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的安稳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林玲认罪了。

于冬冬听到这个消息是有些震惊的。这个案子乱七八糟的。交警队那边追着要结果。缉毒队这边领导的态度坚决。林玲这个案子必须得拿下来,以最快的速度。于冬冬压力很大,两边都说证据已经充分了,到了可以起诉的标准,但是于冬冬总觉得差那么点意思。可是到底是哪里出的错,于冬冬想不明白。本来还有林玲不认罪这一条,可以给于冬冬点时间,这个节骨眼儿上,林玲居然认罪了。

于冬冬翻来覆去想了一夜。“明天再去提审她一次吧。给她,也给真相,最后一次机会。”

于冬冬看见林玲的时候,从林玲的眼睛里看见了释然。从前的林玲总是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却又欲言又止,今天的林玲,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于冬冬见了林玲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她甚至想不到这个女人,还可以有这样的表情。

于冬冬从包里拿了半瓶水递给了林玲。林玲有些惊讶,说我不渴。

于冬冬说,你尝尝,这个瓶子没人用过,那一大半,我倒出去了。接着又说,这或许是你后半辈子,最后一次喝这个了。今天我一个人来见你是违规的。违规了就违到底吧。你尝尝。

林玲狐疑的拧开瓶盖,抿了一小口,笑着说,于警官,你给我拿酒来是什么意思啊?

于冬冬笑笑问到,你知道你认罪意味着什么吗?

林玲冷笑一声,又叹了口气,当然知道,我这么长时间不认罪不就是怕一辈子走不出这大门了么。不过现在我想通了,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可能是我赎罪的时候到了吧。

说着又喝了一口酒。

于冬冬从林玲的口中看出了真诚,她说赎罪的时候,像是在为自己的灵魂找一个归宿。但这种感觉于冬冬感到陌生,它不该属于一个毒枭。

喝了近半斤白酒的林玲,依然保持着清醒。可是林玲交通肇事撞死人的那天,体内的酒精含量只是82mg/100ml,刚刚达到醉酒的标准,哪怕是受到了撞击,也不应该到不醒人事的地步。做了实验的于冬冬更坚定了自己的感觉是对的,这件事,一定另有隐情。

于冬冬拿着林玲体内血液的鉴定报告和那天请林玲喝酒的视频去见了张队长——于冬冬的顶头上司。

“我给林玲准备的酒是52度的白酒,那天边聊边喝,她喝了差不多有半斤。之所以做这个实验是在侦破案件的过程当中,我发现林玲家里有一个很大的酒窑,虽然她的朋友同事都说她是一个酒量极差,甚至有些酒精过敏的人,但是我认为这样的一个人是不可能喜欢藏酒的。我又调取了林玲在提审后的监控视频,并没有出现呕吐晕倒等症状。在案发当天,林玲体内的酒精含量和今天的相比,真的太少了。而这份鉴定里明确写着,林玲的体内有麻醉药物的成份。我们做了尿样检验,林玲这一段时间都没有吸过毒。林玲体内的麻醉药物是哪来的,和这起案件到底有没有影响,都还没有查出来,我觉得现在不是结案的最好时机。”

“哦?你是怀疑车不是她开的?可监控视频里看得很清晰啊。”

“我解释不了,所以想请您再给我一周时间。”

“冬冬啊,我知道你是一个较真儿的人,但是林玲交通肇事这个事和她贩毒来比真的是九牛一毛,她的贩毒案涉及到我省乃至全国,现在真是一分钟也耽误不起啊,市里领导也一直在督查,你先回去吧。”

“张队长,我对林玲案有疑问不止是因为她的交通肇事。林玲贩毒案我认为最大的疑点就是证据太清晰。贩毒这么大的事我不相信是她一个人干得了的,咱们查了这么多贩毒案件,哪一个不是你里有我,我里有你,现在上线下线全都指认林玲一人,财务、人力、物力的调配都由林玲一人负责,这怎么可能啊。林玲的公司为她贩毒的事洗钱,公司里的其他股东会计都一概不知,这更不可能。现如今林玲认罪了,可是不管你问她什么,她都以不愿意回忆为由不愿意张口。可我到觉得,林玲还有其他事情没有交代。张队长,给我几天时间吧,让我再试试。”

