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单女孩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在北方无数的小村落里,曲曲折折的道路两旁都种满了树木,大多数都是杨树,杨树多得就像人们在森林里面开辟出了一个个小村落。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基本上所有的树木都有归属,他们的主人希望有一天可以依靠这批树木赚一笔不小的财富。

叶青家门前就种满了杨树,就像被检阅的部队一样,整齐划一地立正在那里,这是一片很大的洼地,落差差不多是一个人的高度。当然这不是叶青家的树木,对于8岁的他来说,并不关心这是谁家的,只要能在这里玩耍就够了,一边放羊,一边过家家,烤地瓜,搭房子,晒跑……

夏日的清晨总是来得特别早,一阵小雨后,空气中掺杂着泥土的浑浊,小树林里也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你这个瘸子,我才不要和你玩呢!”张亚丽怒吼着。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李媛重复的回应着。

“滚,赶紧滚,离我远远的。”张亚丽恶狠狠的说着,并用拳头步步紧逼。

李媛开始向家的方向“小跑”,因为腿瘸,“小跑”只能算是快走。张亚丽嘲笑地看着她的姿势,也准备回家,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迅速追了上去,对着李媛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洼地发生的这一切,叶青都看在眼里。

张亚丽是叶青的邻居,虽然只有5岁,但是脾气暴躁,爱哭爱闹,欺软怕硬,叶青一向不喜欢她。

李媛家就在叶青家的对面,隔着那一片种满了杨树的洼地。李媛从小就得了脑瘫,一只手和一只脚都不能正常使用,年龄和叶青一样都是8岁,只不过李媛要比叶青小7个月。李媛家还住在为数不多的土屋里面,这种土屋的墙壁非常厚实,而且泥土里面掺杂了好像是秸秆麦皮一样的东西,房顶是铺了瓦片的,一间客房,一间正厅,正厅连接一间卧室,卧室上面是纸糊的窗户,窗户外面隔着一个一米的过道便是厨房,加上围墙组成了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

叶青觉着张亚丽太过分了,但是他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去劝阻。虽然不喜欢她,但是以后免不了还是要一起玩耍,而且看到张亚丽咬人时一脸狰狞的样子,他心理还是有几分胆怯的。还没等到叶青决定是否要去劝阻,张亚丽已经从洼地走回来了,她看到叶青满脸堆笑的看着自己。

"叶青哥哥,不要和那个瘸子一起玩,太丢人啦。”

“哦!“叶青回应了一声,转身回家。

叶青的妈妈正在蒸馒头,浓浓的麦香弥漫了整个小院。叶青非常喜欢刚出锅的馒头,尤其是粘连在箅子上半糊的馒头片,沾一点白糖,简直是人间美味。因为爸爸是有名的商人,叶青家境比较殷实,是村里较早住上砖瓦房家庭之一。

吃过早饭,叶青翻出了爸爸送给他的钢笔盒子,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小扁盒子,钢笔早已不知去向,叶青取出盒子里面装饰品,盒子的空间大了不少。他出门看了看,妈妈还在厨房洗碗,他迅速去餐桌上抓了好多白糖,填满了整个盒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着白糖出了院子,穿过小树林到了李媛家。

李媛一家四口还在吃饭,看起来李媛并没有把张亚丽咬她这件事告诉爸爸妈妈,餐桌上爷爷谈笑风声,其乐融融。叶青拿出事先装好的白糖,不断夸耀着馒头蘸白糖的美味,手舞足蹈,把李媛逗得哈哈大笑。叶青想到,看来李媛也没有看到自己“见死不救“。

对于这一家来说,最开心的就是要有新成员加入了,李媛的妈妈已经怀孕五六个月了,而李媛也不再孤单,将来也许会有一个弟弟,她会疼爱他,他会罩着她。

当夏日的暑气还未消散的时候,又到了农忙的季节,此时的玉米已经成熟。叶青觉着收玉米是一件最麻烦的事情,掰玉米,剥皮,脱粒,砍秸秆,拉来拉去,简直不能再麻烦啦。但是爸爸妈妈宠着他,不让他干重活,而且好多人来帮忙,很快就完成了。

