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在你家楼下台球厅,过来陪我。”

接到苏羽的电话我愣了一下,挂断后再次确认后发现确实是他打来的,这让我有点意外,他是个爱旅游的宅男,前阵子刚从她女朋友那边回来,这么突然找我,也许是借钱?

大家好,我是老曹,苏羽鸡汤文笔下总出现的那个人,今天的故事由我来给大家讲。

(1)

“你主动找我一次可不容易,是不是想我了,还是知道我要回香港提前请我吃饭?”

苏羽已经开好了台子,靠在台子旁用壳粉擦自己的球杆,他看到我走来,放下球杆,扔过来一瓶啤酒,没理我。

我走过去拿起球杆,开了球。

“老曹,我跟她分手了。”

“哦。”我心里有点难过,老苏这么乐观的人,其实内心一直很孤独,看到他恋爱了我们都特高兴,结果这么快就夭折了,我喝了口啤酒,又问道:“分就分吧,总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幸福的吧。”

“老曹……”

我伏在台球桌上打算继续打球,却发现老苏叫了我之后没了后文,我转身,看到他捏着台球杆的手在发抖。

“我……”他低着头,似乎要哭了:“我他妈怕她不幸福。”

“已经分了。”我继续手上的动作,一杆打进了两个球,又道:“幸福不幸福跟你没关系了。”

“不,我还是想等,想让我们都静静。”

“等个屁啊你等,这个世界好男人好女人都不少的,你放心吧。”我一边说话一边打球,打偏了,骂了一句,朝他抬了抬头,示意该他了。

他走过去,挥杆,直接打滑没打到球。

“不管别人多好她多差,我只想要她。”

“你是不是傻啊,苏羽?脑袋有屁?”我把球杆竖在一旁,看他这状态也没心情打下去了,苦口婆心道:“感情这种事情不是一个人的结果,你知道吗?要两个人一起努力的。”

他在那把那罐啤酒一饮而尽,又去冰柜里拿了一瓶,我赶紧上去拉住他:“苏羽你丫的傻逼,你有点酒精过敏又不是不知道,喝死自己有用吗?你喝死她都不会心疼的!”

“去你的,我了解她,了解她的口是心非跟喜怒哀乐,只是她有时候还是太爱玩了……”

“爱玩?爱玩就可以伤害真心对自己的人?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老苏。你不是很喜欢写故事的,帮我写出来吧,我跟我前任的故事。”

“好。”

(2)

我二十八岁那年在老家的小镇上认识的夏琪,她是我小学同学老婆的闺蜜,那时刚刚二十岁。

同学的老婆说夏琪是一个很乖的女生,而且我已经到了接近而立之年,家里逼婚逼得紧,两个人见了面,对彼此印象倒还不错,就很快开始交往了。

但第一印象其实并不好。

夏琪的牙齿有些黄,应该有过吸烟史,左臂上还有一个不小的纹身。但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过去,况且是我最好的小学同学的老婆亲口说很乖的,既然以结婚为目的,多些包容跟谅解倒是理所应当的。

小镇上有一家迪吧跟几家KTV,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也不知道带她去哪儿玩好,就打算带她去迪吧。

“不要了吧,那种地方太吵了。”她一脸天真,我信以为真。

然后我们选择了去相对安静的KTV唱歌,唱了连续一周,两个人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之后睡在了一起,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可是我慢慢才知道,走过这道防线,会发现更多我预料之外的事件。

夏琪没有工作,甚至经常不回家,回家也基本都是深夜一两点才回去——我知道后犹豫了很久,终是没有去问些什么。

我并非放任不管,我依旧带她见过我所有的家人了,那时已经快要清明节了,我想着清明节祭祖之后就带她回香港,远离这个小镇的一切,也许就会好了。

事情证明,我太天真了。

祭祖之后她开始天天跟我吵架,觉得我太急了,没有给她时间,她并不想跟我去香港。

我说好,我还可以等。

又一天晚上我打电话叫她出来看电影,她说跟另外一个朋友逛街,没办法陪我。我便一个人去了电影院。

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朋友来打电话。

“阿凡,我看到一个女人好像是你女朋友,在这的迪吧喝酒呢,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我迟疑了几秒钟,走出了电影院,还没回话,那边继续说道:其实……老曹,她每天都来这里喝酒……你真应该管管她了。

(3)

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站在第一次约会的公园前,我发现她的小肚子有些隆起,问道:“夏琪,你是不是还跟你前男友在联系?”

并非我对她不够信任,而是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刚刚过去半个多月,就算怀了也不会这么快有肚子。

夏琪瞪了我一眼,一副要哭的样子:“你又不信任我,姓曹的!我早就没跟他联系了好吗,是不是怀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喝酒喝出来的吧!”

我赶忙抱紧她:“就算怀了也没事,谁没有过去,只要你玩够了,好好跟我在一起就可以了,我只在乎你的现在跟未来,也会对你的现在跟未来负责的。如果真是怀了,孩子打掉吧?”

“好。”

我们去了医院,整个医院就我一个男的,所有的目光像针一样扎在我脸上,扎在我心里,但我不能逃离,因为B超室里躺着的是我未来的妻。

检查的结果是夏琪阴道细菌感染,是一种性病。

我当时怔在那里。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身子在抖,我甚至觉得有点窒息。我还没有说什么,过去就是过去,不提就是不提。

晚上回家的时候妈妈跟我吵了架。

“我挺不喜欢这个女人的,你能不能别跟她混在一起,儿子?”

