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夜。

月白风清。

头戴方巾,身背箱笼的孤身书生来到兰若寺投宿。

兰若寺建于深山,所处虽峰石俊秀,林木森森,然荒废日久,人迹罕至,且无官道可达,书生想必是迷了路。

书生寻了房顶尚存的一件屋子,放下箱笼,点燃蜡烛,挑灯夜读,手执书卷,来回踱步,脖上不知戴了何物,“叮当”作响,像是一串铜铃。

读至“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一节,忽觉一阵清风袭来,满屋芳香扑鼻。定睛一瞧,一二八女郎立于身前,烛光掩映中,但见她面如满月,目若青莲,星眸皓齿,青丝垂肩,一身白衣,宽大领口,广袖飘飘,怎一个美字了得。

女子盈盈而拜,玉手掩面道:“打扰公子苦读,小女子告罪。只因公子方才所诵诗篇,句句深入我心,小女子情不自禁……”

“不妨事,不妨事”,书生的脸被烛光映得通红,慌忙低下头道:“既然小姐喜欢,我多念两首便是。”

“嗯”,女子声如蚊蝇,轻轻点头,“只是男女授受不亲,你在此间读书,我远远听着便好。”说着便要向门外走去。

书生抢先举步室外,背对房门急道:“外面风大,小姐小心受寒,还是我在外面为好,今晚的月亮很圆,书上的字迹看得清清楚楚……就算看不清,我早已烂熟于心,一一背给你听便是。”

“如此有劳公子……”女子向着书生的背影福了一福,“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小可宁采午”,书生答道,“还望小姐赐予芳名……”

“小女小茜。”

“小茜…名字真美,人也好美。哦,我是说我这就开始背…窈窕淑女,窈窕淑女……”宁采臣大声诵读,来来回回却只有这一句,心中大为着急,额头汗水如豆,明明自己做梦也背得出来的诗篇,怎么一下忘得一干二净?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小茜如黄莺出谷、鸢啼凤鸣般的声音从房里飘了出来……

02

傍晚。

日衔西山。

“你上山学艺十载,闭关三年,今日方得出关,所为何来?”满脸络腮胡子,身穿一身破旧道袍的燕霞手执宝剑,站在院子中央,大声喝问着对面的弟子。

“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弟子气沉丹田,声如洪钟。

“此次你前去兰若寺又是为何?”燕霞声音更大。

“师父刚才说了,兰若寺有女妖,已经害了数十人命”,弟子回道。

“那你打算如何降妖?”

“MEET KILL(见面就杀)!”

燕霞愣了一愣,用剑鞘用力一下下敲着弟子的脑袋:“你妈逼,让你MEET KILL,MEET KILL……你以为在玩H1Z1吗?万一女妖背后还有更大的妖魔,你一剑杀了她不就查不出来了吗?”

“师父,别打……我刚剪的头发,如何降妖还望师父指点。”弟子求饶。

“今晚在兰若寺,定有女妖现身色诱于你,你可将计就计,干得她叫爸爸,幕后黑手自会出来”,燕霞正义凌然道。

“可是师父,我等修道之人怎可破了色戒?”弟子捂着脑袋疑惑道,“再说正义之士怎可行如此下流勾当?”

“下流你妈逼,”燕霞怒道,“大丈夫不拘小节,为了降妖除魔,干个把女妖算什么,你师父外号‘千人斩’,你以为说的是杀的妖精数量么?错!如果不是我现在年老体衰,这次兰若寺之行轮得到你小子?”

“如何降妖,还望师父具体指点一二。”弟子虔诚取经。

“你要化妆成进京赶考的书生,见了女妖不可色眯眯地盯着看,要假装害羞,那些女妖最喜欢玩这素人游戏,只要前三分钟你是一副不经世事的窝囊样,后边的事自然不用你操心,她自会来脱你衣服……但一定要把大妖怪引出来才能动手,切记切记……”

“徒儿知道了。”

“很好,大声喊出你的名字!”燕霞脖子上的青筋狰狞地露出来。

“宁采午!”弟子朗声作答。

“你要去干什么?”

“干女妖!”

“你妈逼,我让你胡说八道,干女妖…干你妈逼女妖,斩妖除魔,是斩妖除魔!”

“斩妖除魔!”

“去吧”,燕赤霞满意地拍了拍宁采午的肩膀,把一把宝剑递到他手上,语重心长地交待道:“这柄宝剑,吹毛断发,是为师多年来降妖除魔的一大利器,今天传授与你。你可藏在书生背上的箱笼内一并带上山去。”

03

下午。

骄阳似火。

燕霞在屋里盘腿而坐,手里摆弄着精致茶具,正为对面的来客准备着清茗,洗茶、冲泡、封壶、分杯……不厌其烦。

等了许久,来客方饮上一小口香茶,笑道:“师兄,这么多年你还是如此喜爱摆弄茶道,要我说拿个大碗,抓上一把茶叶放进去,咕咚咕咚喝了,多解渴……”

燕霞不屑地笑笑:“你那是牛饮,根本不能叫喝茶。我说你也在兰若寺修炼有些年头了,怎么心性仍是这般浮躁?”

