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个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一路上兜兜转转,如果结局是你,那么过程苦点,我愿意。

1.

我初中的时候,是大家口中别人的孩子。人帅,成绩又好,整个年级喜欢我的女孩子,不知有多少。

小黄人是所有女生中喜欢我最诚恳的,最用心的,我到现在一直这么叫她,当然那时候还没有《小黄人》那部电影。那时候的她,是还没有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

我选择跟她在一起,是因为我失恋了,我被米乐甩了。当时只是为了向米乐证明:你看,我没有你,我一样会过的很好。

没有一个人是傻子,我相信小黄人知道我跟她在一起的原因,但是我也坚信她会很开心乐意,因为,她一直想做我的女朋友。

小黄人,本名黄燕娟。

那时候我是数学课代表,但是我从来不写数学作业,只要我一直是年级第一的成绩,老师就默许我的行为。

一次课前我发作业,发到燕娟那里的时候,她说:“你等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我停住转身,示意她说下去。她深吸一口气,一拍桌子站起来,凳子被她带的“咣当”一声倒在地上,班里同学全部看了过来,“林星我喜欢你!”。

我说:“然后呢?”

她低下头,白嫩俏脸从脖子红到耳根,嗫嚅的说:“所以我能不能做你女朋友?”

这人一定是言情小说看多了。

我说:“按照你的逻辑,所有喜欢我的女生,我都要做他们的男朋友。况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之后的事情,我没有关注。后来,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提过,即使我问,她也不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就在那天下午,米乐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米乐她很漂亮,用比较文艺的话就是说,她在我眼中是会发光的,她的一颦一笑都让我觉得很舒服。

但是好景不长,两个人都是心高气傲的人。遇到事情没有一个人肯让步。所以就经常闹矛盾吵架。刚过了一个月恋爱纪念日就分手了。

跟米乐分手的第二天约燕娟见面,有事我迟到了几分钟。

当时燕娟她站在校道的树下,有节奏地踩着地上的光斑,嘴里念着词。这幅画面,依然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

她静静地看着我,等我先开口。

我说:“如果当初,你说让我做你男朋友话还算数的话,那么我答应了。”

她的眼睛突然睁的很大,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她的眼睛那么大那么好看,灵动,清澈像水一样。

我知道她的疑惑,我轻轻咳了一下,转头看向其他地方,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很荒唐。“就是字面的意思,你的答案是什么?”

她突然踮脚凑近我,似乎是想看出我说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被一个女孩子突然靠近盯着看,让我倍感窘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逃离这里。

气氛尴尬到极点的时候,她向后退了一步,缓慢而又坚定地说:“我答应你,但是要从明天开始。”

我说:“可以理解,毕竟我也是停了这么久才答应你。”

讲道理,现在的我觉得那时的自己挺不要脸的。

后来她跟我说,让我等一晚上,是为了留给自己一晚上出去疯,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因为做了我女朋友,她就要变得更加优秀,更加淑女,油腻辛辣不能吃,对皮肤对身材都不好。

那时候,与其说她单纯,不如说她傻。

她苛求自己,却宠坏了我。

2.

我跟燕娟在一起,一开始是赌气,后来是习惯。

现在才明白:习惯比喜欢更重要。

有很多事,我从来没有跟她一起做过。看电影,逛街,去喝奶茶,骑车载她兜风。

一次跟哥们去撸串,哥们问我,最后悔的事是什么?我脑子里全是和她在一起的场景。

失去了才明白,什么最珍贵。

中考,我上的重点,她落榜外出打工。

高中三年,我在汕头读书,她在深圳打工。

我们经常通电话,我也时常有去找她的想法,但每次该去的时候,我们都会吵架,最终没有一次去看过她。

女大十八变,她外出工作,做珠宝销售,业绩很好。她肤质脸型本来就不差,在和我一起的日子里,她想尽办法让自己变得好看,工作了,化点淡妆,网红也不过如此。

燕娟拿到的第一笔工资,给我买了一个玉观音,说是既可以保我平安,也可以让我睹物思人。

我开玩笑说:“你是小富婆,那我是不是小白脸?”

她瞪了我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听着那么别扭呢。”之后,几乎每次发工资都会给我买礼物,而我还是无产阶级,拿父母的钱。

第一次,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燕娟工作的时候,有个男顾客,人帅又多金,追了她小半年,她都没答应。她家里知道这件事,一直劝她跟我分手,她回一次家,就跟家里人吵一次架。我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没说。

高考前一周,我打她电话打不通。

6.5号那天中午,我收到她的短信:“我们分手吧。”

我关掉手机,跑到屋里反锁,一头闷在枕头上。

我没有打电话确认。不想?不敢?或者我潜意识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最好的结局?

