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张莹浑浑噩噩从食堂返回宿舍的途中,收到了令她后背发凉的第二条微信。

微信内容如下: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可告诉你,识相的话就赶紧按照我前一条微信说的办,不然,你就等着成为学校的红人吧。记住喽,晚上七点是截止时间。过时不候,后果自负。”

成为学校的红人意味着什么呢?张莹心知肚明,那就是把她的裸照散布。千万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不然她在学校将永远抬不起头。更为严重的后果有可能她甚至没有机会继续呆在学校。

我该怎么办?张莹恍恍惚惚走在回宿舍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本来十分钟的路程,这次她足足耗时近三十分钟,才走进宿舍楼。

“张莹,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室友李霞看到她的第一眼脱口而出。

“哦,我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她拉上床头的帘子一头扎进被窝里把自己掩埋,默默啜泣起来,她不敢哭出声音,怕室友起疑,可她明显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

她想到了一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要不是自己虚荣心作怪,怎么会主动送上门,和这位叫林家明的男人约会呢。现在好了,大款没有傍上,遇上了一个骗子。她现在的处境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也许,那位自称叫林家明的家伙正是抓住了这姑娘的心理弱点,才会发动猛烈的进攻。他不仅要色,还要财。第一条微信里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他要她再陪他一晚,并且给他一千块钱,然后就会把他拍下的裸照删除。

一千块钱她出的起,一晚上她也愿意陪。可一想到假如他还有备份的话,那勒索将会接踵而至。那样,她将成为他的玩偶,随叫随到。显然,张莹不想沦落到这种地步。

可不按照他说的做,万一他真的把裸照贴在学校的宣传栏或者食堂外,那后果不堪设想。光是想一想,她的双颊就一阵火辣。

为什么不报警呢?无非两点原因:第一,此事有些丢人,一个女孩子难以启齿。第二,报警以后,很容易走漏风声,被其他同学知道。最主要的是,她还有一位同学男朋友。整件事情,他丝毫不知,蒙在鼓里。

她的泪水浸湿了床单,这眼泪中的成分悔恨大过悲伤,纠结胜过迷茫。摆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她人生中遇到的最棘手的难题。这种事,她不能求助于亲人,倾诉于好友,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这担子对一个即将步入社会女大学生来说,格外沉重,压得她呼吸困难。显然这社会给了她一份别开生面的见面礼,迎接她的到来。这一记重拳,让她猛然清醒,认识到有些事有些人远比她想的复杂的多。

趴在床上,她不禁回忆起了他们的相识过程。

 

02.

那是一个周六的午后,她懒懒躺在宿舍的床上发呆。突然,手机铃声响了一下。是微信上一个附近的人在向她打招呼。

“无聊。”张莹粗略瞄了一眼手机界面,没有理会这种打扰。她继续躺下,盯着上铺的木床板,思量着昨晚看过的那部电影。

半个小时后,等到她起身准备去图书馆还书的时候,她不经意再次打开了微信界面,那个男的打招呼的界面还在。她直接点击了通过,然后好奇地进入该人的相册,企图寻找一些此人的蛛丝马迹相关的信息。

加好友的是一个男的。他的手机相册里晒的大部分是美食以及旅游风景图片,当然,其中还有几张办公室照片。从办公室环境来看,该男子应该职务不低,不然不会有单独的豪华办公场所。

不知为什么,她心里一阵窃喜。

五分钟后,她发出了一条试探性的问候,“你好,请问你是?”

对方很快回复。“你好,我在这附近谈点业务,是通过附近的人添加的你,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没有打扰。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我在一家外贸公司当经理。你呢?”

“我是一名大学生。”

两人热火朝天聊了起来,熟络之后,两人各报家门,据他说,他叫林家明,外地人,今年三十五岁。张莹也报了自己的姓名和芳龄。

接下来几天,林家明整日装作整天很忙的样子,不是出去谈生意,就是在应酬,他经常晒照片给她看,向她诉苦。说整天忙得天昏地暗,都是生意上的伙伴,连个能交心的人都没有。

“你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和我说啊,反正我平时也挺闲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

自此,两人建立起正式“友谊”,只不过,张莹每次都是背着男友在和这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交往。

每天林家明都会将他的工作内容向她讲述,而她呢,不仅听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提出一些问题。另外,她也会劝他少喝些酒,他说,没办法,应酬上如果不喝酒就难以交流。

大约过了一周。有一天晚上,张莹莫名其妙问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突兀的问题。

“你结婚了吗?你这样天天在外面应酬,你老婆不管你吗?”

