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的小九九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1、
当虞小玫真的开口请陈树上楼去坐会儿的时候,陈树却手足无措了。

小区的夜已有些晚。

三两月光透过树的叶子,洒在二人身上。微风从陈树耳际吹过,像是情人轻轻抚过的手指。夜色相掩之下,水池里的蛙肆无忌惮的聒噪着。

陈树却愣愣看着眼前的女人,身子僵硬得仿佛已不是个活物。

虞小玫身材偏娇小,但比例却匀称,又兼着玲珑浮凸,顾盼之间是江南女子所特有的温婉,此刻一这低头的温柔,算是让陈树彻底愣住了。

陈树猜自己一定发愣了好久,以至于在多年以后,偶尔想起这个时刻,还是会忍不住笑起。“谁又能真的猜得透,你自己的心会干些什么呢?”,每次详情,陈树便这样叹息着。

是从何时开始起心,要去勾引这个姑娘的呢?陈树偶尔也会忍不住猜想。但当自己心里用出的是“勾引”这个词时,陈树还是排斥。只可惜到底觉着找不到更合适词语来替换,便是不喜,也只好罢了。

但陈树心里明白,真得是他勾引虞小玫的。虞小玫,其实从不是个轻浮的姑娘。

开始或是无心,后来却一定是有意。只是从无心到有意,这个质变的点在哪里,陈树想了好久。后来一直到凉风吹上枕头,酒意已渐消的时候,陈树才猜度着,那大约是第一次和虞小玫外出办公开始。

那是两个月前的初夏。彼时虞小玫穿着包臀的短裙,蹬着双高跟鞋,性感得有些妖娆,两条腿在阳光下明晃晃的耀眼。陈树心道:“这个晃悠劲,是个男人都得眼花了?”

外出见客户这种事,陈树向来不喜,但此次却临时带上虞小玫。陈树还记得那时他内心的那些窃喜。“我唾弃你这‘爱花慕草’的本性”,陈树也记得那时他就对自己说过。但最后还是一声叹息道:“到底只有江山易改……”

后来陈树也猜度着,那个时候,也许也是虞小玫转折的开始。而自己的那些窃喜,应该是源于之前有意无意的诱惑。

“这里用‘诱惑’比‘勾引’合适”,陈树心想着。老实说陈树长得还不赖,可能源于多长于妇人之手,心思也便细腻,女人缘也就向来不坏。妻曾几次表达过她对此的不安,而彼时陈树对自己信心满满,只觉得女人向来多忧思,以后便好好待她就好。

“我爱我的妻子”,陈树一直坚信这一点。

但虞小玫来公司时,陈树着实曾惊了下,虽然那缘由老掉了牙。乍见之下,虞小玫和他初恋的姑娘很像。“同样秀气的身材”,陈树心道:“但最是眉间的温婉”。自此陈树有意无意间,便容易在人群中找出虞小玫来。

总有目光撞上的时候。初时虞小玫总是微微红脸,然后羞涩得别过头去。陈树便觉莞尔,偶尔工作累了,倒喜欢刻意去寻那羞涩神情。待得相彼此相熟,再撞上陈树目光时,虞小玫便笑得灿亮灿亮的,有时也会佯作嗔怒。

很自然的,便有了亲近时候。比如吃饭恰好遇着了,比如恰好一起下班,比如都喜欢聊某个话题。偶尔聊得欢畅,就不免笑闹。这样的恰好多了起来的时候,陈树也曾怀疑,是自己有意,还是真的这般恰好。

直到后来有一天,当他们聊得正开心时候,或是环境中那点暧昧酿出了酸,一个男同事忽然插入话题,然后不知怎的,男同事便把话题带到了陈树的妻子那儿。气氛便冷了下来。陈树大约是看到了虞小玫眼中慢慢淡下去的光亮,似乎是有些愤怒,又似乎有些委屈。聊天也终于在虞小玫时不时的‘嗯嗯’声中结束。

陈树想起来,他竟从未主动提及他的妻。

2、
聊天事件之后,陈树再未恰好碰见过虞小玫。

他们之间的默契,就像是忽然消失了,陈树不免有时恍惚。心知道如此也好,所以他倒不怎么怪罪他的那位同事,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无意或者有意,毕竟他所说都是事实。而他虽他不曾刻意隐瞒,但到底是不能骗自己的,此前种种,终归卑劣。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陈树都未曾再碰上虞小玫的目光。便是偶尔遇到,虞小玫也不过礼貌浅笑便转过头去。刻意的疏离让陈树很是不快,却也只能叹息一声而已。