晚上,我回复她:“好。”

6.7号,高考。

我原本要考深圳大学。因为,这个重本学校对我父母是个交代,而我也可以离她近一些,最重要的是以我的实力,过这个学校的分数线轻而易举,她等我这么久,我不希望有任何差错。

高考结果差强人意,我没能上重本。

6.20号,我接到她的电话,那边沉默好久,她说:“你还好吗?”

我说:“还好,你呢?”

她沉默了下,接着说:“妈妈说她生病,让我回来看她,其实是让我相亲。我不答应。姐姐就把我锁在家里,拿走我的手机,到今天才给我。”

我没吭声,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就继续听着。

“姐姐说,她用我的手机给你发了分手短信。”

“嗯。”

“姐姐说,你没有打电话确认,回了一个字‘好’。”

“嗯。”

这次的沉默没有太久,“我累了,我们分手吧。”

没有过多的言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压得我快要窒息。

这一刻,我十分确定,我是爱她的,不只是喜欢。

喜欢是乍见之欢,爱是久处不厌。

我没有资格挽留,放手让她寻找更好的幸福,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局。

3.

大学,新的开始。

我喜欢上一个姑娘,喜欢了她一年。

身边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她,朋友们都说,你看她的眼神,要把她融化在你的眸子。

这个神经大条的姑娘,等她感受到的时候,直接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说:“是啊,多明显的事。”

“你是知道我有男朋友的,我们从高中走到现在,如果大学毕业,我们还在一起,我们就会结婚。”

是啊,我是知道的。但我还是喜欢啊,我只想待在她身边,守护她。

我曾最恶毒的想过,你们是异地恋,距离产生的不只是距离,还有小三。我等着,等到你们分手。

我要做的就是待在她身边,哪怕只是朋友,“喜欢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她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你这样,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之后一段时间,她不跟我讲话,见我也总是绷着脸。

我看到了她的坚持,只好退一步。

把自己放的很低,相信总会感动她的心。而且,既然喜欢,就只能喜欢到不喜欢为止。

大二,她分手了,我还是没有机会,我依然在她身边。

我明白了当初小黄人在我身边的感觉。人只有切身之痛,才能刻骨铭心。

我跟小黄人联系也是时断时续,有时候半年没联系,有时候一两个月不联系,我们有默契的忘记彼此,又默契的在自己心里最柔软脆弱的时候想到彼此。

“娟子,我喜欢一个人很久,到现在都看不到希望,但是我真的累了。我不知道你那时候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我想我现在能够体会你的感受。我,佩服你!”

“我啊就想你总有一天会看到我,因为只有我一直在啊……算了,说这些干什么。”

“我问你,她,是不是很漂亮?”

“嗯,是我喜欢的类型。”

“比起我呢?”

女生都爱问这种问题,我答是我傻。

4.

在跟我失联的日子里,娟子也有过一段新的感情,家里不同意,而且她也没有像对我那样坚持。

娟子说,自己再也没办法那么用力爱一个人,那种燃烧自己的,忘记自己的爱。

我说,我一定是拯救了全世界,才会遇到你。除了你,再也不会有人无条件地觉得我好,再也不会有人那么爱我。

过年回老家,我知道她在家,约她被拒。我没问理由,她也没给我理由。

我们那个地方,姑娘过了18岁,如果没在上学的,家里都开始着急。她父母着急把她嫁出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被逼了这几年,娟子也算是颇有心得。

家里人催就撒娇打太极,亲戚问的话,就家里孩子还小的就问成绩怎么样?需不需要找老师辅导?家里孩子大的,就踢皮球:你家孩子还没结,我也不着急啊。

年年如此,家里人也无可奈何,对她婚事的标准也是越放越宽。

一天吃完饭,娟子的姐姐拉她回到屋里,“娟子,跟姐姐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心里还想着那谁?”

