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界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当时我还在惬意地听着音乐,突然听到噗啪啪的声音,感觉有什么东西向我走来,往前看一片煞白,往后看一片漆黑,真是太瘆人了,远远地发现前方有一小舟,舟上有一老翁正在睡觉,可是有一只小猴子在他身上爬来爬去,他似乎浑然不知,也许这猴子是他的朋友吧!可是一可怕的幽灵正靠近他,那猴子当时看到幽灵像发了疯一样狂叫,那老翁被惊醒,可在他醒来时幽灵也把他的灵魂吸食了,老翁死的并不甘心,那猴子受惊吓而死,后来老翁的怨气化为怨灵,来到我的梦里,我的灵魂就被带到那漆黑一片的地方,原来那漆黑一片的地方就是怨灵集聚的地方,对自己的死不甘心的人都会化为怨灵来到这里,老翁就是这怨灵中的一个,怨灵世界和现实世界分庭抗礼,现实世界充满邪恶,怨灵世界充满怨愤,而我竟奇怪卷入这纷争中,不过我倒成为第一个不是怨灵而进入怨灵世界的人,不过是梦里我的灵魂来到这里的,而现实中的我与我的梦分离了,后来我感觉到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现实存在了,不知道现实中的我发生了什么,但我仍未变成怨灵,我变成只能在别人梦中存在的魂灵,那老翁对我甚是照顾,他得知我这种遭逢觉得我与他同是身世可怜的人,老翁叫我就寄宿在他的梦里,可是寄宿在别人梦里意味着以吸食他的梦为代价,我怎么忍心伤害与我同样可怜的人呢?怨灵往往只有在梦里才会快乐,我寄宿在他梦里意味着夺走他的快乐,不我怎能答应,老翁坚决这样做,我只好依从,于是我寄宿在他的梦境中,可是我看到有很多正在开拓自己的梦境的人,原来寄宿的人只是媒介,他只是梦境世界与外界沟通的窗口,进入其中之后就与外界毫无关系了,我生活在梦境世界里,了解到梦境世界的人与梦境世界外的人做梦并不相同,这里的人以梦境为生,沉浸在梦境里,他们需要不断开拓自己的梦境,否则他们就会渐渐消失,而现实的人做梦是幻觉妄想,怨灵做梦是渴望拯救,在这里我并不快乐,我一直在想该怎么与现实世界的我重新联系,可是我问了这里许多人,他们都没能给我答案,我越来越苦闷,一个人坐在树下,后来听到一个奇怪的腔调,他告诉我孩子,何须苦恼,只需找到自己的存在可能的显现,你将看见世界的真相,不仅能沟通怨灵,梦境和现实世界,还能沟通未知世界,说罢,他好像走了,可我抬头一看,竟是那老翁,我就问那老翁他到底是什么人,那老翁不知道我说什么,我也就没再多问,但心里仍然困惑,如果不是老翁,为什么老翁会出现在我面前,又恰恰是那个时候,不过细细回想那人说话的腔调是与平常老翁不一样,但还是觉得老翁一定有秘密,可是什么是自己的存在可能的显现呢?就算那神秘的人告诉我那些话,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啊!怎么办呢?现实中的我呢,我还傻头傻脑,懵懵懂懂,天真无知,端坐在电视机前,看得津津有味,也不曾想过自己的未来,什么都不懂,也许唯一懂的就是电视机里的生动精彩剧情,懂一些本能的东西,至于为什么电视机里为什么有影像,电视机里的精彩剧情究竟为什么这样编,没怎么想,只是看着好看,看着有意思,生活无聊打发时间而已,为什么我会被这剧情吸引呢?这个问题就更没想过甚至意识到,为什么现实中的我意识不到,不会去想呢?可能接触的信息太少了,在那样一个不开化的地方能接触到什么深刻的东西呢?现实中的我就这样懵懂地虚度着,起床,吃饭,

上学,睡觉和看电视而已,其他的什么也不想,因为不知道想,渐渐长大了,接触了一些东西,开始痴迷于书,特别是古代典籍,包括历史与智慧,而这也对日后影响甚大,刚开始看历史就是求知,想知道历史里发生了什么,后来就学会思考历史,从历史中习得人生智慧,开始形成自己的人生和人格理想,也正是如此,才开始又想向他人表现自己的欲念,刚开始不知道怎么表现自己,因为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可表现的,渐渐地找到了能表现自己的方式,几乎从此以后就是在不断探索如何表现自己中过来的,这才使自己越来越喜欢思想,因为一直认为这就是自己的可表现之处,后来接触了网络,就从书转战到电脑和手机,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曾经的自己觉得变化真是太大了,越来越好奇自己是怎么转变成如今的样子的,所以越来越对意识的奥秘感兴趣,因为想揭开自己转变的内在奥秘,这时的自己还是在表现自己,不过思想渐渐深刻了,开始为社会发展而思考,为人类未来而构想,但是似乎还不是很成熟,因为一些社会上的事还是无知,社会交际也很少,智慧虽不断增长,可是还是有很多不成熟之处,也许只有真正接触社会,开始独立生活后才会真正成熟,现实中的我就是处于这种清醒而又糊涂的状态中,而梦境世界的我接触了这些奇怪的人后,也逐渐习惯了,同时和怨灵世界的人接触地越来越深了,越来越能理解他们,怨灵世界的人们情绪多变,情感丰富;梦境世界的人们机灵百变,创意丰富;在怨灵世界里我体验到各种各样的情绪波动发作,虽然不理智,但是颇为有趣,有情绪有情感使怨灵世界的生活丰富,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我才感觉到有情绪有情感原来是件如此有趣的事,他能使人解脱自由,而现实世界一贯强调控制情绪抑制情感,强调理性和智慧,认为平静宁静才能自由解脱,其实怨灵世界的人有理智,不过他们与众不同,他有他们的自性,他们把情绪情感表现自如,反而让他们自由舒畅解脱,这是为什么呢?
