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不过是回味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落叶知秋
有一段话在网络上受到很多人的青睐: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可是青青却不喜欢,因为那样的慢代表的是长时期的杳无音信,不论多么浓郁的爱意,在等待面前都分外无力,成为未知数,如同她和马涛一样。

1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马涛是青青幼时一起胡闹的朋友,是青青的初恋,每当忆起年少时光,绝对少不了马涛的影子。因为两家是邻居,两人相差半岁,所以两人的交往应该是从穿开裆裤开始的,一起玩泥巴,一起去隔壁罗爷爷家的桑树去偷桑叶养蚕、偷采桑椹。那会的青青比一般男孩子还像男孩子,一头短发,从来不穿裙子,爬树都谁都快。

可是就是这般模样,一旦玩过家家,青青还会排除万难地当马涛的王后,偷一件大人衣服当披风,“千娇百媚”地陪在流着鼻涕的马涛边上,接受那些更小孩子的“朝拜”。马涛是绝对是孩子王,比同龄人高出半个脑袋的个子,对青青非常照顾,青青偷桑椹的时候都是踩着他的肩膀上去的,站在树下接桑椹却因为衣服染色洗不掉挨了一顿老妈的一顿骂,下次依然选择站在树下。所以王后的位置绝对不能让给其他人。

这样的交情一直维系到小学三年级,青青幼小心灵受到有史以来最大的打击,因为马涛突然跟她绝交了。原因特别简单,上小学的青青从二年级开始就脱颖而出,成绩特别好,每个学期评三好学生不说,经常是开一次表彰大会上台三四次的人。对比马涛,却总是迟到、不按时完成作业、在教室后面罚站那类。所以每次开完家长会,马涛都要吃一顿“竹笋炒肉”,边吃还被骂:“你看人家青青,比你小半岁,成绩比你好一大截子……”挨着打的马涛慢慢把仇恨转到青青身上,觉得如果她够义气,不要考那么好,他就不会这么惨,最终递过一张绝交纸条,说再也没有理青青。

青青收到那张纸条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拉着马涛的衣服问为什么?马涛不好意思说自己挨打迁怒,就找了个其他理由,说青青长得太丑,跟个假小子一样,不想跟她玩。女孩子早熟,九岁的青青敏感的收回自己拉着马涛衣服的手,默默回到家里,从此开始留头发,慢慢有了女孩子的模样,却再也没有找过马涛。

2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这样的僵局一直到初中才打破,青青和马涛以名列前茅和吊尾录取的差异进到同一个初中。那个初中离家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脚程,晚上要上晚自习,放学都快九点了,所以青青的爸爸拜托马涛晚上跟青青一起回来,这样安全一点。

两个半大孩子因为父母的嘱托又走到一起,青青不再是当年那副假小子的模样。用马涛的原话说,当他隔三年之后再次注视青青时,把自己吓一大跳。柔柔地过肩长发,略显瘦弱的身板,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保护欲,只有那一对充满灵气又有些倔强的眼睛,依稀有往日上山爬树的影子。

“其实我爸瞎担心,我一个人回家也是可以,再说只有一小段路是我一个人。”这是几年之后两人说的第一句话,马涛说一听就感觉到疏离,他不置可否,本来就是心不甘情不愿,更何况现在还有热脸贴冷屁股之嫌,两人就约定快到家的时候在一起走,免得大人担心。

可是没过多久,长相出众的青青就被几个社会青年盯上了,他们经常尾随着青青,甚至用言语调侃,青青不厌其烦。马涛隐约听说这个事情,在有一天晚上拦住他们,狠狠教训了一顿,自己没有讨着多少便宜,嘴角被打出血来。青青目睹这一切,泪光盈盈地用自己的手绢替马涛擦干血迹,有些心疼地说:“马涛哥,你其实不用管他们的,我可以对付,只是不想出手而已。”马涛翻了个白眼:“要是轮到你出手,我这个哥就白当了,说不定回家还要挨一顿打。现在就算挂彩回家也会得到表扬的,更赚!”说完拉着青青的手腕,往家的方向走去。

