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人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好啦,我就到了,过个马路就能看到你了。”

我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努力辨认着周围似曾相识的高大建筑物。

站在路沿,焦急地数着红灯的秒数。这回完蛋了,又让周逸等了我半个多小时,非得被狠宰一顿。

好不容易等到红灯变绿,我拉起行李箱就往对岸冲。谁知行李箱失重,把前面的一个人重重地撞了一下。

身后立马传来了一阵怒吼:“你这人赶着投胎啊?”

心里一惊,转身便看见了一张扭曲的漂亮小脸恶狠狠地瞪着我,眼睛都快冒出火来。

只是,比发怒的小脸更引人注目的,是她身旁男子的一张清毅俊秀的脸。他紧皱着眉头看着我,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尘封的记忆蔓延上心头,满是苦涩。直到耳边传来汽车的鸣笛声,我才回过神,来不及道歉就急匆匆地往不知名的方向跑去。

直到跑到气喘吁吁,脑海里闪过的尽是那张熟悉的脸庞,既面目可憎,又异常怀念。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赶到与周逸约定的火锅店,他早已在里面等着我,只是看到我略微红肿的双眼时,瞪大了眼,却什么也没说。

火锅没有放辣椒,但我却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混杂着酸涩的眼泪,不管什么都往嘴里胡塞。

周逸突然从对面起身坐到了我旁边,把我用力地拥进他的怀里,在我耳畔轻声道:“别吃了,一点都不好吃,我们换一家。”

刚夹起的一颗丸子“咚”地一声掉回了锅里,悬在半空中的手有些不知所措,正如六年前那样尴尬,进退不得。他站起身,紧紧地把我的手握在了掌心。

狠狠憋在眼眶里的眼泪像打开了匣子,倾泻而下。我靠在他的怀里,哭成了泪人,恨恨地说:

“我下辈子,一定要做被爱的那个人。”

-2-

随着泪匣子被一块打开的,还有回忆。

六年前,许扬、周逸和我是大学同班同学。

许扬长相帅气,为人健谈,但大学四年来都没有谈过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至于原因嘛,自然是拜我所赐。

见到许扬的第一眼,我沉寂了十八年的心开始砰砰直跳,一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地向室友宣布:

“我一定要追到许扬。”

“哈哈,这难度可大了,喜欢他的女孩子很多呢。如果你成功了,我们就请你去全市最贵的火锅店吃一顿,失败了就你请客啦。”

不知从哪来的自信,我拍拍胸膛脱口而出:“没问题。”

可事后不久我就后悔了。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我想我已经被凌迟处死无数次了,因为不管许扬拒绝我多少次,对我有多冷漠,我总能端着一张笑脸在他身边转悠。

情人节的那一天,我站在男生楼下对着他大喊:“许扬,我喜欢你。”

一瞬间,寂静的大楼躁动起来,不少人都打开窗户一探究竟,纷纷起哄,整栋楼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我孤零零地站在楼下等了好久,被男生们犀利的眼神射杀,有些胆怯想跑,但摸摸羞涩的钱袋,又憋足了勇气喊了一声:“许扬,你快下来。”

整栋楼都要爆炸了,所有人都跑到了阳台上看热闹,还有十几个男生把许扬架到了我面前。

我欣喜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紧拽着的礼物袋递过去。

可是,手却尴尬地悬在了半空,进退不得。

许扬的脸色极其难看,拧着眉头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谢谢,我不需要。”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周围看热闹的男生们见我愣在了原地,万分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后,纷纷散去。

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早晨,我又准时拿着早餐守在了男生宿舍楼下,笑着与相识的人问好。

几乎所有男生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走过路过对我竖起大拇指,有几个还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鼓励我。

那天起名声大噪,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我在追求许扬。

每当有女生对许扬有意思时,我总会使尽各种手段,精神恐吓,威逼利诱,让女生知难而退。于是,开始有人放出话来,“许扬是夏唯唯的,动他者死。”

此言一出,斩断了许扬大学四年所有的桃花运。

我仍然每天站在宿舍楼下等他,可他看我的眼神里似乎多了几分怨恨,我还未走近他时,他便如同遇上瘟疫般躲得远远的。

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么,开始时女主穷追不舍,男主避之唯恐不及,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许扬只是感情迟钝,只要我坚持下去,他的心总会有融化的一天。

-3-

2014年12月22日,是许扬在大学里的第四个生日。

傍晚六点,校道上人来人往,冬阳里染着淡淡的清寒,别有一番滋味。

我手里提着从蛋糕店里亲手制作的蛋糕,兴冲冲地往男生宿舍走去,在其他同学的指示下,顺利找到了许扬的宿舍。

只是手指停留在了门上,再也敲不动了。

“许扬,我看你接受夏唯唯得了,人家追了你四年也不容易。”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静静地等着。

沉默许久,许扬低沉的声音才缓缓传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越是对我好,我越是讨厌她。”

手中的蛋糕“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里面的人听见声响起身来开门,我拔腿就跑,下楼梯时不小心与周逸撞了个满怀,膝盖被粗糙的地面蹭破了皮。

顾不得伤口,我匆匆丢下一句“对不起”便飞快地逃回了宿舍。

舍友们都出去了,面对着空荡荡的寝室,心也莫名地被掏空了,仿佛花光了所有的力气。眼眶霎时一红,胸口一阵钻心的痛。

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讨厌,竟然是这样的无能为力。可最最难过的是,明明我知道这些,却一直假装不知道。

直到今天,许扬的话才狠狠地撕下了我伪装的面具,只是真正的血肉,早已模糊不清。

在床上哭着哭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把我从噩梦中吵醒。

一接电话,舍友的狮子吼差点把我的耳朵震聋,“夏唯唯,你快点过来,周逸为了你和许扬在操场打了起来。”

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跟周逸扯上关系了?