一周的时候对于冬冬来讲,真的太重要了。

于冬冬在调取林玲酒后监控的同时,也提审了她看守所里的室友。就在于冬冬马上要放弃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秘密——林玲在睡觉的时候,总是在噩梦中不停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她似乎每晚都做同样的噩梦。而这个噩梦,从林玲认罪以后,就消失了。

于冬冬想不通,人为什么会喊着自己的名字并伴随着恐惧。

又是一个不眠夜。于冬冬关了电脑,决定去一趟林玲家。

已经是第四次进林玲的家了。哪里都有什么于冬冬已经十分熟悉了。于冬冬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总觉得还有什么是他没有发现的。黑暗里,于冬冬的眼睛随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一一扫去……冰箱的启动声打破了夜的寂静。于冬冬顺着声音开了冰箱的门,里面的水果已经发霉,发出一股酸臭的气味,于冬冬皱了皱眉,关了右侧的冷藏室,随手打开左侧的冷冻室,光从上至下扫过,又返回停留在那个精致的螃蟹盒子上,那是于冬冬从没见过的品牌,他用手拿了下,并不重,显然里面的螃蟹已经被拿出去了。于冬冬随手打开盒子,喊出了声,那个盒子摔到了地上,连同掉在地上的,还有一根带血的手指。

2

鉴定结果出来时,于冬冬甚至有些兴奋——手指是一个女人的,这个女人的DNA和林玲的相似度十分高,也就是说,它属于林玲极亲的人,母亲,女儿,或者是同胞姐妹。而这个手指,是从尸体上切下的。尸体,没错,是尸体。命案必破啊。于冬冬终于可以明正言顺的不结案了。

在查找林玲社会关系的过程中,一个名叫林珰的残疾人走进了于冬冬的视野。林珰是林玲的妹妹,同卵双胞胎,换句话说就是长的一模一样。

林珰是本地X医院的一名医生,于冬冬想去医院会会林珰,可到医院才了解到,林珰在五个月前突然辞职。林珰在医院里不论是技术水平还是人际关系,都处理的很好,但林珰的同事或者说是朋友却都不知道林珰还有一个叫林玲的姐姐。更重要的是,林珰在辞职时,她的右手,还在。

那根手指会不会是林珰的?可实践报告上写的很清楚,那根手指是从尸体上切下来的。

于冬冬查阅了本地甚至是周边医院的近五个月来的就医记录,没有发现林珰的名字。于冬冬想不通林珰的右手是怎么没的,为什么受伤后没有去医院呢?

这条线索走不通,或许,应该再往前找找看。于冬冬开始查阅林珰、林玲两姐妹的个人资料——林玲、林珰两姐妹的感情一直很好,但性格却千差万别。两个姑娘都很聪明,但却用到了不同的地方,在青春期阶段林玲喜欢顶撞老师、交男朋友、泡网吧酒吧……学习成绩一直不怎么样。而林珰是典型的乖乖女,学习成绩一直是年级的前三,在全市也是叫得上名字的。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高考后,始终学习一般的林玲以全市第二十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全国重点大学,林珰却以失败落榜,据说是因为当时得了严重的肠胃感冒最后一科考试都没有参加。林玲上了大学后依旧我行我素,林珰的复读生涯也开始了,第二年考试林珰的成绩虽然很高,但因报考失误,最终以高分考入了一个很普通的医学院。

这或许就是命运吧。

于冬冬又开始了原地打转,而那根手指的主人,也一直没有找到。

于冬冬开始跟踪林珰的行踪,可一直没有什么结果,丢了一只手的林珰,很少与人接触了,她每天把自己锁在屋子里,除了进进出出的外卖小哥,她根本不见任何人。5月1日那天夜里,于冬冬本来应该给自己放一假的,但没有头绪的案子,让已经准备睡觉的他,又起身了。车开着开着就开到了林珰家的楼下,于冬冬放下车窗,熄了火,点了一支烟。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一个人,静静的看着那个熟悉的楼门。

