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亲爱的女孩儿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是一只爱蜷在公园长椅上的猫。

人类每每看见本猫在这,都不会不识相的过来。

哼哼,毕竟他们都知道这是我的地盘!

最近的公园常有一个女孩的身影。

她不同于别的孩子那样爱蹦蹦跳跳的走着,而是总拿着一根棍子不停的戳着地面,我认为那一定是属于人类的,一种别致而有趣的游戏。

她有时候玩累了就会在我的长椅上休息,一坐就是很久,直到黄昏。

这让我很苦恼,虽然我是一只大方的猫,可我也是需要睡午觉的。

“喵,这是我的地盘!”

我不满的跳上她旁边控诉——长椅有些高,差点掉下去——对于我的控诉她却置若罔闻,双眼还一直停留在别处。

我只好攀上她的胳膊,以此引起她的重视,她显然被我吓了一跳,哆嗦了一下,我这才发现,这个人类有双大而深邃的眼睛,真像远处那安静的池塘。

她一直都没有看向过我,只用手颤颤巍巍地揽住了我的脑袋。

“喵呜!”嗯,还挺舒服,那暂且让她坐会好了,毕竟我是只大方的猫!

眼下这个季节已经到了春末了,我常常会觉得困乏。

女孩几乎每天都来,她会让我卧在她的双膝上,有时会带些鱼干,可能她也知道她占了我的地盘,心里愧疚吧。

没关系没关系,本猫很大方,我舔了舔爪子如是想。

女孩虽然不爱看我,但她喜欢在我想睡觉的时候哼歌,轻轻缓缓的调子,比公园里的那些黄鹂鸟儿唱的都要好听的多。

不过我并不太喜欢她的父母。

女孩的母亲总是穿的花枝招展的,很漂亮,但她很少出现在女孩身边——虽然她的父亲也不常出现——每次一到女孩的身边都会伸手赶我,然后拉着女孩离开。

“喵!”老女人,这明明是我的地盘!

“我妈妈很讨厌吧?”第二天女孩就跟我道歉了,“没关系,她也不太喜欢我,可能她只喜欢有价值的东西吧,我实在没有什么价值。”

“喵!”才不是,你有价值的地方太多了,比如会让我安稳的睡着,会让我吃的很饱,而且唱的歌比公园的黄鹂还好听呢,我吃着小鱼干反驳她。

可是聪明如本猫竟也会忘了,人类听不懂喵语。

所以女孩没有因为我的反驳而多看我几眼,她只当自己是在自言自语了;依旧抱着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歌,细腻着抚着我的毛发;而我从未有过任何时候比此刻还要荒唐,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想法——我想变成一个人。

或许我变成人了,她就能和我多说一些话;或许我变成人了,她就能再多看我几眼。

嗯?才不是因为她呢,本猫只是受不了被愚蠢的人类忽视!而已!

突然有一天,女孩没有来。

我窝在长椅被树荫蔽的角落,抬头看了看火辣的太阳,我想可能是天气太毒了,过几天应该就来了,委屈自己等一等好了。

我也会偶尔在觅食的时候,拦下路过的黄鹂或者青蛙,打听打听女孩的踪迹,可它们都遗憾的告诉我:没有。

一连过了很多天,她都没有出现,这下我真的有些生气了,就算她带一包小鱼干来道歉都没用——最少两包!

再看见她的时候,她眼睛前遮着两块白布,依旧拿着棍子不断的戳着地面——还不厌其烦地玩这个游戏呢,真不成熟!

我拦住了她的去路,棍子差点都戳到了我身上,无奈之下我叫了一声,这才能引起她的注意。

于是时隔多天,她重新抱起了我。

“小猫,你瘦了好多哦,我给你带了好多小鱼干,开不开心?”

她将小鱼干拿出来,堆在一起,是个够我吃很久的数量。

看来是诚心诚意的道歉呢,好吧,大方如本猫就不跟她计较之前的不辞而别了!

只是我很在意她眼睛上的白布,我想念她那双安静的眼睛了。

黄昏的时候,她的父亲突然来接她了,是个打扮很土气的中年男人,倒是手上的金戒指晃眼的很,他也像她母亲一样伸手赶我。

“你妈怀孕了,我过来接你——啧,这猫脏死了,少放身上啊!”

“喵呜!”你才脏,本猫最爱干净!

我看着女孩被她父亲拉走,可能力气太大了,女孩差点摔在地上,甚至没来得及拿走玩具——那根黑不溜秋的棍子——我得提醒她!

我扑住了她的脚踝,然后看向棍子,她似乎不懂我的意思,反倒是她父亲先用脚将我踢开了,我滚到了椅子下边,有些疼,我没忍住叫了出来。

女孩怯生生的拦住了她父亲,同时也摸到了那根棍子,忙说:“叔叔,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妈妈等急了。”

