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成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木子从位子上直起身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伸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稍微下滑的眼镜,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不经意间瞥见自己对面办公室墙上的公司规定,若有所思的一阵发愣,然后转头看到坐在经理室旁边的吴小桐,接着便是一脸的怅然若失,这样的步骤像工厂上工人上工的流水线一样成了他的每天大脑忙累的时候一道消遣的工序,但似乎这个工序并没有让他轻松一些,反倒更增加了一些失落。他咬着笔头,脑袋就那么别扭地抬着,脑海里一片空白,此刻的她正趴在电脑前面认真地忙着,额前一缕头发不时地垂到眼前,然后被她熟练地抹到耳后,就像他自己扶眼镜一样自然。她并没有发觉有一个人此刻正在盯着她看,直到有人从后面拍了下她的肩膀,当然这一下也把木子从思绪中给拉了回来。

“吴小桐,待会下班后大家聚会的事情安排好了吗?”是他们部门的经理,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也是他们部门所有女子所倾慕的对象,虽然他已经结了婚。

“对啊,对啊,吴小桐,待会给我们怎么安排的啊?”被经理这么一挑逗,整个办公室的气氛立马就热闹起来了,本来也要到了下班时间了,索性大家就都从不大的办公桌隔间中走了出来,聚集在吴小桐的桌子周围,吴小桐是他们部门经理的助理,相当于这个办公室的行政文员,有什么活动都是交给她来安排。

“你们就请好吧!一切我都安排好了!”吴小桐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抬头,依然在忙着她自己的事,

大家本来想趁着经理的话头,打算藉此机会拖延时间到下班,眼看吴小桐并没有配合接下去的势头,就打算另找一个话题说下去,

“唉,我说,木子,你瞅什么呢瞅的这么出神?”木子的邻桌老王冷不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坏笑地说道,“该不会是对我们小桐有什么想法吧?”

“我也觉得木子这几天不大对劲!”又一个人加入其中,为了增加故事的真实性和饱满度似是无意的说道,

此时吴小桐从隔板后面抬眼瞅了一下木子,并环顾了一下众人,似是猜出了他们说这些话的用意,于是并不打算搭理他们,倒是木子此刻涨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斜眼看了一下吴小桐,看到对方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就更加的不知所措了,正准备找机会争辩一下,

“唉,小桐,快点吧,你看这个点,都要下班了!”下班的时间到了,大家对于木子的事情并没有再继续的追究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木子倒有点失落的感觉。

聚会的饭桌上,还是办公室的那几个人,大家很随便,毕竟这样的聚会也不是常有的,因此大家也都放开了的大快朵颐,酒酣饭饱之余,大家需要一些无聊的东西来作为剔牙和打嗝时候的谈资笑料,不知道是谁又提起了木子,

“唉,木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连个女朋友都还没有啊?你,你该不会是不喜欢女人吧?”挑刺的是办公室里面除了吴小桐之外的另一个女孩瑾,瑾和吴小桐不一样,瑾是那种看起来比较成熟的女孩,她喜欢化浓浓的艳妆,喜欢穿低胸的吊带,虽然她的年龄并没有那么成熟,甚至应该说还是比较稚嫩,但是她就是喜欢把自己包装的很风情,很成熟。

“就是啊,木子!”有人跟着起哄,于是此刻满桌的人的眼睛全都瞬间转移到了木子的脸上,木子本来就不喜欢被作为焦点的感觉,此刻感觉浑身被那几双眼睛盯得难受,可能他们并不期待木子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回答,但是他们此刻就是需要一个答案,一个可以让他们就着尾声咀嚼一会儿的答案。

木子环顾了一下其他人,最后把目光落在吴小桐身上,他想看看吴小桐是不是也在期待着他的答案,可是此刻的吴小桐正在忙着给坐在身边的经理盛汤,对于木子的问题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木子心里就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快说啊?木子!”瑾似乎喝的有点多,脸上红红的一片,端着酒杯在哪里催促着,

“怎么可能?”木子有点生气的回应道,然后突然抓住瑾的手,坏坏地说道:“走,要不今晚哥带你去开房,验证一下!”

