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契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不知道我是爱他的。

一 梦里花开

我是宁国的祭司,年纪尚小便因师父亡故而手握权杖的祭司。我年纪轻轻,被天下人委以重任。我那时还不懂情爱。

自接过师父权杖那日起我便决心一番作为,最起码保宁国数十年平安。可国君乃是篡位而来,祭司是不允许参与国内的政事的,师父亡故,即是如此。

苏楠,他说他是老国君的遗孤,也就是现任国君的侄儿。年方十八,被国君以各种理由送来给我,非说与我参道学习。在我看来不过是黄毛小子,可我明明记得几年以后在皇宫里见到他的样子,他已出落得成熟稳重,其间不过五年。

他来到净月潭时,正直深秋,四周落叶纷纷,倒也别致好看。他三跪九叩拜了师门,他是不用做祭司的,不过是学门手艺,再长几年便回去领了自己的封地过完余生。所以我便也不需要认真教他祭天之术云云了。那两年不过就像国君遣了个人与我做伴。苏楠换了衣服认认真真贡了茶,那时只有我二人。他一身的墨绿色躬身在我面前,轻声唤了句“师父”,语气甚是不适与尴尬。我不忍摸摸他的头,好个徒儿,我从没想过收徒,如今却还收了个不接我衣钵的徒儿。

很快过了冬,净月潭是不会下雪的,所以枯枝败叶的冬天甚是难熬,往往看到枯干的枝丫不觉有些断人心肠。有了苏楠相伴,日子倒也没那么枯燥。

“师父是不是没看过雪?”苏楠常常问我,而这天语气却有些不同。我阴阳怪气看他一眼:“对啊。净月潭不会下雪,除非我死了。”本是敷衍的话,他却站在原地愣了愣,唇齿微启,大约小声说了句“不会”,我听不清楚便也没问。愣神间,他突然将手滑过我的衣袖,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从未与他人拉过手,若说有,那便是师父临死前嘱咐我的时候。更何况是个年华大好的少年。

我无法从脑海里拼凑出任何字眼回绝他,我第一次傻到话也说不出。苏楠拉上我一路走,走过净月潭的潭水,走过出山的小路,走过东边茂密的林。一阵春风袭来,抬眼间,一片浩浩荡荡的梨花跃然眼前,他兴奋地望着我,又努力压住他的激动,眼里尽是期待:“师父,好看吗?”

春风拂面总触动人心,良人就在眼前。

可我不知。

我从未见过白色的梨花浩浩荡荡地开,春风摇落的花瓣缓缓下落,香气袭来,这真像极了世人口中的下雪。可那更美,美得不可方物。苏楠如此站在我身旁,一身墨绿如瀑,他的容貌并非惊艳,可棱角分明甚是耐看,如是相伴也不错。我知道他在定定看着我,我以为他在期待我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

我轻笑两声:“你不务正业,总找这些林子做什么?”他认真低头看向我,说:“喜欢吗?”相距之近能听见他的心跳,不觉间他竟用手抚过我耳后的发。我蓦地推开,清了清嗓子,“还不错。”继而转身径直往林子里去,双颊连带双耳鼻滚烫不堪。

苏楠性子开朗,净月潭少又有人来,他倒带着我也话多了些。他将那林子里的树移植到潭边,死了一半。活了一半,也不枉净月潭的灵气养育它们。

春去冬来,晃眼过了两个年头,一身墨绿的少年爱上了白衣,说那像梨花的颜色。

他竟如此钟爱梨花。

可他忤逆了师门,我挥剑割了自己衣袍的一角,恨铁不成钢,徒儿怎能对师父动情,更何况我是宁国大祭司。他跪在房门前几天几夜,嘴里始终念念有词“我就是喜欢你啊,师父。”

两年,梨花不过开了又落,春来又开。他走了,我将他赶走了。如此绝情的师父还能有谁?我狠狠掉了几天泪,在梨树下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如是几个月,熬到花又开。梦里他就在我的面前,右手抚过我耳后的发,一身墨绿将他身后的梨花挡了大片。