我赶紧下床穿了件外套就急冲冲地跑了过去,到了才发现,平时空旷的操场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我拼命地挤到人群的前面,发现他们俩脸上都挂了彩。

周逸占了点上风,狠狠地把许扬压在了地上,咬牙切齿道:“她做错了什么,不都是对你好吗,你凭什么伤害她?”

“周逸,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要是喜欢她就去追,我一点也不稀罕。”说完,许扬将头撇向一边,却无意中看到在人群的我,怔住了。

而周逸顺着他的视线,也发现了我,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朵莫名的绯红。

我在众人的视线下走了过去,拉起周逸就往外走,把所有人的闲言碎语都抛在了脑后。

“夏唯唯,我……”许扬在我的身后欲言又止,“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你给我青春,我只能给你遗憾。”

前进的脚步重重一顿,一时心脏像被狠狠地拧成抹布的样子。

我回过头,对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在两个人的对望里,好像把余生所有的话都说完了。

-4-

我拉着周逸走到湖边,看着他被揍得鼻青脸肿,有些哭笑不得。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周逸对我的心意,只是那时候的我,眼里除了许扬,就再也看不见别人。

周逸知道我喜欢吉他,便用自己暑假兼职的钱给我买了一把,说是淘宝买来的便宜货。还是一个识货的朋友告诉我,那把吉他,少说得上千块,我惊呆了。

后来我和他提起这件事,他只是耸肩笑笑地说:“只要你喜欢的,我都想给你。”

那天晚上的路灯,照亮了他的微笑,是那么用力地喜欢才会如此欢喜吧。

大学四年里,吉他安静地躺在了宿舍的一角,上面积满了灰尘,里面藏着的,却是我一直忽略的美好。

-5-

大学毕业后,周逸和许扬都留在了广州,而我毫不犹豫地去了深圳。

如许扬所言,毕业以后我们都从彼此的世界里销声匿迹,成为了永远的陌路。而我和周逸的联系反倒渐渐多了起来,莫名的情愫在我们之间开了花。

由于周逸常常要来深圳出差,我们一个月能见上好几次。

我常常和他抱怨,家里总是催我去相亲,生怕我熬成老姑娘。周逸开始只是笑笑,调侃道:“那就去呗,说不定瞎猫碰上死耗子就嫁出去了。”

我气得抓狂,只好对他翻了无数个白眼。

这次正好碰上我出差来广州,便提前让他预订好大学时常去的一家火锅店。

一到广州,熟悉的气味扑鼻而来,看着旧时的树木和雕刻着岁月的建筑,多年前仓皇逃离留下的狼藉,心中万分感慨。

只是没想到,偌大的城市里,还是碰上了许扬。

也许生命里总有一个无法拥有的人,你给他最美好的青葱岁月,而他只能给你留下无法磨灭的伤痕,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周逸买完单送我回酒店,在准备下车时,他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目光紧紧地锁住了我,“下辈子太久了,只要你愿意,这辈子你就是我最爱的人。”

他的眼睛弯成月牙,唇角不自觉荡起一抹微笑,黑色的眼眸,像星星般闪耀。

我把头凑了过去,轻轻地在他脸颊留下一吻。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其实,我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上一篇:梦一场 下一篇:老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老吴
    老吴
    第一次见到老吴是在一年前去养老院当志愿者。我们要慰问的老人并不乐意和我们多交谈,而是一直推搡着我们让我们去隔壁房间找他的好兄弟老吴。
  • 我喜欢的人
    我喜欢的人
    好啦,我就到了,过个马路就能看到你了。 我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努力辨认着周围似曾相识的高大建筑物。 站在路沿,焦急地数着红灯的秒
  • 梦一场
    梦一场
    苏林醒过来的那一刻发现自己身上的疼痛全部不见了。 昨天的事情都是真的?苏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竭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昨晚他喝了一些酒,
  • 网曝上文申江邮币卡骗局 百余投资者血本无归
    网曝上文申江邮币卡骗局 百余投资者血本无归
    近期,和讯315金融曝光台接到投诉,来自全国各地的200余名投资者实名联名举报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申江文化商品运营服务平台(以下简称上文申江)涉嫌
  • 华宇卖国资背景被打脸:一边公开甩锅 一边付费删帖
    华宇卖国资背景被打脸:一边公开甩锅 一边付费删帖
    华宇卖国资背景 一边公开甩锅一边付费删帖 近日,媒体曝光国资背景竟被随意买卖,央企华宇入股200万一年。报道称,中贵国控(中国华宇全资子公司)入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