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童话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曾经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小家庭。我的爹娘都是普通的百姓,依靠种田为生。我还有一个小妹妹,她叫宝宝。宝宝有圆圆的眼,圆圆的脸,就像爹过节时候带回来的苹果一样,可爱极了。我曾经以为这就是我的人生,平平凡凡,但是幸福。

可是,在我八岁那一年,这所有的幸福和快乐都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所打破。

那一年,小妹妹宝宝六岁,而我八岁。

那天,天气很好,云高风清。我和妹妹一起在后院躲迷藏,后院里的杂草疯长,比宝宝还高,正是适合躲迷藏的好地方。

我在那棵已经很老的树后的草丛里躲着,等着妹妹宝宝来找我。可是很久了,我也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我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四处看了看。

除了杂草,我没看见妹妹的身影。

“宝宝,宝宝,你在哪里?”

我喊着,可是还是没有人回答我。

那个下午,我在草丛里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妹妹的人影。

天渐渐黑了,从田里做活的爹娘回来了,他们一回来就被我哭泣的样子吓到了。等我告诉他们我找不到妹妹的时候,爹娘急忙找了村里人来,最终他们在后院的那口废井里找到了妹妹。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晚的情景。

村里的壮年人举着火把,在草丛里寻找着。火红的火光下,那些在风中摇摆的杂草就像一个个狰狞的怪兽。

而那口幽幽的废井旁边,是妹妹柔弱的身子,那么小那么小的身子,可是已经冰凉一片。她的脸上,眼睛大大睁着,还挂着掉下井底的惊惧。而那身白衣,早已被鲜血给浸染了。

我躲在村里的李爷爷的身后,看着扑在妹妹身上大哭的爹和娘。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犯下了再也赎不了的罪。

妹妹下葬后,娘因为过度悲伤,身子也一天天差了。而爹,也开始渐渐酗酒。

从此,家里不见了快乐,爹喝醉的时候,会骂娘,会打我。他蒲扇大的手掌落在我的身上时,我没有反抗,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如果我没有要陪着妹妹玩躲迷藏,如果我们选择屋后的院子。如果……

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我们的小家庭会依旧快乐幸福的。

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所以,我只有承受。我只希望爹在打骂我之后,会好过一点,不要在喝酒了。

五个月后,身体越来越差的娘终于在冬天的第一场雪来的那个晚上离开了人世。

那一次的雪,下得很大,大片大片的雪花,就像是天空在撒盐一般。落在地上,厚重寒冷。

因为妹妹和娘的死,我被爹赶出了家。

因为所有的人都说,我是灾星。

九岁的我,这才知道我并不是爹和娘的亲生儿子,他们只是因为没有儿子才从一个妇人的手里抱过了我。可是没有想到,我却害死了他们家里的两个人。

其实,我并不恨爹和村里人。毕竟,他们曾经养育了我九年。这九年将是我这一生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光。

离开村子的那夜,大雪已经停了。满眼望去,入目都是白茫茫一片。如果罪恶可以被这些纯洁无暇的白雪所遮盖该有多好。

我在爹的窗外跪下磕了三个头,心里默念着:爹,我走了。您以后不要再酗酒了。所有人都走了,再也没有人照顾您,可怎么办?我很想留在你的身边照顾您,但是我知道,看到我,您只会想起娘和妹妹。所以,我要走了,再见了,爹。

看了那灯下的人最后一眼,我转眼离开。泪水在那一刻铺天盖地而来,很快就在脸上冻结成冰。

除了脚下雪块被踩动的咯吱咯吱的声音,还有那风里夜枭的声音。这茫茫的大地,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了。

我一步步艰难地在雪地地走着,只觉得身体越来越僵。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我终于体力不支倒下了。

是一阵香味唤醒了我。我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堆干草上面。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坐在我的身旁,正在那散发温暖的火堆上烤着一只我不知道名字的动物。

那老人见我醒了,转头看着我说道:“你醒了。这寒冷的天气,你一个小孩子是去哪里啊?”

我摇摇头,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或者说,这个世界这么大,哪里才有我容身的地方呢。

那老人见我只是摇头,一脸怜悯地看着,叹道:“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你要是没地方去,就跟着我老乞丐吧。”

说完,他将手里翻动烤着的东西拿了下来,撕了一条腿给我:“吃吧,这是我在雪地里捡到的。”

我怔怔地接过那条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腿,顿时只觉得一股热气袭来,我的鼻子酸酸的,眼睛也开始发胀。我缩了缩鼻子,大咬了一口:方石,你不能哭。

那肉吃到嘴里,隐隐还有一股腥膻的味道。而我,却觉得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后来,我便跟着那个老乞丐到处乞讨。他总是叫着我“小石头”,就像我娘和爹一样,可是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听到我爹叫我“小石头”了。

