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化学,终究不懂地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2005年3月的一天,离公司200米外的江边公园。夏雨菲一边绕着弯,一边与江远通电话,这是他们的午休日常。

“说什么呢?我这里太吵了,听不清楚。”边上一老太太突然打开收音机,吵得夏雨菲几乎扯着嗓子在喊。

“我是说你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

“怎么搞得像告别仪式?”她开着玩笑,绕到另一边。

“我,我,我下个月要订婚了,就是上次相亲的女孩子。”对方犹豫着,大了一点声,还是说出口了。

你不说相亲是敷衍父母的走过场吗?我们这么多年感情比不上一个陌生人?

很多质问在心头涌动,夏雨菲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像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大盆冷水,整个人颤抖得像风中的树叶,咬紧牙关,用尽最后的力气挂掉电话,抱着头缩成鸵鸟一样,蹲到地上嚎啕大哭。有人投来狐疑的目光,她什么也看不到。

瞬间,男朋友成了前任。她不相信被莫名其妙分手还能祝福对方的感情,要么根本不够爱,要么足够虚伪。不出恶言,已是她最大的修养。

异地恋的大部分结果都是劳燕分飞,从来,夏雨菲都毫无疑问地认为他们是例外。

眼看上班时间快到,眼睛又红又肿根本没法见人,只得电话经理请假。

三月的天,有一种江南特有的湿冷,风吹到脸上,生疼。

公园里人来人往,谁没有伤心事?

手机有短信提示音,“对不起”,三个冷冰冰的字躺在收件箱里。

夏雨菲恨不能摔了手机!这手机还是用第一个月工资买的,之后,工资的大部分都贡献给了通讯事业。

吹了一下午的风,依然理不出头绪。挨到下班时分,夏雨菲坐公交回到郊区的家,径直进了房间,对外头的声音充耳不闻。母亲推门进来摸她额头,天哪,好烫!原来是发烧了,怪不得头痛欲裂,她绵软地想。

“要分手也得当面。”夏雨菲迷糊到半夜,发短信给江远。

02

度日如年地熬到周五下班,夏雨菲赶着夜火车,再次来到曾经熟悉的城市。

此刻,在北方小城的火车站肯德基里,坐着两个红着眼眶的年轻人。

“我想错了,我不适合南方。”江远的痛苦那么真实。

“如果我不顾一切地追随你而来呢?”坐了一夜火车,夏雨菲声音嘶哑,脸色苍白。

“别傻了。”

“如果我不顾一切地追随你而来呢?”夏雨菲固执如复读机。

“单位最后一批福利分房要下来了,未婚不能享受。我打算订婚后马上领结婚证,年底补办婚宴。”

言尽于此。

夏雨菲一时悲从中来,为人类有时像蚂蚁一样弱小的生机。

车站广播在播叫又一趟火车即将开始检票,是夏雨菲要坐的火车。是的,她买了两小时后的回程票。多庆幸有这张回程票,不至于溃不成军。

江远照例买了站台票,送她上火车。

夏雨菲想,如果江远在车门关闭前的最后一刻跳上车,她就和他在下一站下车,不顾一切留在他的城市。

可惜,江远没有。一切只是夏雨菲的妄念。

火车缓缓驶动,江远跟以往每一次一样在站台上奔跑,不同的是这次泪流满面,叫着“保重,保重。”

以前是依依不舍地叫着“早点回来,早点回来。”

夏雨菲贪婪地盯着江远,看他越变越小,直到模糊成小黑点,消失,麻木的心尖锐地痛起来。

一路向南,身后是他乡,前方才是归处。

耳机里单曲循环刘若英的《为爱痴狂》,“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03

1998年秋。十八岁有多美好,未来就有多可期。

不错的大学,喜欢的设计专业,唯一遗憾的是,离家太远,要坐十几小时的火车。但那是母亲的遗憾,不是夏雨菲的。十八岁少女的心,雀跃得像飞出笼子的小鸟。

出发前,母亲耳提面命,不要在学校谈恋爱,毕业后一定要回家,就这么一个女儿。母亲这么紧张,夏雨菲觉得好笑。

一到学校,首先吃不惯。这里什么菜都是辣的,就是号称不辣的家常豆腐也夹着辣椒丝。“不放辣椒,怎么烧菜啊?”这是厨房师傅的原话。没办法,就着一碗白开水,将菜漂洗了再吃,辣是不辣了,可是寡淡无味,严重影响胃口。