所以当听到是虞小玫要和自己一起去见客户时,陈树也不免窃喜,分明忧虑,也偏偏更分明的窃喜。察觉到这窃喜的陈树忽然间就有种很无力的感觉。

出门后气氛有些尴尬,似乎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虞小玫也不说话,只快步在前面走着。陈树始终不知怎么开口,也只好在心里自我开解道:“我也只是个口拙之人,所以要多想想怎么开口而已”。

后来想了几个话题都未能开口,陈树便放弃了。在后面细细打量起虞小玫,连衣裙包裹下,虞小玫两条腿明晃得扎眼,翘起的臀小幅但规律得扭动着。“一二三四,二二三四……”,陈树也在心里默数着。“等过了这一小节,我便开口吧”。他本这样想着,但待数完后,陈树却又不自觉顺从口令,再来了一次。“谁让虞小玫的臀形太好看,还有那腿简直不要太扎眼”,陈树又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

他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对这个女人生出的欲望,因为他身体的某个部分正起着某种不可描述的变化。“该死,这太卑劣了……”陈树对自己禁暗恼不已。

可能是陈树的目光太炽烈,也可能是这气氛太尴尬,虞小玫便回过头来。而陈树尽管懊恼着自己的卑劣,可目光却还是不以意志为转移的移向了虞小玫的大腿根。在这个本该警惕的时刻,他却忽然想起念书时候,有一天晚自习,大伙一起在教室看“十面埋伏”,当章子怡和金城武正幕天席地的时候,某个男同学那句忽然而又发自肺腑的赞叹:“章子怡好TM白啊。”

是的,虞小玫也好白啊!

“你在看什么?”

忽然听虞小玫问,陈树心里一阵紧张。正兀自尴尬时,却似乎是从虞小玫眼中读出了戏谑。突然间就镇定了下来,便痞痞得答道:“啊,没什么,看点该看的东西……”

虞小玫似有嗔怒,更似羞涩,截口问道:“什么是你该看的?”

冷静下来的陈树心知只能装流氓了,不,是真得耍流氓了”,便又开口笑道:“自然是美的东西啊,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将一直用它需找着美”。“不,其实是寻找着光明”,陈树在心里偷偷道。

酸不拉唧的掉了书袋后,陈树听见虞小玫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似乎还嘟囔了句:“色鬼”。

陈树那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只可惜眼睛到底太色,不肯也一样利落的放下。

陈树没忍住,又向虞小玫的翘臀瞟去。

3、
汽车站等车时,已经10点多了。不过初夏,天气却着实炎热。虞小玫脸上的汗珠从额头流到脖颈,又流向了让人神往的地方。陈树不禁大生惜玉怜香之意,叹息道:“把男人当牲口用也便罢了,但这把女人当男人用,却着实是作孽”。于是当虞小玫正纳闷为何不见陈树时,陈树已经拿着雪糕和矿泉水回来了。

“先吃个雪糕解热吧”,陈树拆开包装,用包装纸捏住木柄儿,递给虞小玫。

“有凉水么?”吃完雪糕的虞小玫问道。

陈树拍拍包,笑道:“等下再喝水,刚吃完雪糕,现在喝水嘴里会苦”。但还是忙把手里的冰棒含在嘴里,从包里拿出水拧开又拧紧后递给虞小玫。当陈树赶紧拿出嘴里迅速融化的冰棒时,冻得丝丝直抽气的嘴巴早已变了形。

狼狈的样子一下便把虞小玫逗笑了。

车来的时候,虞小玫和陈树都快汗透了。陈树习惯性的侧过身,打算让虞小玫走在前面。虞小玫稍一犹豫,还是先上车了。车子有三两步台阶,上车时虞小玫不知是习惯还是特意,用一只手提着包遮着翘臀,三步并两步跳上车去了。陈树看在眼里,心道:“完了,果然还是被当色狼了。”转念又道:“算啦,这也TM会是必然的……”

车里就凉爽多了。虞小玫便坐在旁边,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聊着。陈树实在是管不住自己好色的眼睛了,目光投出或者收回时候,总会不自觉转道从虞小玫的腿上滑过。“MD,古有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今天竟然就有我陈树三投目而不过腿了”,陈树心里叹道,“算了,喜欢就偷看下呗,莫被发现就好。”

但到底是太色了些,所以就算迟钝似虞小玫,后来陈树也猜度自己一定是发现了。

那是见完客户回来的时候。问题的顺利解决让两人心里都很轻松,回程的路上,便如往常一般笑闹起来。

但陈树终于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了。嬉闹之间,被虞小玫的翘臀粘过去的目光总要费很大劲儿才能收回。
“MD,MD。这是作死啊。”陈树内心拼命提醒着自己,眼睛却拼命往不该瞄的地方瞄去。

