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的秘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从来没有想过,铭市还会有这样破败的地方,狭小的巷子几乎只能容下两人并排行走,还得是两个比较瘦弱的人才行。

这里就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与那些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脏乱差这三字简直就是为这里量身定做的。

按照别人给我画的地图,我才艰难的找到了那个叫飘摇的女孩的家。

我是一名十八线摄影师,需要找一个裸模来拍作品参赛,但是在这座相对而言,思想较保守的城市,一般很难找到愿意全裸的年轻女孩,所以经过别人介绍,我得到了飘摇的手机号码,按照电话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我来到了这里。

“相信我,她肯定会让你满意的。”

我也想不明白介绍人为什么笑得那么让人不舒服,直到我看见飘摇只穿着内衣在院子里晾衣服时,心中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我要的是纯洁的少女躯体,展现纯粹的少女曲线外,还要有未染尘世的干净灵魂,虽然最后呈现的方式是平面的,但其散发出的魅力,却是很考验摄影师和模特。

见她这个样子,想必就是那种让人不耻的女生吧。

心里很不舒服,不仅如此,我还感到气愤。长久以来,关于我的职业,总是让人不得理解,甚至还恶意扭曲和涂抹,把本行业的人都说成了妖魔鬼怪。那个所谓的介绍人,恐怕是个卖淫介绍人吧。

哼,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我正想抬脚离开时,飘摇已经发现了我,然后轻声喊:“荣生,是许荣生吗?”

她虽是转过身子面向了我,但眼神空洞毫无聚焦点,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飘摇竟然是个盲人。

“你认识我?”

“我们在电话里约好了的啊。”她说话俏皮,若不是眼神无光,倒也很难发现她是看不见的人。

“哦。”刚才一紧张倒给忘了这茬了。如今这个情况,恐怕想走也不行了。

飘摇邀请我进她家里坐,然后自己回了房间去穿衣服。

说实话,我很别扭。虽说不是第一次拍人体,但她这种情况的还真是第一次。如果是因为看不见而选择了那种职业,倒是让人觉得心疼。

可是,我的原则不能放弃。我打算给她一笔钱,然后告辞,这样不会浪费彼此的时间。

“如果我不合适的话,那你就把钱拿走吧,所谓无功不受禄,我没理由拿你的钱。”

这要换了别人,我肯定直接拿着我的钱走了,但是她这个样子,没来由的让我觉得心疼。以前我也有过长达十年的黑暗时光,看不见任何东西,世界里只有漆黑一片。

那时候我和一个小伙伴玩得很好,他和我一样也是个盲人,但整天笑嘻嘻的,牵着我的手一起做游戏。

后来我得到了眼角膜捐助,恢复了光明,却再也没见过那个人。想来他是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所以伤心难过躲起来了吧。

现在想想觉得自己也挺忘恩负义的,明明他在我黑暗的时候对我那样好,但我好了之后就很快把他给忘记了,就是个没心肝的叛徒啊!

心里又一阵愧疚,我对飘摇说:“那你先试试吧。”

只要开始拍摄,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让她收下这笔钱。不为她,为了曾经自己的错误。说来说去,我也只是想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

飘摇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好。”

2

长期处于黑暗的人,除眼睛之外的感官都很敏锐,这一点在飘摇身上很有体现。她对周遭的一切都很熟悉,让我几度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看不见。

我先让她穿着衣服拍了几张找找感觉,说实在的,我一点没上心,因为压根不觉得她符合我的要求。虽然她看上去是挺纯粹的,但我心里还是无法释怀她能在院子里半裸着晾衣服这件事。

就算是职业裸模,也不会这么大胆吧。当然我也承认,我不够专业,思想上还是有一些骨子里带的保守。

可我就是心里觉得莫名其妙,有好几种情绪在心里翻滚,像一只猫在挠毛线球似的,乱糟糟的一团,又急又躁。

随便拍了几张后,飘摇提议说:“到饭点了,我做饭给你吃吧。”

我有轻微的洁癖,所以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她家的小厨房,好在还算干净。

“可以吗?”因为我许久没有应答,她又出声问道,这次竟然还带上了一点哀求的意味。

“那麻烦你了。”

我仿佛听见她好像松了一口气,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说:“你随意吧。等我一会就行,我动作很快的。”

让一个盲人做饭给我吃,我还真不放心,所以悄悄的坐在窗户边监视对面厨房里的一举一动。我好害怕她会切着手或者把什么不该放进去的东西放进锅里。

不过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就像我前面说的,她几乎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动作很快,手脚麻利极了,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开始了三菜一汤的午饭。

可能是饭菜很香的原因,我对她可能是妓女的身份少了那么一点介意,心里也减退了她看不见的同情。

毕竟,她活的也挺好的,最起码生活可以自理,还能像模像样的招待客人。

“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许是我一直话很少,说话又冷冰冰的,所以她认为我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于是在我突然问话后,有了片刻的紧张。

“还有我姐姐。”

还有姐姐?怎么?还真是一个团伙?

