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粘着你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温姬!温姬!温姬……”

温姬还没走到安全出口就远远的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幽幽的往出口的方向看一眼。果然,在邱奇的喧哗之下好多人都围在附近――即便是快走要出去的人也都减缓了脚步,想要一睹这个“瘟鸡”的尊容。

说起这个名字,温姬真的是咬牙切齿……据说她出生那天乌云密布大雨滂沱,妈妈肚子疼了足足两天才把她生出来。医生护士也都忙的够呛,妈妈几次输血才报住了性命。她那个封建迷信的奶奶找人来给她算命,说她是天煞孤星,在胎中吃掉了自己的哥哥,出生的时候折磨自己的妈妈。并且以后会幼年丧父,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并给她起了“姬”字来封印。为此,她的奶奶很不待见她,几次要挟爸爸和妈妈离婚。无奈之下,爸爸只得应许了奶奶的要求。给孩子起名“温姬”。并且为了保证温姬健康成长,举家搬了出来。

然而事实证明,只要报上她的“名号”,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会引起一段骚动。

比如,现在。

温姬一边把脖子上的围巾捂在脸上,带上墨镜低着头,走在了人群的最里边,一边默默的祈求邱奇不要认出自己。面对这种即将骚动起来的人群,承认自己就是“瘟鸡”,那跟脱了裤子跑到大街上承认自己是神经病有什么区别?

邱奇还在对着出口喊着,温姬已经顺着人群挤了出去。她拍着胸口压压惊。“还好没认出来我。”

但是,真的没认出来我啊……

温姬心情低沉的坐着行李箱上等车,这座城市经过八年时光洗礼,高楼大厦红灯绿酒成为了主流,人们也变得行色匆匆,忙着挣钱忙着生计忙着维持这不堪重负的生活。熟悉而又陌生。

一辆车停在温姬面前打断了她的思绪。车窗缓缓摇下,邱奇坐在驾驶座上,他一手摘下墨镜,摆了一个自以为觉得很帅的姿势,抬头对温姬示意,“上车!”说完没忍住笑,嘴巴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

温姬也忍不住笑了,心里偷偷吐槽一句“傻样”!但是温姬坐上车第一件事就是兴师问罪,“你刚刚怎么没认出我来?”

邱奇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你都把脸捂的像毁容后没脸见人的样子了。我要在那个时候喊你,你还不得直接劈头盖脸的打我一顿。

但是他说出来却是另一番话,“因为你比之前瘦了,漂亮了,一时没认出来。”

果然女人就是不经夸的,温姬听到这话美滋滋的。一巴掌拍到邱奇的胳膊上。“走!带姐姐去见见卢思思那个小妖精去!”

2

温爸爸当年举家搬出来,住进的就是有邱奇和卢思思的小四合院。孩子们的友谊很单纯“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你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那个时候,一见到温奶奶邱奇就指着她大喊“容嬷嬷来了!容嬷嬷来了!”

初中的时候,温姬的爸爸开始“下海”开公司,他们一家人从小院子里搬出来。但是温姬不喜欢新楼房的环境,每次放学都会往大院跑。不是住在卢思思家不回去就是住在邱奇家不愿走。最后没办法,温姬的爸爸就让她转学和邱奇卢思思一班。

俗话说“三人成虎”,这三人在一起何止“成虎”,简直是要“成精”了。

上课睡觉传纸条暂且不说,每次下课铃声一响,邱奇都是第一个起身大摇大摆的走出教室,接着是温姬,然后是卢思思。走出去还大言不惭的说,“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把打算拖堂的老师气得脸都青了。

三个人因为这事儿不知道去办公室喝了多少“茶水”。但是由于班主任觉得邱奇是个可造之才并且他每次都说的振振有词,所以大多数时间班主任都在对温姬“喷口水”。

要说为什么不对卢思思破口大骂?

