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爱跟篮球有关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初见柳亦儒是在一场校篮球赛上,那一年我十六岁,初三,他十七岁,高一。

因为我的闺密是学生会的成员,那天她去给比赛的球队记分,而她却临时有事让我替她先去记分,作为她的好闺密我去帮她自然义不容辞。

坐到篮球场边的桌子上时我并不大关注赛场上的人,我是个比较安静内向的女生,对于学校的事情我也不大关心,我更多的时间都用来阅读和做题。

那天的赛场上我见到了柳亦儒,他是我第一个多看了一眼的男生,他穿着白色球衣,来的时候戴着帽子,比旁人清秀干净,看着他很舒服。

球赛迟迟没有开始,我坐在记分处的桌椅上呆呆地等看着原定比赛时间已然过去,偶尔偷偷看一眼那个干净俊朗的男孩子。

闺密来的时候比赛依然没有开始,她拍拍正在发呆的我,我立刻红了脸,迅速逃离现场。其实我如此惊慌,只不过是为了避免让闺密发现我在偷偷关注柳亦儒,被她拍着肩膀的那一刻我就像是一个被人当场抓住的小偷,害怕全世界发现,但其实谁都不会在意。

那天晚上上自习的时候闺密问我有没有看到柳亦儒了,就是那个气质很好的男生,她说柳亦儒可能会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慌了神,赶紧制止她,我怎么可能喜欢什么柳亦儒,我也没见过,她惊呼我坐在球场边那么久竟然看不到气质出众的柳亦儒,她说下次她教我,我侧过身去,随便吧,嘴角却轻轻上扬,关键是闺密说他可能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他呢,他喜欢什么类型的。

“秦芷柔,有人找你。”

第一节晚自习下后闺密已经抓住课间时间跑出去看她的男神了,我很随意的趴在桌子上看着一本课外书,脑海里时时闪过那个穿白色球衣的少年,听到有人找我的时候我一愣,谁会找我啊。

“你是秦芷柔?”

我走出教室后门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我刚刚还在想念的少年,脸瞬间就红了,还好是晚上,走廊里的灯光有些暗,他没有察觉。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一张饭卡,他认真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又看看我,微笑着走近我,把饭卡递到我面前。

“搬桌椅的时候发现的,你忘在桌洞里了。”

我这才记起来刚到赛场的时候我把饭卡揣在兜里,因为我坐着的时候咯着我便把它随手放进桌洞,离开的时候全然忘了,还好柳亦儒发现了,又好心的给我送回来了。

“谢谢。”

我声音极轻柔,找回饭卡总该有句谢谢。我看着他感激的冲他笑笑,因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只是快速瞄了一眼他的脸,他脸上淡淡的微笑却让我的内心忽然变得柔软,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最开始的反应吧。

“秦芷柔,怎么着也该请我吃顿饭或者喝点什么吧,要不是我你的卡估计这会已经被刷爆了。”

“啊?噢,那好吧。”

我竟然迷迷糊糊,有点不明所以,只能顺着他的思路走,可能是当时的我太傻太迷糊,他竟然笑了。

“下次记得请我吃饭。”

我还没有缓过神来他已经笑着走远了,我痴痴的站在原地看着他直到他走进走廊尽头的教室。忘了说,初三教学楼和高一教学楼是一栋楼,高一占一半,初三占一半,柳亦儒就与我在同一楼层。

“芷柔,柳亦儒是来找你的?”

闺密把我从恍惚中拉回现实,她的声音过大,很多人纷纷看着我。

“嗯嗯,还我饭卡。”

我尽量表现得随意一些,我实在不愿意同学们把这件事当做课间的谈资,我想是我太过平静,所以别人才没有讲过多的闲话。但事实并非如此,同学们对于那件事的表现,平常得就像看到初晨的阳光,平淡无奇,吸引注意力的不过是闺密的大嗓门顺带着柳亦儒的容颜,但那关注也只如蜻蜓点水般。