开始我并不明白,后来渐渐明白,而梦境世界的人呢?他们从不遵循规则标准,他没有我们这种规定性的科学,他们相信自己的性灵,从来不管有无意义,是否符合美丑标准,是否按照规则规律,他们随心所欲,随性自由,总是会有让人无法接受的奇思妙想和打破常规的古怪而不可思议,没什么意义的创意,在我们看来他们太不成熟了,而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太有趣了,这也许是他们追求的自由解脱舒畅吧!我看到一个怨灵世界的小孩,不知道地以为他有精神病,不到几分钟就变脸,时而高兴,时而忧郁,时而悲伤,时而哀愁,时而愤怒,时而暴躁,时而可爱,时而爱怜,时而嫉妒,时而仇恨,时而发疯,时而大哭,时而激动,时而精神高涨,如海潮般汹涌,时而精神低落,消极怠惰,我觉得很神奇也甚为有趣,而梦境世界的一个少年,他甚是创意百出,一会儿想到建一个旋转的房子,一会儿想到让周围的大自然随着他一起跳舞,一会儿想到把小鸟和大海的风声编成一段乐曲,一会儿想到让太阳光为他雕塑一个美丽的妈妈,一会儿想到画一副倒立且变形扭曲的世界,一会儿想到把它周围和记忆中的事编成一个个故事,一会儿想到造一个和他说话的朋友,一会儿想到让世界开口和他说话,一会儿想到他所用的文字要是能变成活生生的人就好了,总之他的创意好像是无限的一样,他的脑海中有无穷可能和未知,现实的我们会觉得他们太天真无知了,可这就是他们的乐趣,他们获得解脱自由的方式啊!经历这些之后,我似乎渐渐能模糊地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可能显现,刚开始懵懂无知,现在逐渐明白什么是自己的存在可能显现了,原来就是自己想成为的自己,就是指向未来可能的自我,通过和怨灵世界,梦境世界的人的接触,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这里了,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乐园,不再去想什么与现实世界沟通的事了,这些似乎完全忘记了,可是老天总爱捉弄人,后来我偶然发觉我能感知到现实世界了,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现实世界枯燥迷茫,至少是相对于怨灵和梦境世界而言,我的烦恼又被滋生了,我每次烦恼时总喜欢到一个千年老树下,后来我又见到了我以前见到的神秘老翁,确切的说是听到他的声音,他告诉我孩子不要苦恼,你之所以现在又不想与现实世界联系是因为你心境变了,你应该平静你的内心,否则你永远无法真正沟通这三个世界,更别说看到新世界了,好好想想吧,孩子!老翁正要走,我慌忙叫住他,问他究竟是谁,为何每次苦恼时总会出现并引导自己,老翁大笑道我就是你的烦恼啊,只不过只有在这千年老树下我才会出现,所以平常你才看不到我,我这才恍然大悟了!