木子这句话犹如兴奋剂一般给这个即将散场的饭局加入了活力,其他人立马跟着起哄,他们终于发现了这个话题继续谈下去的方向了。

瑾在被木子抓住手腕的那一刻就安静了,酒杯一直停在嘴边,脸上因为酒精的原因看不出什么变化,咚咚的声音不知道是心跳声还是酒水下肚时的动静。但是木子能明显的感觉到他握着的手腕处传来的脉搏的跳动突然加速了,木子握着瑾的手,就那么的放在桌子上,眼镜后面用余光去瞟了一眼吴小桐,两人的目光碰撞了一下之后,木子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也在加速,他看到吴小桐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无所谓。

瑾快速的将手腕从木子的手中抽走,木子这才反应过来,端起手旁边的一杯啤酒一饮而尽。瑾没有再说什么,自顾自的端着酒杯一下一下地慢慢抿,木子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点什么,倒是其他人开始跟着起哄敲着桌子吆喝着开房。

“行了,行了,开开玩笑就行了,别太过分了!”经理站起来给他们解围,然后示意大家起身换场子。木子在起身的时候,又偷偷看了一眼吴小桐,吴小桐并不理会他,径自收拾了一下领着大家出了包间。转战的途中,除了老王喝的有点多之外,其他人都还保持着清醒,木子和跟他住在一起的小子走在最后面,吴小桐和经理就在他的前面,两人不时的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木子在后面看着前面有说有笑的两人,恍惚觉得前面走着的是一对跟自己并不想干的路人情侣,如果仅仅作为路人甲,那他可能还会觉得前面的两个人算得上相配,无论是身高还是外形,当然木子也有着和经理一样的身高。

瑾突然从后面拍了下木子的肩膀,然后和他们俩一起走,瑾没有说什么,反倒是木子觉得刚才在饭桌上的那句话有点过头了,想给她道个歉,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瑾似乎也并没有在意,平常她也是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然也不会问木子那样的问题,木子这样想到。

等他们到ktv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不过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应该正是一天当中最为活跃的时候,他们恨不得在即将入睡的时候把这一天身体的潜能全部掏干净,ktv里热闹的听不见身边的人说话,嘈杂的吵闹声夹杂着包间中传出来的鬼哭狼嚎般的歌声,让人压抑的有一种想喊出来的感觉。

木子和瑾在后面跟着前面的两个人进到一间包间,里面光线比较暗,一排沙发,一个吧台,等大家落定的时候,开始起哄着让木子唱歌,木子唱歌很好听,他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哼哼,木子也不谦让,就随便选了几首自己比较拿手的老歌开下嗓子,几个曲子下来,屋里倒是安静了许多,木子唱的歌大多都是抒情类的慢歌,曲调婉转,词风绰约,他们都沉浸在歌曲中回味,虽然这些歌并不太适合这嘈杂的环境。

等木子归座的时候,瑾从一边挪了下身子凑过来对木子说道,看不出来啊,你小子唱歌还挺有专业水准的嘛!

木子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他在瑾面前似乎没有什么拘束,说话也比较放肆,就像刚才在饭局上说的那些玩笑话一样,他对瑾向来都是不客气的。

“知道哥哥我厉害了吧?”

“臭美吧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别不知好歹了。”瑾也一样,似是早就忘了刚才饭桌上的尴尬。

不知道是瑾喝多了还是真的困了,头歪在沙发上肩膀斜倚在木子这边,木子偷偷看了看吴小桐,昏暗的房间里,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根本就没有注意他这边,而是在和几个人一起玩骰子,似是比较投入,木子觉得有点压抑,呼吸也挺难受的,他索性靠着沙发背让自己的整个胸腔打开,而一旁的瑾就顺势的靠在了他的肩膀。