李媛家似乎就比较吃力了,爷爷体弱,妈妈孕期,爸爸精神有些恍惚。于是叶青一家开始帮忙,在夜晚的时候,会在小树林里支起一个灯泡,所有的人围在一起剥玉米皮。叶青和李媛也会帮忙,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奔跑打闹。在叶青看来,李媛的残疾没有什么影响,他能感觉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心底的善良。

“你们看孩子们玩的多欢快呀,马上他们就是三个小孩一起玩耍了!”李媛爸爸爱抚了一下李媛妈妈的肚子憧憬着说。

“到时,这个小树林估计要被他们吵翻啦!”叶青爸爸笑着回应。

据说李媛爸爸小时候特别聪明,文章过目不忘,代数次次满分,在“旱鸭子”遍地的北方,李媛爸爸游泳技术非常好,常常放学后给家里带来不少大鱼和螺蛳,可谓文武双全,在这个边远的小村子里应该算是难得的未来之星。但是那时候李媛奶奶病亡,李媛爷爷身体也不好,李媛爸爸也就在初二退学了,从此李媛爸爸精神就出了一点问题,基本不爱说话,沉默寡言,偶尔一个人的时候,又比较话唠,说着不着边际的内容,持续到现在已经过去20多年了。

“叶青,你过来,”李媛爸爸不怀好意地说,“多好的孩子呀,来来来,坐在我身边,我问你呀,要是将来你长大了会不会娶媛媛小妹妹?会不会嫌弃她?”

叶青很少听到李媛爸爸说话,他看了看爸妈,他们也在笑着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叶青有些不好意思,抬头偷偷看了看李媛,说:“不嫌弃,将来也不嫌弃,我还要娶她。''大家咯咯地笑了起来,李媛也是,傻傻地笑着。

门前的洼地上,泛黄的落叶开始飘零,跟着很小的卷风绕着圈儿,杨树们窃窃私语,交头接耳地传递消息,告诉大片的绿叶已经到了凋零的季节。但是湛蓝的天空,舒适的温度似乎让绿叶们觉着冬天不过是谣言罢了,继续赖在枝头吮吸着无尽的阳光。

消息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李媛有了一个弟弟,大家都说这个孩子长得特别好看,将来必定为这个家扬眉吐气,做出一番成就。在孩子20天的时候,叶青和妈妈一起,买了一竹篮鸡蛋和两卷红糖去李媛家看望,叶青有幸看到了这个小弟弟,绕成一圈的棉花被里,一双稚嫩的双手从一角探了出来,一对小眼睛似睁非睁……

当夜,一场突如其来的鹅毛大雪,迅速袭击这座安静的小村庄,在漫天肆虐了一夜之后,窗外已经堆起来皑皑白雪。等叶青起床的时候,他完全被洼地的景色震撼了,本来应该是银装素裹的世界,变成了一片葱葱郁郁,门前没来得及变黄的绿叶一夜之间全部凋零,只剩下空旷的树干和满地的绿色。

叶青清晰的看到对面李媛家人来人往,每个人形色匆匆,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爸爸妈妈也在李媛家门口,叶青叫了一声,但是没有什么回应,他想去看看,但是大人向来事情就很多,最终在严寒的逼迫下,他还是迅速地折返回到了被窝里。

早饭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昨夜里,李媛的弟弟突然高烧引发肺炎,早夭了。

莫名的恐惧笼罩在叶青的心头,“早夭”就是死了,原来这么小的孩子也会死掉,可是昨天去看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呀,怎么会早夭呢?他一定要去看个究竟!

穿过满是落叶的小树林,叶青并没沾染多少雪,主要还是绿叶太厚了,但是李媛家门口,已经被来往的人踩得泥泞不堪。门口的人议论纷纷,当叶青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人拦住了,说是不吉利,不能让小孩子看,万一是流感被传染就麻烦了,但是叶青就想看看李媛怎么样了,被大人这么一说,也不敢进去了,等了一会儿没有见到李媛,也就悻悻地回家了。

小学一年级后,叶青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进入了二年级,李媛成绩是倒数第一,自然而然地留级了。李媛在学校没有得到多少优待,忍受着同学们异样的眼神,完全没有心思学习。即便努力去接受老师讲授的知识,还是不理解,还是记不住。也许是因为学业原因,叶青妈妈对叶青的管束也越来越多,不能看电视,不能闲逛,当然也不能去李媛家,叶青渐渐地已把童年的一切放在一边。

