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们一切安好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闺密打电话说你五一放假没事来找我吧,我问她我去你请我吃什么东西,她说你想吃什么我请什么,怎么样你到底来不来,当然去了。

火车上,和我邻座的是一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的姑娘,本来火车上不该和她有交集的,毕竟,一人一个手机要么聊天,要么看电视,亦或者睡觉,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是最理所当然的了。

因为之前去厕所无奈翻遍了整个书包也没有发现手纸,她似乎看穿,把纸递给我,我微笑。

她叫顾寒,现在大二,和她交谈过后,才知道她不似外貌那样文静。

许久之后,她问我是否愿意听她高中时代的故事,我说好啊,她看向远方,我仿佛看到了那些往事在她的脑海翻转。

窗外一切景物都在飞奔,还没来得及欣赏它的美,就匆匆而过,如同那些旧时光,此刻的我与顾寒就像在时光隧道,她正从记忆中扫出往事。

我转过头,静静的看着她,认真讲故事的人都是特别的美,我真的想知道她的青春到底是什么样子,能让她如此陷入沉思,快乐,亦或悲伤。

她道来。

刚进入高中时,我们军训,那时候总想着怎么请假,装晕,肚子疼,感冒了,反正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经过我们一“哭”,二“闹”,终于,我和小五,安安弄得教练对我们放弃治疗,我们见习成功。

每天看着别的同学在那经历磨难,忍受痛苦,心里有说不出的幸运,安安说我们真的太机智,小五骂她得了把你,当时请假的时候就你怂。

后来高中毕业后才发现,军训半个月是整个高中最幸福的时光,我们在最幸福的时光干了一件最疯狂的事情,也因此认识了苏北和南风。

小五天生就是个“冒险主义者”,要不然怎么说她是射手座呢,用她自己的话说只要是不犯法,没有她不敢做的,军训期间,我们闲来无事,她问我和安安你们俩敢不敢玩个刺激的游戏。

我们最终同意。

晚上上自习的时候,我听见有个男生对另一个男生说你知道吗,我书包里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把自己买来的卫生巾放错了地方。

你真以为是放错了,我书包也有,还他妈让我拿东西时弄出来了,幸好早就练就了不要脸的本事,要不然还真会不好意思。

我当时听见之后,就在那一直偷笑,小五说你和安安一样没出息,笑也得那么硬憋着。

本想这件事就此结束了,没想到几天过后,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就那么在班里把东西给我们还回来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不好意思是假的,安安和我赶紧把卫生巾收了起来,小五倒是不在乎,对着那边的男生说了句,怎么,想让我们丢人,就这点本事。

都说不打不相识,就这样,我们和南风,苏北成了好朋友,很好的那种。

苏北家庭条件不错,吉他,蓝球,唱歌,样样都行,更人神共愤的是他学习好,我们班大大小小的口号全都是他原创,你身边总是有太多这样的人,不过有时候你却足够幸运,可以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南风和苏北比起来就算是普通人了,不过却生的好,那一张脸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处于青春期的姑娘,他,足可以靠颜值吃饭。

我和安安同桌,小五坐在我们后面,苏北南风同桌和小五中间隔着过道,当然,这些位置是苏北花了几顿饭换来的,苏北说这样可以更好的与我们交流增加感情,小五说他耍流氓。

苏北和南风有时间就去蓝球场打蓝球,本就帅的身影这下更把他们映衬的玉树临风,有时候我和小五安安走在路上,会有以前熟悉的人问你们班那两个人叫什么,挺帅的,你们熟吗,给要个qq呗。

每次听到这句话,小五都会很不客气的说一声我们不熟。

小五就是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的人,刀子嘴豆腐心,和你大吵大闹不出5分钟就像没事的人一样,有时候明明是她的错,小气的人却成了你。

没错,小五喜欢苏北,我们看的出来,我想苏北也知道,毕竟,他是情商那么高的一个人。

苏北初中的时候在网上谈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是四川的姑娘,长的不高却十分可爱,特别是那一对会说话的眼睛,真的太迷人,这些自然是苏北描述给我们的。

苏北说,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像春天的阳光,暖暖的,那时候他就盼着放假,去四川找那姑娘,后来,他一个人翻山越岭,千辛万苦来到了姑娘的家乡,姑娘却始终没有出来见他。

苏北学吉他和唱歌就是在认识那姑娘以后开始的,那姑娘说过她喜欢弹着吉他唱歌的男生。

后来苏北问过那姑娘为什么不见他,因为,我没太当真,那姑娘这样告诉他。

他的这一段恋情就此结束,苏北说这是他的初恋,他当时是真的爱那个姑娘,从四川回来之后,他睡了整整2天, 不吃不喝,起来之后,他删了关于那个姑娘一切的联系方式,从那一刻,他就发誓,自己要努力做到一切都好。

幸福是自己给自己的,感情的事,谁先当真谁就输了,这是那位姑娘留给他的唯一一个礼物,苏北他收下了,而且当做珍宝。

苏北女生缘很好的,他之后也谈过好几个女朋友,只是,都没有在一起很长时间。

只见小五和苏北上课总是打打闹闹,也因此被代课老师“请”出去多次,小五会为了成绩超过苏北晚上在宿舍熬夜到凌晨,苏北也会为了和小五拼个高低练题练到手酸。

只是除了苏北,我们都不清楚,他对小五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或者,只是想谈谈而已。

高二的一段时间,我们班里进行“世界大战”,男生对战女生,没有炮火,只见硝烟,我找到小五,小五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与苏北被这么毫无征兆的被搅入这次大战,而且正中漩涡,一瞬之间,他们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班里也因此赢得了难得一个多月的安静。

这件事过后,小五发信息告诉苏北,我喜欢你,苏北说,小五,我们是好朋友。

小五曾经对她同位说过,你喜欢他就去表白啊,大不了连朋友都不做呗。

原来男女所谓的真正的友情只是在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才能存在,有些话一但说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就好比苏北和小五,说好的做朋友,也不过是再见面时假装打个招呼。

人就是这样,宁愿是过错也不愿错过。

南风是在高二分班的时候向安安表白的,安安告诉他她喜欢的是苏北,可是苏北他不喜欢你,没关系啊。

南风问我

“顾寒,你喜欢苏北吗?”