“不玩了,不玩了!来这里不唱歌,你们老玩骰子算怎么回事啊?这不浪费钱吗?都给我让开!”吴小桐突然在那边叫了起来,然后起身去点歌,在她经过木子的时候,可能是光线过于昏暗,被木子的腿绊了一跤,可是吴小桐似是没有感觉的继续往前走,而木子却感到腿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吴小桐的尖头皮鞋正中他的小腿,木子一下子从位子上弹跳起来,捂着小腿在哪里呻吟着。

吴小桐点了首广岛之恋,她比较喜欢莫文蔚的风格,有一点野性,又带着大把的风情,音乐响起的时候,吴小桐没有叫那帮男生跟她合唱,而是自己在哪里一人双声,木子在一旁捂着小腿,在吴小桐的歌声响起的时候,他突然就愣住了,吴小桐的声音挺好听的,平时说话略带急躁并不怎么发觉,木子一下子就跟着进入到了那个沧桑的故事,那个小雨淅淅沥沥的街头,

“木子同学,还不跟人家合唱一曲!”又是老王,他向来都是口无遮拦的,木子不知道该不该拿起那个躺在一边的麦,不过吴小桐倒是没有拒绝的意思,她自顾自的在一旁唱着,木子被老王在一旁推搡着,歌曲已经走了一半,画面上的两个人在霓虹中迷失交错,有一点幽怨,也有一点伤感,正在木子还在发愣的时候,吴小桐递过来一个麦,木子的心突然加速,就像一个刚换了新电池的玩具。木子唱的很投入,就像是在演绎他自己的故事,所有在摇骰子的也都停了下来,静静的听着。

聚会结束了之后,木子他们将两个女孩送回宿舍,在他们回宿舍的路上,有人打趣木子道:

“你小子喜欢吴小桐吧?”这次的口气相对于之前认真了许多,似乎也肯定了许多。

“说不清!”突然被人彻底的翻开底牌,木子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她应该看不上我这种条件的吧?再说了,公司不是有规定吗?内部员工禁止谈恋爱,否则就‘咔’!”

“靠,喜欢就喜欢,还管什么公司制度,这年头,找个工作可比找个妞要容易的多了!”

“光我喜欢有什么用啊?”

“你还别说,我看那吴小桐对你也挺有意思的。你只要再主动一点,肯定能拿下她。相信我,不会错的。”

“说的跟真的似得,就你看出来了?他哪里就对我有意思了?”

“看你平时挺能掰扯的,怎么碰到这种事就不行了,听兄弟的准没错,下次你就约她出来试试,这一回生,二回熟,不然你老这么藏着掖着,人家怎么知道你的心意啊?”

木子抬头看了看漫天的星斗,用脚踢着路上的小石子,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回避,其实木子打心里还是挺喜欢吴小桐的,只是觉得自己目前与社会上所共识的择男友标准还差一大截,木子有点大男子主义,觉得男的应该给女的提供好的生活环境和条件,如果不能就不要急着把人家攥在手里,耽误人家姑娘的青春。可这话跟老王说不通,老王觉得,既然喜欢,就要趁热打铁,不然煮熟的鸭子也会飞掉的。木子此刻满脑子都是房子,工作,吴小桐。

接下来的日子,木子试着私下约过几次吴小桐,带她到他们经常去的一家饭馆吃饭,这家饭馆离他们公司很近,饭店的老板娘已经和木子很熟了,当木子第一次带她去的时候,老板娘直接就把吴小桐当成是木子的女朋友,而吴小桐也并没有争辩,木子不知道这算不算默许,但是那天他真的很高兴,就像是吴小桐已经真的成了他的女朋友似得,木子在心里把这一天当作他们交往的第一天。

木子对吴小桐有心,也是从那一天开始确定的,吴小桐对木子有意,木子也是认为在那一天开始得以确定,虽然只是他个人的看法,他还没有勇气向吴小桐确认,因为他觉得自己目前还不配,特别是在他得知吴小桐有一个孪生姐姐,而这个孪生姐姐要和一个身家还不错的男子结婚的时候,他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和吴小桐的准姐夫比较,他心中的那份与生俱来的自卑感油然而生,跟他比,他完全是一个一穷二白,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最底层,他不能给吴小桐物质上的满足,更不要说更高一层的物质享受了。

木子开始失眠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在乎什么,是工作,还是吴小桐,还是自己。

“你帮我分析一下,我该怎么办?”木子打电话给大学时的朋友,

“要我说啊,你所担心的不是工作,不是吴小桐不喜欢你,你这完全是个人心里问题,你老是觉得自己处处不如别人,尤其是在物质方面,而且你还要以自己的心理来猜度着别人也跟你一样,这才是你一直不敢表白的主要原因,你担心你和她相处之后不能给她幸福!所以越是喜欢,就越是不敢轻易的把这份爱表达出来。我说的可对?”