青青感觉手腕一阵燥热,心里却格外的安定。从此两人就真正如同两家父母要求的,一起上学放学,直到初中毕业。

3春风吹红花蕊

初中毕业,青青以全县第一的成绩报送进市一中,马涛虽然基础差,挡不住青青上学放学路上的唠叨和辅导,最终以不错的成绩考到县一中。两人就此分隔两地,假期才又能玩到一块。

那天,两人一起写作业,马涛依旧三分钟热度,写了几道题就拿起青青的辅导教材书乱放。他惊讶地发现同是高一,两人的教授内容却完全不一样,不由问了一句:“你读的是高一吗?”青青无奈地回答:“我们科技班进度比较快,老师想用一年半的时间教完三年的课程。”马涛看着青青日渐消瘦的脸,蹦出一句:“无聊!”

这时一张小卡片从书中掉了出来,马涛低头捡起来,是一个侧影,很像青青,边上还有一首小诗:“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只见泪痕湿,不知道心恨谁。”署名windboy。马涛顿生警惕,举起来问:“这个windboy是谁啊?”青青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跟他们初中毕业后偷偷喝酒后一样,立刻跳起来抢,边抢便喊:“你给我,不要乱翻我的东西。”马涛在屋子躲着,饶有兴趣地看着青青追。突然青青被书桌角撞了一下,踉跄着就要倒在地上,马涛眼疾手快,一个健步过去想接住青青,无奈惯性太大,两人都倒在地上,紧紧的贴在一起。慌乱中,二人的嘴唇发生轻轻的触碰,柔柔的,香香的,让人马涛迷醉得无法起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几秒,或许是一个世纪,青青先反应过来,抢过马涛手中的卡片,坐回自己的位置,把投埋进那一堆的练习题中。马涛揉揉摔疼的屁股,又摸一下自己的嘴唇,异样的感觉让他全身不舒服,他抓起桌上的书本,闷闷地说了一句:“我忘记我约了老高,先走了啊!”

青青听着马涛下楼和关门的声音,平复了一下砰砰直跳的心,才发现刚才着急掩饰,居然连笔都拿反了。她拿起那张卡片,windboy是高中班上的同学,那天青青眼睛进了灰尘,一直在流眼泪,windboy就画了这幅画送给她,她觉得挺有趣的,就当成书签夹到辅导书里面。班上有好几个男生隐约表示过好感,包括windboy,只是青青对他们没有兴趣,正如老师说的早恋猛如虎,何必在此时,高考跟重要。可是刚才跟马涛混乱的触碰,让她有一种小鹿乱撞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想起初一那次的拉手,兴奋、躁动和紧张。

回到自己家的马涛也同样的兴奋和躁动,他把自己的抽屉翻得乱七八糟,终于找到要找的:青青不同时期的照片。第一张是两家一起出去玩照的合影,大概六岁,两个人手拉着手,像两兄弟。第二张是十岁的合影,那会两人不说话,所以表情都是酷酷的,青青已经留了齐耳的学生头,文静,灵气。第三张是初三毕业的青青的大头照,是马涛从一个同学那抢的。照片上青青两手交叉,托着下巴,特别的漂亮。人说女大十八变,青青绝对是越变越漂亮那种。马涛知道自己很喜欢她,可是当两人发生触碰之后,马涛发现这种喜欢有些不单纯,特别想像录像里面那样狠狠的亲下去。“这是怎么回事?”马涛烦躁地用手揉着自己的头发,直到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才停下来。

4 花开堪折直须折

由于那次意外,青青和马涛尽量避免单独相处,碰到一起也显得特别别扭,两家父母岁有一些意外,却觉得孩子大了,男孩女孩玩不到一块也是正常的,也就没有多关注。青青返校后照例继续题山书海的学习,却没有想到在开学不久收到马涛的一封信。

