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礼物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晨起,清新的空气和悦耳的鸟鸣齐齐扑向了小院,文静不由得冲向了窗口贪婪地“吸收”这清晨明目醒脑的气息。

“快点,死丫头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还想再迟到被请家长吗?”母亲尖锐不悦的催促声在清静的早晨如平地炸雷般刺耳地响起,连后脑勺的马尾也跟着一颤一颤。

“知道了,催什么!”好心情消失殆尽,文静嫌弃地看了一眼母亲为显活力而特意扎高的马尾不耐烦地应道。末了不等母亲发火,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起了书包夺门而出。

“砰”的一声,将自己与门里的两个世界瞬间隔离后,文静抬头看了一眼蔚蓝得万里无云的天空,慢悠悠地走在了前往校园的布满香樟树的道路上。

想起昨天的迟到请家长事件,文静简直哭笑不得。

昨日前往校园的路上,文静无意间发现了一家新开的卖老旧用品的杂货店。它在一棵高大的香樟树后方,小小的店面在周围一系列琳琅满目、装修得体的店面映衬下毫不起眼,若是不仔细瞧还真发现不了。

文静往里侧随意望了一眼,几秒钟后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被一个精巧的小东西吸引住了眼球。

那是一个老一辈女性们常用的缠发工具,灰黑色的髻沿用了细腻而又不显浮夸的小蕾丝装饰,看似普通的发髻网却是用了质量极好、极牢固的丝线缠绕而成,配搭上一条黑色缠线用独特的绕线方式嵌在了髻沿上,最令这个发网锦上添花的是髻沿的一边别着一朵奶奶最为喜爱的莲花,粉色的花骨朵儿与整个以灰黑为主调的发网整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差,却又因为花色给人的淡雅感显得不那么突兀。

奶奶一定会喜欢的,文静望着那个发网出了神。

距离奶奶离开已六年有余。杨柳绿了又枯,枯了又绿的这六个年头里,村发展成了镇,出现了奶奶生前未曾见过的彩色电视机;收谷机也开始在稻田里“肆虐横行”;深山里的野生蔬果如今几乎无人问津······而文静——奶奶百般宠溺的小孙女,再也没有机会用稚嫩的小手花上半个小时细细地为她扎上一个娇俏的发髻。

文静从回忆中抽出神时已是接近上课的时间,紧赶慢赶地奔向学校,还是无可避免地迟到了。

第一堂课是文静的噩梦——语文课。自有次课上走神被抽读古诗词,误将老师千叮咛万嘱咐的“水调(diao)歌头”念成“水调(tiao)歌头”后,班主任兼语文教师的方老师便对她“另眼相待”。作业错了、上课开小差了、考试砸了当堂指责批评家常便饭,罚站罚抄时时发生,方老师美其名曰“严师出高徒”。文静害怕方老师的眼睛,感觉它们像猫一样犀利,因而在这件事上人如其名,规规矩矩,一直以来都带着遵从的态度所以倒也相安无事。

迟到,无疑在相安无事这柴堆上点燃了一把大火。文静屏息,颤颤巍巍喊了声“报告”并迅速低下头不敢直视方老师,却仍旧在“差生还敢迟到”的批评下在教室走廊外上完了语文课,并悲催地被迫在当天下午叫了家长。

母亲一路骂骂咧咧,在“你爸为了你一年到头都不着家,你还这么不让人省心······”等一系列的抱怨下来到了学校,在教师办公室见到方老师后脸色瞬间暴雨转晴,笑脸盈盈地向老师问好,在方老师一通添油加醋的告状中频频道歉。文静厌恶极了母亲的言行举止,如火偾张的小血脉还是在方老师威严的“猫眼”下全数安静熄灭。

迟到事件最后在方老师发泄完了不满,母亲赔完了笑脸,文静的再三保证下终于落幕。

一记回忆爆栗的打中让文静在不知不觉下就走到了教室。后桌的“迟到大王”王小虎今天莫名来得特别早,竟跟文静同时踏入了教室,抱着一颗篮球尚未坐下便与文静相互伤害了起来。

“嘿,文静,今天不迟到啦!”

“迟到元老都敢按时到校了,我哪敢再迟到。”

“谢谢夸奖!”