见到柳亦儒以前我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不漂亮也不喜欢讲话,交际圈狭窄到不能再狭窄,亲密的朋友仅闺密一人,见过柳亦儒以后我的生活似乎也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我下课后更喜欢趴在教室走廊边上,那样可以看见下课后也趴在教室走廊上的柳亦儒,他或许也会多看我一眼,那时候我们吸引一个人的注意力往往喜欢靠打打闹闹,闺密就是这样做的,但是收效甚微。

每每看校园青春偶像剧的时候总会哭泣,不起眼的学妹或者丑小鸭遇上校园霸道总裁类型的学长或者是人气超高的清秀学长,然后与之相爱相守,但是那是别人的爱情,而现实中的生活是你连跟那个熠熠生辉的校园风云人物认识的机会都没有,更糟糕的是你会像我一样,喜欢着不敢表现,更别说为他做任何疯狂的举动,见到他的时候,只能扫视一眼匆匆走过,就连多看他一眼你都没有勇气。

我与闺密是最普通也最平凡的女孩子,幻想过浪漫剧情真实发生在我们身上,可是结局却不尽如人意,我们在私底下热烈的念着深切的喜欢着,但是各种原因把我们所有的热情隔在彼岸,那边的男孩子依然按照自己的生活轨迹在生活。

闺密喜欢的男孩子有女朋友了,那肯定不是从众多崇拜者中挑中的平凡女子,既然是校草那么配校花才合适。

那段时间她不再提起那个弹得一手好吉他的男孩子,不再拉着我跑到他的练习室外面晃悠,不再听她为他在晚会上录下来的吉他弹唱,她也不再课间十分钟跑很多楼道去与老同学打闹嬉戏,不再约着我在他必经的道路上玩耍,所有她做过的为了吸引那个男孩子注意力的事情她都不再做,再做终究是毫无意义。

那时候我才明白,我们年少时崇拜迷恋着的那个少年,他绝对不会在众多平凡的崇拜者中挑中一人与她相爱,柳亦儒也不会。

“芷柔,柳亦儒有女朋友了。”

闺密小心翼翼的在我旁边试探性的告诉我这个消息,她害怕我会像她一样由于接受不了而痛哭流涕吧。

“我知道了。”

我没有停下看书的步伐,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入脑,闺密看我的反应后放心的走开。我不是不难过,难过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吧,但是我不想表现得太过激烈,我与他本来也毫不相关,表现太激烈岂不是唐突了,不过那天晚上,我还是一个人流了泪,闺密说还好我中毒不深,我浅笑不语。

我越来越多的改变还是因为柳亦儒,悄无声息。

我喜欢趴在走廊上久久的发呆,直到看到柳亦儒从远处的操场上走进教学楼,也喜欢在晚自习钟声临近时跑去打扫教学楼道,那里可以看到抱着篮球跑进教室的柳亦儒,我拉着闺密跑去球场边与很多人挤在一起,为球场上激烈的赛事欢呼雀跃,柳亦儒的篮球打得很好,每每看他在三分线外优雅的投篮我就如临赛场般紧张,进了为他欢呼,没进的时候也会偶尔失落。

那时候的我每次去球场都要带着一瓶水,未拆封的那种,可是我从来没有把水递到他前面,就像我闺蜜在晚会前替她喜欢的男孩子准备好的精美花束,最后大都被我抱回了家,那个弹吉他的少年手里收到的很多花束也会枯萎在垃圾桶里。

高一那年闺密考去了别的学校,我依然留在原来的学校,每天看着柳亦儒来来往往,一个人去看他的球赛,一个人去可能与他偶遇的地方,但是始终没能与他相识。

后来闺密有了男朋友,那是个高高瘦瘦皮肤白皙的少年,她给我的照片中他正坐在阳光下认真的拨弄着手里的吉他,她说她与他是同班同学又同组,是他追的她,我忽然记起当初她喜欢的那个男孩子,他也弹得一手好吉他,站在阳光下的他也英俊潇洒,我问她可还记得当初那个和校花成双入对的学长,她当然记得他,只是对于回忆也只能一笑置之,如今的那个学长音讯全无,他怎样她无从得知,但愿他也是幸福着的。

“秦芷柔。”

我是在高一假期的时候在一家冷饮店里遇到柳亦儒的,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在看书,抬头看到他的时候我惊讶了一下,他微笑着径直坐到我对面的位置上。

“记得我吗,我就是那个当初还你饭卡的同学,柳亦儒。”

我假装想了好一会才恍然大悟,心里早已不安分,没想到他竟记得我,我在那一刻开始期待起太多梦幻般的剧情,也许我们之间还是有可能的吧。

“我是秦芷柔,学长,那我请你喝东西吧,你要喝什么?”

