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春天记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2009年,春天。

           四月初的北方,微风中还残留冬日的气息,夏柠同往常一样奔跑在去公交站的路上。三年了,她每天都要踩着点进教室,弄得老师哭笑不得。

      怎么说哭笑不得呢?虽说她是个女生,却总是懒踏踏的,不同于其他女孩子,她不爱逛街,不喜欢甜食,只要闻到巧克力的味道就恶心的想吐。好在她成绩好,就算落下了两个星期的功课也照样名列前茅。她爱犯错误,上课睡觉,开会说话,自习嗑瓜子。除了她清新甜美的外貌,全班男生都敬她是条汉子,当然,除了他。

       “小柠!”

     “优优啊!奇怪,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夏柠用被挤成肉饼前的最后一丝力气答到。

     于益优,夏柠的同窗好友,俩人认识六年了,是从初中就开始的死党。益优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形象,金丝眼镜,长相虽然一般但绝对是个暖男。小柠挤到了他面前,185的个子不得不让1米55的她仰视着。车子启动,她一个趔趄栽在他身上。猛一抬头,阳光洒在他白皙的脸颊。

      “优优,”“嗯?怎么了?”他回过神。

      “你的脸红了。”夏柠调侃他。

      “没,没,哪有。”于益优别过了脸,只留夏柠在心里偷笑。

       他们本就是两路人,要说的两人相识还真就是意外加缘分。初一刚入学,夏柠犯错误被罚站,放学很晚回家路上遇到了混混,正好被益优撞见,说要保护她。到最后夏柠三下五除二解决了,益优满身的伤。就这样,因为心怀愧疚照顾了益优一个星期,彼此熟悉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高一文理分班,夏柠选择了比较擅长的文科,而益优应了父母的要求选择了理科。两人教室离得很远,夏柠总是去找他,讲解数学题,帮忙带早饭,处理男生的告白。久而久之,好多人都认为他俩是一对儿,他们也懒得解释。为什么要解释呢?夏柠想,这样省去了很多麻烦,岂不是很好?

         只是高二的时候,于益优病了。

      高烧不退,做了脑穿刺手术,在医院躺了三个月。夏柠每天都去看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于益优的父母都竖起了大拇指。随着病情一天天的好转,于益优出院了。那是五月的一天,微风和煦,阳光正好。

          “小柠,” 夏柠挽着他,抬起头。

        “我从未觉得阳光这样好。”于益优依然虚弱,“原来当一个人即将与世界告别的时候,才知道最想要的是什么。”

       夏柠用两只扑闪闪的大眼睛望着他,阳光下苍白的侧脸让她心疼。

       没错,就是心疼。以前都是于益优宠溺她,包容她。所有有关他们的记忆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她决定,她要收回以前的任性,一辈子对他好,就像他对她那样。

        大病初愈回到学校,于益优转入文科班了。这引起了很多迷妹的不满,也有朋友问他为什么,“脑子坏了,不好使了。” 他简单回答。

        就这样,他和夏柠同班了。

      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放学,除了每天早上不能一起坐公交。


 

        转眼间,夏天来了,高考也来了。

      两个人都正常发挥,填报志愿的时候都没有询问对方,或许是害怕分开吧!直到有一天于益优约她去吃冷饮。

       “去哪里?”于益优淡淡的问。

     “华东师范,定了。”夏柠觉得,气氛有那么一点点尴尬。她偷偷看过于益优的志愿,和她一样,华东师范也是第一志愿,只不过他没有服从,最喜欢的专业没考上,最后被中国海洋大学录取了。

        “哦,”他应道,“什么时候开学?”

        “三天后。”,她停顿 ,“那你呢?”

         “比你晚。”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夏柠走的那天,于益优没有和她告别。

     两个人的距离远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了,微信上偶尔说几句寒暄一下,假期的时候也各忙各的草草见了几面。大学的时光总是那样短暂,忙了又忙,毕业了。

      夏柠很忧伤。四年的大学生活,她变了好多,她不再是女汉子,转换路线做了淑女,也拒绝了很多男生的告白。每天都被楼下别人的男朋友的早餐叫醒,每晚从图书馆回宿舍楼的路上都会有情侣牵手并肩打kiss,每次出去玩都会被撒狗粮撒到恶心呕吐。她想于益优了。她想他陪在身边的日子,如果转身他还在,该多好。