“不客气!”

王小虎就是那种令人讨厌的邻居家的小孩,一米八的高个,长相清秀,成绩优异,篮球还打得好,是典型的“全优班霸”,唯一的缺点是一周没迟到个三次以上“誓不罢休”,但碍于是为班级争光的好苗子,方老师对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从昨天文氏迟到与王氏历来迟到待遇相比较之后,文静深受伤害,决定与王小虎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下午的物理课整个班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瞌睡感,台上的物理老师讲课却讲得生龙活虎天花乱坠。望着满黑板的物理符号,文静只觉它们在跳舞,跳着跳着,就跳向了教室外仍旧散发着一股淡淡香气的桂树,刚入初秋,这香气最易勾起相思,文静嗅着,嗅出了一串的思绪:那天看到的发网要不要买呢?买的话钱要从哪里来?奶奶不在了,买来又要怎么让它发挥用处?几个问题一齐涌向了文静的小脑袋。

文静始终记得奶奶是在自己九岁时去世的,那天太阳给了世界一个大笑脸,阳光明媚,修车铺的爷爷甚至搬出了他放在店里许久的家伙什出来“杀菌消毒”,文静很有礼貌地一路跟长辈们问好,蹦蹦跳跳拿着“最佳进步奖”的奖状,想着要赶紧回家给奶奶看。

到家后,文静看到一堆的人涌在了家门口,村口的李医生也来了,一脸凝重,还有一个女人挨在边上哭得很伤心,满脸的哀怨随着眼泪溢在了空气中,文静莫名哀伤想哭,不知原委时眼泪就已经扑簌扑簌落了下来。后来长辈们告诉她,奶奶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在另一个世界守护她。邻居赵大伯跟她指明说,女人是妈妈,文静低下头,布满鼻涕和泪水混合物的嘴巴愣神地喊出了这一个令她陌生不已的称呼。

奶奶去世后,文静真的文静了,再也不调皮捣蛋撒娇了。宠溺地抚着头的关爱没有了,讲故事的人不在了,相依为命的安全感丢了,能让她打理头发扎发髻并以此为趣的亲人不存在了,文静似乎瞬间成熟了起来。

文静思虑良久,仍没有做出最重要的买不买的决定。

“铃铃铃······”悦耳的下课铃响起,同学一窝蜂奔出了教室去到小操场放松,被铃声拉回现实的文静想起了妈妈下饺子的场景,不禁笑出了声。

王小虎强行插话问了句:“笑什么?”

“没什么。”文静霎时止住笑意,平静地回答。

王小虎没有再说话,掏出放在抽屉里的小人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被脑中的天平搅得凌乱不堪的文静不仅难以决策,甚至有点烦躁不安,双鱼座的选择恐惧症表现得淋漓尽致。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想到这一点文静不禁想让放荡不羁的王小虎帮自己做一下决定,尚且搞不清这突然的信任感是怎么回事的文静嘴巴就已经鬼使神差地说出了口:

“哎,王小虎,问你个问题。”

“说。”

“如果你看见一样很精致的礼物,可是你想送礼物的人已经不在你身边了,你还会买么?”

“会啊,你在问这个问题时不就证明了想买的心占据更大一部分?相比于一定要送出去,礼物本身存在的意义或许更大。”

文静觉得有道理,望着难得满脸严肃郑重回答问题的王小虎,很想道上一句感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放学文静就飞奔出了教室,跑向家里找出了自己写的几篇压箱底的文章,步行了一个小时,来到市区的一家青年杂志社,一股脑递给了一个编辑,并写下了联系方式和地址,简直一气呵成。

苦苦等待了半个月,文静终于在一个周日的早晨听到了邮递员自行车悦耳的“叮铃叮铃”声,欢呼雀跃地下了楼,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稿费单,有两张,一张上书数字30,另一张则是50,文静觉得那数字简直像是带着魔法棒的小精灵,可爱极了,笑得合不拢嘴。

文静迅疾地跑向镇上的一家小邮政银行兑换了现金,小心翼翼地揣着这“巨款”,心急如焚地走向了小杂货店。店内几乎没有装修,很简陋,但是很干净,物品也摆放得井井有条,看得出很用心在“照顾”这些物什,老板是个老爷爷,笑容和蔼,很和善地跟文静说话:

“你好小姑娘,想要买些什么呢?”