听过老翁的话后我反复思索着,但始终不怎么明白,后来我看到一个来自怨灵世界的人因为习惯并喜欢上梦境世界所以不怎么想要回去,甚至有些反感怨灵世界了,一次偶然机会我和他成为朋友,他和我无话不谈,后来当我谈到怨灵世界时,他似乎脸色有些许变化,我告诉他我和怨灵世界与梦境世界的人都交情颇深,他问我那两个世界更喜欢哪个,我当时说两个都喜欢,他说他更喜欢梦境世界,我很诧异,当时说道怨灵世界不是你的家乡吗?经过仔细询问才知道他和我的情况是一样的,我现如今也很排斥现实世界,而现实世界也是我的家乡,此刻我也渐渐懂得了老翁那些话的意思了,我的心态也慢慢平静下来了,发现现实世界其实与怨灵世界和梦境世界有独特的魅力,只是没有找到一个发现他独特之处的视角而已,这主要是因为生活久了就会淡忘这种意识,就不会用心去发现自己生活的世界,所以来到一个新世界自然就会对原来生活世界厌烦,这就是内心不平静造成的,如果能保持心态平和,就不会这样,因为你的内心平静,时刻都是以原来最初的视角看待一切周遭的,所以就不会为情绪所左右或影响,这样的人才更容易发现自己的存在可能显现,这样他便能沟通所有他经历的世界,而且还能发现新世界或更广的世界,这也许就是那老翁对我所说的话的真正意思吧!我不再反感现实世界,开始正视它,现实世界的我也逐渐成熟了,他好像沉浸与某种说不明白讲不清楚的自我状态之中,他也不知道这种沉浸会带来什么,但他也时常有放弃这种沉浸的念头,但他似乎害怕一旦放弃了不知道自己将何以存在,平凡庸碌地存在吗?这也许是他害怕的事吧!面具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同样伪装久了也就会变成那样,也许这就是他得以存在的方式吧!如果他放弃了这种存在方式那他将会又不可避免地重新回到最初的原点,这就是传统一直难以接受新变的原因啊!所以他会抵抗会固守,否则它将何以适应,一旦适应不了精神难免崩溃,可是一昧固守抵制也解决不了问题,这时他该怎么办呢?确实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我很不适应,下意识地又蜷缩到我的自我世界之中,后来发觉有些事必须做或不得不做, 慢慢地想通了,自我世界就是自己的心灵寄托和精神家园,而它一旦形成就永远不会消失,而是始终伴随着你,当你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烦恼和疑惑时,自我世界就会帮助你解开烦恼和疑惑,当你在现实人生中遇到难题和纠结时,自我世界会将你带领到平静澄明的空境,自我世界是永远的精神伴侣,他也是你的传统,这传统使你超脱,自由和洞明,这传统也使你无往不利,所以放弃对他的沉浸不是真的放弃他,而是使他更好地融入生活,更好地转化为你的行动本能,成为改变自己的利器 ,只有这样你才是真正的解脱自由,而不是沉浸执着于自我的迷误者,你的一切传统将成为你不同于或区别于其他人的个性特征,诗,画,故事,声乐,书舞,写作,拍诗,行走,搜索,自我哲学和自我化世界就是你本身,只有把他们融入生活,伴随人生才能真正体认到他的无穷魅力或效能,现实世界的我也因为这种体悟渐渐走向了成熟,由此我终于了解到了现实世界的独特之处,而它的独特魅力就在于它使人不断在成长中探索反思最终走向成熟,这恰恰是怨灵世界和梦境世界所不具备的,当我明白这些后,我的梦里开始出现以前从未出现过的东西,这样的情况并不只一次,而是自我领悟那些之后时常有的,但是我依然不知道这预示着什么,后来又不自觉地来到时常来的千年老树下,不过不再像以前那样被动地等那能给我启示的老翁出现,而是主动祈求那老翁出现指引自己,可是那老翁却迟迟未出现,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觉得老翁是故意不理我,带着满心的埋怨离开了,可是那天晚上我又做了时常做的怪梦,这次的怪梦却与以前有些不一样,我苦苦祈求的老翁出现竟然出现在我的梦里,他似乎要告诉我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我已经发现了新世界,梦里的从未见过的景象就是新世界的景象,而它不再是自己的烦恼,而是自己梦的指引者,以后只要我在梦中还有困惑他就还会出现,我这才真正明白了,可是这个新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呢?那老翁并未回答,只是大笑几声,就消失隐去了!在梦境世界我看到一位十分苦恼的人,这个人时常暴躁,