男人总是很奇怪,一面想做柳下惠,一面却有意曲解的圣人‘食色,性也’后再奉为圭臬。后来陈树在偷偷回忆的时候,总不免苦笑,然后暗语道:“唉,生而为男人,其实也很对不起啊……”

命运冥冥中,似乎什么都没有,但在关键的档口,却又似乎总会有些什么东西。比如,当你站在悬崖边上,就会莫名吹来的风;也比如,当陈树正苦口婆心教育着被虞小玫的翘臀粘住的目光时,那悬崖边上的风,便又来了。

出租车载着两人到了长途汽车站。下车时陈树如往常一样替虞小玫拉开车门。但不同于往常的,是虞小玫今天性感的穿着,更是陈树今天打死不肯听话的目光。所以当虞小玫扶着车门迈出一只脚的时候,陈树的目光正循着她的大腿根向上瞄去。

大脑忽然彻底当机,内心絮絮叨叨的说教也被震住,陈树当场就木了。好在虞小玫瑰在第二只脚落地前来不及抬头,而陈树那越来越猖狂的目光,居然也似受了惊吓,缩了回去。好歹没被逮个正着,陈树心中暗暗庆幸。

很多年以后,当陈树偶尔想起他那卑劣的偷窥时,内心巨大的震动早已不见,只是那裙底的风光,却是印在了脑海里。

下车后的虞小玫没有发觉这场卑劣的偷窥,看到陈树涨红的脸还道:“真热啊,这么早就这么热,今年夏天可要难过死了。”

陈树似还没反应过来,讪讪道:“是啊,真饿呢。”

虞小玫扑哧笑了:“这孩子是热糊涂了吧?”

陈树也讪讪笑着不答话。恰好碰上虞小玫的盈盈笑意的目光,便似遇烙铁般逃开了。
虞小玫有些诧异,晚霞慢慢爬满了天空,整个傍晚的天都烧红起来。虞小玫的脸也慢慢烧红起来,气氛便有些尴尬了。

4、
汽车飞驰在公路上,一段又一段被晚霞染红的景色送到人眼前,不及细细欣赏又被抛到脑后。

陈树终于慢慢平复下来了。便小声和虞小玫聊着天。虞小玫起初似提不起兴趣,后来也终于慢慢有了笑出。

再后来陈树终于还是忍不住,便问道:“你是不是很喜欢玫瑰?”

这没头没脑的一问,让虞小玫脸一红,半晌羞涩道:“恩呢,我不是就叫小玫么?怎么会不喜欢?”缓缓又道:“但不是喜欢别人送玫瑰啦,就是很喜欢。漂漂亮亮,柔柔弱弱,但是有刺喔!”虞小玫转过头看着陈树,还是那灿亮灿亮的笑。

陈树也笑道:“我记得最早看你的简历时候,一直以为是小玖呢。虞阿玖,是不是也挺好听的……”

虞小玫敛起笑容,道:“阿玖啊?嗯,是蛮好听。可她最后没能和袁承志在一起,结局太悲哀了”,顿了顿又道:“不过你要是喜欢,也可以叫我小玖。”

陈树一愣:“你看过《碧血剑》啊?”

虞小玫又是那灿亮的笑容:“没啊,以前别人告诉我的……”

陈树看着窗外,说道:“好吧,以后我便叫你于小玖吧”,又似乎是忍不住般的笑起来:“嗯,小玖玖。”

虞小玫脸一红:“什么嘛,小玖!”

忽然间便无话了,虞小玫打了个哈欠遮掩,却被陈树看在眼里。

“借你肩膀用用”,虞小玫忽然靠了过来,发丝被窗口小缝灌入的风吹起,女人特有的香气丝丝灌入陈树的鼻孔中。

陈树身体有些僵硬,妻子的笑容忽然间钻出了脑海。隐隐的渴望变成现实的此际,陈树忽然有些不安和愧疚。正犹豫要推开虞小玫时候,虞小玫却轻轻扭了扭身子,换了舒服乖巧的姿势。

陈树的心便软了下来,连身体也松弛了些。他恻恻身,换了个让虞小玫可以靠得更舒适的姿势。

虞小玫忽然把自己的手提包扔了过来,那个因为陈树色迷迷的目光反复眷顾,她本来放在腿上遮掩的包。她又往下躺了躺,似乎是想要调整出最舒服的姿势。但短裙本来就短,此际更是让陈树心惊肉跳了。

