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素笺染着淡淡的梨花香,应该是有人小心的将早春的梨花采下,夹在这素笺中几个月才会有这样似有还无的香味。

沁人心脾的幽香中还有阵阵檀墨香,是素笺上的小楷墨字散发出来的。

这样别致用心的素笺,这样工整秀丽的曲子,看得人似乎显出不耐。

一双远山含黛细柳眉微蹙,两只葱白纤指轻夹着素笺,染着蔻丹的指甲称着素笺更显妩媚。

袁青衣并没有将素笺弃之不顾,而是从妆台上取下一个带锁的锦盒将它放进去。

锦盒里整整齐齐的横放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笺纸。

袁青衣将这张梨花香的素笺放在最中间的位置,那里已经有了些同样素笺:梨花香,小楷字。

“小姐,你还不上妆,老板催得紧勒!”

说话的是个十五六的姑娘,绑着两条乌黑光亮的大辫子垂在胸前。齐刘海下是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模样俊俏活泼。

她是袁青衣的小丫头,名叫妙姑。

“知道了!”

袁青衣淡淡的回了一句,将锦盒锁好后放回去,然后拿起桌上的眉笔细细地描眉。

一双细眉被描出层次,似烟雨薄暮望远山,深深浅浅的黛色。

妙姑手里拿了把碧玉梳,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手,一双小鹿般澄澈的眼睛瞅着镜子里的袁青衣。

“有话你讲,憋死了我可不负责!”

袁青衣右手食指的指腹蘸起彩粉,仔细的上着眼妆,晕开点朱红在右眼睑上轻轻一抹,瞬间半面妖娆,灼灼其华。

她又蘸了点白色的脂粉覆在那夺目的艳色上,慢慢地揉开,揉透了就是三月春风粉桃花。盈盈的眼波一流转,是透着水的滴滴娇。

“那妙姑讲了,小姐别生气!”

“嗯!”

妙姑不知是不是因为紧张,用手里的碧玉梳戳了戳下巴说:“沈少爷又来了,点了小姐的戏,还是游园惊梦,还是……”

“还坐那里,没旁的人!”

袁青衣淡淡的接了妙姑欲言又止的话,上妆的动作并没有停。

妙姑歪着头瞅了瞅袁青衣镜子里的表情,见她脸色并未变化,就“嗯”了一声,算是肯定的回答。

袁青衣开始画另一只眼妆,刚抹上朱红色突然就停住了,转身对妙姑说:“去跟老板说,今天的戏改个时间!”

“啊?”

妙姑瞪圆眼睛微张着嘴,连拿碧玉梳戳下巴的动作都停滞在半空中。

袁青衣又转身对着镜子,没有继续染妆,倒是卸起妆来。那隔水桃花被擦掉,远山含黛也将烟雨色去掉了。

妙姑吃惊地制止到:“我的小姐,你这是唱哪出?好好的妆,怎么说卸就卸!”

“我的话你不听了?”

妙姑听袁青衣语气微冷,瘪了瘪嘴,小脸上尽是不满,话却还得听。

她将碧玉梳赌气的放在袁青衣的手里,转身跑出了房。

袁青衣看了看手里的碧玉梳,拢过秀发慢慢地顺着。

素笺上的梨花香飘在发间,袁青衣突然想起那素笺上的小楷曲子“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

她想着,竟然读出声,读完后有些惆怅,有些不明所以,心头微乱。

她凝目看着镜中的女子,冰肌玉骨,黛眉朱唇,一双美目含情处,似喜似嗔。

右眼下有一枚小小的泪痣,没有减掉半分风华,反而增生万般柔情。

她抚上这枚泪痣,从小被卖到戏班子学戏,再苦再累都没掉过半滴泪。老人说她的泪痣是情泪痣,泪都流在情上去还前世情债。

正想得出神,妙姑风风火火地跑回来,说到:“我把小姐的话给老板说了,老板听了都犯愁。可人家沈少爷跟没事人一样,说小姐你愿意几时唱就几时唱,他都等着!”

等着,等得了一时,等得了一世?

袁青衣不知怎的,心底突然生出个疑问,一世,原来她想的竟然是一生一世。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妙姑见袁青衣有些恍惚,也不再多说,心底想:沈少爷多好,但凡有小姐的戏,他一定场场点场场听。

这心思,谁都瞧出来了,偏偏小姐不当回事儿!