文静指了指那个看中了许久的发网,说了句:“我要这个!”

老爷爷笑了,缓缓拿起发网,很仔细、很专注地给这个小东西包上了漂亮的包装。

文静很满意地接过了发网,单纯的笑容挂在了脸上,有条不紊地抽出了一张纸币递给了老爷爷,激动地说了声“谢谢”后,跳着出了小店。

一路上,文静感觉天空变得更蓝了,一朵飞机云像彗星一样扫过天际,划出了一条美妙的弧线,像上扬的嘴角。周围的香樟树在风的轻拂下,绿叶窸窸窣窣的,更像是在欢笑。文静觉得,一切都显得美妙极了。

回到家,文静将剩余的“巨款”夹在了自己的读书笔记里,然后捧着那个包装精致的发网,看了一天。

周一到了。

文静心急火燎地来到了教室找寻王小虎的身影,上课铃敲响后,文静才终于看到了姗姗来迟的他。

课间,文静转过头。

“王小虎,你这周末有没有空?”

“有吧,怎么了?”

“能不能,能不能骑上你的自行车,带我到市区一趟?”文静支支吾吾。

“可以呀,你是有什么事吗?”王小虎答应得很爽快。

“现在还不能说,周末告诉你。谢谢你。”

“客气什么,行,周末见。”

周末,王小虎如约载着文静来到了市区。

自行车在一家敬老院门前停下,文静跟前台打了招呼,说了几句王小虎没听清的话后,来到了王小虎面前说了声:“走吧!”

王小虎云里雾里一般跟着文静来到了一个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奶奶房间,老奶奶在床边的藤椅上坐着,文静笑着跟老奶奶打了声招呼,老奶奶没有反应。文静坐在了床沿,细细地为老奶奶梳起了散乱的头发,每一个动作都很轻柔,但手法有些生疏,在梳完头之后,掏出了放在口袋里的小巧礼盒,拿出了里面那个精美的发网,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为老奶奶盘了个娇俏可人的发髻。

文静望着发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发网上的莲花别在了左侧,在灰黑交杂的发网和发丝映衬下,像是忽然有了生命,文静又跑到老奶奶跟前又看了一遍,奶奶出乎意料露出了笑脸,文静眼眶中的眼泪终于止不住。

王小虎静静地看着一切,突然觉得缘由一点儿都不重要了,他微微笑了。他想,那发髻上赋予的另一个生命,一定也在慈祥微笑地看着文静······

上一篇:白色的梦 下一篇:暴雷的起源系,竟牵连玖富、搜易贷、胡海泉、通金所!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暴雷的起源系,竟牵连玖富、搜易贷、胡海泉、通金所!
    暴雷的起源系,竟牵连玖富、搜易贷、胡海泉、通金所!
    导语 近日,华夏时报报道的起源系8家网贷平台爆雷,数万孕妇和大学生被坑,引起网贷行业极大的关注,起源系关联方随之浮出水面。牵连范围之广,令
  • 迟到的礼物
    迟到的礼物
    晨起,清新的空气和悦耳的鸟鸣齐齐扑向了小院,文静不由得冲向了窗口贪婪地吸收这清晨明目醒脑的气息。 快点,死丫头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还想再迟到
  • 白色的梦
    白色的梦
    白色的梦。 为何不是黑色、红色或者黄色......? 记得在小时候,有一次夜间发烧做了一场噩梦。白色的类似床单落在地上,盖着不知何物的东西鼓鼓,而
  • 不可以的爱
    不可以的爱
    林长苏打开车库门,正准备开车上班,忽然听见门口似乎有婴儿的啼哭,他停下脚步,站了一会,觉得会不会是错觉,可是哭声一直传进他的耳朵,让他确
  •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暴雪金融涉嫌标的造假,非法资金池!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暴雪金融涉嫌标的造假,非法资金池
    平台曝光 平台名称:暴雪金融 平台链接:http://www.blizzardfund.com/ 曝光原因:涉嫌标的造假,非法资金池! 近日投友问小编,暴雪金融怎么样?小编抽空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