青青:
我考虑了一个假期,最终还是觉得应该写信给你。语文书上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我觉得很有道理,因此我想告诉你,我很喜欢你,希望你不要再收windboy、rainboy之类的卡片,我们俩凑起来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就给我回封信吧。

看完信的青青不觉眉开眼笑,看不出来一脑子理科思维的马涛还能掰扯两句诗,掰得还有些道理。她自己用一个假期理清了情绪,本想等暑假再说,没想到马涛先行一步。

马涛:
你们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的水平看来不怎么样,乱用诗句,乱组新单词。与其担心“无花空折枝”,不如“惜取少年时”。我给你寄一些辅导资料,你自己抓紧时间看一下,我想去北京看看。

短短百来字,马涛看了好多遍,一字一句的研究,最终认定青青的意思要他好好学习,一起到北京上大学。读懂之后,他有点静不下心来,先去操场上跑了三圈,又去打了场篮球,终于能认认真真学习了。

从此,邮递员有了每周一次固定线路,马涛像被人赶着跑的马车,每周完成学校老师的作业之外,还要完成青青布置的作业,当然成绩也如坐火箭般快速提升,期末考试从上学期班上吊尾进步到前二十。马涛的爸爸笑得嘴巴都合不拢,请青青全家吃饭,感谢青青的带动和指导,把之前成天跟社会青年鬼魂的马涛带成了上进学生。觥筹交错之中,马涛在桌布下悄悄握了一下青青的手,青青面红耳赤地想要瞪回去,却又怕双方父母发现,只好作罢。马涛就如偷过腥的猫,一晚都得意洋洋地傻笑。

5 谁将要变心

转眼就到高三,青青因为课业压力过大没有每周一信,而是一次性的把他们学校的复习资料寄了一套过来。马涛好几次晚上九点打电话过去,都说青青在教室上自习还没有回来,搞得他一点看书的心情都没有。

这其实就是一个藉口,马涛是点找不到方向。经过一年多的追赶,他已经能在月考中稳定在班上前五,年级前五十,用老师的话来说,考一个重点本科是没有多少问题,可是距离青青说的到北京上学,却有不小的差距。马涛想尽办法,却始终突破不了,加上青青长期没有来信或者回家,他突然有点想就这样算了。

四月,春意浓浓,恰巧是马涛的生日,他便和以前的那群狐朋狗友一起骑车出去玩,到晚上找一个烧烤摊吃烧烤,又要了几瓶啤酒。几杯下肚,大家都有一些飘飘然。

同行的一个叫肖丽往马涛身上靠过来,慵懒地说:“马老大,你今天终于恢复老大该有的样子,前些日子都被你女朋友驯化得更一条狗一样,天天就知道学习。”

马涛连忙侧了一下身,跟那个女生保持距离:“哪有被驯化啊,只是我自己也觉得正经读书才是我们现在该做的事情啊!”

边上其他人连连起哄:“还说没有被驯化,你赶让肖丽靠在你身上?不敢吧,就算人家在市里,你依旧只敢认真读书,跟其他女的保持十米距离。”

借着酒劲,马涛从心底涌出一股厌倦,他一把搂过肖丽,喝了一大口酒,又在肖丽脸上亲了一口:“看吧,我有没有被驯化,我其实只是不想被青青落得太远罢了!”

肖丽娇滴滴地说:“马老大,青青是状元,你跟她不累吗?还不如跟我们一起开心呢!”

