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那年春暖花开,我跟几个男孩子跑到革命根据地去一个被封的庙里玩,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破枪, 说什么可以防身,这年头防啥啊?我什么也没看到,连个鬼毛都没看见。

“我说,大胖子,你说的怪兽在哪啊?”我走在他身后,嘟囔着。

“哎呀,你着啥急!我告诉你,传说它半人半兽,专门吃人,听族长说,它被一个和尚封印了,所以没有人敢靠近它。”他一边边走着,一边护着我。

其他人也小心翼翼得端着枪,走进那个小黑屋,我不耐烦的踢了一下胖子,好巧不巧,他摔倒角落里的草丛里,我抱着肚子哈哈大笑。“哈哈,胖子,让你吃那么多,哪个女孩能受的了?”

胖子气急败坏的爬起来,跑过来追我,“你这个坏丫头,就知道欺负我,我差点被你吓死了!”

我白了他一眼,“有什么害怕的?只是传说,又不是真的,你不是也不知道火龙头在哪了?”

他停下追我,站在原地大口喘气,半天才回答我,“你真是不怕死,听说很恐怖的,说不定会吃了你!”

“哈哈,有本事让它出来再说!”我笑着拌了个鬼脸,朝他吐了吐舌头。

他没有理我,跟其他伙伴继续寻找火龙头的藏身之地,我感觉有点无趣,就想逗逗他们,“哎,给你们讲个笑话好不好?”

他们回过头,瞅了我一眼,点点头,我一看,立马站在墙边的草垛上开始讲笑话。

“ 第一个:     今天上课听写,老师念:“狼狈为奸。”我一时脑抽“狈”字不会写,瞄了一眼同桌的。我去,她写了个“狼被围奸”!   ”

哈哈!他们笑的捧肚子,我在一边嘿嘿傻笑,接着像老师一样边走边讲,“第二个:记得在大学时,一天晚自习课,我想让我的班长同桌出一下洋相,就在他背后贴了一张纸,纸上画了一只猪。他后桌是一个很胖的女生,胖女生看到之后猛笑,并且越笑越大声,班长责问她为什么笑。那个胖女生一边笑一边指着班长说:“你后面有一只猪……”

哈哈,他们再次笑了,我也很开心,就蹦了一下,没想到脚被什么东西隔到了,好痛,赶紧蹲下身,双手扒开厚厚的草,才发现是一个圆圆的带着封印的石头,我急忙招呼他们过来,“哎,大胖子,小石头,阿秋,快来,这里有东西!”

他们一听,跑了过来,大胖子摸了摸,收起枪,沉重的告诉我们,“这估计就是火龙头的洞穴,我们还是不要碰了,万一出了事,就完了!”

小石头,阿秋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我不甘心,拉了拉他们,“哎!好不容易来了,怎么能半途而废,你们胆小鬼,我来!”说完就撕破了封印。

他们一惊,大喊着,“小萝,不要!你……”

可惜都晚了,封印已经破坏了,他们急忙装好枪支,紧张的瞄准圆石,而我却扑哧一声,笑着,“胆小鬼!”,他们不看我,只是盯着石头,不一会,我感觉石头在动,我一个后退,兴奋的盯着石头,心里砰砰直跳。

二:女妖出世

突然,砰的一声,石头飞了,仅随着一股热流,我被震到墙上,我勉强的从地上爬起来,拿好枪,准备与怪兽决一死战。

小胖子看见我,大声喊,“小萝,快跑,我们不是它的对手!”

我一回头,他们都跑到门口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只感觉一股热气朝我扑来,我还没有看到它的模样,就听到他们尖叫,“小萝,快跑!”

瞬间,枪掉了,我被它拉了进去,只感觉洞穴一片火热,烤的我皮肤火辣辣的疼,眼睛都睁不开了。

砰!我被摔在地上,睁开眼抬头才看到它的原来面目,它一身火红的皮肤,头发就像爆炸了一样,满身鳞片,上身是个女子的模样,下身却是一条蛇尾,我紧张的往后退,它捂着嘴望着我笑的好诡异,“哈哈,没想到还能吃上小鲜肉,哈哈!”

洞穴里回荡着它的笑声,呆在外面的胖子着了急,趴在洞口大声的喊,“小萝,你还好吧?我们这就进去!你回答我一声啊!”

“胖子,别下来,快走!赶紧让人炸了这里,快走!快……”我还没有说完,它一个尾巴扫过来,我被它狠狠的摔在洞壁上,眼一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挡在我的前面,拿着小破枪跟它打了起来,每个人都拼了命的保护我,我眼睛一酸,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我哭着朝他们喊,“快走!不要管我,不然我们就都会死了!外面的村民也会遭殃,求你了,胖子,快带他们走,我不怕!”

胖子满脸都是血,摸了一把脸,头也没回,“我不会丢下你的,那不是好同志,放心好了,我们不会走的!”

我好感动,哭的稀里哗啦,哑着嗓子,“快走吧,你们又没有带足够的弹药,打完了还不是一样死在这里,它根本不怕火药啊!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因为我死,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他们几个人没有犹豫的回答,“死也要死在一起,谁让我们是铁哥们呢!没事,小萝,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哈哈!”

很快,他们快没有子弹了,“你们再不走,我就死给你门看!”我狠狠了心,流着泪哭着请求他们。

他们哭着不愿意离开,我一头撞在墙上,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你们走不走?”