二 身后花落

五年一晃,我身到四处,已不习惯留在净月潭了。

耳听闲言碎语,说宁国近几年出落了个大才子,尊为国君的亲侄子,本来终日沉迷风花雪月,可自娶了白家小姐,夫妻恩爱,那相公持家有道且文韬武略,不涉政事,国君却也惧他三分。公子名满天下,叫做苏楠。

这名字听起来也是生疏了,想我曾经一口一个“小楠”。我不过是对他心怀愧疚,当日赶他离开太过决绝罢了。

宁国大旱,按理我是要祭天求雨的。国君早早将我请了去,住在皇宫。

皇宫奢华无度,不禁觉着这国君也该再换换了。我住的别院算朴素些,离正殿不远,国君说是晓得祭司不喜奢华。唯一不足的,便是门口的过道几乎是人人必过,多少有些冗杂。

国君定了日子,沐浴斋戒,我穿着玄服走上祭坛。手中的权杖是师父的遗物。世人总以为祭天不过如此,可确确实实是要耗费灵力的。台下一众看热闹的皇家贵族对着祭坛指指点点,说从未见过如此云云。

一个祭司一生能祭天几次?师父说每一次,都是用命来换的。命中有些东西,是祭司所不得拥有的,上天将它拿走而你浑然不知,直到失去你才知道,你将如此重要的东西换给了上天。

祭天后几日,我均是住在皇宫里。旁听风传各处灾情的好转。大臣们都称颂祭司祭天之神,顺带夸夸国君尊贵厚福,不出所料,国君有些洋洋自得,竟要举宴小庆。

庆宴前夕宫女来请了我,说再入夜些便开宴,我百般推脱还是得露面吃口菜以表忠诚。我径直出了院门,往拐角走。觉得前方有来人挡了去路,不偏不倚,抬头间一身白衣如梨花似雪落落眼前,心里一阵惊诧,是疼的。

五年不见,他竟出落得如此俊朗,眉目间的稚气全无,墨发如瀑,白衣胜雪。难怪风传如此,事实本就是如此。他也定定望着我,他定看出了我的诧异,微微颔首,唇齿微启:“祭司。”他眼里也全是诧异,可他竟淡淡吐出“祭司”二字,果真出落得成熟稳重了。

我点了点头,一如初见那一面。往他身边看去,是个身穿浅紫色衣服的女子,身侧挽过的是他的手。女子巧笑倩兮,见他如此唤我,抬头望了他一眼,眼里尽是柔情。继而也颔首向我致意。想来那便是他的发妻了。

我未迈开腿,我内心涌起了五年间久久压抑的失落,身侧他扶了她,径直走过。当初决绝的人,如今是被决绝地待了一回?是我当初太残忍了么?扼杀了一个青年炙热的情感,所以他再见我也是如此冷冷相待么?我与苏楠竟走到如此地步。苏楠啊苏楠,你可知梦里我常常见你一身墨绿,你可知我在梨树下梦里梦外是非不知啊。

宴席上苏楠与发妻坐在角落,那白家小姐也是美人一个,席间不断有人连连夸赞他二人郎才女貌,他对她百般照顾。

皇宫的月色朦胧,倒是灯火通明。屋外花园无人共赏,安静祥和,好过在宴席上应酬些不相干的人。我本以为我只觉得亏欠他,我不知我是不是爱上了他。

一阵脚步声愈发接近,蓦地回头,竟是他。他也止步了。

那一刻是喜是忧?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多期待,不管是谁,最好是他。月色和灯火相辉映,照出他大致的脸庞,那一刻好似回到净月潭。

最终是我,干笑两声:“五年未见,出落得如此优异。看来净月潭险些耽误了你的前程啊。”他沉默半晌,平静道:“祭司教诲,苏楠不敢忘记。回了家发奋图强,终究是熬出了头。”我愣住,脑海里却清醒地挣扎于一个问题,脱口而出:“那位白家的小姐……”“师父不是说,要我离开后成家立业吗?”

我竟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转身低头看了看丛中的花,突然想起那一树的梨花白。不知何时他已走到我身边,熟悉的味道。

“你竟如此恨我吗?”我问。

“你大我几岁?”他反问。

“……”

“不过五岁,就因为如此?还是因你是祭司?”语气如此平静。

我讶然抬头,他并未在看我,连质问都如此平静,是将恨磨平了吧?