我摇了摇头。

我妈妈敲砸了下桌子:“你长大了就不听话了是不是?就管不住你了?”

“我娶老婆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不是跟你!如果娶老婆要娶你们喜欢的,那你们再生个儿子好了,反正我这辈子不娶她不打算成家了!”

我摔门而出,身后留下一阵叹息。

后来妈妈跟我打电话,还是妥协了,让我回家。

(4)

第二天我跟夏琪一起看了电影,但下午她就说亲戚家有事去了亲戚家,我知道她那个亲戚的家在那里。我邀请她视频,她拒绝了,然后微信给她发了位置共享,她同意了,结果我发现她的位置是一个度假村的酒店。

我说我还能说什么?

她说你随便啊。

第二天一早我给她发了消息,说自己有急事要回香港一趟。而实际上我没走,而是让朋友帮在夏琪总去的那个迪吧定了位置,凌晨的时候我就赶了过去,我多希望她不会在那里,我更希望是我看错了。

但就是我最爱的那个女人在那跟几个桌的男人喝酒,其中一个男人是她的前男友,他们两个还搂搂抱抱的。

我站在吧台前眼泪滑了出来,她发现了我,坐了下去,保持沉默。

我走了过去,贴在她耳边低语:“这个地方确实如你所说,挺吵的。”然后我就出去了,我站在迪吧门前抽烟,有点冷,几个朋友也出来了,陪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个时候她前男友搂着她出来了,我跟了上去,拽住她的手,不知道说什么,看到她手里的手机,想到还是自己给她买的,就不假思索地说道:“你把手机还我吧,你不配用。”

当时的我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不是怕打起来,而是努力克制自己失望透顶的情绪。

我转身会迪吧喝了很多酒,第二天就胃出血住院了。

我刚从医院出来就听到朋友打电话说她又在迪吧喝多了,有几个男人拉着她要去开房,让我赶紧过去吧。我望了望天,有点晕,打了车就去了,推开那几个男人,带她先找个地方吃饭了。

这个时候我依旧定下来真正回香港的日子了,跟夏琪说了,夏琪一个电话过来,带着哭腔让我原谅她,说她会改的。我太心软了,也太爱她了,我说好,我带你去香港。

晚上我在微信上要跟她视频聊天,她拒绝了,说“我们就这样做朋友不是挺好的吗?”

我问:我付出了这么多,到头来只是做朋友就挺好的?

她没回我,我留了句“我知道了,祝你幸福”就把她拉黑了。

(5)

过了几天,我们共同的一个好友告诉我她前男友有性病,每次他们两个人开完房后她都要自己去看妇科。我心里很痛,给这个好友转了笔钱,让她给夏琪,她说用不了这么多吧?

我说:剩下的钱就给她让她去找份好工作吧,希望她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以后再次见面别再是迪吧了,还有,就说钱是我之前给的,别说现在给的……

我回了香港,跟夏琪再没有联系……

“说完了?”苏羽叹了口气,一脸震惊,“这要不是你亲口说的,我真的难以置信。不对,你亲口说的,我也觉得可怕……”

我点了点头,还是有些难过,有些事有些人你再怎样骗自己放得下,终是会变成一生的记忆挥之不去,时不时从脑袋跳回心脏讲自己折磨得黯然神伤。

“老曹,你说为什么我每次打台球总是会把黑色的球到最后才打进洞?”

我看着桌面上剩下的最后一颗球想了想,道:“大概因为她是黑八,分高,足够重要,所以觉得不舍吧。”

【PS】

第一次采用读者提供的材料写这样一篇小破文,还原度还是极高的,说实话心里其实平静了很多,失恋对我的打击是很大的,但是我写文的时候会很安静很投入。

但这样的故事太让人心痛了,付出了那么多最后无果而终,大概夏琪不够成熟,而你的世界又等不起她吧。

上一篇:生死契 下一篇:陈树的小九九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陈树的小九九
    陈树的小九九
    1、 当虞小玫真的开口请陈树上楼去坐会儿的时候,陈树却手足无措了。 小区的夜已有些晚。 三两月光透过树的叶子,洒在二人身上。微风从陈树耳际吹过
  • 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我在你家楼下台球厅,过来陪我。 接到苏羽的电话我愣了一下,挂断后再次确认后发现确实是他打来的,这让我有点意外,他是个爱旅游的宅男,前阵子刚
  • 生死契
    生死契
    我不知道我是爱他的。 一 梦里花开 我是宁国的祭司,年纪尚小便因师父亡故而手握权杖的祭司。我年纪轻轻,被天下人委以重任。我那时还不懂情爱。
  • 我是土豪,跟了我吧!
    我是土豪,跟了我吧!
    早上我迷迷糊糊地被一泡尿憋醒了,起身去厕所,我家厕所在楼道的最里端,是这层楼共用的。刚一开门,一个人带着一阵风从我门口过去,虽然我还没挣
  • 金银猫被曝花钱买国资背景?!
    金银猫被曝花钱买国资背景?!
    据网贷之星了解,本周票据理财平台金银猫宣布获得了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战略入股,工商变更于4月1日的完成,入股比例约为40%。中能电力燃料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