戏文,不过母后喜欢,我也无可奈何,就当陪她吧!

    晚上,我就带了曹公公一人来到御花园,母妃和三个美人已经就坐。我朝台上招了招手,开始吧。

    其实今晚的月亮格外的皎洁,月光洒在御花园上,正是三月季节,花园里的花也开的茂盛,当然最多的花还是海棠花。

   我虽然无心听戏文,但是兴致也上来了,如此美景,怎么能少了美酒。台上的戏文讲的是什么,我也没听,只是独自喝闷酒,但是我看到母后和几个美人眼睛变红,眼泪汪汪的,右丞相的幺女已经拿出手帕擦眼泪,我便知道大概又是些讲男女之间情情爱爱的戏。

     连曹公公也说这个戏太感人了,我看着他的长相再配他一副动情的表情,眼角一抽,果真是不忍直视。

    我心情有点烦躁,说实话,其实对于今夜母后的安排我是拒绝的,她是知道我喜欢赏月,但是我却不喜欢戏文,更不喜欢一大帮人赏月。

“母后,这酒有点烈,儿臣去醒醒酒。”

我借着酒劲向母后辞退了,曹公公也跟上来了。

“你留在这照顾好母后和诸位千金,朕一个人走走。”

我没有理会曹公公纠结的样子,快步离开了。走了几步,突然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静静的站着,我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我停下脚步,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突然一眼前一晃,脑子一晕,一股青草气息扑鼻而来。

扑通,扑通……

我突然之间心跳加速,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活了十六年,第一次被除了母后之外的人抱住,第一次有如此强烈却又不知所措的感觉。

“海棠,我来找你了,可是你却想着纳妃,我很生气。”磁性而又温柔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还有对方温热的气息,我浑身一颤,然后猛地挣开对方的怀抱。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到底是何人?”我恼羞成怒吼道。

面前之人脸上闪过一丝悲伤,一顿,然后开口道:

“我说过,月圆之日,我会来找你。”

我去,你丫神不知鬼不觉,老子信你才怪。但是我看到他露出忧郁的气质,却心狠不起来,或许是之前做的那个梦的缘故吧!

“算了,喝酒不?”我也不加理会他,便往旁边的一个石凳上一坐,自顾自的喝酒。他顿了一下,便也坐在了我对面。他从我手里拿过酒壶喝了一口,优雅无比,此人脸皮当真是极厚,初次见面便唤我小名,第二次见面便抱我,还抢我酒喝,我自然不会如对方所愿,蛮横的夺回酒,然后猛的大口大口的饮……

次日早上,我感觉自己的脑子涨涨的,这时候,曹公公进来了细而刺耳的嗓音尖叫道:

“陛下,你可醒了,奴才该看着陛下的,奴才罪该万死。”曹公公说着还准备自己掌嘴。

“行了,朕这时怎么回事?昨晚是你送朕回寝殿的吗?”

“陛下,我昨夜随太后娘娘看完戏文后便回到了奴才的房间,陛下不是自己回来的吗?”

莫不成是我喝醉后他送我回来的。

曹公公已经吩咐过大臣说我身体不适,今日上早朝不上了,我也乐得清闲,忽然脑子里面闪过昨天的画面,我立马摇了摇头,果真是被那奇怪的人影响了。

既然醒了,而且也难得不上早朝,我便换上常服,让曹公公也穿上寻常衣服,随我出宫,美名其曰:微巡私访,视察明情。

京城街上热闹无比,有吆喝的小贩,生意爆满的摊摊臭豆腐,被小孩包围的糖葫芦小贩,酒楼前舞狮子的艺人,如此繁华的景象,让我十分欣慰,不枉费我晚上熬夜批阅奏折。

忽然前面一个马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我立马把曹公公往旁边一推,马车与我擦肩而过,我拍了拍胸膛,幸好老子反应及时,不过曹公公还没回过神,当我感慨有惊无险时,突然一胸口一阵刺痛。

眼前一黑,隐隐约约的听到曹公公尖细的嗓音。

我感觉自己睡了很久,我想起了,关于前世和今生的一切,我都想起了。

九千年前,我是昆仑山上的一株海棠,后来被月神白离移植到了他的月宫。我被他用九重天上的弱水浇灌,受他月宫仙气的熏陶,也孕育出灵气,经过六千多年,终于幻化成人形。

而我也成了白离最受宠的徒弟。

持宠而娇,我顽皮的性子,自然少不了生出事端,今天偷喝月老的酒,明天把二郎神君的蠢狗偷来抓耗子……对于我恶劣的行迹,他们碍于白离无可奈何与我,而白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一段时间天帝的妹妹天女与白离很是亲近,常常来月宫找白离,我既恼怒白离对我的疏远,又极为讨厌天女虚伪的样子,更是恨她欺骗白离的感情,我曾亲眼看到她很太阳神君赤炎卿卿我我,白离被她给骗了。

后来我气不过,打碎了天女带来的碧海琉璃珠,当时我不知道它是世间罕有的神物,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夜明珠。更没有预料到会让我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第一次见到白离如此大的怒火,就连当初我趁他沉睡的时候用千年笔墨在他下巴画了胡子害他被众仙取笑他也没有发如此生气过。

天帝知道后大怒,将我革除仙籍,贬下凡间,于是我便成了轩辕王朝的太子,直至一年之前登基为帝。

想起了这一切让我窒息般的心痛。

我感觉 有人在唤我,睁开眼睛便看到眼眶红肿的母后,还有御医,曹公公,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故人,而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害我沦落如此的罪魁祸首。

“陛下,你终于醒了”

“堂儿,你吓死母后了。”

我安慰母后之后便狠狠的盯着故人强压住怒火问到:

“天女,你为何会在此?”