“我那是什么修炼,也就吃了几个人,吸了几个人的阳气罢了,再说最近都没人敢去兰若寺,师兄……我就不能再换个地方兴风作浪?我相信就凭你我联手,定能再赚个盆满钵圆……”来客唾沫星子横飞地侃侃而谈。

“你妈逼,兴风作浪是好词啊?你就往自己身上安?”燕霞一口茶差点吐出来,“再说好不容易在兰若寺打出你‘黑山妖’的名号,换个地方又要重来。不过你也别心急,等过了今天我大仇得报,一切再从长计议。”

“师兄,我们一剑杀了那宁采午不就是了,你何必又要收他为徒,精心培育十年,又让他闭关三年,今日才让他出关?”黑山妖问道。

“一刀杀了他那是饶了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十五年前,我苦苦追求小师妹沈芙蓉,将一身武功倾囊相授,谁知她水性杨花,移情别恋,竟趁我闭关修炼偷偷嫁给宁芙蕖那个白面书生,端的气煞我也!”提及前尘往事,燕霞的双手颤抖得厉害。

“可是师兄,你不是已经手刃了那对奸夫淫妇吗?为何……”黑山妖追问道。

“我要宁芙蕖的子嗣永远堕入阿鼻地狱!”燕霞正咬牙切齿,只听后山一声巨响。

“想必是宁采午那小子出关了,师兄,我且回避一下”,黑山妖渐渐将身形隐去,一会便消失不见。

燕霞从墙上取下一柄宝剑,从屋里冲了出去。

04

中午

万里无云。

一声女子似痛苦又似甜蜜的轻呢从兰若寺后的山洞传出来。

娇喘微微,媚眼如丝的美人一丝不挂立于一张玉床上,抬起左脚轻轻踩着仰身卧于床上男子的不可描述处,脚腕的一串铃铛荡起一阵靡靡的声响:“您这可真雄壮,都三次了仍是屹立不倒,坚强如铁。”

男子“哈哈”笑着坐直身子,“小茜你这话说的,你又不是第一次和我双修,还不知道我黑山妖的厉害?”

黑山妖站起身来,一件件把扔在地上的衣衫穿起来,道:“小茜,你采阴补阳之术修炼了也有段时间了,已经大成了吧?”

“还不是多亏您照顾,我已采了八十个男子的阳气,再有一个,就大功告成,只是这兰若寺许久无人来了。”小茜叹口气,从后面环上黑山妖的胸膛,一双玉手上下摩挲。

“不要着急,说不定今晚就会有人送上门来,”黑山妖神秘道,“说不定会优惠大酬宾,买一送一哦……”他的眼中闪过一阵厉芒,“哼,燕霞这个老东西,也该跟他算一算账了!”

“就是,这燕霞不知道打死打伤我多少姐妹,他明明和老妖您是师兄弟,说好了和您唱‘双簧’,您在兰若寺兴妖作乱,他扮演大侠斩妖除魔,以便赚些百姓们的除妖费。谁知,这燕霞奸淫成性不说,还狂性大发杀了我诸多姐妹,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倒在其次,我之所以视燕霞为眼中钉、肉中刺,是因为他知道了我太多的秘密。三天前,我偶遇下山收徒的名门正派蜀山逍遥道长,他答应我要带我上山修道成仙,明日就来兰若寺。如果让逍遥道长知道了我和燕霞串通害人,怎么可能肯收我?哼哼,师兄,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黑山妖恶恨恨地道。

“小茜,我走了以后这一片你来当老大!”

“谢谢您成全”,小茜惊喜道,“为庆贺您即将入山成仙,我也今夜大功告成,我们共饮此杯”,她从桌上端起两杯酒,与黑山妖一饮而尽。

“下午我去见见燕霞,免得他疑心”,黑山妖放下酒杯道。

05

夜。

阴云遮月。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宁采午经小茜提醒,负着双手摇头晃脑将这首《关雎》背了下去。

只听屋内“哎呀”一声,宁采午冲进屋内,关切地询问小茜怎么了。小茜举起自己的右手食指道:“方才因专心听公子读书,不觉把手伸进蜡烛里……”

“碍不碍事?”宁采午一下抓住小茜右手,将她食指放入自己口中吸吮。小茜大窘,忙转过头去,红了耳根,“多谢公子,我手没事了……”

“那个……”宁采午心中小鹿乱撞,不知说些什么好,搓着双手,“小茜……”

“干嘛?”小茜盯着自己的双脚,羞得不敢抬起头来。

“干!”