胖子痛苦的抱住我,亲了亲我,“小萝,对不起,以后你妈就是我妈,我会孝顺她老人家!”

我高兴的点点头,“谢谢,快走!快带他们走,我拦住它!”

火龙头一看他们没有武器,冲了过来,我赶忙推开他们,一把把抱住它尾巴,咬了下去,它疼得嗷嗷叫,不停甩尾巴,我被摔的吐了一口血,但还是紧紧的抱住它,不放手,冲他们喊,“还不快走!快走!”

胖子等人开始沿着早期放下的绳子往上爬,火龙头愤怒的扭头,朝洞口吐了一个火球,瞬间绳子断了,他们狠狠的从半空腰摔了下来,趴在地上哎呦着,我一慌,胡乱摸到一块大石头朝它的头扔了过去,火龙头愣了一下,随极张口把我含起来,扔向高空。

砰!

我被抛了下来,摔的我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他们看见我,着急的喊我,“小萝,你怎么样?”

我迷糊的趴在地上,虚弱的摆摆手“没事,还死不了,你们怎么样了?”

胖子,石头,阿秋伸出手往我这边爬,我看到他们哭了,我笑了,“胖子,石头,阿秋,既然不能活着出去,就让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做个伴吧!”

“哈哈,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他们开心的笑了。

七米!五米!一米!眼看我们就要碰到手了,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看到火龙头冲过来一口吃掉了他们!

我惊呆了,眼睛没有眨一下,直直的看着他们被火龙头一口一口嚼下去,我疯了一样拿起地上的石头冲了过去,“啊!我跟你拼了!你还我的胖哥哥!还我石头,啊!”

它一回头,用尾巴卷起我,朝我呲牙咧嘴,我闻到它口里一股浓烈的腥臭味,猩红的牙齿上夹着肉丝,我痛苦的闭上眼,等着它将我吃下。

过了良久,没有见它吃我,睁开眼发现它就瞪着我,,“为什么不吃我?”

“呵呵,你知不知道你长的好像我?”火龙头松开尾巴,我踉踉跄跄的靠在墙壁上,不解的看着它。

“那又怎么样?你吃了我的朋友,我要报仇!”

“呵呵,我曾经许过愿,谁放我出来,我便不杀她,只会取代她,没想到一千五百年了,我等来的是你,真是命中注定,你长的好像我,你不会死,但是你以后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永远在一起!”它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我的脸,笑了。

我还想说什么,就突然感觉头好痛,它开始变成一束光团,嗖的一下,闯进了我的大脑,我开始晕头转向,身体里一股强大的力量吞噬着我,我最后倒下的时候看到胖哥哥在朝我招招手,“小胖哥哥,我来了!”

三:寻找猎物

城外的六月天酒吧里,我坐在吧台上,一直在看手心里的鱼鳞,我不解从什么时候手心里长出这个怪东西,“小姐,可以请你跳舞吗?”

我低着头,没有回答他,还是在看手心里的鱼鳞,突然之间,鱼鳞开始变红了,刺红了我的双眼,我抬起头,一脸妩媚,伸出手,冲他一笑,“好啊!”

他拉着我的手,来到人群中,搂着我的腰,我两手搭在他脖子后,对着他耳朵轻声细语,“先生,愿意出去快活吗?”

男子笑着,手胡乱的摸着,“好啊!”,他抱起我,走出了酒吧,来到一个巷口,迫不及待的脱掉我的衣服,亲吻我,我诡异的笑了,两手摸着他的胸口,用力一插,鲜血就染红了他的衣服,他瞪着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要干什么?”

“咯咯!干什么?我要吃了你的心,吸光你的血,哼!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的,等我吃够了一千五百颗心,我便可以恢复法力,可以修炼成魔了,哈哈!”我大笑着,拔出手来,添了一下手。

他忍着痛,打了我一巴掌,“你这个变态!我要报警!”

我哈哈哈大笑,变出了原来的样子,站在他面前,他吓得目瞪口呆,手指着我,一手捂住胸口,开始奔跑,大叫着,“来人啊!有妖怪!”

我撇了他一眼,伸出尾巴一把把他卷过来,一口吃下,“哼,想跑,下辈子吧!哈哈!”

我满意的舔了舔嘴,望着前方,微微一笑,转身变回了原先清纯的模样,走进了酒吧,继续寻找我的猎物。

上一篇:何以成说 下一篇:编号375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编号375
    编号375
    日编375号新鬼陈永文报到! 听到自己名字的陈永文一下子炸醒,说话的是从医院一路将他引来的鬼差。 结束了吗?他回头望了一眼刚刚走过的前尘隧道,
  • 胖子
    胖子
    那年春暖花开,我跟几个男孩子跑到革命根据地去一个被封的庙里玩,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破枪, 说什么可以防身,这年头防啥啊?我什么也没看到,连
  • 何以成说
    何以成说
    木子从位子上直起身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伸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稍微下滑的眼镜,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不经意间
  • 浮尸案件
    浮尸案件
    那天,王奎喝了很多酒。结果晚上睡过了头,到了三点还没醒,是赵秀梅一脚把他踢醒的。 王奎,这都几点了你还不去杀猪。 王奎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
  • 信仰
    信仰
    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很早,在凌晨五点的朦胧白雾中,鼻腔呼吸到的空气,是这个季节特有的潮湿。 从我的高中后门出来是一条长长的公路,那条路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