夏雨菲本是娇小的江南女孩,因为吃不好,圆圆的脸蛋也清减了,一双大眼睛显得更大了。

她只觉得自己可怜,在陌生人眼里却多了几分弱柳扶风的气质,尤其是看惯了当地女孩的男生眼里。

也走进了江远的眼里,他是同系同专业高一级的师兄。夏雨菲当然知道这个如雷贯耳的师兄,但也仅限于知道。

夏雨菲打小喜欢画画,底子不错,专业课游刃有余,很快在一群新生中脱颖而出,深得教授喜爱。

大一下学期,教授邀请夏雨菲参加他接的一个私活,江远也在。时间紧急,大部分图纸需要共同绘制,他们索性约好在自修教室一起画图。

结束后,教授给了不菲劳务费。夏雨菲不好意思地推让着,江远倒是二话说收下,原来他经常帮教授干私活。

一个心仪已久,一个心照不宣,没有谁向谁表白,他们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所以,教授经常开玩笑说他自己是红娘。

爱情就像一场化学反应,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的点燃,让彼此成为相互的独一无二。

在图书馆里挨着脑袋阅读,偶尔细语讨论;在操场上牵手谈心,有时互相追逐;在单车上穿街走巷,探访这座城市的人文与历史,感受当地居民的慵懒与闲适。常常忘记目的地,半路支起画板,屋檐墙角,花草树木,甚至对方的眉眼皆可入画。

一切都刚刚好,他的高大,她的娇小。他的宽厚,她的温柔。

夏雨菲与江远,不知不觉成为校园里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04

从北方回来,夏雨菲就病倒了,这病来势凶猛,绵延不绝。

江远的号码被她拉进了黑名单,手机打不进来,他把电话打到家里,是母亲接的。“你跟他说,如果他要来找工作,我就接。不然,就不必互相打扰了。”夏雨菲咬牙切齿的,夹杂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挣扎与希翼。

那边母亲终于挂了电话,这边回忆却不肯轻易放过她。

大学时,除了饮食不习惯,夏雨菲也不习惯北方的气候,特别是冬天,室外太冷,明明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还嫌冷,室内太干,脱了厚外套还是觉得闷,进进出出,动不动就感冒,不光手还有脚都长冻疮,纤细的手指像一个个红通通的萝卜,又痛又痒画不了图。江远心疼得不行,给她送各种冻疮膏,然而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南生橘北生枳,南方来的小姑娘,到底不适应北方气候呀!”江远打趣着。

“有什么关系,反正要回老家的。”夏雨菲想也没想。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下。之前你侬我侬,但到底年轻,从没想那么远。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愣怔片刻,江远突然扯开嗓子唱了一句,然后定定地看着夏雨菲。

夏雨菲迅速红了脸,一颗小心脏却欢喜得要跳出来。

他的歌,她的笑,仿佛还在耳边。

如今他要结婚,新娘却不是她!

一个月过去,夏雨菲憔悴得像个鬼,但终于好起来了。

纵有万般不甘,生活还得继续。只是,江远的消息再也不要听了。

“你那个男朋友真是好玩,听说我这个小房子都要100多万,吓得什么似的。”很久之后,姑姑提到他。

夏雨菲心里咯噔一下,隐约记得江远信里提过高房价,她身在其中早习以为常,况当时并未毕业,根本没想到对一个刚毕业的北方小城来的年轻人有多大冲击。

江远来过又回去,一切已有伏笔。夏雨菲后来想想,其实啊,两个人都差那么一点点豁出去的勇气。

爱情是化学,终究不懂地理。
上一篇:劲爆!上海P2P诺诺镑客被骗了1000多万! 下一篇:奇葩的傻女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奇葩的傻女
    奇葩的傻女
    啪!鞭炮一样的脆响声,把厂门口正在懒散休息的员工吓了一跳。我的妈呀!我的心脏快蹦出来了,有员工捂着胸口惊叫。 妈,你疯了,又为了傻女打我。
  • 爱情是化学,终究不懂地理。
    爱情是化学,终究不懂地理。
    2005年3月的一天,离公司200米外的江边公园。夏雨菲一边绕着弯,一边与江远通电话,这是他们的午休日常。 说什么呢?我这里太吵了,听不清楚。边上一
  • 劲爆!上海P2P诺诺镑客被骗了1000多万!
    劲爆!上海P2P诺诺镑客被骗了1000多万!
    导语: 这几天,麦子金服融资发布会的负面消息,传遍了整个行业。今日又看到旗下诺诺镑客曾被骗走1000余万元的消息。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获!不过
  • 汉唐通宝和黑金所为已雷平台中星财行马甲的铁证
    汉唐通宝和黑金所为已雷平台中星财行马甲的铁证
    中星财行打着外交部、国资和平的旗号,自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017年1月22日已雷,大家都清楚随后中星财行出的兑付公告朝令夕 改,出尔反尔,用尽各种手
  • 最美童话
    最美童话
    我曾经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小家庭。我的爹娘都是普通的百姓,依靠种田为生。我还有一个小妹妹,她叫宝宝。宝宝有圆圆的眼,圆圆的脸,就像爹过节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