……

因为她个小贱人从小就长了一张天然无公害的脸!卢思思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一副不谙世事懵懂单纯的小女孩,更何况她还长了一张不谙世事懵懂单纯的脸。每次做错事,只要她忽扇忽扇她那双装满星空的大眼睛,露出无辜的表情。再火冒三丈的人到她这就已经发不出脾气了。

每次温姬看到卢思思位置上摆满礼物零食一类的东西,都忍不住想一把抓住那些献殷勤的人晃醒他们,“她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的,你们不要被她的外表所骗了……”但是温姬的“抹黑卢思思”计划一直没有付诸于行动,不是因为卢思思是她的闺密,而是因为每次在她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卢思思就会直接拿收到的零食塞住温姬的嘴。

吃人家嘴短,久而久之,温姬还有点期待卢思思收到零食。她一边吃着零食一边阴阳怪调的对邱奇说:“你说卢思思怎么长的那么好看啊……”

3

“你说现在我和卢思思现在谁会比较好看。”温姬看着窗外想到以前的事,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可能是车里空调打的很高,邱奇不由得哆嗦一下,没有说话。大概过了十分钟,车里开始放着羽泉的《最美》。

“Baby 为了这次约会  昨夜我无法安然入睡……”邱奇一直用余光注视着温姬,然而对方靠在椅背上脸一直对着窗外。等歌曲放到“你在我眼中是最美 每一个微笑都让我沉醉……”的时候,温姬还是保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邱奇实在忍不住了伸头去看。

呔!这货已经睡着了!

等温姬醒的时候,邱奇早已经把车子停到了酒店的地下室,他看着温姬睡的四仰八叉,硬是忍住没把她喊醒。

“你怎么不喊醒我?”温姬又一次恶人先告状。如果邱奇选择喊醒她,她一定会挠死他。

“卢思思已经在上面等着了。”邱奇选择了答非所问,看着温姬瞬间变得神采奕奕的表情,邱奇心里默默的叹息,这年头男闺密果然比女闺密的难混。

何况这个男闺密还想“上位”,难上加难!

阔别已久的俩姐妹相见只有一个结果――互诉衷肠。期间哭得两个人鼻涕眼泪齐飞,妆花了眼睫毛也飞了。作为明天的新娘,卢思思哭得就像是今天刚死了娘,声嘶力皆,催人泪下。

本来是今天给温姬试伴娘服的,但是在场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人敢去劝的。大家一致把眼光投像邱奇。

其实不是邱奇不去劝,而是他也不敢……别看卢思思平时一副乖乖女印象,一旦什么不如意了,踢踹咬骂通通不在话下。温姬更不用说了,当时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去打辩论的时候,她雷厉风行的性格简直令人闻风丧胆。可怜了邱奇,明明也不是个省心的人,在她们两个的衬托下,愣是衬出自己一个“五好青年”的形象。

最重要的是,邱奇觉得,让温姬这样发泄发泄也挺好的。

等两个人情绪稍微缓和一点了,工作人员赶紧拉着温姬试服装。几套衣服换下来,邱奇看的眼睛都直了。还好自己死乞白赖的要来了伴郎的角色。

4

婚礼那天天气格外的好,洁白的云团在蓝天空点缀,太阳也娇羞的收起灼热的阳光。草坪上流淌着舒缓的音乐,泡泡机吹出的泡泡在阳光下闪出彩虹色的光,亲友们齐聚一堂,一切都那么梦幻,那么美好。但是除了那位穿洁白婚纱的新娘和身穿淡紫礼服的伴娘。

昨天试完礼服后,温姬和卢思思又挤在一起聊天,这次不哭了。就像曾经的任何一次一样,聊八卦,聊男神,聊曾经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然后唏嘘一片……到最后晚饭都是使唤邱奇去她们曾经最喜欢的餐厅买回房间吃的。

可怜的邱奇,默默的退掉了之前特意在餐厅定的烛光晚餐,重新做回了“送餐员”的角色。不过他对这个角色还是很满意的,拎着盒饭走在月光下,激动的心情好想学狼对着月亮叫。

因为,她终于回来了!