陈树不得以调整呼吸,轻轻唤道:“小玖。”

虞小玫没有回应,依旧闭着双眼,脸上的表情早已放松下来,似个孩子般,仿佛就要沉沉睡去……

4
自此以后,两个人似乎又恢复了些默契。偶尔还会在饭厅遇见,便坐在一起说说话。偶尔也一起下班,但笑闹却很奇怪的消失了。

虞小玫似乎刻意的在两人之间加了些客气。陈树发觉了这一点,也在两人间加了些小心翼翼。然后似乎便有了个微妙的平衡,彼此都遵守者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界限,这让陈树觉得很安心。

私底下陈树便叫虞小玫‘小玖’,虞小玫似乎也挺喜欢,这似乎昭示了两人有不同于普通同事。陈树虽然每见到妻子都会有愧,却究竟是不肯断绝这段暧昧。

但有一回陈树逗虞小玫,叫她:“小玖玖儿”。虞小玫却忽然间的冷眼瞧他,让气氛霎时冷了下来。也是从那时候起,陈树开始相信,他们之间是有界限的,他对界限的感知并没有错误。

源于这种掌控感,陈树此后便慢慢放下心来,他决定小心翼翼的保持和虞小玫这段关系。

但问题还是在不久后,时隔两月的今天出现了,在此际虞小玫开口请他上楼坐坐时候。

其实下午来公司集合时,陈树便又看见了虞小玫那件性感的包臀短裙。

夏日依旧炎热,而虞小玫依旧温柔又性感。

同事间聚餐于陈树来说总是无味的。一帮人你来我往的劝酒,对不胜酒力陈树来说属于灾难。尽然左避右闪,但等到散场,陈树依旧是头中昏昏沉沉,胃里翻江倒海。

由于担心再晕车,陈树告辞了同事打算独自步行一段路。

男多女少的年代,女同事总是不愁有人送的,尤其是虞小玫这样漂亮又单身的女同事。
两个男同事都提出要送虞小玫,还都笑对方已经醉了,拉扯间便有了点小尴尬。

虞小玫反复解释自己没喝多少酒,很清醒,住得近,不用送。却依旧无效。正拉扯间,瞥见不远处的陈树,便如得救般道:“我和树哥顺路,和他一起走”。

说完便跑了过来,两个男同事一愣,忽然一起哈哈大笑道:“喔,理解理解。”

男同事奇怪的语调让陈树和虞小玫都有些尴尬。两人慢慢走远后,才一起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又看看彼此,笑了。

此刻陈树又故技重施般放慢脚步落在了后面。虞小玫却学聪明了,停下来盯着陈树道:“又走这么慢?”

陈树带着醉意笑道:“啊,没什么。黑衣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话尚未完,虞小玫却截口道:“你却用它色眯眯的乱看”,她说完又凶巴巴的啐道:“应该把它挖出来!”

虽然凶巴巴的,但无奈中带点吓唬的语气,配合着那微醺的脸颊,神情语调间,直是俏丽不可方物。

陈树又是痞子般无赖道:“这怪不得我,只怪上天给你生了这幅翘臀,而我又最是个爱美之人,”接着又道:“其实这么偷偷摸摸的欣赏,实非君子所为,我还是大方点好了”。他说罢竟直勾勾盯着虞小玫的翘臀和修长的腿,最后还肆无忌惮的攀上了虞小玫胸前的双峰。

虞小玫被陈树的无赖气笑了。但他灼灼的目光直盯得人发毛,便追过来捶打陈树。口中还咤道:“让你偷看,让你无赖。”

陈树借着酒意,忽然一把将虞小玫揽入怀中,轻轻道:“小玖玖儿,我看见你那朵小玫瑰了,纹在那么私密的地方,不会痛么?”

“陈树这该死的混蛋,这么无耻的话还能说得那么温柔”,许多年后虞小玫想起,还会羞得满脸通红。

虞小玫身子一震,似乎想说什么,身子却忽然软了下来,嘤咛道:“你怎么这样子?”