“我和他,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你就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他,哪怕一点。”

我没有回答南风,许久,我问他:

“南风,你说,我们五个还会像以前一样吗?”

我们五个关系还真是复杂,小五,安安喜欢苏北,苏北喜欢我,南风喜欢安安。我确是喜欢苏北,只是与我而言,苏北,只适合做朋友。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你喜欢的人也在喜欢你,我是刚好遇到苏北,只是他和我之间隔着两个最好的闺密。

高二分班,只有我和安安分在了一个班,不过这样也好,少了许多的尴尬。我同位是个男的,不高,没事就喜欢对着我笑,有天我实在忍受不了,就说了声你是不是有病,他说我只是喜欢你。

结果刚被表白没几天,苏北便把某男生叫了出去,我对苏北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别乱来。

“顾寒,你别太自以为是,我找他和你无关。”

这天下午,某男生搬着桌子去了后面。

“哎,他到底给你说了什么?”

“让我离你选一点。”

小五还是和以前一样,上课依旧打打闹闹,由于她们班和我们班对着,我偶尔也可以看到小五在教室门口站着的吊儿郎当的样子。

记得高一的时候,我问小五:“你就不能上课好好呆着,站在门外就那么好?”

“只要能和苏北单独在一起,站出去又怎么样,顾寒,你不懂。”

由于学习越来越紧张,苏北南风包括小五,我和安安几天都见不了一面,再次见面时,只见苏北牵着一个女孩的手,那女孩我见过,和苏北一个班,是他们跑操时的领队,长的很高,也很漂亮,跟苏北,真的很配。

晚自习放学,我们出教室看到站在走廊的小五,她说让我和安安陪她走走。

小五说你们知道吗,苏北谈恋爱了,本来他不答应我,我是难过,不过那时他单身,我本以为只要这样下去,我就有机会,可是,真的当你看到他和别人在一起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心真的会痛。

所谓坚强的内心在撕下面具的一瞬间就会彻底崩溃。

后来小五说着说着就哭了,她说我真的想走到苏北的面前,问问他我他妈哪一点不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啊,我是小五,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苏北,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小五,是最适合你的。

小五告诉我们一个人如果真的不爱你,就算你做的再好,他也什么都看不到。

安安喜欢苏北,小五是不知道的,就像苏北说他喜欢我,小五也不知道,有时候我挺羡慕小五,她可以告诉任何人她小五喜欢苏北。

高考之后,南风给我打电话,他说顾寒,我们五个聚聚吧,我说好。

聚会那天,苏北和南风喝的都很多,南风问苏北,你还不知道吧,安安和小五一样都喜欢你。

安安说南风你喝多了。

南风站起来走到安安身边,怎么,你敢当着苏北的面说你不喜欢他,你不就因为小五喜欢他,你才不说的,我说的不对吗?

小五问安安,他说的是真的,安安坐在凳子上一句话也不说。

“顾寒,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也知道安安喜欢苏北?”小五看着我。

“小五,你听我说,其实……”还没等我说完,苏北便站起来,朝我这边走。

苏北问我顾寒,你说,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你看到我和叶子在一起,你就真的没有一丝伤心。

当太多的事情一下子都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除了保持沉默也只有沉默了,因为你说的每句话都会变成针扎进别人的心里,而这些人恰恰是你最不愿意去伤害的人。

如果当初没有这场恶作剧,是不是我们都会过的很好。

火车中有声音提示着XX站到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走到顾寒的身边,拥抱了她,我说我下车了,她说一路顺风。

出了火车站,我给闺密打电话,我到了,快点来接我,闺密说你等着我分分钟就到。

有时候我还会想起顾寒,想起她们之间的故事,也想知道她们后来怎么样了……

愿你们一切安好。

上一篇:老吴 下一篇:情深缘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情深缘浅
    情深缘浅
    长桥边,杨柳岸,清风徐徐,吹拂着湖面,泛起层层涟漪。 岸边,一位曼妙女子正在散步,一袭白色拖地长裙,芊芊细腰,系着一条镶着翡翠的紫色织锦
  • 愿你们一切安好
    愿你们一切安好
    闺密打电话说你五一放假没事来找我吧,我问她我去你请我吃什么东西,她说你想吃什么我请什么,怎么样你到底来不来,当然去了。 火车上,和我邻座的
  • 老吴
    老吴
    第一次见到老吴是在一年前去养老院当志愿者。我们要慰问的老人并不乐意和我们多交谈,而是一直推搡着我们让我们去隔壁房间找他的好兄弟老吴。
  • 我喜欢的人
    我喜欢的人
    好啦,我就到了,过个马路就能看到你了。 我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努力辨认着周围似曾相识的高大建筑物。 站在路沿,焦急地数着红灯的秒
  • 梦一场
    梦一场
    苏林醒过来的那一刻发现自己身上的疼痛全部不见了。 昨天的事情都是真的?苏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竭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昨晚他喝了一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