娟子被这突然袭击问的一愣,“怎么会?我早都忘了他,我们也很少联系。”

娟子的姐姐叹气道:“傻姑娘,我都没说是谁。”

“姐,我……”

“都怪姐姐,擅做主张,你心里应该还在怨我吧。”

“姐,都过去了,如果他当初心里稍微有一点我的位置,我们也不会分手。他连个确认的电话,都没有打。”

娟子的奶奶过70大寿那一天,对娟子说:“娟啊,奶奶知道你,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相夫教子,和他过一辈子。你放心,日子还长,只要奶奶活着,就不会有人逼你嫁。”

那晚在屋里,娟子哭了很久。奶奶很疼她,她也知道奶奶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她有个好的归宿。

没有人能逼她,除了她自己。她开始认真的相亲,亲戚朋友看她转了性子,就说这姑娘现在知道着急了吧,以前眼光那么高,端着架子,跟谁过不是过啊,自己又不是仙女,还挑三拣四。

她没反驳,也没解释,任闲言碎语随风而去。

终于有一个能让娟子觉得还不错的男人出现。

那天她特地电话我,告诉我这件事。我说挺好的,祝幸福。

这段感情,她用心的经营,却只维持了半年。她说,她并不快乐,虽然那个男生挺好的,但是就是没有感觉。都说日久生情,她却觉得自己是在慢性自杀,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5.

大四实习,我自己找的工作,离她的地方不远,但是我没告诉她。因为我想重新了解她,毕竟我连她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重燃旧情什么的,我没想过。经历这么多事,爱情,我敬而远之。

我只是觉得,她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不想以后回忆起来,连她什么样子都不记得。

她工作的地方在商业街,对面有一家咖啡馆,我经常会去那里坐坐。

我们公司是任务制,你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就可以,当然,上下班是要打卡的。当初选这份工作,就是因为老板是年轻人,没有古板的工作氛围,公司制度比较灵活,个人时间安排也比较随意。

小黄人工作的地方离住的地方不远,她每天下班回家,会顺道去超市采购一些东西。

原来,她现在已经会自己做饭了。

记得有一次,她心血来潮要做饭给我吃,我早早的到了学校等她的便当。

老实说,便当的卖相还不错,颜色、荤素搭配都还好,只是味道还不如老坛酸菜泡面,而我好死不死的说了实话。

她说她再也不会做饭给我吃了。

现在的我确实没有资格也没有身份,去吃她做的饭。

我自认为保密工作做的还不错,两个人在同一座城市里工作,距离又不远,而她却不知道我在这里。

读书的孩子,毕业后会面临两个问题:一个是找工作,一个是父母逼婚。

第一个问题找工作对我来说是小意思,上学时候不少参加比赛拿奖,也拿过国家励志奖学金。

第二个问题就无解了,找女人作伴不难,找个两看不相厌的女人搭伙过日子是真的不容易,我不愿意将就。

我想不止我一个人面临这样的问题,上学时家长只让学习,不让谈恋爱,毕业后又想让你在一年之内结婚生孩子。

我爸妈拜拖在深圳的亲戚朋友给我说媒,他们在老家遥控我相亲。

他们给亲戚定的标准很简单,女的,活的,最好也是我们家乡汕头的。

我一度怀疑我不是亲生的,哪有对自己孩子这么没信心的,这样无标准无底线,是有多怕我打光棍。

鉴于三条标准只有最后一条有实际意义,所以媒人找来的全是我们那里的女孩子。

媒人隔三差五就让我去相亲,我刚开始还以忙工作、扶老奶奶过马路迟到的理由去搪塞。结果,被告状到父母那里。母亲纠结七大姑八大姨,轮番电话轰炸,搞的我都得了电话恐惧症:手机震动或铃声响起,我立马炸毛。

日子过的苦不堪言,毕竟是自己的爹妈,我还是独苗,屏蔽电话肯定是不能做的。他们把我培养成人,心里就剩一个执念:看我成家立业。

6.

有一条没有科学依据的法则:心里总是惦记一个人,那么你们总会见面。

况且世界本来就很小,深圳这座城市也不算大。

只是见面的方式,万万没想到。

我是那种工作很拼命的人,太忙的话经常会忘了吃饭,因此落下了毛病:肠胃炎。

那天照旧在咖啡馆坐着,等她下班。我是常客,老板也是个妙人,经常捣鼓点东西,他说最近有个新品,自己调味的冰咖啡,想让我提提意见。

我也没想那么多,一杯冰咖啡下肚,胃就不干了。急性肠胃炎,痛起来要人命,我冷汗直冒,话都说不出来,几近昏死过去。

老板先叫了救护车,然后翻出我的手机钱包看看能不能联系上我的家人,后面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直到我醒来。

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我睁开眼后看到的竟然是娟子!

