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侠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是蜘蛛侠,每个人都是。

2050年,那是个高科技的时代。蜘蛛侠都是用古时候的人保留下来的卵子精子复制再复制造的。但是为了保留这个圣神的世界,于是消除了“性”,怎么消除呢?科学家很聪明,知道人们控制不了自己的性欲,于是想出了一种办法,就是把性别给消除,然后制造了一种技术输进受精卵,使生出来的孩子没有生殖器官,女人长大后也没有挺拔的胸部。而且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和平没有争吵,于是制造了各种技术消除差异。各个年龄段都要肤色一致、身材一致,不能有高矮胖瘦,无外乎声音也是一致的。

穿着一致,都是蜘蛛侠服,这个蜘蛛侠服可方便了,有帮助呼吸的功能,排便的功能等,并且质地十分的柔软,可以当睡衣又可以当工作服,还有自动清洗的功能。

还有吃喝拉撒睡的用品都要一致。楼房也要一致,为了没有住的高低之分,于是一座城市的楼房都是只有一楼,都是平坦的。而且这种一致还要规定到看的天空,为了不让每个人看到的天空飘着的云朵不同,于是在上面弄了一层黑色的布,上面有灯。定时白天七点到十八点开,黑夜十八点到白天七点关。

2069年,那是我的小时候,那时候没有人嘲笑我,我也没有嘲笑别人。因为大家穿着一样,身材一样,脸被蜘蛛侠面罩蒙住了,所以美丑不分。

如今我14岁了,独自在家里的厕所里面,面对着镜子,试图把蜘蛛侠面罩拿下来,想要看看自己长什么样。但是被厕所里的摄像头拍到了,马上家门口就堆满了蜘蛛侠想要把我抓回去。我还没看清自己的脸,就被要求戴上面具,被他们押了回去。那时候,父母没有阻止那群人,好像默许了他们的行为。默默的看着他们把我抓回去。我看不清他们面罩下的表情,可能是冷漠的、可能是鄙夷的、甚至可能是面无表情的,而它们也看不到面罩下—我的悲伤。

它们押了我回去,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脱了个面罩想要看看自己,也要被抓。我被押到一个小黑屋里,手脚都被拷上。只有一盏灯在里面,亮得刺瞎我的眼睛。

它们问我,“知道自己错哪里吗?”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它也看不清我的表情。所以我在面罩下做了许多搞怪的表情。

“不知道。”

“你现在是搞个性主义,自开国五年来,没人敢这样做。”

“那请问你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它没有说话,我继续做搞怪的表情。

突然,它怒吼,“我不需要知道。”我很诧异,为什么他要如此生气。

然后它出去了,过了好久,又进来了。但是我不知道进来的是不是同一个人,谁叫它们长得一样。

“你知道吗?你上新闻了,全部人都在骂你,有的还游行示威,要把你活埋了。”

“我不知道。”

它没预料我这个回答,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继续做搞怪的表情。

做累了后,我看它还没走,问它。“有事?”

它好像一直在等我提问他,马上说,“其实我很仰慕你,甚至有点嫉妒你,因为你敢于脱下了面罩。我也很想看看自己长什么样。”

我没预料它会说着这些话,“我也没看清自己长什么样就被你们带走了。”它没有说话,有点失望,出去了。

接着我被放了,原因是我没看到自己的样子。摄像头拍到我只是准备脱的样子,并没有脱出来。

举国哀叹,“没搞头。”

后来科学家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发生了,于是又发明了一种技术,注射在我们脸上,让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完全没有想脱的欲望,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生来长什么样,注射之后长什么模样。

现在我还会暗暗的把14岁那时候那个经历当作自己与别人不同的地方,但我不能说,因为会被抓去。

如今是2073年,我已经是18岁了。我父母完成了工作照顾我的工作,然后走了,事实上它们压根没有教我,只是名义上的住在这里。好像是为了学习古人的家庭伦理的而设立给成人的工作。现在我要一个人住了,我到局里拿好我的工作证明还有“工作手表”,于是开始了新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许小激动。

下面,我来描述一下我开始18岁工作的一天。

早上全国叫人起床的闹钟声响起。

现在是六点四十五分,我必须在开动我蜘蛛侠服的刷牙洗脸的开关,因为要在七点前出门。不然就会被押走。但是我也不知道它们会被押去哪里,因为我没有被押过。我也不敢问,因为会被押走。

现在是七点,我需要到大广场,同全国人民一起读《蜘蛛侠语录》。“那是一个清朗的早晨,总蜘蛛侠带领我创立了一个蜘蛛侠帝国……”“我们不搞个性主义,我们要搞集体主义……我们要消除差异,消除等级区分,我们有一样的肤色、我们有一样的身躯、我们有一样的嗓音,我们是我们,我们是一样的……”,假如有人把“我们”念成了“我”,这人也会被押走。