        于益优呢?他在四年的时间里拼命学习工作,毕业后在家乡有了上市公司,顺理成章回到了A市。公司运转顺利,三年的时间他也已成为了小老板,现实点说,有房有车有存款。于阿姨着急他的婚事,多次安排他相亲,他总是推脱说自己还小不着急。或许没有人知道,他在等谁。

       三年的时间,夏柠也读完了本校的研究生,毕业典礼的那天,她接到了于益优的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她熟悉的名字,有些感叹,又有些激动。

       “你在哪呢?”听着他一如既往温暖的声音,她突然很想哭。

         “在学校。毕业典礼刚结束。”她平静了一下,不想他听见她的抽泣。

        “我知道你在学校!在学校哪里?” 于益优有些着急了。

        “礼、礼堂门口,怎么了?”夏柠不明所以,因为很少见温和如谦谦君子的他这样焦急。

        “站着别动。嘟——” 什么情况?虽有疑问,夏柠还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真的听了他的话一动不动。他不会真的来了吧?

        两分钟以后,礼堂门口就停下了一辆拉风的路虎,引得来往的同学纷纷侧目。

        车门开了。于益优一身Vicutu,金丝眼镜,还是那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夏柠惊呆了。是的,她知道自己喜欢他了,就在大二那年平安夜他为满足她见他一面的愿望连夜飞往上海的时候。看着自己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男生手捧玫瑰款款走向自己,她彻底凌乱了。

        “小柠!”

      师范大学女生本就多,这样的一声,几乎周边的人都围了过来。

      他在距离她一米的位置停下,夏柠依旧惊讶地扑闪着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我来晚了吗?”

         夏柠没有回答。他是指毕业典礼吗?

        “小柠,” 于益优认真道,  “今天我来,两个目的。第一,参加你的毕业典礼,貌似来晚了。” 说着他把蓝色妖姬递给她,他知道她最喜欢的。

       还不等夏柠说话,他继续:“第二,” 于益优单膝下跪同时掏出礼盒拿出戒指,动作行云如流水,不知背后练习了多少遍。

         “把你娶回家当老婆。”

    周围沸腾了。“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陪我去民政局,好吗?”

        夏柠彻底凌乱了,一切都那么突然。她忽然想起了那年夏天的同学聚会,打赌输掉的他向她单膝下跪表白。她说她永远忘不掉那晚昏暗的灯光下他纯白的T恤和闪亮的眼睛。

        被周围的吵闹切断了思绪,她笑了。“两个条件。一,在你公司给我安排个工作;二,以后单独出来不许像今天这么拉风。”

        “你是我老婆,一切听你的。”

     “ 还有个问题。”夏柠故意停顿。她忽然想看他有什么反应。

       “什么问题?”于益优又急了。

       夏柠羞涩着低头,“你太高了,我吻不到你。”

       话刚说完,于益优迅速给她戴上钻戒,一把抱起她,不顾众人,忘情一吻。

     他爱她,从他看见她小巷里收拾混混时唯美又潇洒的背影开始。

        春风十里,不如娶你。

     愿所有等待着爱情的人,都会有完美结局。

 

 

   写给一个哥哥的故事,愿你一切安好。

上一篇:国资背景竟被随意买卖 央企华宇系入股仅需200万一年 下一篇:家雀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家雀儿
    家雀儿
    家雀就是麻雀,在东北被称为(读音)夹巧儿 我小时候总跟着小区里的刘爷爷玩儿,其实也没什么好玩儿的,他岁数大了,天天就是拎着一个小马扎遛弯儿
  • 2009年,春天记忆
    2009年,春天记忆
    2009年,春天。 四月初的北方,微风中还残留冬日的气息,夏柠同往常一样奔跑在去公交站的路上。三年了,她每天都要踩着点进教室,弄得老师哭笑不得
  • 国资背景竟被随意买卖 央企华宇系入股仅需200万一年
    国资背景竟被随意买卖 央企华宇系入股仅需200万一年
    据P2P情报局报道,读者爆料收到了某中介给的华宇系央企挂靠方案,信息如下: 这可能就是那些宣称自己属于国企背景/央企背景平台的真相。 1、该中介可
  • 玻璃瓶里的男孩
    玻璃瓶里的男孩
    我的名字叫冬冬,不知道自己存在有什么意义。也许对爷爷和爸爸来说,我这个唯一的儿子是他们最好的出气筒了。我今年十二岁,也可能是十三岁,我不
  • 红与白
    红与白
    亲爱的小玫瑰; 小玫瑰!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也许再也不能了。。。。。。 最近还好吗?此时的我正在远方的一家医院的病床上,给你写下这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