我的心又开始烦躁起来,嘴里的饭菜就跟裹了一桶油一样腻的让人反胃,我赶紧放下碗筷,然后强迫自己平静情绪。

她倒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偷偷的抿着嘴并不敢笑得太开心,就好像谁会偷走她的笑容一样,如履薄冰的神态和少女淡雅的笑容糅合在一起,倒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

原本说洗碗这种事情交给我,可飘摇不愿意,微微皱着眉说:“君子远庖厨。你赶紧出去吧。”

她的手上还带有水渍,推我出去的时候,冰凉的触感让我心里一跳。我站在门口觉得莫名其妙,刚才那一副老夫老妻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还有,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她很熟悉?是因为这个女孩本身具有的亲和力吗?

我摇摇头,自己还真是会胡思乱想,随便擦了擦手,跑回客厅去拿我的设备。趁着她在洗碗,我悄悄离开就好了。

临离开的时候,我偷偷望了一眼她,如果她是个好女孩……这样说好像也不太对,如果她没有误入歧途,我应该很乐意和她成为合作伙伴。

可惜了。

3

截稿日一天天临近,可我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要不然就是长相不符合要求,要么就是气质不行,总之没一个看顺眼的。

经过这么一对比,我倒觉得飘摇还真是个最接近我心中的标准。但是,她……

我叹了一口气。最近总是会不自觉想起她,十分替她觉得惋惜。

这天,我刚从模特公司出来,接到了飘摇的电话,她语气很着急,声音发抖,好像是正处在什么危险之中。

“你怎么了?”

“你……能不能到我家一趟……我害……”

她颤抖的声音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同情心,我安慰了几句后就朝她家赶。幸好我的记忆力不错,尽管满脑子担心,但还是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她家。

“飘摇?”我轻轻推开门,开灯没有电,房间里黑漆漆的,过了一会视线适应了黑暗后,才发现缩在沙发后面的人。

她像一个小猫一样浑身发抖,头发湿哒哒的黏在一起遮住了脸。

我有些犹豫的走过去,却没敢靠太近,“飘摇?你还好吗?”

“停电了。”她说。

“我知道。”

“我害怕。”她依旧蜷缩着身子,声音有些沙哑。

可当我听完这三个字之后,我笑了。“你根本就看不见,也会害怕停电?”我原本担心的情绪此刻全都消失了,我后退一步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了烟。

“不是我说你们,真以为玩摄影的就很有钱吗?摄影穷三代不知道吗?”

飘摇慢慢抬起头,用空洞无神的大眼睛“望”着我问:“什么?”

“你们不就是想从我身上诈钱嘛,又是假装不要钱,又是做饭挽留,现在还搞个停电求安慰,怎么?你们干这行的也有剧本?”我出来没有带多少现金,但有总比没有强是吧,看她这么可怜,我就当是做慈善了。“这些钱给你了,以后请不要再找我了。因为我对你们这样的人,没兴趣。”

说完我叼着烟离开,结果刚踏出房门,飘摇在身后叫住了我。

“你还有事?”我平静的转身,却迎面被刚才的钱砸的脸颊发疼。

飘摇冲我大喊:“这是你的钱,这一次的,还有上一次,全都还给你!许荣生!你真是个王八蛋!”说完使劲摔上了门,差点把我的鼻子撞歪。

欲擒故纵?这些年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也是见的多了,呵呵。脚底下散落火红的钞票,我弯着腰一一捡起,整理好之后放在她门口,然后找了块砖头压上。

都是出来混的,谁都不容易,何况她还是个盲女呢,对不?

4

我自以为这事之后,我们俩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但是谁能想到原先的那个介绍人又出现了。

“你赶紧走,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为什么?”

装糊涂装的毫无水准,真是让我替她感到悲哀。我直截了当的说:“你们不是专业的模特,更不是正常的女孩,总是这样生活是没法长久的,虽然我不会戳穿你们,但是扫黄力度这么大,你们总有一天是会被抓住的。”

“啪”!我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真是难以置信。“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你没长脑子吧?”

她这态度真是恶劣到家了,我捂着脸说:“你还敢打人,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会动手。”

“许荣生,我告诉你,飘摇是清白的女孩,你不准这么说她!”

