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菊上的蜂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他们相识于一个读书交流群。彼时,他28岁,是一个丧失灵感的过气写手,除了写作,他还在国企的一个闲职上混日子。

一个五月燥热的午后,同事们出差去了杭州,他一个人闲来无事一篇篇打开读书群里分享的文章阅读,忽然目光被一篇才华横溢、意境独特的小说吸引了。他好奇地点开作者的微信头像,只见一个缥缈的侠士和一个中性名字“陆过”。

他立刻点击了好友申请,心想这人必定是业内前辈,不然怎么能写出如此气势磅礴、才思泉涌的文章呢。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他都已经忘记了这件事,忽然微信弹出了好友添加成功的提示。

“抱歉,现在才同意添加,因为我很少看社交软件。”陆过回复。

那时候,他正在匆忙地寻找着汽车钥匙准备上班,于是只简单回复了句“没关系”就放下了手机。

再次联系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他终于结束两天繁忙的会议行程,渐渐松弛。他句句用的是尊称,一而再夸赞了那篇小说,以虚心求教的姿态与陆过交流。

“请不要用尊称,其实我只是个学生。”陆过接连发来偷笑的表情。

他有些震惊,详细问下去才知她只是个读中文系的大三女孩。

02

他的生活是波澜不惊,甚至有些枯燥的。

每天6点起床,开车送妻子去单位上班,然后自己再到不远的公司里开始一天的枯坐。工作并不忙碌,闲暇的时候他写小说,倒是也出版了两本,成绩没有那么理想,卖的不温不火。

妻子是外企部门主管,十足的工作狂,经常加班到深夜。晚上,他常常一人坐在书房里用一套昂贵的茶具沏茶品茶,看着天空由明亮变得昏暗,孤独却不寂寞。

日子本来还是这样流逝,一眼就望见了底的,直到他遇见了陆过。

他不知道陆过是怎样的女孩,他猜不透。她时而活泼,发来的都是灵巧明亮的语句,时而忧郁,好像永远也摆脱不了自己的影子。

渐渐熟悉了,他给陆过看自己的小说手稿,让她点评。陆过看得十分认真,在邮件里回复的犀利而深刻。

“情节很好,但太平铺直叙,没有意境,不足以打动人。”她说。

她详细指出了文中哪里用词不准确,哪个句子不够有张力,应该如何修改,这一切均让他惊得大跌眼镜。他有时候觉得很受打击,自己竟然不如一个21岁的小女孩。

“我真该叫你一声老师。”他说。

“好,我以后就是你的师傅了。”她回答。

03

陆过租住在大学城附近的民房里,那是一间不大的次卧,没有被精心布置过,墙面斑斑驳驳。

有时候,她会花几个小时观察墙面上由无数前任租客留下的斑点和划痕,她用铅笔连上那些痕迹,只见一只小猫跃然墙上。

她常常不按时吃饭,从凌晨睡到午后,醒来时睁着惺忪的睡眼看他的小说草稿。

那个男人很特别,还有些孩子般的天真,但写的文字总是有点哀伤。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当一个28岁男人的“师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那些从不和别人讲的话一股脑说给他听,甚至包括那个与她分手并远赴国外的前男友。

“是不是,国外的日子总是很快?他每天都在忙,没有时间和我说话,直到有一天他再也不联系我。”她说。

“那你没有去找他吗?”他问。

“没有,我从来不是一个擅长挽留的人。”

有一天,她问他:“你知道什么是忧郁吗?”

他说:“忧郁就是悲观,常常不快乐。”

她否定了,却给他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她的手指捏着一朵小雏菊,雏菊上落着一只蜜蜂。

“呐,这就是忧郁啊。蜜蜂本以为自己落在花蕊上,可是它不知道其实自己在我手上。”

那几天,他经常想起这句话,什么是忧郁啊,忧郁不是不快乐,而是“本以为”和“原来是”。

04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过在他心中逐渐变得特别,那些深入人心的句子都成为了拨人心弦的曲子。他觉得她像一只猫,忧郁而捉摸不定。

他时常觉得懊恼,因为自己已经成家立业,而且是个别人看起来成熟老练的男人。他从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现实世界里她是什么样的人,却又产生了不可磨灭的感情拐点。

可能是两个人太过于相似了,加了对方的音乐账号才发现,收藏的曲目也惊人的一致。

他们都喜欢那些飘渺虚无的乐曲,大多数没有歌词,有的也是几句浅唱低吟,但是总能沉醉其中,仿佛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陆过,你为什么不多写一些小说呢?”他问。

“我不是一个好的作家,倒是一个绝好的伶人”她回答。

她胃似乎不太好,总是会疼痛,想到她一个人住在外面,不知道会不会寂寞。

他开车行驶在归家的林荫路,那天,阳光刺目,路上车辆稀少,他用力踩了油门踏板,车也跟着飞驰而去。

他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她说的句子,而当他努力想看清她的颜容时,只有一片模糊的光晕。