“我不想骗你,我结过婚了,而且有一个儿子。老婆在老家带孩子,只有寒暑假才过来陪我。所以,我有多孤独,你懂吗?”

懂或不懂,她没有回答。

不过,一周以后,他倒直接了当说明了自己的意图。他问张莹是否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如果愿意的话,他会给她租一套房子,然后每月给她一万块零花钱。

张莹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她明白,他口中所说的女友,其实就是小三。她身边的同学也有傍上大款的先例,隔壁班的郑双双,自从认识了一位大款后,化妆品从国产货换成了高档进口货,她见过她三次,双双换了三个包,且都是国际名牌。

虽然,不少同学背后对郑双双发出嗤之以鼻的不屑与鄙夷,但不少人的尖酸话语背后皆隐藏着几分嫉妒的苗头。

攀比,虚荣,不是每个人都能避开,尤其张莹这种内心不安分的女生,更懂得眼前是一个机会,一个不劳而获的好机会。

其实,她的家庭并不贫穷,但父母每月给她的生活费,吃穿不愁,若要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是有些捉襟见肘。

思考再三,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答应林家明。

在她答应林家明的第三天,他提出要和她见面。他说,如果见面之后,他满意的话,过几天就把第一个月的零花钱打过来。虽然之前互发过照片,可两人始终未见过面。用林家明的话说,是想适应一下她,看她能不能习惯和他在一起。其实,说白了,就是验货。

张莹也明白,一万块不是好挣的,人家提出来见一面也属正常。当天下午她就开始打扮起来,整个下午她的心情一直处在忐忑不安的状态。她说不清自己为何如此激动。

按说,一般的约会应该是先吃一顿饭,然后再前往宾馆开房。可林家明在微信里说,晚上刚接到一个会议通知,让她先到玉明路上的汉庭快捷酒店等他,会议一结束,他立马就过来。

张莹的确按照他的旨意行事。到前台开了一间房,把房间号发给她之后在房间等他。

“你先洗澡吧,我在路上了,二十分钟后到。”

“哦,好的。”

张莹洗好澡,躺在床上静静等待林家明的到来。

咚咚咚。

“谁?”

“我,林家明。”

吱呀一声,张莹开了门。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比她想象得年轻一些,皮肤比之前发给她的照片上黝黑一些。他的穿着也很随便,头戴一顶鸭舌帽,上身穿着一件黑色T恤,下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牛仔裤,搭配着帆布鞋。和她在校园内见到的男同学没有区别。

见张莹打量着自己,他挤出一个微笑,“怎么,不让我先进去吗?今天来得急,穿的有些随便,你不介意吧。我以为这样能和你拉近距离呢。天天上班穿西装,下班了,就穿随便点。”

张莹也陪了一个尴尬的微笑,示意他进屋。

林家明摘去帽子,上前拥抱张莹。她半推半就,倒在他的肩膀上。两人激吻了十几分钟后,他说冲个澡,马上就来,让她在床上等他。

五分钟后,林家明披着浴巾走出了卫生间,上了床。

“对了,你的银行卡带了吗?”

“问这干什么。”

“你把卡号写一个给我,明天我给你打零花钱啊。”

“这个不急。”

“对,现在当务之急是……”他盯着她的乳房,双眼放光,她看着他勃起的下体。于是,一场暴风雨席卷而来。

等到雨过天晴以后,林家明搂着她随便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后,借口白天上班太累,熄灯睡觉。

等到第二天早晨,张莹一觉醒来,发现身边的男人消失不见了。仿佛昨夜发生的就是一个梦。她给他发微信,他回:早上要开会,所以先走了。等下午有空就给你打钱,你把卡号发给我。

下午三点半左右,张莹没有等来银行短信,而是等来了林家明的微信。

“这是我的卡号,先把一千块打到我卡上。然后,今晚我会提前把酒店地址发给你,老规矩,你去开房等我。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否则你的裸照会出现在你们校园之中。”

 

03.