“不要当祭司了,”他说,“否则我即便篡位,也不惜一切要废掉祭司。”

我只当他又说了气话,可我不曾想,他真的密了谋篡了位,一剑刺进我的心口。

三 生死如契

净月潭一如往常冷清,祭天之后我便再没出去。睡梦里总是惊醒,苏楠躺在潭边的树下,梨花落了一地,瞬间又转到月下在皇宫的场景,我多想上前抱住他。可转眼便是梦醒。

那日踉踉跄跄跑来一个信使,说苏楠要谋反。信使是白家小姐身边的人,她约莫不愿他冒险。

他真的敢。他真的恨我。

祭司是不能干涉政事的,若有,那便是为了国君。彼时我只得与他刀剑相向。我去了,我不忍心。

浩浩荡荡的篡权,其实早已密谋。苏楠真真不同了,与我在净月潭时只愿傻傻跟着我,如今他一路长驱直入是多英勇,战袍加身,眉间的英气和戾气煞是可怕。我看他长剑直指他的叔父,我必须所忠的国君。愈发接近,慢慢接近。

我见过那白家小姐,她说,当你对上他眉眼,心跳不已的那一刻,爱便如签字画押一般,是生是死身不由己。

我以为她说的是自己,实则她说的是苏楠,然而却应验了我。

我飞身上前,直直对着他而去,多想投入他的怀里,然而面前却是亮晃晃的剑刃。苏楠,你等我。若我不是祭司了,我多想嫁给你。做你用双臂环住的妻子。

我停步,他亦停步了。鲜血淋漓在我胸口,他还是白衣胜雪。“阿凝!”他疯了似的抱住我。终究我是入了你的怀里。我虽总是做梦,可此刻我看得真切,原来我爱他。他眼泪止不住掉,双手死死扣住我:“你疯了!”

我不知道他是爱我的。

“你知道吗,我以为你恨我。你再恨我,我也不愿与你刀剑相向。”我强忍住泪,一字一字顿出来。

“阿凝你知不知道,我上净月潭是为了你,离开是为了你,娶妻是为了你,篡权都是为了你!我以为,以为只要废了祭司这制度,你便能爱我了……我……”

他抱住我泣不成声。我拉住他的手,借力凑到他耳边,用尽力气:“从一开始我就喜欢你,若再来一次,我不会赶你走,若有来生,我要嫁你……”

梨花落了一地。他拥我在树下长长入眠,这一梦,我终于真真切切抱住了他。

上一篇:我是土豪,跟了我吧! 下一篇: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我的前任得了性病
    我在你家楼下台球厅,过来陪我。 接到苏羽的电话我愣了一下,挂断后再次确认后发现确实是他打来的,这让我有点意外,他是个爱旅游的宅男,前阵子刚
  • 生死契
    生死契
    我不知道我是爱他的。 一 梦里花开 我是宁国的祭司,年纪尚小便因师父亡故而手握权杖的祭司。我年纪轻轻,被天下人委以重任。我那时还不懂情爱。
  • 我是土豪,跟了我吧!
    我是土豪,跟了我吧!
    早上我迷迷糊糊地被一泡尿憋醒了,起身去厕所,我家厕所在楼道的最里端,是这层楼共用的。刚一开门,一个人带着一阵风从我门口过去,虽然我还没挣
  • 金银猫被曝花钱买国资背景?!
    金银猫被曝花钱买国资背景?!
    据网贷之星了解,本周票据理财平台金银猫宣布获得了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战略入股,工商变更于4月1日的完成,入股比例约为40%。中能电力燃料公司
  • 关于举报金银猫张林海的犯罪事实和违法行为
    关于举报金银猫张林海的犯罪事实和违法行为
    平台曝光 平台名称: 金银猫 平台网址: http://www.jinyinmao.com.cn/ 曝光原因: 无法提现 举 报 信 现将所收集到的关于张林海的犯罪事实告诉大家,希望公安及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