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雀儿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家雀就是麻雀,在东北被称为(读音)夹巧儿

  我小时候总跟着小区里的刘爷爷玩儿,其实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他岁数大了,天天就是拎着一个小马扎遛弯儿,遛弯儿也没多远,就在小区里晃悠,上大学以前,我没怎么出过远门,感觉安达就大得没边儿没沿儿,一辈子能把安达每个角落都逛遍就挺不错的了。我那时候比现在还胖,懒,不愿意动,爱吃肉。愿意和刘爷爷瞎逛,是因为刘爷爷会讲故事,而且都是那神神叨叨的故事。这类稗闻,小时候也听奶奶讲过一些,记忆最深刻的倒是有俩,我家祖籍山东省梁山县,梁山县真有梁山,传说梁山上住着一个妖怪,这妖怪吃人肉,喝人血,谁都不知道它的来历,就知道它在山上待了很久很久,奶奶小时候还看见过那妖怪下山杀人,说是那妖怪长了三只眼睛,头发和脸都通红通红的,几颗两寸多长的大尖牙翻蹄撩掌的露在嘴唇外面,拿着一把大砍刀。后来被解放军用机关枪给突突了。还有一个传说,说安达最北边有一座大烟囱,大烟囱特别高特别大,有个人爬到烟囱顶上往烟囱里面看,发现烟囱里面都是水,水里还有两条大鱼,那大鱼特别大,有从火车站到砖瓦厂那么长,从一道街到七道街那么宽,那大鱼长了一双大眼睛,每只眼睛都比烟囱口还大,大鱼一翻眼睛,安达就下雨,大鱼一翻身,安达就地震,那人下了烟囱,淘来十多个大麻雷子,又爬上烟囱,点着了大麻雷子往烟囱里扔,把那大鱼炸得直翻个儿。然后安达地震了,死不少人,那两条大鱼觉着自己做了坏事儿,就变成两只家雀从烟囱口里飞走了。

  奶奶走了很多年以后,我看《水浒传》,感觉那通红通红的妖怪原型应该是一百单八将里的赤发鬼刘唐。我看《庄子内篇逍遥游第一》,感觉那俩大鱼的原型应该是鲲鱼。奶奶不认字,没看过《水浒传》,也没看过《逍遥游》,但里面的故事她都知道。老人们给你讲故事的时候,都言之凿凿,说那故事是真的,不掺一点假,但其实都有很多个人色彩。

刘爷爷给我讲过一个他小时候经历过的事儿,为了方便,我下面用第一人称来讲述这个故事:

我老家是火石山乡下面一个村儿的,在村里跟我最好的是我赵叔,那时候我十二三岁儿,赵叔四十多岁,赵叔是从山东逃荒过来的,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有一次他说他们村里的人都饿死了,就他逃出来了。我们村里好多人都是从山东逃荒来的,但是谁都没听说过赵叔的那个村子。赵叔住我们村儿东头一间茅草屋子,他垒了个炉子,弹了两床厚棉被,冬天在茅草屋子里住,夏天就自己在地里搭个棚子在里面住,他的地不多,种点儿苞米,种点儿菜就满了,他就靠这些东西过日子,想吃肉的时候,他就拿弹弓去打家雀,回屋里烤着吃,我也跟着吃了不少家雀儿。

有一年冬天,雪贼拉大,前一场雪还没化干净,后一场雪又过来了,地刺溜刺溜滑,平常的地上,雪都没脚脖子。大人上个月就不下地干活了,在家猫冬,村里只有赵叔没事儿在外面晃悠,他寻摸打个兔子,野鸡,黄皮子什么的,我们村儿里谁都不敢吃黄皮子,就他敢吃,村里人都说黄皮子有臭味儿,可赵叔做的黄皮子不带怪味儿,我也跟着吃过。赵叔是个光棍儿,他没什么亲戚,也没什么地方去,就是我们几个小孩儿偶尔去他家蹭蹭野味儿吃,他家碗筷不多,有时候他做好了饭,我们就围着他家那口大黑锅,用手抓着吃,他屋里比别人家更暖和点,因为他不走亲戚,不串门,所以在外面逛游的时候楼回家不少柴火。有时候我们在他家屋里拍啪叽,有时候我们会带几个土豆鸡蛋,到他家里烤着吃。我们几乎天天下午都去赵叔家,赵叔点着炉子,我们几个围在炉子旁边,借着亮,听赵叔给我们讲鬼故事,赵叔肚子里全是故事,有些是他听别人说的,有些是他自己编的,他自己编的那些鬼故事有鼻子有眼儿,都跟真事儿似的,一开始我们都可信他了,后来有一次,我们看见他故事里被女鬼吓死的邻村儿王老三来我们村看他姐,才知道好多故事都是赵叔瞎编的,不过我们还是喜欢听赵叔讲故事。