“清白?呵,我还真没看出来。”

“你这个人脑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什么?她的确不是模特,但她是为了你才答应这份工作的。你说什么她只穿着内衣在院子里晾衣服,这个只是她为了适应而做的练习。亏你还自诩是艺术家呢?就是以这样的心思看待她的努力?”

这段话比刚才那个巴掌还让我大脑发懵,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为我做牺牲,我们又不认识。

“你们不认识?呵,我就说我那个傻妹妹到头来是白忙活一场,真是个傻子。”

“哎,你等会,你把话说清楚再走啊!”

可是介绍人一点留恋都没有,踩着高跟鞋走掉了。她刚才一直在用眼神剜我,那样子就像恨不得当场把我生吞活剥了。

难道真的是我误会了?

听她那意思,我和飘摇应该是以前就认识了,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当初看见飘摇时的那些无法言喻的心情又全都冒了出来,我使劲用手敲打脑袋,希望能掉出来一些有用的线索,但可惜一点也没有。

5

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爬上那座小山坡时,飘摇正坐在地上,因为是背对着我,所以我也不清楚她是什么表情。

不知道该不该靠近,我站在三米外的位置上盯着她的背影发呆。如果是认识的,我一定会记得的,尤其她还是一个盲人,这么大的特点,不可能轻易忘记的。

突然,飘摇站起来,她穿着及踝的水色连衣裙,及腰的长发顺滑的落在背上,迎面而来的阳光打在她脸上,肤色几近透明。此情此景,倒真是一个适合按快门的良机。

她舒展手臂,然后翩翩起舞,夕阳西下,她的影子被拉的格外长,我慢慢靠近,悄悄的不惊扰她,然后不停按快门。

虽然手机比不上专业器材,但照片效果非常好。

我正陶醉在自己的作品之中时,飘摇忽然转过身说:“我一直想在你面前跳一支舞给你看,现在也算是如愿了。”

我左右看了看,这里除了我们俩再无旁人,这话应该是对我说的。“你到底是谁?我们认识吗?”

虽然这话说出来很伤人,但我不这样说又不行,我迫切想知道她究竟是谁,我是不是真的丢失了一些记忆。

飘摇把有些凌乱的头发全都理好,然后别在耳后露出白净的脸蛋,对我说:“你想不起来我不怪你,但是你能不能替我拍一张正面照。”

这倒不是难事,刚才都拍了那么多张了,也不差这一张。

她规规矩矩的站好,我数着一二三让她注意准备,随着镜头的锁定,飘摇脸上的干净笑容定格在了手机上,同样也永久的留在了我的心里。

我下意识要拿着手机给她看,刚抬脚就想起她看不见,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手。

她连蹦带跳的走到我旁边,然后说:“好看吗?”

我说:“好看。”

飘摇顺着我的胳膊摸到了手机,在自己眼前“看”了好久才说:“删了吧。”

我不解,“为什么?”

她说:“不好看。”

我笑,她又看不见,怎么知道好看不好看。若不是因为眼睛,她肯定身后有一票追求者,毕竟她符合大多数男人的审美。

“挺好看的。”我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然后和她说:“对不起。当初误会你是……让你难堪了,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是遇见了这样的人多了,所以脑子不自觉就代入了,真是对不住。”

飘摇冲我摇头,表情认真的说:“别说对不起,别说对不起。”然后慢慢的低下了头,小声说:“我怕我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我追问,可她却不愿再说,让我总感觉迷雾更大了。

6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从睡梦中醒来,却被飘摇的姐姐敲门,哦不,砸门惊醒了。我刚打开门她就扯着我的衣领质问:“飘摇呢?飘摇呢?”

“你先等会,飘摇在哪你问我?我能知道吗?”

我的一个哈欠还没打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也不知道她这动不动就打人的毛病究竟是怎么养成的。

“我就不应该让你们见面,是你害了飘摇!”