“嗯~”木子思考了半晌,不知该如何作答,自己觉得似乎就是这样的,但又觉得自己似乎不会这样,“那你说要怎么办?”

“当然是说出来了!笨啊你!你听我给你分析分析,如果她真的喜欢你,那还在乎你有没有很多钱吗?这不都说有情饮水饱吗?反过来说,那要是你有钱她才喜欢你,那还叫喜欢吗?这钱以后两个人可以慢慢挣嘛,生下来就不用奋斗就有钱花的,那是电视电影,再退一步说,以你目前的条件,配她一旗鼓相当了,你条件敢再好点,她说不定还入不了你的眼呢。”

木子淡定了许多,但是他还是觉得这些话里面多少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心态.

瑾辞职了,在没有任何预感的情况下,她辞职的那天,经理再三的劝阻她三思而后行,瑾走的很利落,大家都在议论她是在外面找到了下家,以她的能力,到哪里都会有很好的前途的。瑾请大家吃饭辞行,在洗手间的门口,瑾给木子发了短信,等木子找到瑾的时候,瑾脸上一片绯红,就跟上次被木子调戏了之后一样。木子伸手去扶瑾,瑾顺势抱住了木子的脖子,

“我现在辞职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瑾在木子的耳边吐气如兰,木子一下子就愣住了,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甚至于开始怀疑,此刻的他是否还在现实。

“你能告诉我吗?你有没有喜欢过我?”木子被瑾那样抱着,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

“我------?”木子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我告诉你,缘是天定,分乃人为。 我不想骗自己,更不想让自己以后后悔。”

木子双手垂在两旁,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等到他听到瑾说到后悔的时候,木子才反应过来,他从意识中清醒的时候,却看到吴小桐在走廊拐角转身的背影。

感情的世界就是这样交错。直到多年以后,木子才明白,缘份尽在一念之间,一念可以成缘,一念亦可以形同陌路。如果有一天,当你发现有一个人在你的世界里面挥之不去,成为你脑海中沉淀和积蓄的一张最熟悉的面孔,就像你世界里面的一部分,再也分割不出去,那么这就是爱。如果爱了,那便是缘。上苍会给每个人安排一段缘,但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就一个份,缘是天定,份乃人为。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若子不语,又何以成说。

上一篇:浮尸案件 下一篇:胖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胖子
    胖子
    那年春暖花开,我跟几个男孩子跑到革命根据地去一个被封的庙里玩,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把破枪, 说什么可以防身,这年头防啥啊?我什么也没看到,连
  • 何以成说
    何以成说
    木子从位子上直起身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伸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稍微下滑的眼镜,抬手看了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不经意间
  • 浮尸案件
    浮尸案件
    那天,王奎喝了很多酒。结果晚上睡过了头,到了三点还没醒,是赵秀梅一脚把他踢醒的。 王奎,这都几点了你还不去杀猪。 王奎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
  • 信仰
    信仰
    南方的春天总是来得很早,在凌晨五点的朦胧白雾中,鼻腔呼吸到的空气,是这个季节特有的潮湿。 从我的高中后门出来是一条长长的公路,那条路还
  • 进来容易出去难 玖富悟空理财投资人被“自动”续投
    进来容易出去难 玖富悟空理财投资人被“自动”续投
    借助互联网金融大师兄悟空理财的强大营销,老牌金融机构玖富近年来枯木又逢春。但与多数满怀激情与梦想的重新出发不同,玖富在一门心思构建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