结果这一夜三人都无眠,温姬和卢思思纯粹就是聊嗨了,等化妆师来化妆的时候两个人还停不下来。而邱奇,精神亢奋的估计三天都缓不回来。

此时此刻,卢思思的脸只是憔悴了一点。而温姬却真的感觉自己要废了,加班加点的熬夜加班才舟车劳顿的赶回来的,经历了一夜又哭又笑没有睡觉,结果第二天眼睛泛着红丝还要去带隐形眼睛。这会她真的是感觉又累又困又头疼。

温姬暗暗像邱奇投去一个目光,果然男生和女生就是不一样,自己跟打焉了的茄子似的,邱奇却像那火辣辣的向阳椒,红彤彤的惹人注目。

邱奇一直注意着温姬的,所以当温姬看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就锁定了温姬的目光。那眼神灼热,盯的温姬不自在的扭过头去,假装认真的听新人们宣读誓词。

“我卢思思(肖楠)愿意嫁(娶)对方为妻(夫),不管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一生不离不弃……”温姬看到卢思思的眼睛泛起泪光,也跟着心潮涌动。这个曾经和她一起成长的女生已经嫁为人妇了,而她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人与人的感情就是那么奇怪,害怕对方比自己好,又害怕对方过的没有自己好。有的时候,她真的好羡慕卢思思。但是很快,她的羡慕就变成了满满的感动。

誓词宣布之后,卢思思把温姬拉到台上,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把捧花递交到温姬手里,慎重的说,“温姬,以后你不要在拧着自己了,在该爱的时候就勇敢去爱,因为我已经把我这辈子所有的好运都传送给你了。”

5

温姬想啊,她这辈子遇到卢思思真是上天赐下的恩德。在她被人人避之的时候,只有她和邱奇还在陪着她。但是邱奇……温姬在心里划了一个叹息。

从小温姬就知道自己不是个被祝福的孩子。只不过生活一直风调雨顺,温姬不仅安然无恙的长大了,并且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每次奶奶说她在胎中就克死了自己的哥哥的时候,温姬都会仰起脸一本正经的说:“我哥哥说了,谁再说我他就半夜去找谁。”

温姬根本就不信算命的说的那一套,她那样说只是看不惯奶奶那副小家子样。可是这世上总有很多事让你不得不相信。

高三那年,很多学生都挤破了头往高考的那条独木桥上奔。温姬却和辩论团出去打着辩论,一行人中还有邱奇,卢思思。

温姬记得那是一场很重要的辩论,她丝毫不敢怠慢。每次回家不是一头扎进书房,就是和邱奇讨论策略。那个时候温姬想着,赢了比赛保送了大学就不用学那么枯燥无味的课文了。可是如果时间倒流回去,温姬甘愿不去参加什么劳什子辩论赛。

为了那场比赛,温爸爸不知道哪来的门路,竟然私下的去见了裁判。他们最后赢了比赛,但是不久温爸爸私下见面裁判的照片却被公之于众。一时间,流言蜚语满天飞。他们的保送资格也被取消了,温爸爸的公司也因此受到了影响。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开头,金融海啸时股东撤资,公司的投标也没有中,公司倒闭负债累累,温爸爸温妈妈在为了债务东奔西跑的时候车祸身亡。

在丧礼上,奶奶意外的没有为难她。但是坊间的传言却愈演愈烈。一夜之间,温姬从处尊养优的小公主变成了人人处而自危的落魄女。

当年算命的说她幼年丧父,就这样应验了。

6

月色如水透过窗户照在房间里,温姬从睡梦中醒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那些过往如电影片段在她脑海中映放。