情绪不稳定,因此梦境世界的人一看到他都会避而远之,后来我决意要搞清楚为什么这奇怪的人会这样,因为我一直认为往往性格行为古怪的人必定都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性格行为的古怪意味着心灵的独特,对这样的人越避而远之对会适得其反,这种人不是不想与人交往,而是不主动与人交往,其实他内心渴望着有人走进他的内心,他需要慰安,刚开始我欲和他接触,他本能地排斥,对你甚是冷淡漠视,其实这只是他的一种掩饰而已,掩饰他内心的不安,后来我主动问他一些问题,语重心长问他一些切中他心底的问题,他才慢慢地放下自己的掩饰,逐渐我和他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才知道原来他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进一步拓展他的梦境,虽然梦境世界的其他人都不会为此担心,因为他们用的是老套路,所以他们不会为此烦恼,可是我这位朋友不满足那些旧的套路,他觉得有旧套路就一定会有新套路或者有更多未知可能的套路,他要体验全新的梦境,他不甘心以旧的方式生存,他要走出一条全新的路,一条自己的路,因为他一直没找到这样一条让他满意的新路因而苦恼甚至情绪暴躁,我的一些问题以及我和他的交谈让他获得很好的启发,也是这样他渐渐和我成为好朋友,他觉得我的经历甚是奇特,他要求我指引他沟通诸世界,他觉得新的道路就是走出梦境世界,不再局域于这片小天地,而要去寻找更广的天地,他获得启发从现实世界,怨灵世界和存在显现世界与梦境世界的沟通交互上着手,经过一番探索他发现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通过和他的交流我也逐渐领悟了我梦中时常出现的那个新世界的奇特景象,发现这新世界就是现实世界,梦境世界和怨灵世界之间交互中可能产生的世界啊,只不过这三个世界的交互还不是太频繁所以只是出现一些交互之后的新的片段,也就是说随着这三个世界不断交融新世界就会产生,而我觉得当我内心平静下来时这三个世界的交互表现的就很活跃,
后来在梦里再次见到那神秘的老翁并询问他之后才知道只有完全体认到自己的存在可能显现新世界才会自然产生。渐渐地在我的梦里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场景和氛围,场景极为逼真,让我多次沉浸其中,氛围极为浓厚,使我不自觉的回味忆念,其中有精彩的战争场面,有浓郁的情感氛围,有趣味十足的竞技场景,有引入入胜的悬疑氛围,还有玄妙的奇幻和探险场景氛围,自从做了这些梦之后,我发现我时常魂不守舍的,因为我沉浸于这些梦境中无法醒来,像着了魔似的反复忆念回味着这些场景氛围,不知道这状态究竟是好是坏,我内心开始变得不安,既有说不出的快乐,又伴随着不安和忧虑,不知该如何是好,我把我的这种情况和我身边的人诉说后,更让我不知所措,因为他们有的认为这是不好的征兆,有的认为这是极好的预示,正在我苦恼的时候我的那位知心朋友过来为我解开烦忧,他告诉我难道你忘记时常开导你的那位神秘老翁说的话了吗?这梦境就是内在新世界的显现,所以梦境中的一切都是新世界的景象,你这种状态应该预示着你已经逐渐体认到自己存在的可能了,这种状态可能就是你的存在可能显现,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还不是很确信,不过经他的提醒,我突然想起来神秘老翁说过若有任何疑惑都可在自己的梦里呼唤他,在梦里他叫我尽管放心,并且告诉我说,你的这些梦里的场景与氛围就是你即将感知的自由故事世界,也就是你的新世界,自由故事世界之所以是自由的世界,是因为这个世界完全由体验者自由支配,你的意向就是这个世界展开显现的原动力,而你的意向首先是显现为一个世界架构,而后以各种场景和氛围的表现与描写显现,你的意向会显现为各种各样的独立的人,独立的人与特定的环境相伴而生,由此不断显现着各种场景和氛围,这场景和氛围就是意向的最大外化,而这个世界会使你不自觉地沉浸和忆念回想,是因为这世界就是让你真正平静而存着显现的,沉浸和忆念回想的你才能发现并体认所有的未知可能世界呀!说完后长笑而去,经他的开导之后我内心的不安与忧虑完全消解了,也因此我发现我的梦里出现的场景和氛围更多也更精彩浓厚了。

上一篇:胆小鬼姑娘和她的坏先生 下一篇:灯盏情录:一往而情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灯盏情录:一往而情深
    灯盏情录:一往而情深
    窗台前摆放着一盏灯,翡翠色灯罩,乳白色灯架,似已发黄,带着经年累月的痕迹,往往一件旧物品总能从其色泽中推测它已兜兜转转了几个年轮,总是偏
  • 重界
    重界
    当时我还在惬意地听着音乐,突然听到噗啪啪的声音,感觉有什么东西向我走来,往前看一片煞白,往后看一片漆黑,真是太瘆人了,远远地发现前方有一
  • 胆小鬼姑娘和她的坏先生
    胆小鬼姑娘和她的坏先生
    (一) 早上,胆小鬼姑娘刚起床就立马给坏先生打电话,她要催他起床去上班。以往她打两次坏先生就接了,今天她打了五次坏先生才接。她听到电话那头
  • 行乞的女人
    行乞的女人
    文/朵朵鱼 叮铃铃,叮铃铃床头的闹钟响起。邢祈朦胧的睁开眼睛,闹钟指在八点整,不能再睡懒觉,得赶紧开工去。今天是五一,出门游玩的人大大增多
  • 女人的娘家
    女人的娘家
    【她的娘家在马家村,整个马家村几乎都是她的娘家人。她很为自己有着这样一个庞大的娘家而自豪而踏实。她觉得,作为一个女人,没有一个娘家简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