乞讨的日子总是饱一餐饥一顿的,还有的时候,我们好不容易讨到一点东西,就会被其他比我强壮的乞丐抢去。我开始和他们打架,虽然最初我总是被揍得不成样子,但是渐渐的,我打赢的时候越来越多。

然而,不幸再度降临了。老乞丐病了,总是咳嗽的厉害,而且有的时候还会咳出血来。我想请大夫来给他看病,可是没有钱。几番思量下去,我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每个月的十五,离我和老乞丐栖身的山洞不远的白马寺总是会有很多人前来上香祈福,而我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偷那些达官贵人的钱袋。

而十五,就是明天了。

那一晚,我一夜没睡。等老乞丐睡着之后,我就一个人去了白马寺。月光下的白马寺,高大圣洁。我坐在一段墙根下,对着月亮发呆。

我又想起了那一夜,那一夜的月光没有这么亮,那一夜的火把光透天亮。那一夜妹妹圆睁的眼,那一夜娘悲伤的哭泣。

那一夜过后,我开始长大。

天,终于在我不耐的等待中亮了。慢慢地,来白马寺的人越来越多。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寻找着我的目标。

一个月白色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那是一个刚从轿子里下来的女子。仿佛是感应到我的注视一样,那个女子会转过头来。

那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一下一下,就像要跳到嗓子眼一样。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她明明就是一个容貌普通的女子,而且年纪看起来也比我大很多。

那个女子看到我的一瞬间也一愣,身体剧烈一颤。然后,难以置信地向我走来。我想逃,可是双脚却像是被订到了地上一样,怎么也迈不动。

那个女子越走走近,眼里的难以置信越来越浓。一直到走到我的面前,她才开口说道:“你是小寒?”

小寒是谁?

我摇摇头:“我不是小寒,小姐你认错人了。我叫小石头。”

“小石头,小石头。”那女子喃喃念着,片刻又重重说道,“你怎么可能不是小寒呢,你明明就是他,我还记得你的左侧腰际有一个红梅形状的胎记。”

我一愣,那个胎记,她怎么会知道?难道她知道我的身世吗?

“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胎记的?”我问道。

那女子见我承认有胎记,脸上顿时挂上了一种忧伤的表情,就像我很多次曾经在娘脸上看到的一样。她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哽咽地说道:“那是因为,我认识你的父母,只是,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你不是应该在你的养父母家里生活的好好的吗?”

我避开她的视线:“我已经没有家了。”

那女子抚摸我头发的手停住了,半晌才说道:“那,你愿意跟我走吗?我会尽量给你一个家的。”

家,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充满了诱惑的字眼。可是想想还在山洞等我拿钱回去看病的老乞丐,我摇了摇头。

“你不愿意跟我走,为什么?”

我踟蹰了片刻,把老乞丐的事告诉了她。那女子听了,便吩咐身后跟着的小丫鬟去请大夫过来。

可是等我带着大夫和他们来到山洞的时候,才发现老乞丐已经走了。他咳了一地的血,却仍挣扎着向外爬,地上那些爬痕里,泥土混合着他的鲜血。他的身子离洞口已经很近了,可是仍然差那么一点点,他的手不甘地指着洞外。

我想,老乞丐一定是在找我。他想知道我去了哪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我的泪在隔了三个月之后再度倾眶而出。

是不是我真的就是那个村人眼中不幸的人呢,为什么那样给我温暖和爱的人最终都离我而去呢。

在那名女子的帮助下,我安葬了老乞丐。我将他葬在了山洞的外面,那里有一颗红梅树,梅花,是老乞丐最喜欢的花,他总是每天都会站在那棵梅树下,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想,将他葬在这里,从此以后,他都可以伴着梅花看着远方了。

我跟着女子离开了山洞,来到了黎京的揽红轩。

那时候,我才知道这名女子叫梨花,是揽红轩里的姑娘。

梨花刚开始带我进揽红轩的时候,揽红轩的李嬷嬷是坚决反对,因为在这样一个烟花之所,一个年幼的小男孩能做什么。可是,在梨花的坚持下,李嬷嬷还是妥协了。

我便留了下来,成了梨花身边的小跟班。其实,也不能说是小跟班。她会在闲暇之余教我识字,也会给我布置功课。而且我也不需要做什么。

梨花对我的态度却是很奇怪,她总是喜欢看着我的脸,然后一个人悲伤。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在我幼小却早熟的心里,我猜测了无数个可能,可是还是没有猜到那个很久之后我终于知道的真实答案。

日子过得很快,两年时间很快就过去,我也适应了在揽红轩的日子。平静无波,就像一潭死水。

再后来的一天,梨花又领了一个小女孩到梨花阁。那个女孩,年纪跟我差不多,很漂亮。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只觉得天崩地裂,心里的某一处仿佛破裂了般,撕心裂肺一样地疼。

她给我很熟悉的感觉,仿佛很久很久的岁月里,我就已经认识了她。

可是,怎么可能呢?