葬礼过后,邻居的躲而避之,同学的窃窃私语,无时不刻的提醒着她是扫把星的事。

那时候,只要有人在温姬身边指指点点,邱奇都会第一个冲出来维护她。

温姬本是不相信那些荒谬之言的,可是温爸温妈的过世让她至今心有余悸。

高考结束之后,温姬没有按照约定填志愿。但她对邱奇说自己没有被录取。邱奇温柔的笑笑,说着没有关系,他们还可以复习一年。

他们,不是她一人。

也许是那个时候邱奇就决定了这辈子就和温姬一起携手了。只是那个时候年少,不知道爱情早已经来到。

一众人没有人能劝动邱奇,他就是铁了心要去复习,七八月炎热的夏季,他每天拉着温姬逛书店买复习资料,直到温姬要走的那天。

那天温姬早早就起床收拾行李,等到邱奇来找她复习功课的时候,一张入学通知书大大咧咧的摆在他面前。温姬至今记得邱奇当时眼中跳跃着的情绪,虽然心里也很难过,但她还是梗着脖子说:“我是故意填错的。”

那天邱奇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整个人处在懵的状态没有反应过来,最后还是卢思思来一起送温姬去的火车站。

进站口的时候邱奇拉住温姬的胳膊,半响才说:“那你记得回来。”

温姬几乎是潸然泪下,她知道自己之前之所以过的那么随性而任意,不仅是因为她有一对宠爱她的爸爸妈妈,更多的时候是因为邱奇明明可以看穿她很多的小心思还愿意陪着她装疯卖傻。就像这一次,邱奇知道温姬是故意填错的志愿并且欺骗了他,但是他还是愿意陪她演这出戏。只是,你千万记得要回来。

温姬倾身抱了抱邱奇,这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拥抱,但却比任何一次的拥抱来的心悸。

邱奇,即便算命的都不是真的,我也不愿意让你去冒这个险。

7

转眼八年过去了,这座城市都已经变得华灯璀璨。人们夜夜笙歌,当年的事已经成为人们偶尔饭后聊天的闲料,没有人相信也没有再去考究。

但是故事总有起因,也总有人念念不忘。邱奇这八年没去哪,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本市。在一家单位做法律顾问,这是一个吃香的职业,邱奇长的也是五官端正,单位的热心大妈总想着给他介绍对象,都被他婉拒了。邱奇相信,温姬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她要是真的不回来,他就去找她,让他这个律师做她的医生,亲手除掉她心里的肿瘤。

现在温姬是回来了,但是每次邱奇看到她,她不是每天忙着和卢思思互诉衷肠,就是忙着处理工作。总之就是一副很忙的样子。特别是婚礼回来之后,温姬更是整天把自己忙的房间都不出,到了饭点就拖着一副“饿得没有力气不想说话”的样子出来。

邱奇知道这是温姬躲避他的方式,每次温姬拒绝沟通的时候都会把自己弄得忙忙碌碌,让邱奇不再忍心逼迫她。屡试不爽。

只是这一次,自从温姬把邱奇从剧本中剥离出来。

邱奇在宾馆也开了一间房,就在温姬房对面。只要温姬出来,不出一分钟对面的房门必定有动静。温姬都快怀疑,邱奇是不是在她屋安装了监控器。

该死的卢思思,让她请了十天的假期当嫁妆,结果这货新婚第二天就跟着老公夫妻双双度蜜月了。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个要求,说是会让邱奇告诉她。总感觉自己被骗了。

温姬忧伤的躺在床上,心里计划着明天怎么熬过去。全然不知一边的卢思思在跟邱奇通电话询问,十天的时间够不够,不够她还有办法让温姬再多留几天。

8

第二天天空还泛着鱼肚白,温姬也还在陪着周公约会,睡梦中就听见门被敲的砰砰坐响。她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顶着一头鸡窝发型,穿着睡衣,睡眼惺忪,丝毫不顾仪态。

邱奇也没有被吓到,反正温姬更丑的样子他也见过。为了不让温姬吓到其他人,邱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径直走进房间,一屁股坐在床边气定神闲的看着温姬。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温姬知道觉是睡不了了,她转身今了洗漱间,一场刷牙一边口齿不清的威胁着邱奇:“你最好祈求今天的行程足以弥补我今天早起的过失。”

邱奇挑了一下眉毛,手指飞快的在编辑着短信。转眼又嬉皮笑脸的对她说:“不满意不能怪我啊,是卢思思要求的。”

邱奇把温姬带到了摄影楼,温姬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们团队当年打辩论的地方,只是后来团队解散,那地就被租出去拍摄影了。

邱奇歪着脑袋对她笑笑,戏虐道,“不错啊,你都还记得。”

摄影一直拍到下午,什么学生系列,恶搞系列,旗袍系列,一套又一套。每次温姬流露出不情愿的表情,邱奇就会搬出卢思思来。最后选照片的时候,温姬在一旁小声嘟囔一声:“就差没拍婚纱照了。”温姬话音还没落就听见邱奇为一旁快速的回答:“我们可以现在就拍!”