真是个奇怪的姑娘,明明是她爸爸为什么要叫叔叔;明明也同样害怕为什么还要挡在我面前。

不过这次既然她护在我面前,下次我一定会还给她!我是一只知恩图报的猫。

女孩再一次来到公园的时候已经是秋天了,小鱼干已经被我挥霍的差不多了,我依旧蜷在长椅上打盹儿。

她在我身边坐下,这回她手上的棍子不见了,我有些高兴,她终于不再玩这个无聊的游戏了。

同时她盯着我看了很久,双眼依旧像一湖安静的水,但却也有些不同,我看了很久才发觉了,比起以前,现在的这一湖水里如同游进了鱼,跳跃着波光粼粼,潺潺成镜。

我被抱了起来,圈在她怀里,此刻的我暗自庆幸前一天在池塘里洗了个澡,毛发恰恰是蓬松软棉的——我打了个哈欠,有些困了。

“小猫儿,当时是不是很疼,怎么受得了啊…我小时候摔了一跤可疼可疼了…”她一边摸着我断掉的后腿一边说。

她的眼泪忽然落在了我的爪子上,凉凉的,我舔了舔,又苦又咸。

“喵。”不疼,我只能这么说。

我被她领回了家,她的家很大很空,晚上的时候灯开的晃眼,我被藏在她的床下,睡着软绵绵的厚垫子。

“你乖乖的,不要出声,不然会被丢掉的。”她每天出门时都会如此叮嘱我

而我每次都会郑重的点头,因为这样她就会非常开心的笑起来。

我不知道在这里生活了多久,每天我都安静的睡在她的房间里,她的房间有些淡淡的香味,总能让我安然睡着。

这天,忽然一个人进了她的房间,我偷偷地看了一眼,是个五六岁的孩子,从没见过,大概是女孩的哪个亲戚的子女。

我没有理他,继续睡觉。

就在我刚进入睡乡的时候,一声巨响吵醒了我,一些玻璃渣蹦进了床底——是女孩很喜欢的一个玩意儿,每天都会被她擦拭后妥善安放。

这让我失去了些理智,我龇牙咧嘴的冲了出去,小孩果然被吓到了,放声大哭。

可冲出去之后我便后悔了,大人问声赶来安抚小孩,我被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拎了出去,丢在了一个不知名的草丛里。

我有些悲伤的舔舐着爪子,不是悲伤被丢了出来,而是悲伤女孩没看到我会不会着急?女孩会不会被盛怒的家人牵连?

于是我想起了小公园,回到那的话她应该能很快就找到我吧!

我在马路上慢悠悠的走着,天渐黑的时候听到了她的声音,清脆泠泠的喊着她给我取得名字。

我回头大叫了一声,她立马发现了我并向我跑来——终于看见我了,愚蠢的人类!

她走到我身边弯下腰抱起我,安抚着我的脑袋,轻声说:“没关系了,我跟妈妈说好了,不会把你丢掉了,这次你要听话啊!”

我又重新回到了那个软绵绵的小窝。

女孩在夜里悄悄地跟我:“别人给的食物——除了我的——都不要吃。”

我点了点头,我当然懂。

之后的几天里,女孩总是被父母叫住。

“那只猫晚上叫的我们心神不宁,都睡不好了……”

“你表弟被吓得回去做噩梦了……”

“家里到处都是毛,妈妈还怀着孕呢……”

女孩总是乖乖地点点头,然后回来叮嘱我,哪怕我从未踏出过房间。

终于有一天,女孩哭着走进房间,而我刚刚听到她的父母大声说:“你妈妈是个孕妇,过敏怎么办,出事了谁负责,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缩在被子里哭,不知多久啜泣声渐渐变小了,我确定她睡着后小心的挪着爪子爬到女孩父母给我放猫粮的地方,吃了几口——没有小鱼干好吃。

半夜我的腹部开始抽搐,内脏感觉被缴在了一起,我听话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安静的蜷缩在窝里。

这回终于换我护在你面前了。

愚蠢的女孩。

既然你给我带过那么多小鱼干;又总是唱歌给我听;还让我睡了那么久的软垫子,那我就勉为其难让你活得舒服一些好了。

毕竟我是一直知恩图报且大方的猫啊!

我的身子轻飘飘的躺在地上,可我却不断上升,我开始在房间里徘徊,想再见一次想念的双眼。

天将亮时,女孩起床了,然后发现了我的身体。

我远远的看见女孩跌坐地上嚎啕大哭,真想帮她舔掉又苦又咸的眼泪啊,可我却离她越来越远了。

哎…

别哭了,愚蠢的人类…

别哭了,我最亲爱的。

上一篇:一世情缘 下一篇:羊毛党注意了,国资背景造假新案例——酷盈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羊毛党注意了,国资背景造假新案例——酷盈网
    羊毛党注意了,国资背景造假新案例——酷盈网
    2016年对于P2P的发展而言是个拐点,伴随着平台跑路的屡屡发生,投资者开始变得理性,不再单纯被高收益所吸引,因为投资者开始明白,高收益的背后可能
  • 我最亲爱的女孩儿
    我最亲爱的女孩儿
    我是一只爱蜷在公园长椅上的猫。 人类每每看见本猫在这,都不会不识相的过来。 哼哼,毕竟他们都知道这是我的地盘! 最近的公园常有一
  • 一世情缘
    一世情缘
    京城东郊外最高的山上,有一个传奇,是一株灵验的桃花仙树。据说千年前的冬日,桃花仙子曾在皇宫显灵为陛下献上了满园春色,随即东山便出现了这株
  • 那个参加过两次高考的人
    那个参加过两次高考的人
    说一个故事: 2014年6月6号,某市一中停了一天的电,教室里热到不行。杨小汪快坐不住了,但是看到大家还在猛的看书,即便她什么也看不进,还是硬生生
  • 男孩乔乔
    男孩乔乔
    那是六月的一个中午,太阳光火辣辣地铺在地面,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十多只灰鸭子一只跟着一只,摇摇摆摆地在小院子里踱来踱去。墙角里的老杏树,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