“堂儿,你认识这位仙姑吗?这次多亏了她”母后疑惑的问我。

我让母后和曹公公等人先下去,只剩下我和天女两人。

“你到底何居心?”

天女轻谑的口气说到:

“阿离让我救你,他说以后你们再无瓜葛。”

我听到天女的话感觉自己的心如千千万万的蚂蚁在咬嗜着我的五脏六腑。我既嫉妒天女如此亲昵的口气唤白离,又心痛白离的如此心狠。

天女说完之后便消失了,我无暇顾及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感觉自己前世的种种就是一个笑话,几千年来一直是我自作多情。我宁愿自己没有回复前世的记忆,这样我还是无忧无虑,不可一世的皇帝。

可是没有如果,我现在只能最大可能的不去想白离,虽然并不可行。

虽然天女无比可恨,但是她带来的药确实有几分用,不到七日,我便痊愈了。

在这七日,母后几乎每天都会来看我,这次遇袭让受到很大的惊吓,现在恨不得每时每刻待在我的身旁,而我也享受到了久违的母爱的关怀。

期间,三位千金也来看过我,但是来的最频繁的是右丞相家的幺女锦瑟。

锦瑟这个丫头聪明伶俐,嘴巴甜的不要不要的,每次都能把母后逗的眉开眼笑。

我知道锦瑟这个丫头喜欢我,因为她每次看我的眼神就像我曾经看白离时崇拜而又爱慕的眼神。

我趁她用情不深,送她出宫了,她当时红着眼睛,万般不舍的样子,我心里也有一点罪恶感。

临走时她说她知道我不喜欢她,因为我昏睡的时候一直唤一个叫白离的人,但是她还是想要嫁给我。

明知道我心上有人,还早飞蛾扑火,爱情果然是世间最毒的毒药。我和锦瑟都中了它的毒,不过轻重不同罢了。

待我痊愈之后,我干的第一件事便是秋后算账。

我醒来之后大理寺派来的人说凶手已经找到了,是番国的细作。

我感觉事有蹊跷,于是私下派人调查,果然不出我所料,凶手另有其人。一石二鸟,果然好计谋。

上朝之后,朝中大臣对我遇刺之事都便是十分愤怒,其中当数左丞相李宏最为激烈。

“陛下,番国早就图谋不轨,这次偷袭陛下……”

“陛下,末将请战……”

我猛地拍了下案桌,整个大殿瞬间鸦雀无声。

我示意曹公公开始。

曹公公又尖又细的声音把我搜集的关于左丞相意图谋反和嗜君的证据一项项清清楚楚的的念了出来。

李宏的脸色越来越白,直至惨白无比,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左丞相李宏意图谋反,嗜君未遂,罪大恶极,择日施行死刑,其家产全部收归国库,家中下人遣散,家眷离开京城,五十年之内,不得回京。”

证据确凿没有人表示异议,平日里和李宏走的相近的大臣也纷纷兵戈倒向。

他的罪行足以诛灭九族,我对他的判决已经算宽容了。

下朝之后,李宏之女李婉儿找我,我原本以为她是来为她父亲求情的,却不曾想到她是请求离宫的。她说自知家父罪大恶极,她也无颜待在宫中享受荣华富贵,愿意陪伴家人南下。

我对她无比的钦佩,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此等胸怀,不是寻常女儿家所比的,倘若她真成为我的皇后,必定母仪天下,可惜……

第二日我亲自送她出宫,很多人对于我这一举都很是惊讶,我也没有考虑太多,只是想单纯的送送她,李婉儿对我感激不尽,分别之际,她告诉了我一件事。

“陛下,民女忽然想起一事,或许对陛下有些帮助,民女在入宫之前,无意间见过家父在书房和一个女人交谈,那个女人不是旁人,正式陛下昏迷之日送药之人。”

我无比的震惊,果然是天女在背后作祟。可是天女为何要如此,既然想要我性命,为何还要送药,莫不成,杀我也是白离的意思。我感觉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变冷,变僵。

“白离,你果真心狠。”

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晚上,凉凉月色,我心如死一般的沉寂。

不出我所料,白离果然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他来有何目的,但是此时此刻的我以不同于往日的我

白离看到我出现,瞬间来到我的眼前,他面容紧张的看了我一会儿后,长舒了一口气。

“海棠,你没事就好,我知道你受伤后,很是担心。”

我感觉自己的心中满腔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为何还要假装关心于我,不是都再无瓜葛了吗?