温姬一个语塞,竟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默默的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邱奇在一旁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从摄影楼回来以后,事情的主动权仿佛一下子落到了邱奇手中。烛光晚餐,看电影,游乐园,打辩论赛,温姬一直对没有继续打辩论的事情后悔,所以这次温姬还是挺积极参与的。看电影,游乐园这些也就算了,但是烛光晚餐是什么鬼……温姬一想到邱奇左手握刀右手拿叉对着她含情脉脉的笑着的画面,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算了,他开心就好,反正过几天我也就走了。”温姬如是想,也算是给自己留个回忆。

只是在一天邱奇带她回单位的时候,温姬忍不住爆发了。不顾上一刻邱奇还满面春风的跟人介绍温姬:“这是我女朋友。”她希望那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又希望邱奇说的是真的。

但是不管是不是玩笑,她和邱奇都是不可能的。想到这个,温姬心里难过的不行。

她咬牙切齿的对着邱奇:“我们不可能是情侣,之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更不可能是。”

邱奇,我们都死了这条心吧。

9

转眼到了要离开的日子,温姬早早的就起床收拾了行李。上次从邱奇单位回来以后,她就没再见到过他。

“是我说话重了?邱奇一定生我气了?不过不见就不见,以后都别见了。眼不见心不烦。”温姬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说,“这样会谁都好。”

“对谁都好?”突然邱奇冷冽的声音响起。他皱着眉依在门边好久,听着温姬的自言自语。好个屁啊,娶个媳妇那么难有什么好的,凭什么他算命的一句话就像断送他的幸福啊!

温姬没有意识到房间已经进人了,自顾的接着话:“对啊,对谁都好……”然后她被一口泡沫卡在了嗓子眼,来不及漱口就回头问:“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邱奇动了动他已经僵硬了的脸,挤出来一个笑容,“从第一句听到最后一句。”

温姬心里嗷呜一声哀鸣,丢人啊。但她表面上还是一脸淡定扭过头的该干啥干啥。就听见身后的邱奇说:“既然你要走我也不留你了,走之前去了结一些事情吧,免得以后还会怀念。”

温姬心里一下没谱了,她不知道邱奇说的未了结的事是什么,楞楞的“嗯”了一声。而邱奇通过镜子偷偷观察着温姬的,通常表情更能反应出一个人的真实想法。

温姬,你自己的心都死不了,怎么可能要求我也死心呢?

“把行李也带上吧,到时候直接省的再回来了。”

10

温姬坐在副驾驶上,面向窗外,并没有心思欣赏窗外的风景。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邱奇的话,一副兴致怏怏的深情。邱奇索性也闭口不言,在心里默默的组织语言,毕竟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车子开到一个郊区,便因为道路堵塞只能下车行走。因为附近拆迁,这里的住户大多都搬走了。温姬走了很久也没有见到一个人,她疑惑的问:“你带我来着干嘛?”而邱奇则一脸凝重的样子,拉着她一直走。

穿过了一片荒地,温姬看到了一间小瓦房,看得出年久失修,旁边还有一间矮矮的土坡房,温姬猜那可能就是厨房了。门口还有一条被栓着黄色的家犬,对着邱奇和温姬狂叫不停。屋内传来一个年迈嘶哑的声音:“谁啊?”