然后,于冬冬看见了李秋龙。

于冬冬的兴奋再次被燃起。李秋龙,太熟了,他调查了他那么久,但这个高材生给于冬冬准备的除了礼貌性的微笑,惊讶里的悲伤,什么都没有。

李秋龙是林玲的未婚夫。两个人是大学同学,感情一直很好,毕业后两人一起创办的现在的玲龙公司,公司越做越大,已经小有名气。这个公司进入到于冬冬眼睛里是在六个月前,当时在玲龙公司的一批出口货物中,查出了大量的毒品,于冬冬所在的缉毒大队负责这一起案件,自然查到了玲龙公司。但最后证据指向玲龙公司的一名经理,而且是初犯。虽然于冬冬觉得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但还是结了案。

李秋龙为什么会到林珰的住处?而且是晚上?林珰、林玲、李秋龙,这三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李秋龙调取了林珰小区附近的监控录像。

为了查清事情的经过,于冬冬再一次翻出了六个月前的案子,一定有什么东西漏掉了。到底是什么呢?于冬冬把这两起案件的所有证据看了一遍又一遍。

5月4日,于冬冬敲了林珰的家门。于冬冬试探着问她右手的问题,但林珰的回答左右躲闪,却始终没给于冬冬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于冬冬告诉林珰,林玲的案件已侦破完毕,马上将以交通肇事罪、贩卖毒品罪移送检察院,到时候,她可以为她的姐姐请律师了。林珰想了想,说,我姐她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惩罚。

这样的答复,实在令人意外。

于冬冬借上洗手间的机会,偷偷地将洗手间里林珰的头发拾起一根带回了警局。而DNA分析后的结果,让僵持的案件终于有了眉目。

5月6日,于冬冬经请示上级,迅速将正准备离家的林珰和李秋龙二人抓获。

3

于冬冬将林珰带到林玲面前的时候,林玲大睁的眼睛里写满了惊讶。于冬冬笑了,他看着林玲,说:林珰,现在你是否愿意张嘴了。

于冬冬拿着林玲、林珰高考的成绩单,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

因为林玲的成绩并不理想,所以,高考的时候,坐在林玲位置的人,是林珰,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林珰当年的考试成绩出奇的差。复读一年的林珰因为多学了一年,成绩正常会继续上升,但因为报考的失败,最终并没能如愿。第二次落榜的林珰是恨林玲的,因为林珰后悔替这个天天只喜欢吃喝玩乐的姐姐埋单了。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林珰和林玲二人之后联系少之又少。

林玲在大学遇见了李秋龙,并和李秋龙共同创办了公司。但林玲从小的脾气、性格让林玲不喜欢循规蹈矩。林玲开始尝试着来钱更快的方式也就是贩毒。李秋龙从开始的拒绝慢慢的成了林玲的共犯,并为林玲的犯罪提供更多的规避方法。

六个月前,李秋龙在医院把林珰认成了林玲,成了整件事情的导火索。林珰一直知道林玲有一个相处多年的男朋友,但林珰没有想过她居然会对自己的未来姐夫一见钟情。林珰把所有的怨恨全部归根那年的高考,如果那年她没有替林玲答卷,或许,现在拥有幸福生活的就是她。

林珰想尝试着接近李秋龙,但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于是林珰拔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她要约林玲见面。做为一名医生,林珰给林玲喝了剂量刚刚好的安眠药。而清醒的林珰以林玲的身份出现在了李秋龙的面前。当时,正好是在玲龙公司经理涉嫌贩卖毒品案的侦破过程中。在这次身份调换中,李秋龙错把贩卖毒品的事情说给了林珰。表明身份后的林珰以此为威胁,要求李秋龙杀了林玲。