念完《蜘蛛侠语录》后,现在已经是九点了。因为古人有说“朝九晚五”,所以九点后大家都去干活了。我打开了我的“工作手表”,按了一下按钮,一个程序弹在空中,上面有“工作分类”、“工资”、“今日必读书目”,我点了一下“工资分类”,上面显示“医生、教师、父母、打字员、殡葬……”,我按了一下殡葬,然后上面显示地址,还有到达时间。我赶紧射出蜘蛛丝在楼之间跳来跳去。到了之后,我签了一下到,然后任务又弹出来“到A座101哭丧”,我走到那里跪下然后嚎啕大哭,事实上我根本哭不出来,只能哇哇的在那里叫,因为没有家属,只能找代哭的了。我不懂为什么还有这种形式,都没有那些人伦关系了,还要做做样子,我不断的在思索这个问题,但是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工作手表”弹出来了“哭丧任务完成了”,上面工资显示100块。但是我知道我无论接什么工作,我的工资都是这个价格,因为这样就没有攀比、没有差异。人们也不会你争我抢了。想一想,蜘蛛侠社会可真好嘞。

接着我去接别的任务,我点了一下“教师”,然后上面又是弹出地址、到达时间。我又是射出蜘蛛丝在楼间跳来跳去。到了之后,签到,任务弹出“A座102督促小蜘蛛侠背蜘蛛侠语录”,我到了那里后说“背”。书声朗朗,真好,蜘蛛侠社会真好。

像这样,持续接了几个任务后,我赚了1000块。然后上面显示“达标”。

17点的时候,有几个不达标的蜘蛛侠被押走了。而其他蜘蛛侠去大饭堂吃饭,事实上,我是没有食欲的。但是不吃完就会被押走。蜘蛛侠根本不饿,只是要做做样子。古人不是说“民以食为天”吗?这时候,我想起这句话,我的食欲倍增。蜘蛛侠社会真好。

18点的时候,几个吃不完的蜘蛛侠被押走了。

我回到家里,刚好。天上的灯关了,整个世界是暗的,而我开启了国家统一发放的小台灯,开始写下文章。以上这两篇都是我所写的其中的两篇。台灯只能开15分钟,我匆匆忙忙的写完,然后立刻关灯,开启了蜘蛛侠自动清洁的装置,然后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是美好的一天,真好,蜘蛛侠社会。

日复一日的过去,我感受到了重复的无趣。我再也不在赞叹蜘蛛侠社会了。但是我无法逃脱。古人所说的“乌托邦”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啊?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如何逃脱?如何逃脱?虽然我看不清自己的脸,但是我知道自己很憔悴。我等着哪一天,我射的蜘蛛丝射偏了然后摔死,然后让自己的灵魂逃离这个世界。

我开始渴望着未知的世界,我渴望这被黑布笼罩的外面的世界。它们似乎害怕我们看到天空,然后都会逃离这里。不过因为思想的翅膀被剪掉。所以就算看到了,也逃不了,因为自己已经困在思想的枷锁里面了。所以看不到就不会有任何希望了,就没有痛苦,更没有绝望。那样多好啊,这个蜘蛛侠社会,这个乌托邦社会。而我现在已经胡言乱语,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2074年,我的日记本被发现了,于是科学家又发明了一种技术把所有的蜘蛛侠的脑子硬化,然后输入一种程序重复执行。最后科学家们把自己的脑子也硬化了。而我最后一刻进入硬化机器的时候,我在想的是:我启发了他们开创新技术,我是与别人不同的。

当机械的电流刺穿我的大脑时,我猛的一起床,看看自己身上,是自己喜欢的睡衣,不是蜘蛛侠服。我松了一口气。我走出门外,母亲又唠唠叨叨我了,“你看看别人家的孩子考多少了,你看看你自己考多少了。”我微笑的看着她,她被我吓到了“干嘛了?骂傻了吗?”

我呐喊,“生活本应如此,生活本该如此。”

上一篇:我们村老王 下一篇:巨人国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巨人国
    巨人国
    你有没有听说过巨人国? 听说那里的人身高大多超过50英尺,即使发育不良的矮子也有25英尺,还是巨人。和他们比起来,我们就像豆子一样小,所以
  • 蜘蛛侠
    蜘蛛侠
    我是蜘蛛侠,每个人都是。 2050年,那是个高科技的时代。蜘蛛侠都是用古时候的人保留下来的卵子精子复制再复制造的。但是为了保留这个圣神的世界,
  • 我们村老王
    我们村老王
    我们村有个老王,四十出头,年龄其实不大,只是长相老成,他自称老王,大家也就习惯那样称呼他。 老王个头不高,爱穿西装,平时留着平头,老王理发
  • 我是一个快递员
    我是一个快递员
    今天,又是一个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工作日,枯燥又乏味的工作,不耐烦的客户,送不完的包裹,爬不完的楼梯,并没有因为我的敬业而有所改观。辛苦奔
  • 青梅竹马不过是回味
    青梅竹马不过是回味
    文/落叶知秋 有一段话在网络上受到很多人的青睐: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可是青青却不喜欢,因为那样的慢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