当他再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妻子正满目愁容握着他的手。原来由于他的分神,正好撞上了路口驶出的汽车。

他的腿打上了沉重的石膏,动弹不得,住院的日子里妻子破天荒请了一月的假无微不至照顾着他。

他不会离开妻子,那个大学里费尽心思追来的校花,这么多年给予了他全部的青春和爱。

“一个人有可能同时爱上两个人吗?”他问一个在外面彩旗飘飘的朋友。

“别把出轨说的那么文艺。”他笑着说。

05

再次和陆过联系是几个月后。

“怎么一直不写东西,是没有灵感了么?”她问。

“不,只是有点忙。”他平静的回复。

她不知道,他的身体才稍稍恢复,又可以回到电脑前。

他继续创作着自己半途而废的小说,但心里总是跳出她的名字,让他不能集中注意力。

陆过皱着眉读他的稿子,觉得他偷了懒,本可以写的更加完美。

“师傅要打你手心了。”她俏皮地回复他。

他却突然问:“陆过,你在哪个城市?哪个学校?”

陆过报出了一个偏僻的西南小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学名字。

“我们能见一面吗?”他问。

“我想,还是不要见了吧,这样交谈不是很好吗?”她回复。

陆过早已在他朋友圈里看过他的婚纱照,她知道,他是结了婚的,他是有羁绊的。

他们是不自由的。

而他是下了决心去见她的,他无法排解对她的思念和对她面容的好奇与渴望。

他坐上长途火车去了那个从未踏足的小城,那里阳光稀薄,空气湿润,开满了不知名的白色小花。

他在那所大学里漫无目的找寻着,一个人接一个人问着“认不认识陆过?”

直到几个女孩子惊讶地回答:“陆过,她不是已经休学快一年了吗?”

“为什么休学?”

“据说是中度抑郁症,不能过集体生活,好像还自杀过,失败了。”

他最终扑了一场空。

这个城市里到处都是“陆过”,风里有她的气息,云上有她模糊的颜容,路边的雏菊有她指尖的颜色,而他就是那雏菊上的蜜蜂。

06

“真的决定不再联系了吗?”陆过问他。

“是,今天就是来告别的。”他说。

“为什么?”

“因为我动了情。动了情,我就不是我,我无法挣脱。”他痛苦地回复着她的消息。

“其实,我只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平凡平淡,你从没见过我,只是被自己心中的幻想控制了。”她说。

陆过发给他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有着圆圆的脸,眼睛明亮,不算美丽。

他端详着照片,其实正是心中她的模样。

“如果有一天,我能找回自己,不再痛苦,我还会回来找你。”他说。

“你的心还修炼的不够,这只是一时的新鲜感,最终还会归于平静。”她说。

然而,无论她如何挽留他却铁心要一刀两断。

“你知道,你走了,就带走了我唯一的知己吗?”她说,“我们永远是师徒、朋友,也只能是师徒、朋友。”

“陆过,你相信有下辈子吗?”他敲上这几个字望了望夜色中的北京。

“相信。”

“那么,下辈子,我们一定要见面,不论在哪里。而这辈子,就这样过。”他说。

“好,一言为定。”

他推开窗,清凉的夜风瞬间灌进闷热的屋子。他点了一支烟,默默地抽着,看着卧室里妻子已睡熟。

那只雏菊上的蜜蜂后来怎么样了,他没有问她。

一定是,飞走了吧…

上一篇:大繁至简 下一篇:一段师生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段师生恋
    一段师生恋
    对徐达产生好感纯属意外,那天吴悠娜大姨妈来了,校服裙上画上了猩红的斑斑点点。并不知情的吴悠娜被英语老师一把抓住,拖进了厕所,老师递给她
  • 雏菊上的蜂
    雏菊上的蜂
    他们相识于一个读书交流群。彼时,他28岁,是一个丧失灵感的过气写手,除了写作,他还在国企的一个闲职上混日子。 一个五月燥热的午后,同事们出差
  • 大繁至简
    大繁至简
    海浪经典案例 引子 中国最高境界厨师,花一天时间熬出来的一小盆汤,汤色嫩黄飘逸,无油腻,汤里只有片片大白菜嫩蕊。本汤入口绝佳,无与伦比,形
  • 看到另一个自己
    看到另一个自己
    1 初秋的树叶半生不熟,昏昏沉沉的从树上飘落。突然一道强而有力的气息精准的射中到树叶上,树叶被连连击退,直到退到了一扇透明的玻璃窗上才停了
  • 羊毛党注意了,国资背景造假新案例——酷盈网
    羊毛党注意了,国资背景造假新案例——酷盈网
    2016年对于P2P的发展而言是个拐点,伴随着平台跑路的屡屡发生,投资者开始变得理性,不再单纯被高收益所吸引,因为投资者开始明白,高收益的背后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