邱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温姬,然后对着屋内的老人说明了来意。老人比较惊异,现在很少有人来相信算命的那一套了。算命的都有一种察言观色的本领,眼前这对明显是来算姻缘了的。现在很少有人来找他算命了,老人巧舌如簧算出他们一生幸福美满。

回来的路上邱奇一边开车一边告诉温姬,这个老人就是当初奶奶找来给温姬算命的那个人。当年他说温姬是“天煞孤星”现在又说温姬具有“旺夫相”。

邱奇带温姬去的第二个地方让温姬很惊讶。她没想到邱奇真的带她回到了老家。自从温爸温妈去世之后,温姬就没有见到温奶奶。不想也不敢,这个“白发送黑发”的老人应该恨死她了吧。这么多年,温奶奶一直住在二叔家,身体也不复当年硬朗,温姬从来没想过回来承欢膝下。

所以当温姬见到奶奶的那一刻,一瞬间的悲恸之后全是愧疚,她从来不是一个孝顺的孙女。

奶奶告诉温姬,当年那边车祸是温爸爸计划好的,他买了很多保险计划车祸,为的就是用赔偿的钱来偿还债务。而保护下来的那笔钱,就放在奶奶这里,用来救济温妈和温姬的日子。只是后来温妈妈也留在了那个车上。奶奶说,妈妈是故意留在车上的,她是想陪着温爸爸的吧。奶奶还说了很多,大多就是对当年的事情的忏悔,她是真的后悔了啊,让自己的孙女在外流浪的八年。

温姬没有什么心思听,她的心思全在外面那个等待她的人身上。很多事情过去了,再说起也是旧事重提。只是那个愿意陪她回到过去解开心结的人,才是她真正的治愈者。

奶奶把温姬送到门口,看到邱奇的时候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温姬的手,“当时是我错了,不要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了。”

邱奇也看到了她们,走过来说了一会话,便带着温姬离开了。看着邱奇牵着自己的手,温姬玩味的说道,“我的两个心结都解开了,接下来你还能带我去哪?”

11

这一次邱奇带她去的是当年他们一起长大的那个小院子,院里的原本的租客都已经搬走了。但是当年温姬住的那间出租屋已经被邱奇常年包下来了。当温姬进房间的时候,邱奇说“这下找不到理由离开了吧”

温姬看着屋里摆放着当年的辩论书,校服,桌椅……温姬久久不能言,这些东西太熟悉了,和当年的一模一样,可见保留它们的人是多么用心。这个人卸下了她内心所有的忧虑。但是当她看到墙上挂着的照片,学生系列的,恶搞系列的,复古系列的。温姬跺了剁脚,她就知道卢思思不会那么无聊!!

她转头瞪着邱奇:“那我要是非要离开呢!”

邱奇逆光而站,一步一步的走进温姬,用蛊惑人心的语调说:“没关系,反正我行李也已经收拾好了……”

不管你是要留下还是要走,反正,我这一辈子就是黏上你了。

End

上一篇:绘梦者 下一篇:情死腹中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情死腹中
    情死腹中
    序: 我第一次想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说一个故事。 本文改编自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听到的真实故事,我听到这个故事时,心里如同被一轮巨拳打乱了的湖水,
  • 一辈子粘着你
    一辈子粘着你
    温姬!温姬!温姬 温姬还没走到安全出口就远远的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幽幽的往出口的方向看一眼。果然,在邱奇的喧哗之下好多人都围在附近――即便
  • 绘梦者
    绘梦者
    一 这座城市的星光有些生硬,冷的让人生畏。因为它并不是星体反射太阳的光,只是LED灯的冷光。这个城市的日月、星辰、流云、霞光,不过都是经过缜密
  • 重磅!武汉打非名单流出,善林金融被清理!
    重磅!武汉打非名单流出,善林金融被清理!
    今日,侦探(微信公众号:if9110)接到爆料,日前武汉对当地的线下财富公司进行了一轮打击非法集资行动。 从侦探(微信公众号:if9110)获得的一份打非
  • 矫情的李小姐
    矫情的李小姐
    文/矫情的李小姐 1 昨天公司聚餐,林白喝多了,满大街的耍酒疯,非要我带他去KTV。林白平时一向自律,也不是个嗜酒的人,昨天醉酒是他为数不多的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