陈树却已是恶魔附身,低头在虞小玫的耳边温柔道:“我不是故意的,但我看见了,好漂亮……”

那是安全裤外的另一朵玫瑰,背景是一片雪白,绿叶红花,鲜艳耀眼。

后来每当虞小玫再偷偷想起这个时候,总是会想当时怎么突然傻了,竟然连挣脱都忘记了。又心道好在陈树只温柔抱着她,没有多余的动作。

但陈树却一直记得,当他几乎想要开口对虞小玫说,还想再看看那朵玫瑰时,脑海里突然出现的,却是妻那善良的笑容。

突然的愧疚和对自己的厌弃让他不得动弹。于是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抱一抱,抱一抱就好。

但当陈树放开虞小玫的时候,虞小玫其实早就清醒了。但她也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便任由陈树抱着,本来三分醉意的脸更是通红。

虞小玫确实住得很近,所以每每后来回想,虞小玫都无法记起他们是怎么到小区楼下的。唯一让她觉得害羞又难忘的是,当她忽然如神经症发作般说出那句“要不要上去坐坐”时,陈树突然僵直的身子和傻掉的表情。

有时候虞小玫会想,如果真得存在平行的时空,那个瞬间的后面,也许是最可能的另一个结果。但在她所在的这个时空里,陈树的发愣最终阻止了一切。她没办法说出她更想要的是哪一个,似乎所有的一切,从来都不是由她决定的。

当她已经站在悬崖边上,几乎就决定了要和他一起粉身碎骨的时候,那个把他带到悬崖边的男人,却又生生站在悬崖边上,把她拉了回来。

在所有一切云淡风清很久以后,虞小玫依旧不知该怎样去看陈树。他是个怎样的人?好像是个好人,但肯定也是最坏的那个。而她自己,或许也一样。

5、
道歉总是廉价的,尽管陈树明白,可还是想对虞小玫说些什么。可惜第二天上班时候,自始至终,陈树甚至都不曾能撞上虞小玫的目光,也就遑论其他了。

在陈树决定辞职的时候,她听到了虞小玫已离职的消息。陈树不免觉得愧疚,小玖玖到底是没有给他机会。

陈树只好收起辞职信,他知道,他不能跟着辞职,否则公司里的他们的八卦又要满天飞起。只是本该是他辞职的,或许如此,压抑的愧疚感才有个出口。

陈树一声苦笑。

当他打开抽屉时候,一个精致的信封静静躺在里面,信封上“陈树亲启”几个字灵气娟秀。那是虞小玫写的,陈树一眼便认出来了。

陈树小心翼翼得打开信封,生怕有一丝损毁的样子。信封的里面信纸很好看,左下是一颗古拙的柳树,翠柳如烟,向中间伸展,右上则是远处朦胧的人家,中间大段打断的留白里,搁浅一只小小的船儿。

信的内容是更大段的留白,留白到什么也没有。没有称呼,没有落款,更没有一句内容。信纸折叠得并不算美观,横竖斜的折纹穿过柳枝,却温柔的像是怕真折断了它们一样。

这封信让陈树很恍惚,恍惚到在晚上和妻子一起吃饭的时候,还在走神。

妻子似笑非笑得看着他,嗔道:“哼,可别琢磨你那小九九了,回家就好好吃饭。另外……”,她忽得嫣然一笑:“你今天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陈树心中一惊,抬头看着妻子调皮的笑容,忽然福至心灵:“娘娘在上,这是小的这个月的薪水,还望娘娘笑纳……”

饭后陈树躺在床,随手翻看着《金瓶梅》,妻子端来一盘洗好葡萄。陈树却忽然道:“媳妇儿,明天和我一起去趟首饰店,把我的结婚戒指改小点吧,以后我想一直戴着!”

妻忽然不说话了,安静的剥好一个葡萄,又送到他口中后才缓缓道:“早给你改好了……”

上一篇: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下一篇:“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提供的PS修图照片 中国网9月30日讯 日前,浙江企业金隆发集团向本网提供消息称其入围了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组织发起,国家质检总局质量
  • 陈树的小九九
    陈树的小九九
    1、 当虞小玫真的开口请陈树上楼去坐会儿的时候,陈树却手足无措了。 小区的夜已有些晚。 三两月光透过树的叶子,洒在二人身上。微风从陈树耳际吹过
  • 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我在你家楼下台球厅,过来陪我。 接到苏羽的电话我愣了一下,挂断后再次确认后发现确实是他打来的,这让我有点意外,他是个爱旅游的宅男,前阵子刚
  • 生死契
    生死契
    我不知道我是爱他的。 一 梦里花开 我是宁国的祭司,年纪尚小便因师父亡故而手握权杖的祭司。我年纪轻轻,被天下人委以重任。我那时还不懂情爱。
  • 我是土豪,跟了我吧!
    我是土豪,跟了我吧!
    早上我迷迷糊糊地被一泡尿憋醒了,起身去厕所,我家厕所在楼道的最里端,是这层楼共用的。刚一开门,一个人带着一阵风从我门口过去,虽然我还没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