多年后的再次见面,竟然是这个场面:我没穿帅气的西装,穿的是医院的病服;我没有飒爽英姿,有的是病殃殃的模样;我们之间不是我手捧鲜花,而是她端着一碗清粥。

真是衰到家了!

娟子一边给我垫枕头靠着,一边说道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的身体都不注意,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都不清楚,以后辛辣油腻不能吃……”

看她这恐怖的架势,我赶忙岔开话题:“你怎么在这里?”

娟子知道我总是嫌她啰嗦,也就顺着我的话往下说。她告诉我,咖啡馆老板看我手机锁屏,只好翻我的钱包,就看到娟子的照片。

娟子在这里工作几年了,再说珠宝店跟咖啡馆都是对门的关系,而且娟子还是店里的门面,老板怎么会不认识。

娟子问我:“你什么时候来深圳的?怎么也不告诉我?”

我赶紧捂着肚子,皱皱眉头,飚我的演技,“痛,胃又开始痛了,快,快叫医生。”

……

之后三天,娟子负责我的一日三餐,味道真的不错,她工作忙,我们也没怎么交流,每次都是把饭送到,看我吃完收拾下就走。

医生拗不过我,第四天我就出院了,不过还要在家修养。

娟子怕我吃冷饭,所以还是一日三餐包办。之后,她嫌带饭麻烦,就直接在我家里做饭,颇有一番搭伙过日子的感觉。

我调侃她,这孤男寡女,也不怕我?

她说:“就你这病秧子?况且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不喜欢的人连句话都不会多说, 当年连亲嘴都是我主动的。”

其实从医院里搬出来半个月的时候,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她还是会一天三餐在我这里吃,而且,在她发现我做的比她好的时候,更是变本加厉,要求我一天都不带重样的,理由我无力反驳——报答她的照顾之恩。

有次吃饭她问我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看我这厨房装备都是高档的,难道这家的房东是个开酒店的?

我说,这房子是我买的,厨具也是我自己的。

7.

毕业后我继续在这家公司做,老板这个海龟是搞技术出身的,谈业务不是很强。我也是搞技术出身的,但是我对自己够狠。

有次公司参加招标,人家压根儿就不给咱这新公司机会。整个项目的开发,我都参与其中,其中有我大量的心血与精力。我相信我们这个项目很有前途,但是人家根本不给你进门的机会。再好的东西没人看到,就无法被认可。

如果拿不下这次的招标,公司很有可能面临破产,而我的心血将付之东流。

我托朋友打探到那家公司老总M的行程,知道他会在一家酒店约朋友吃饭。我估摸着他们饭局进行得差不多了,就谎称是M助理走了进去,请求M老总给我们个机会。吃饭谈事情被打扰,M当然很生气啊,让我滚出去,还叫了酒店安保人员。

我当时也没办法啊!我是有点轴,这个项目如果谈不下来公司会破产,我不想我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

我看到了饭桌上有两瓶还没开的金六福,“两位老板,都说喝酒谈事,今天我把这酒喝了,恳求你们给我个机会。”

不等他们开口我就把两大瓶金六福给灌到肚子里,两瓶白的下肚,脑子晕的不能行,胃也感觉像火烧一样。

我说:“老板您看我酒都喝了,您是不是给我个机会。我们真的很需要这个机会,我们项目很好,你就看一眼吧。”舌头有些直,但这句话我说的很坚定。

老总M可能被我的气势镇住了,也可能是被我感动,当我听到他说,明天带项目方案到公司的时候,我实在撑不住了。

再次醒过来是在医院,胃痛似火烧。医生说,两瓶金六福,你不怕死啊,这大好青年咋想不开呢,幸好送医院及时,做了洗胃,不然这时候应该在天堂开会呢。

老板助理晓茵来看我,带来了老板的话,说招标公司老总M亲自打电话指定让我拿方案去。

那家伙,是被我落了面子,不甘心让我就这样有招标资格。

晓茵还说,老板说了,让我量力而行,钱没了可以再赚,公司破产了也可以东山再起。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老板还说他有我这样的员工很开心。

我说我知道了,看了下时间,下午3点,还有3个小时的时间。

我连命都搭上了,怎么可能半途而废。离院手续我都没办,直奔招标会,因为我知道自己还会回来的。

我让晓茵跟着我,万一我死了,还有人帮我收尸。

晓茵这姑娘比我还紧张,真搞不懂,会死的人是我好吗?我看到她手机一直停在紧急呼叫界面,她解释是为了在我倒下的一瞬间就打120。这姑娘真可爱!