饶是我脾气再好,此刻也不能容忍一个连打我两次的女人站在我家门口放肆,我说:“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如果我能预料真相带给我的冲击话,我情愿她扇死我,我也不想知道真相。

我说过,我小时候有一个盲人玩伴,只不过记忆里一直以为对方是个男孩,谁能想到不仅是个女孩,而且这个人就是飘摇。

当初她家有亲戚重病,说反正免不了一死,正好可以把眼角膜捐给她,好让孩子重复光明。但是飘摇不同意,硬生生的把这个机会让给了我。

我们家的确有点小钱,父母听说后以为他们是想要钱,于是就买下了那对眼角膜。其实这件事原本可以成为一件好事的,但从我父母这里活活给整恶心了。

他们等我做完手术之后,到处说飘摇家的人见财起意,竟然为了一点小钱就轻而易举的放弃了给自己孩子恢复光明的机会,说不定就是憋着后招想多讹诈一点钱呢。

人在传播消息的时候,总会加上个人情感,等这原本就让人不爽的话传到飘摇家人的耳朵里时,用“不堪入耳”四个字都无法形容了。

一怒之下,他们一家搬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等我手术结束后,再也没有见过她的原因。

在失明的那段时间里,我们都不过是十来岁的小孩子,对彼此说的话都很看重,可是我后来却失约了,对她的消失无动于衷,反倒是飘摇一直留意着我的消息,哪怕多次搬家,生活有诸多的不如意,心里还总是给我留了三分位置。

最近辗转打听到我来铭市发展,并且为找模特发愁的事情,她才拜托自己姐姐去找我。如果我能早一点看出她姐姐脸上的别有深意,也许后面就不会伤害到她了。

可是现实没有如果。她原本以为我能认出她,并且两人坐在一起聊一聊小时候的事情,可惜我压根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过我也觉得无辜,毕竟那时候我又看不见,而且她的声音也不似现在甜美,她还总喜欢说自己是哥哥,老要保护我之类的。

飘摇的姐姐是不同意让我们见面的,因为一开始错在我家,要不是因为我的父母,他们也不至于当初离家,这么些年平添的许多烦忧。

可是奈何飘摇又患了重病,命不久矣,她哭求着才让姐姐答应了自己的请求,这才有了我们见面的机会。

其实她每一步都在向我暗示,希望我能够记起她,可老天爷给了我想象力丰富的脑子,却没有给我可以一眼认出故人的眼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因为不是配套的,所以我才会犯这么大的错误,我已经打算把这个锅扔给这眼睛的主人。管他背不背,反正我心里也是一阵委屈啊!

当然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飘摇究竟去了哪里,这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我必须赶紧找到她。

7

书上说,当你犯了一个错误之后,如果不及时改正,这个错误就会一个伤口一样,慢慢发炎,然后溃烂直至死亡。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是我犯了错,最后承担后果的是飘摇。可是当我抱住她的尸体时,我才明白,这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惩罚。

飘摇,跳河自尽了。

我永远没有了改错的机会,余生只能在愧疚中度过。

飘摇当初并不肯住院,与其在医院里因为化疗而搞得面目全非,她更希望平静的离去,最起码能保留最后一丝美丽。

她是美丽的,也是足以让人一见钟情的,可无论如何她还是离我而去了。

一开始还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那些奇怪的举动,直到现在才明白了诸多问题。

比如她为什么愿意给我当裸模?因为这次比赛很重要,我如果获奖就可以一举成名。最重要的是,她明白我对摄影的热爱。

因为那时候我的口头禅是:我总有一天要让世人看到我眼中的世界。

那时候我还是个瞎子,说这话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我脑子有病,唯独飘摇夸我有梦想,还笃信我一定会成功。也是那个时候,她向我说,等我成了摄影师之后,一定要给她拍一张最美丽的照片。

还有做饭以及跳舞,那都是我们小时候做过的约定。以及那天晚上停电,她说的并不是害怕停电,而是对自己病情的恐惧,毕竟是花季女孩,怎么可能会对死亡一点顾忌没有?她想得到来自于我的安慰,就像我们小时候一起互帮互助一样。

而我那时候说了什么?我说她是堕落的妓女,不仅想要钱,而且会演戏。

想想当初我竟然还恨飘摇姐姐打了我两耳光,现在她就是拿大炮轰我也不为过。

8

这次比赛我用了飘摇的照片参赛,选来选去我还是选了在山坡上跳舞时的一张。她背对着我站着,柔和的阳光铺满整个画面,虽然没有回头看我一眼,但我知道她的心里有我。

很荣幸的,我获得了特等奖。别人问我照片中的女孩是谁?问我为什么作品取名《失去》?

是啊,任谁第一眼也不会想到失去这个词,明明画面那么唯美,可是它的确应该叫做失去。我失去了飘摇,飘摇失去了生命,就是这样简单,但又让我那么痛苦和不堪。

我要让世人看到我眼中的世界,可是我最想让那个看到的人已经不在了。

倘若她能晚一点离开,我就能告诉她一个秘密:

我爱她。

上一篇:【网贷315】信广立诚贷是不是自融你们自己判断吧! 下一篇:“华宇系”分析:买卖国资的行为还在继续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