距离晚上七点钟,还有一个多小时。留给她思考的时间不多了。可现在这种状态,她根本冷静不下来,谈何思考。她整个脑子里装的都是“我该怎么办,我完蛋了。”

恰此时,她的手机铃声应声响起。欢快的乐曲,却和她此刻的心情极不相符。是男友于帅的来电。

接是不接?

接吧,她不知说些什么。不接吧,他已疑窦丛生。他从她室友那里已经得知了她昨晚外出的事实。

她拿起电话,走到阳台,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怎么了,给你发微信也不回。打了你几个电话也不接?”

“我……”张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哇的一下哭出声来,“我……被骗了。”

“什么?你不要哭,有话慢慢说,我现在就去你宿舍楼下。我们去操场说。”

操场上,张莹紧紧抱着于帅,在他肩膀上哭得稀里哗啦。

“到底怎么了?你慢慢说。”

“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张莹嘴中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

说话间,她将林家明发给她的勒索微信展示给于帅看。他在心底默默朗读着两条最新的微信,每一个字都像一根针一样扎进他的心口。

于帅的表情既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愤怒,也没有过分的悲伤,他所有的情绪似乎还未宣泄就被那些密密麻麻扎进他心口的针给压了回去。

中了雷击的人估计和他会有相同的感受,周身麻木,说不出话。

“报警吧。”

这是于帅冷静下来后,说出的第一句话。他的语气如寒冬的西北风一样,让人能感觉到刺骨的冰冷。

“报警的话,万一同学们知道了怎么办?我还有一年才能毕业,难道我就不在这校园里呆了吗。”

“你不报警,他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敲诈勒索你。再说了,他所说的裸照你看到了吗?有没有还两说呢。”

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张莹张大嘴巴望着于帅,这一刻,她觉得他很高大。

“除了报警,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你要做最坏的打算,万一他手里真有照片呢?倘若你报了警,他再有出格举动,警察会介入调查。倘若没有,公安局报了案,你也心定了。依我看,这个家伙肯定是个老手,不止骗过你一个人。你去报警,也是对自己负责,万一以后有类似案件合并侦查,你也是一个受害者,能作证的。”

张莹低着头,一脸羞愧。

“虽然你背叛了我,但这件事情上,我支持你,走吧,你要不好意思,我和你一起去派出所。”

张莹做梦也没想到于帅会说出这番话来,她再次哭得一塌糊涂,只不过这次是被感动的。

六点四十五分,一男一女走进了大学城派出所。在路灯的照射下,男生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在她眼里,他从来没有这么伟岸。

从派出所走出来的一周后,他们分手了。提出分手的是张莹。

上一篇:你怎么不去死 下一篇:念念不能忘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念念不能忘
    念念不能忘
    三月的北京,刮着呼啸而过的冷风。所有人都躲在屋子里,唯独我偏偏喜欢这凛冽的寒风。 分开一年,我还是没能忘记你。朋友圈的人都在秀三八礼物
  • 分手
    分手
    张莹浑浑噩噩从食堂返回宿舍的途中,收到了令她后背发凉的第二条微信。 微信内容如下: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我可告诉你,识相的话就赶紧按照我前一
  • 你怎么不去死
    你怎么不去死
    我叫吴语,我感觉我快死了。 我突然想起来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她曾经给过我做梦都无法想象的幸福,我们两个一起上班,下班,买菜,做饭。我们
  • 祝你幸福
    祝你幸福
    中午12点,午休时间到。我换下制服像往常一样去男朋友家睡午觉。今天天气很好,我在的士上试着自拍了一下,感觉效果还不错,我想到达男朋友家后再
  • 北京富瑞星通私募资金合法性悬疑
    北京富瑞星通私募资金合法性悬疑
    在北京国贸桥东南角的招商局大厦楼下,时不时有身着制服并挂有胸牌的年轻人在此逗留,并对过往行人进行甄别搭讪,若对方有意便会简短交流,然后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