我凭着一股劲来到招标会,结果已经散会了。我不甘心,都到了这一步,却连上台的机会都没有。

这时,M的秘书带我去办公室,他说他想有一个我这样的员工。

我说先谈谈我们项目。M说你不再考虑下?我说至少等这个项目做完。

M说,“你们的项目我昨天晚上就看了,我就想看看你这样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成果。果然非常棒,即使你不来,我也会投资这个项目。你来了,我会要求你们公司派你全权负责合作事宜。”

……

等出了公司,我就晕倒在晓茵怀里。

公司老板看我是个人才,就给我发奖金,还提升我做技术总监,最重要的是,他给了我股份,我一跃成为公司股东。

拿到不菲的奖金之后,我就选了这个高级公寓给,装修都是我一点一点跟装修公司商讨出来的,完全符合我的想法。

可以说,这套房子是我用命换来的。而现在,娟子又一次走进我的命里。

8.

人的一生就像一辆车,从起点开往终点,沿路有人上来有人下去,有的结伴同行,有的挥手告别,有的人也许只是你顺风车上的一个旅客,却会在不经意间改变你的一生。

我觉得跟她一起旅行很舒服。

之后的事情很简单,我们觉得跟对方相处很舒服,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变得更加优秀,也会为身边的人着想。曾经我不懂事,她给的太多,我们就此错过。

现在有个契机让我们重新开始,而我们已经有左右自己感情的能力。

钱是个好东西,它能解决大部分人遇到的问题。最起码伯父伯母不会再因为硬件条件否定我。

当初娟子的姐姐擅做主张发短信给我,我也恼火过,但大多数是因为我们自己的问题,更多的是我的问题。

娟子家宴那天,我跟她回家见父母,汕头这里家族人多,幸好我见过大场面,应对起来还算自如。

娟子姐姐特地过来找我说话,我知道她想什么,就坦白地告诉她,因为她做的那件事,我才能更好更准确的明白一些事,我很感谢。

我大学一直计划去云南,买了两张票,想着和女朋友一起去。结果,我喜欢的不喜欢我,喜欢我的我不喜欢。

我约娟子去云南旅游,在许愿广场看着满目的愿望牌,我拿出戒指,问她:“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她说:“终于有一次是你主动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嫁给你。”

我笑了笑,给她带上戒指,“那以后我多主动。”

(完)

PS:

终于写完了,520我要考网工,复习之余才有时间写,之前214情人节那天我也在考试,醉了。

这两天勒索病毒闹腾的,安全这个行业感觉要升值啊。

前两天,捡到一个妹子的六级英语资料,上面有名字和电话,我就随便扒了扒她的资料,学号、班级、课表、曾任职务、年龄、家乡、支付宝账号、微信账号、网易邮箱、我们人际圈交叉点,后来又有了身份证号。我真的是个好人,啥都没干。

感情的事,谁都说不清楚,也无法评论。自己不后悔,问心无愧就好。

一个男人要保护四样东西:脚下的土地、家里的父母、怀里的女人、身边的兄弟。

所以,坚持有钱,坚持有才,坚持帅。

上一篇:鱼鳍 下一篇:最美的时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爱情是个圆
    爱情是个圆
    一路上兜兜转转,如果结局是你,那么过程苦点,我愿意。 1. 我初中的时候,是大家口中别人的孩子。人帅,成绩又好,整个年级喜欢我的女孩子,不知有
  • 鱼鳍
    鱼鳍
    佳乐从学校后墙上翻了出来。她急切地想吃步行街上的冰淇淋。 两点钟的太阳把大地烤的火热,她手里的矿泉水瓶子上凝成了一层白白的水汽,滴落在地
  •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豫北的一小城里,在大山的深处,有个木头做的屋子。里面住了一位老妇,无儿无女,据说以前是大家闺秀。写的一手漂亮的小楷,更有意思的是,老人还
  • 百亿级平台钱多多抵押品价值失真,违规操作还涉及两家上市公司
    百亿级平台钱多多抵押品价值失真,违规操作还涉及两家上市公
    最近有用户让我们分析一下钱多多这个平台,我研究了一下,发现问题比较大,这里给大家披露一下。各位投资者一定要注意了,因为这些都是非常核心的
  • 速递爱情
    速递爱情
    已经是深冬。 整个城市仿佛在冬眠。一切那么寂静。李木骑着摩托车,在寒风中呼啸而行。他对这个城市了如指掌。每一个街道,每一座桥,他像熟悉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