“说得对,状元男友不好当啊,我TMD的太累了。”马涛大声骂道:“管他什么青青红红,我们今晚开心要紧,不醉不归。”说这句话的时候,马涛仿佛看到青青,不由有点心虚。

大伙没有发现马涛的异样,加倍起哄:“开心要紧,不醉不归。”直到深夜才各自散去。

经过一夜放松,马涛恢复斗志,继续投入紧张的复习当中。转眼高考已至,马涛认认真真地做题,考得还不错,运气好的话,北京上大学还是没有问题的。马涛打电话给青青,想问问青青的情况,结果宿舍里的人都说青青高考前一个月就搬到亲戚家去住,很久没见人了;马涛又去青青家找,发现大门紧锁,据说是去市里陪青青去了。填志愿不等人,马涛最后在老师的指导下,填了北京的一所学校,心满意足。

没过两天,青青家人回来了,马涛连忙问青青是否回来,青青爸爸只肯说青青出去玩了,去哪却不肯说。马涛满肚子疑惑,无人回答,最终等来一个盒子和一封分手信。

hi,
考完了,轻松吧,不知道你考得如何,也没好意思问,因为我要出国了,不好意思,失约了。有缘再见!

马涛赶紧撕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相册,放着他和青青从小到照片,整整半个相册,后面还夹着一张卡片,上面用秀气的字写着:忍死须臾,以待天明,祝生日快乐!

马涛发疯一样跑到青青家,问青青是不是出国了。青青爸爸叹了一口气:“青青四月份突然回来一趟,大晚上跑出去找同学冻着了,生了一场大病,没考好,所以我们就把她送出国读大学了。”马涛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他想到生日晚上那个恍惚地身影,猜想青青可能看到的景象,留下懊悔眼泪。

6 青春只能回味

那天晚上马涛看到的确实是青青本人,因为是马涛十八岁生日,重要的成人礼,所以青青不惜以家里老人重病的名义请假回家。在询问马涛爸妈之后,她找到那个烧烤摊,马涛和肖丽的亲密,马涛的厌倦,马涛的谩骂,她看得清清楚楚,人生的第二次打击依然来源于马涛,还在回家路上遭遇小流氓的非礼,幸好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因此青青大病一场,高烧不断,医生说是因为长期压力下的突然崩溃,整个身体机能都出了点问题,需要长期静养,因此也没有办法参加高考。

青青爸妈急红了眼,担心青青身体,又担心周边人的闲言碎语,最后想到出国上大学的办法。还在平时成绩不错,加上老师的推荐,申请的学校还给了一半的奖学金。因为要读语言班,也来不及回老家告别,就匆匆登上飞机,飞往大洋彼岸。

临行前她想了很久,留下那封信,并把以往收集的照片都放进一个相册,本来是打算作为生日礼物的,意喻高考之后,他俩有更多的合照填充完整个相册,翻起新的篇章,最后却成了告别礼物,留下永久的空白。

之后的若干年,每每看青春校园篇,青青都能回忆起马涛,细节有雷同,感觉有共鸣,最后的结尾都是一个:青春只能回味。
【完】

上一篇:满寺春色花枝俏 下一篇:我是一个快递员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是一个快递员
    我是一个快递员
    今天,又是一个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工作日,枯燥又乏味的工作,不耐烦的客户,送不完的包裹,爬不完的楼梯,并没有因为我的敬业而有所改观。辛苦奔
  • 青梅竹马不过是回味
    青梅竹马不过是回味
    文/落叶知秋 有一段话在网络上受到很多人的青睐: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可是青青却不喜欢,因为那样的慢代表
  • 满寺春色花枝俏
    满寺春色花枝俏
    日落。 桃花丛中立着一道翩翩人影,面如冠玉,宽大的青色僧袍随风鼓动,为之增添了一抹飘逸之感。如果忽略他一头空空如也的锃亮,无疑,此人定是一
  • 北京富瑞星通私募资金合法性悬疑
    北京富瑞星通私募资金合法性悬疑
    在北京国贸桥东南角的招商局大厦楼下,时不时有身着制服并挂有胸牌的年轻人在此逗留,并对过往行人进行甄别搭讪,若对方有意便会简短交流,然后彼
  • 北京富瑞星通私募资金合法性悬疑
    北京富瑞星通私募资金合法性悬疑
    在北京国贸桥东南角的招商局大厦楼下,时不时有身着制服并挂有胸牌的年轻人在此逗留,并对过往行人进行甄别搭讪,若对方有意便会简短交流,然后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