“我知道,秦芷柔,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学霸嘛,自然认识,认识你很荣幸。”

我微微怔住,所有幻想瞬间灰飞烟灭,我活在现实中,不是电视里,怎么可能期望着那一件小事就让他专门记得我。

“我女朋友还在等我,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让学霸请客。”

柳亦儒走到前台付了钱提着两杯奶茶走出了店门,看着他骑走了停在门口的电动车我的眼里忽然泛起酸涩,我的人生到底不是写在剧本里的。

我与柳亦儒后来自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也再没有交集,他不是王子,而我也不是灰姑娘。我还是喜欢看球赛,喜欢看柳亦儒投篮的样子,他穿着白色球衣的样子还似我初见他时。

后来他毕业了,我知道有一个柳亦儒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热爱着篮球,谈一场顺心如意的恋爱,怀念起他热烈的青春岁月,只是我再也看不到他穿起白色球衣的样子,只能默默地想念起他投篮时的敏捷与优雅。

大二那年我和闺密在街道上遇见了柳亦儒,闺密指着他的背影告诉我那是柳亦儒,我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他的一举一动早已经刻入我的骨髓,他的背影我怎么不认得,只不过我们从不相识罢了。

一同学后来给我发了消息,他说他们好多人约在一起准备回高中学校打一场篮球,我家离得近,问我愿不愿意去当观众,我不经意的问起参加的人都有哪些,他说了很多人,可我只听到了柳亦儒。

我没有去学校看他们打篮球,闺密问我为什么不去,她说如今的我难道还没有信心去认识柳亦儒吗,她说我就不该太自卑的,我说以前没有勇气,如今是不愿意打破年少时的回忆,那个少年适合安静的活在我的记忆里。

现在的我已经不喜欢站在球场边看一场球赛了,但是看到那些围在球场边欢呼的女生我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看到了与篮球与吉他有关的少年。

不知道如今的柳亦儒是否还会飞奔在球场上,不知道那个弹着吉他的学长还是不是热爱着音乐,总之记忆里的他们安静的站在阳光下,弹奏着关于青春的旋律。

上一篇:你过的好吗 下一篇:我做你的备胎吧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做你的备胎吧
    我做你的备胎吧
    这世界上有太多可悲的男二号,他一直在方纪然身边,最后也成了其中一员。 赵捷寅喜欢方纪然,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 (1) 十八岁的方纪然,是学校出
  • 那一年的爱跟篮球有关
    那一年的爱跟篮球有关
    初见柳亦儒是在一场校篮球赛上,那一年我十六岁,初三,他十七岁,高一。 因为我的闺密是学生会的成员,那天她去给比赛的球队记分,而她却临时有
  • 你过的好吗
    你过的好吗
    也许,每个人都会爱上寂寞。 我与吴恙的相识就始于寂寞,那天,我失恋了,无处发泄的我独自走了许久,就这样,我们就在一个胡同口相遇了。初见她时
  • 桃花树下
    桃花树下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小镇。身为一个女孩儿,我常有种莫名的罪恶和羞耻感。因为在我的家乡,只有生下男孩儿的家庭才会被人尊重。 听我姨娘说,当
  • 再挖起源系:暴雷前夜高息骗员工理财5000万
    再挖起源系:暴雷前夜高息骗员工理财5000万
    自1月18日起源系8家平台集体暴雷以来,无数投资人开始奔波在追讨本金的路上。获悉,仅在1月初暴雷前夜,起源系就以高利率为诱饵,让内部员工投资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