五个月前,林珰从医院辞职。原因很简单,她要做林玲了。而当时的李秋龙,已经开始把自己洗钱、贩毒的证据开始一点一点的向林玲身上转移,李秋龙虽然爱林玲,但是和爱自己相比,还差很多。林珰的出现,让李秋龙甚至有点兴奋。他或许可以爱情、自由一起握到手。

当然,林玲需要做出一些牺牲。

李秋龙为了让林珰相信林玲已经死了,先砍掉了林玲的右手,在这只手的所有神经和细胞全部死亡,甚至开始腐烂后再切下那根手指。李秋龙知道林珰聪明,又是医学专业,怎么可能不拿这根手指去检验呢。这样,检验结果就是:“该手指为死亡体切除部分”。

死亡的不是人,是手。

林珰相信林玲已经死了。林珰开始以林玲的身份生活,而少了一只手的林玲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林玲和李秋龙两个人开始暗中将贩卖毒品的证据向林玲的身上推,而此时的林玲,就是林珰。当真正的林玲和李秋龙两个人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做的天衣无缝的时候,也就出现了这一起交通事故。李秋龙在和林珰喝酒的时候,在酒里放了安定剂,可是一杯酒下肚,这个酒量还不错的林珰就已经开始昏睡了。

林玲穿着林珰当天一样的衣服开的那辆车,而此时的林珰在车的后备箱内。林玲故意在一个安装监控的十字路口将过马路的老人撞死后逃逸,再将车开到郊区,将昏迷的林珰抬到驾驶舱。汽车挂空挡,再将车推进路边的土坑,制造了酒驾肇事后不慎冲进土坑的假象。

最终的结果也就是今天这样,林珰以林玲的身份承担了林玲和李秋龙二人犯下的错。林珰没说出真相的原因不仅是她杀了人,还有她想用最后的能力保护她爱的李秋龙。

于冬冬对着那少了一只手的林玲说,很遗憾,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而你和李秋龙的行为是故意犯罪,这一起,我们会按故意杀人罪起诉。

林玲笑了,她说,这全部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有什么证据?于冬冬看了看那个有些消瘦的林珰,说,你妹妹会给我证据。

证据的确很充分,公安的侦查让这对双胞胎姐妹还原了自己的身份。

最终林玲和李秋龙以故意杀人罪、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林珰因教唆他人杀人未遂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那一晚,于冬冬终于睡的安稳。

上一篇:厚德普惠白送100%股权给国资“干爹” 平台涉嫌自融 下一篇:铜板街涉嫌设资金池并非法集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铜板街涉嫌设资金池并非法集资
    铜板街涉嫌设资金池并非法集资
    近日,市场期待已久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政策文件靴子落地,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标志着互联网金融进
  • 睡的安稳
    睡的安稳
    林玲认罪了。 于冬冬听到这个消息是有些震惊的。这个案子乱七八糟的。交警队那边追着要结果。缉毒队这边领导的态度坚决。林玲这个案子必须得拿下来
  • 厚德普惠白送100%股权给国资“干爹” 平台涉嫌自融
    厚德普惠白送100%股权给国资“干爹” 平台涉嫌自融
    网贷天眼讯(文/尹凡)继东方金钰后,又一家平台迫于监管压力做出业务调整。厚德普惠2月24日发布《关于调整公司业务的通知》,宣布自2017年2月27日起
  • 草根投资百亿估值疑云:股东的关联企业巨额借款 涉及多家上市公司
    草根投资百亿估值疑云:股东的关联企业巨额借款 涉及多家上市
    2017年2月21日,草根投资宣布获得上市公司华闻传媒(股票代码:000793)C轮1亿人民币融资,占股1.0286%。据此推算,草根投资投后估值逼近100亿,和互联网金
  • 女医生
    女医生
    我的亲戚梁荔枝是个刚步入四十岁的漂亮的女人,她的鼻梁挺直秀丽,嘴唇唇型很美,属于小巧而非常有性格的那种,薄薄的唇膏涂在上面,越发显得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