“白离,我恨你,你不要再出现我眼前了。”我忍不住的吼道。

白离的面容瞬间变的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浑身微微颤抖,月光照在他身上,感觉他整个人似乎要消失一般似的。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的模样,看到他如此我心也是一阵阵的揪痛,虽然心里对他心如灰死了,但是还是想要抱住他,我强忍住自己的渴望,狠心的转过身。

“白离,我想起来了”我语气平淡的说道。

白离的脸一下子更加苍白,表情痛苦,声音也不似往日般清冷,而是微微发颤的嗓音说道:

“海棠,别恨我,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你既然都与天女在一起了,为何还要再来寻我,你不是说再无瓜葛了吗?”

我克制住自己的满腔怒火问他。

而白离听到我如此说,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然后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只是一瞬,便消失了。

“海棠,你怎么会如此以为,我和天女从未在一起过,当初是碍于天帝的颜面,我才忍受她缠着我。海棠,我不会和天女在一起,我也不会和任何女人在一起,因为我有一生要守护的人,而那个人就是你。”

我听到白离如此说,心里的满腔怒火瞬间化为委屈,莫非我真的误会白离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终于忍不住哽咽道。

“当然是真的,我何时骗于你。”白离紧紧的抱住在我的耳边说到。

我听到他这么说,心里这么多天的难过委屈全都烟消云散了。

第二日,我又被曹公公叫醒时,下意识喊了句白离。

曹公公说道:

“陛下可是想吃白梨了?”

“知朕者莫若曹公公,给朕来一盘白梨。”

过了不到一会儿,我吃着上好的梨,心里欢喜的很。昨天晚上误会解除之后,我躺在白离的怀里,熟悉且安心的味道,不到一会儿,我便睡了过去,白离何时走的我也不知道。

我起床的时候看到床头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下次月圆之日,等我。”

早朝之后,母后和刘将军的千金安河在我的寝殿等候。

母后此番的本意是想让我和安河小姐增加增加感情,我看着母后一脸盼着我成亲的样子,突然后悔当初自己提出纳妃,我真的是亲手给自己挖了个坑。

不过索性流水无情落花也无意,安河这丫头也挺豪爽的,而且她一心向往沙场,愿和他爹一样保家卫国,我和她也一起聊聊孙子兵法,聊聊三十六计。

慢慢的,我发现我和这丫头挺投机的,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当然与男女之情无关。索性我把她封为安河公主。这样她就算是我名义上妹妹了,母后自然也不会奈何了。

又是十五这一天,月色袭人,美人如约而至,月下的他十分好看,比御花园的花还要美几分,人比花娇果然还是有些道理的。

以前怎么没发现白离这么诱人呢?

“白梨,我唤你梨花可好?”我脱口而出道。

白离愣了一瞬,然后眉眼轻轻一扬。

“好”

我看到白离轻轻一笑,脑子里闪过一句诗。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四十年之后,轩辕一百八十九年,皇帝驾崩,享年五十六岁,由于一生未娶,故立其侄子顾源为帝,择日登基。

此刻在九重天的月宫,我无意间在一本书上看到了一句诗,让我一口老血卡在咽喉。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注:作者苏轼)

我去,白离果然好腹黑,不过在看他不惜耗损自己大半修为修补碧海琉璃珠只为让我重返月宫的份上,我决定饶了他。

那个闷葫芦,什么都不告诉我,亏我当初还疑惑他为何只在月圆之时才见我,原来那时他的修为会大增,支撑他下凡。

白离,原来一直是我在欠你,可是谁让你招惹了我,那就得一辈子被我缠上。

上一篇:采生割舍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变
    三爷,三爷,李四拿着一把漂亮的宝剑,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像是老婆被人抢走了一般。扑通、当啷啷宝剑和李四一起摔倒在我的面前,我连忙蹲下去,扶
  • 一朵梨花压海棠
    一朵梨花压海棠
    我叫顾海棠,在一年之前我还不是王,皇帝是我老爹,皇后是我老娘,我在他们成亲一年后便出生了,从小便听朝里的那些老臣们说,我出生的时候,皇宫
  • 采生割舍
    采生割舍
    啪,啪,一声声长鞭抽到肉体的快感在风雨交加的夜晚显得那么凄惨,女人呜咽着,留下丝丝呻吟,孩子,听话就放了你。男子拿着长鞭恶狠狠地说道。
  • 北京中投融祥公开吸储乱象
    北京中投融祥公开吸储乱象
    近日,本报多次接到市民爆料:中投融祥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向不特定对象公开宣称在中投融祥投资能有高额回报,并承诺:在他们公司投资10万以
  • 金钱谷关联关系复杂涉自融
    金钱谷关联关系复杂涉自融
    近日,本报接到爆料称:金钱谷涉嫌自融、自担,严重违规。金钱谷的股东与借款企业、担保公司之间关系紧密,涉嫌替关联企业融资、并由关联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