沈月白穿了件藏青色的长衫,绾了发束着冠,冠上插着支鎏金紫玉簪,这样的发式在现在也算得复古守旧派了,那些新派人士早已经剪了辫子不束冠。

偌大的戏场只有舞台中央打着光,幕布没有拉开。

沈月白一个人坐在观众席的首位,正对着舞台,只要那厚重的帘幕一拉开,他就能第一个看到主角。

沈月白的脸很俊秀,那种俊秀带着几分孱弱,像是翠竹细挺。

他的一双星目时常清澈透亮,看上去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你如果被这样的眼睛注视着,就像被一汪清泉倒映着,或是感到一种拥有整个星空的悸动。

此刻,这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幕布,他的脸上除了柔和的表情再无其他。

只是左手一直摩挲着右手拇指上的玉扳指。

上好的羊脂玉,颜色如少女娇嫩的肌肤,被抛光得光华剔透。此刻它的主人正细细地抚摸着,漫不经心却充满着柔情。

袁青衣站在幕布的左边,轻轻地撩起一角,便看到沈月白寂静无声的注视着舞台,那模样似荡在春风的柔波里。

那双眼睛,她一直冷冷回望的眼睛,永远充满着柔情与天真,叫人仔细望一眼便陷入那温柔之中。

所以她每次只有回以一种冰冷漠视,才能抵住这份春风化雨的柔情。

袁青衣仍旧疑惑着,这样的眼神,是专注与她,还是所有女子都能观望到的星空。

舞台的灯光熄灭了,沈月白只眨了一次眼,舞台就亮起来了。

四周寂静,以至于他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从没有这样的响烈,这样的急切。

他立马抚了抚衣衫,然后坐直身子,盯着舞台的眼神里的光彩如同燃烧着星火的另一个世界。

袁青衣出来了,如山头新开的百合,似芙蓉出清水,一声青翠衣衫,白色的水袖轻卷在手腕处,婷婷的站在舞台中央,像一件精美的青花瓷器。

她并未上妆,头发也只是束了下,却显出淡雅脱俗,空气中似乎充盈着梨花香。

她抬眼,看了沈月白一眼,不是冰天雪地,而是隔水一观,欲言又止,脉脉含情。

沈月白听见自己的心咚咚咚几声竟然停顿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不自觉的扶住椅子,瞳孔睁大,似乎一闭眼,这样娇柔温情的袁青衣就会消失。

袁青衣迈着莲步走到舞台边上,她握紧拳头,看着眼前望着她有几分痴傻震惊的沈月白。

“这生素昧平生,何因至此?”

袁青衣看着沈月白,唱出了游园惊梦里的一句。

沈月白缓过神,面色一喜,他撩起长衫踏上舞台与袁青衣面对面,他唱到:“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

袁青衣眼里闪着隔岸水光,沈月白唱的这一句原是柳梦梅回杜丽娘的那一句,她等的是这一句,却又不是这一句。

所以她开口道:“如花美眷朱颜老,似水流年把人抛,公子当如何?”

沈月白执起袁青衣的手道:“我定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袁青衣的两行清泪瞬间流下来,沈月白此时慌了,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举在空中,不知是擦眼泪还是抚那张倾城倾心的脸。

他没有抚泪也没有抚脸,他揽过袁青衣,让她在他的肩头流泪。

沈月白在她耳边说:“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袁青衣伏在沈月白并不厚实的肩头,听他这一句,只觉得天高海阔,自己已不必漂泊无依。她伸手攀住沈月白的肩,已不惧未来了。

上一篇:揭开P2P平台潜规则 “玖富叮当贷”被曝高利贷 下一篇:女医生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女医生
    女医生
    我的亲戚梁荔枝是个刚步入四十岁的漂亮的女人,她的鼻梁挺直秀丽,嘴唇唇型很美,属于小巧而非常有性格的那种,薄薄的唇膏涂在上面,越发显得性感
  • 合欢
    合欢
    素笺染着淡淡的梨花香,应该是有人小心的将早春的梨花采下,夹在这素笺中几个月才会有这样似有还无的香味。 沁人心脾的幽香中还有阵阵檀墨香,是素
  • 揭开P2P平台潜规则 “玖富叮当贷”被曝高利贷
    揭开P2P平台潜规则 “玖富叮当贷”被曝高利贷
    拥有3000多万用户的玖富旗下知名P2P平台叮当贷,近日收取高额利息,贷款陷阱不少。这是个例抑或是业内潜规则? 2016年8月25日,知名P2P平台玖富发布了新产
  • 玖富叮当贷:砍头息、欺骗性放贷 陷“高利贷”漩涡
    玖富叮当贷:砍头息、欺骗性放贷 陷“高利贷”漩涡
    下款2.3万元,合同本金却标明5.2万元,提前一次性还款本息合计6.7万元。(即你拿到2.3万元,立即还掉这笔钱也要还6.7万元,以下类同。) 下款4.17万元,合同
  • 所有的努力是为了远离你
    所有的努力是为了远离你
    南方的这座小城处于亚热带地区,每当三四月份的时候,天气渐渐回暖,室内外的温差比较大,当室外的暖风吹入室内的时候,南风裹挟的那份热情被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