  有一次,我们下午去赵叔家,发现门锁着,咋敲也不开。村里的孩子头大马猴子就带着我们去地里玩儿溜盒子。玩完溜盒子太阳也快下山了,他们都回家了,我就去赵叔家看看他回没回来。赵叔家门没锁,我推门就进去了,发现赵叔正在屋里做饭,赵叔一看我过来,就招呼我吃饭,赵叔炖的白菜,热的苞米面干粮,我说我得回家吃饭,赵叔也没劝我,就招唤我,“二利,你看我整个啥回来。”

  我就跟赵叔去看,一个小筐里装着一只家雀,活的家雀。

 赵叔说:我下午打鸟儿去了,刚到地里,就看见一个老鹞子追这个玩意儿,这家雀看见我一下子就钻我怀里了,我就搁弹弓把那老鹞子打跑了。

 我逗了一会儿鸟儿,喂它吃了点儿苞米茬子,就回家了,我跟赵叔说,明天早上我还过来逗鸟儿,赵叔答应了,说:那我头午等你过来,正好逗完鸟你跟我出去找点儿草籽儿给它吃,总吃苞米面也不是个事儿。我点点头,就回家了,做梦都是那个家雀,棕色的小羽毛,眼睛不大点儿,叨苞米茬子。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就起床去赵叔家,发现赵叔还没起床,赵叔看我来了,支起身子,说他有点难受,我看赵叔眼眶发青,脸色蜡黄,就问他咋了,他说自己胃疼,吐了一宿,后来吐血了。我也顾不上那个家雀了,就跟赵叔说,带他去看大夫,赵叔说他走不动了,能不能把邻村儿的季先生请过来,然后他从炕上的柜子里翻出了两块银元,给我一个“这一块钱先给大夫,等他来了再给另一块”,我有点儿画魂儿,邻村五里路呢,我说我回家找我娘,让我娘带我去,赵叔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我回家把钱给了我娘,我娘说她去找大夫,让我去看着赵叔。下午我娘带着大夫季先生来了,我一直在赵叔家,在这段时间赵叔又吐了两次血,脸色都发灰了,腮也塌下去了。季先生来到屋里,坐到炕上,给躺着的赵叔把脉,季先生眉头紧皱,过了很长时间,他松开手,然后把手抄到袖子里,掏出一块大洋,给了我娘,跟我娘说,钱我还你,给他准备后事吧。我娘问:季先生,咋回事儿?(季先生不仅是医生,还能看外病)
上一篇:2009年,春天记忆 下一篇:日赢打360金融旗号融资 遭周鸿祎朋友圈啪啪打脸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日赢打360金融旗号融资 遭周鸿祎朋友圈啪啪打脸
    日赢打360金融旗号融资 遭周鸿祎朋友圈啪啪打脸
    近日,北京时间零时差注意到网上出现一则项目推荐,宣传所谓360金融A轮增资扩股项目,并宣称一家名为日赢的公司直接进360金融的股东名册。对此,奇虎
  • 家雀儿
    家雀儿
    家雀就是麻雀,在东北被称为(读音)夹巧儿 我小时候总跟着小区里的刘爷爷玩儿,其实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他岁数大了,天天就是拎着一个小马扎遛弯儿
  • 2009年,春天记忆
    2009年,春天记忆
    2009年,春天。 四月初的北方,微风中还残留冬日的气息,夏柠同往常一样奔跑在去公交站的路上。三年了,她每天都要踩着点进教室,弄得老师哭笑不得
  • 国资背景竟被随意买卖 央企华宇系入股仅需200万一年
    国资背景竟被随意买卖 央企华宇系入股仅需200万一年
    据P2P情报局报道,读者爆料收到了某中介给的华宇系央企挂靠方案,信息如下: 这可能就是那些宣称自己属于国企背景/央企背景平台的真相。 1、该中介可
  • 玻璃瓶里的男孩
    玻璃瓶里的男孩
    我的名字叫冬冬,不知道自己存在有什么意义。也许对爷爷和爸爸来说,我这个唯一的儿子是他们最好的出气筒了。我今年十二岁,也可能是十三岁,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