宁采午将小茜拥进怀里,撕扯她的衣服,小茜也开始对宁采午上下其手,碰翻了箱笼,散落一地书籍,有《读者》《故事会》,还有古龙的小说《绝代双骄》。

“妈逼的,装得真难受!”两人异口同声喊了一句。

很快,在烛光中一对璧人做爱了爱做的事情,向着生命大和谐发起了一次次冲锋,良久良久……

宁采午脖上,小茜脚踝上的两串铃铛奏起了美妙的和谐乐章。

“你怎么也有一串铃铛?”小茜配合着宁采午的起伏好奇地将他的铃铛抓在手里,借着月光看了一眼,轻轻“咦”了一声,“为什么你的铃铛上会有个‘沈’字?”

“我娘留给我的,”宁采午气喘如牛道,“另一串刻着‘宁’字的,给了我妹妹,只是我们从小失散……”

“什么?”小茜一下将宁采午推开,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宁采午奇怪地看着小茜的举动,小茜把自己脚踝上的铃铛一下扯了下来,摔到他面前。宁采午捡起看了看。铃铛的材质、花纹与自己的竟是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铃铛内壁上都精巧地刻着一个字:宁!

天呐!宁采午心中一个炸雷。

难道自己竟干了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06

“不要怀疑,你们就是猪狗不如!”一个声音从屋外响起,是燕霞的声音。

“师父,师父!怎么会这样?”宁采午跪倒在地,一下下向门外爬去。

燕霞状若癫狂,放声大笑穿进屋来:“宁芙蕖、沈芙蓉,你们好好看看,你们的一对好儿女,如今做了真夫妻啦,哈哈哈哈……”

“为什么,为什么?”宁采午喃喃自语,小茜咬着自己的嘴唇,沁出血来。

“这还用问吗?”黑山妖也从门外走了进来,“你们本是亲兄妹,二十年前,我和燕霞师兄弟俩联手,亲手杀了你们的父母——宁芙蕖、沈芙蓉,然后把你们一人一个分别收为弟子,精心布局多年,为的就是要看到今天的这一幕。是吧,师兄?”

燕霞大仇得报,正心情激荡得振臂欢呼,突然一刀从他背后掼入,直透胸前。

“你!”燕霞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

“对不起了师兄,从明天起,我要做个好妖,但你知道得太多了。”

黑山妖从燕霞身上抽出刀来,朝宁采午一眼,“现在,该你们了!”

谁知小茜嘴角动了数动,像念了一串咒语般,黑山妖便觉腹中剧痛,“你!……”他指着小茜,忽然想起中午小茜的那句“恭喜你即将入山修仙,……让我们共饮此杯”,原来她早就在酒里下了毒。

“为什么?”黑山妖倒下去的瞬间,从汩汩流血的嘴里挤出一句。

“你连自己的同门师兄都不肯放过,又怎么会如此轻易饶过知晓你全盘计划的我?所以我只好先下手为强!”小茜坐在箱笼边上,露出一丝苦笑。

黑山妖也死了。

“妹妹,我……”宁采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什么都不要说……”小茜摇着头,没看宁采午一眼,“明日蜀山逍遥道长会来兰若寺,求他收你为徒,上山求仙去吧,忘了所有的事,我也从未见过你!”话音未落,小茜嘴角流出血来。

“小茜!”宁采午慌忙爬到她旁边,扶起断了气的小茜,只见她腹中插了一柄宝剑,是自己藏在箱笼中的那一把。

“老天爷,我操你血妈!”宁采午仰天长啸,状若疯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撞翻了桌上的那支蜡烛。

07

第二天,蜀山逍遥道长来到兰若寺,只见到大火焚烧后的一堆废墟。

上一篇:张茜番外 下一篇:玖富叮当你要闹哪样?扣款成功又提示还款失败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玖富叮当你要闹哪样?扣款成功又提示还款失败
    玖富叮当你要闹哪样?扣款成功又提示还款失败
    今天,玖富叮当借款人陈先生告诉网贷天眼,昨天(3月9日)是玖富叮当的第一期还款日,昨天按时还款并收到来还款成功短信,但是今天却再次收到还款失败
  • 妖
    夜。 月白风清。 头戴方巾,身背箱笼的孤身书生来到兰若寺投宿。 兰若寺建于深山,所处虽峰石俊秀,林木森森,然荒废日久,人迹罕至,且无官道可达
  • 张茜番外
    张茜番外
    最近在看寡人无疾,看了一半,孟顺之这个结局我实在是不开心。所以写了这么个所谓的番外,其实人设跟原文完全不一样。可是没办法啊,我不想让我的
  • 大哥
    大哥
    大哥无意中从喉咙里被查出长了好几颗黄豆大的肿瘤时,原本是陪着我和友兰去医院结扎的,也只是想顺便去买点咽喉片的。所有的一切也不过是无心之过
  • 念念不能忘
    念念不能忘
    三月的北京,刮着呼啸而过的冷风。所有人都躲在屋子里,唯独我偏偏喜欢这凛冽的寒风。 分开一年,我还是没能忘记你。朋友圈的人都在秀三八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