我只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而她也不过十一岁。我们怎么会相识。

可是,看着她,我还是会心痛。看着她,我也会有欢喜。就这样欢喜和痛疼交杂。

她说她叫姚黄,我想,这真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名字了。

认识她之后,我开始每夜每夜的做梦里,梦里是一望无垠的花田,有红衣倾城的女子在跳舞,那个女子,有着一张和姚黄一摸一样的脸。每次梦后醒来,我总是会泪流满面。

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我会流泪,为什么我会梦到姚黄。

我只是一个十三岁的男孩,为什么就会有如此的痛苦和欢喜。

很久很久以后,我终于知道,我的欢喜和忧伤,这生生世世,从来都只为一个人而存在。

姚黄喜欢叫我木头,她慧黠的眸子里总是闪动着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光彩,她的口中也会说出很多很多我从来不知道的词句。

那一天,她问我,木头,你说什么是爱情?

我告诉她,爱情就是幸福。

后来,她再问我,那幸福就是什么呢?

看着她灵动的眸子,我轻轻地说了一句:如果你喜欢我,那我便很幸福。

这句话我说得很轻很轻,我没有让她听到。因为甚至连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为什么潜意识里,这句话就这么跳了出来呢。或者说,这句话早就在我的心里从看到姚黄的第一眼便又了呢。

不要怀疑一个十三岁孩子的感情,不要认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揽红轩的半年,我也看遍了着人世间的情情爱爱。我已经知道了什么是爱,什么是情。

我想,或许我的前世和姚黄也有着关系吧。不然,我为什么会看到她的第一眼会心疼,我会看着她欢喜,我会夜夜梦到她,我会终于说出我喜欢她。

可是,姚黄,她会喜欢我吗?

虽然她会亲切地叫我“木头”,她会开心了就揉我的脸。可是,她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爱吗?

我不敢确定,我只是珍惜着每一个我们能够相处的日子。

可是,我没想到快乐的日子竟是那么短。梨花要被人赎身了,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会留在揽红轩还是会被梨花带走。所以当姚黄问我那句我要不要跟梨花一起走的时候,我冷脸而去。

因为我怕我的脆弱会展示在她面前,他怕我说去那个不要之后,她会不愿意我留在她的身边。我怕我脑海里所有的可能猜测。

可是,结局终究还是来了,让我想躲也躲不了。

那晚,梨花带着姚黄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来到我的房间,梨花告诉我,那个人是我爹,而她是我的亲娘。

那一刻,我没有欢喜。我看着那站在梨花身后阴影里的姚黄,她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看不出悲伤,也看不出欢喜。那一刻,我如此地害怕,我怕我从此再也见不到她。

我请求梨花带着姚黄一起跟我们走,可是梨花告诉我,李嬷嬷不肯。听到这个答案,我黯然伤神。

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别了。不管我愿不愿意,我从此要离开她的生命了,我从此再也不能陪着她笑,陪着她哭了。

临走的时候,我将从小陪伴着我的玉佩留给了她,我告诉她,我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姚黄说好,她等我足够强的时候回去找她。

所以,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得够强。然后,带她离开那个地方,从此,高山流水,从此,翱翔世间。

千里跋涉,我终于从黎国来到了北朗国。在那个空空的大宅子,我被那些下人称为“小王爷”。

看着那澄澈的天际,我的眼前浮现出姚黄笑靥如花的脸。

这个地方,再也没有了姚黄了。

是夜,我在爹的书房里看到了那本诗经。翻开,便是那句话:

执子之手,与子同著。

执子之手,与子同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我想,这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诗话了。

上一篇:景景 下一篇:汉唐通宝和黑金所为已雷平台中星财行马甲的铁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汉唐通宝和黑金所为已雷平台中星财行马甲的铁证
    汉唐通宝和黑金所为已雷平台中星财行马甲的铁证
    中星财行打着外交部、国资和平的旗号,自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2017年1月22日已雷,大家都清楚随后中星财行出的兑付公告朝令夕 改,出尔反尔,用尽各种手
  • 最美童话
    最美童话
    我曾经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小家庭。我的爹娘都是普通的百姓,依靠种田为生。我还有一个小妹妹,她叫宝宝。宝宝有圆圆的眼,圆圆的脸,就像爹过节时
  • 景景
    景景
    我六岁来这个家之前,父母抱养过一个女孩,叫景景。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她。但我知道,在我来这个家之前,曾经有个叫景景的女孩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
  • 帆布鞋
    帆布鞋
    高中的时候,第一份喜欢给了同桌,数学很好的男同学,我生日的时候我他送给了我一双白色帆布鞋。 大学谈了段有史以来最长的恋爱,对方是个贝斯
  • 麦子金服3亿融资实为“借款”? 何时到账未知
    麦子金服3亿融资实为“借款”? 何时到账未知
    今天上午,网贷天眼推出了《招行否认了 麦子金服B轮融资方到底是谁?》的报道,神秘人物周琦被曝是深圳前海君盛创新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网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