有一天叶青感冒了,去诊所看病,再一次看到了李媛以及她的妈妈,医生把手按在李媛妈妈的手腕上等了一会儿说,这个病很难好起来,毕竟已经查出了是乳腺癌。李媛妈妈一直很开朗,但自从儿子早夭后,开始抑郁,勉强笑笑说这都是命,而李媛则一声不吭,低头抠着手上的倒刺。一月以后,李媛妈妈病逝了,在医院临死之前,李媛妈妈一直要求吃最好的食物,大鱼大肉,各种补汤,最后在抱着女儿大哭了一场之后,撒手人寰。

叶青已经上到四年级的时候,李媛还在二年级,此时的叶青才知道,李媛不仅仅一只手一只脚瘫痪,而且智力也发展缓慢。学校会定期公布没有交学费的学生名单,在叶青已经交学费的两个月后,他看到上面还有李媛的名字。有一天午后,李媛的爷爷来到了学校,在门口撞见了叶青。

他拉住了叶青说:“还记得我吗?”

叶青回答道:“爷爷——”

“哎,乖孩子,你最有灵性了,将来肯定最有出息,但是爷爷多希望你们都没有长大呀。”

其实一家人都反对李媛上学的,用大人的话来说,就是反正去了学校也白去,只有一个人力排众议——李媛爷爷。他说他已经对不起一个孩子,不能再对不起另一个孩子,即便那个孩子什么也学不会。直到李媛妈妈的病耗尽了家里的所有存款,李媛爷爷还是坚持即便砸锅卖铁也要让这个还在重读二年级的孙女继续学业。当亲戚都来劝阻地时候,他只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让我放弃供孩子读书,除非我死!其它人也就不作声了。

同一年,李媛爷爷老去了。就是死了。

叶青只知道李媛退学了,从此李媛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很难有时间去考虑。六年级快放暑假的时候,叶青正在写作业,听到村里大喇叭发寻人启事,说李媛爸爸失踪了。村里村外找了不少地方,但是没有踪迹。一周后,大街小巷传着一则新闻,在李媛爸爸小时候经常捉鱼的河里发现一具浮尸,因为天气太热所以不好辨认。叶青和其它胆大的男生也去看了,静静地河床上面,盖着一块人形大的白纸,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大人把小孩子往别处赶,然后尸体被一辆灵车拉走了。后来通过衣服比对,确认了死者就是李媛爸爸。

放暑假的时候,李媛被亲戚接走了,临走的时候,叶青站在自家门前,看到她回头了三次,第一次看了看土屋,第二次看了看经常玩耍的洼地,最后一次看了看叶青,叶青迅速低下了头,满脸涨得通红。

当天的气温让叶青感觉十分压抑,几十度的高温混合着水汽,身上的衣服像黏在了身上,完全喘不过气息。叶青在床上翻来覆去,很努力才让自己平息下来,渐渐地进入了梦乡。突然天地仿佛炸裂了一般,电闪雷鸣,瞬间把叶青惊醒了,狂风暴雨像是要摧毁这个村庄一般倾泻而下,持续不断的震耳欲聋,让叶青努力把被子按进耳朵,他感觉自己的耳朵被自己按的生疼,可是一点用都没有。风驰电掣的深夜让他感觉仿佛世界末日,每一分钟都有着噬骨的鬼哭狼嚎。终于在几乎整个夜晚的折磨之后,雷声渐渐的小了,但是又一声更大的闷声贯彻入耳,紧接着大地也颤抖了起来,叶青知道这不是幻觉,大地真得在抖动,不过,很快也平息了。叶青来不及多想,筋疲力尽的他很快就睡着了。

叶青一大早被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吵醒了,观察房间的光线和投在地上的阳光,看来今天是一个好天气。叶青洗漱之后,出门透透气。刚出门,他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难道是洼地里堆满了积水,好像夏天经常这样,再往对面望去,他惊讶地发现李媛家的土屋塌了,塌得一塌糊涂,对的,这个村庄里最后一个土屋塌了,塌得一塌糊涂。

叶青家很快搬离了这个小村庄,因为叶青要读中学啦,父母也都在城镇里找到了工作,所以叶青也很少回家了,一两年可能才回来一次,很快过了六年,叶青以优异的成绩被美国各个大学录取,一时风光无量,这是他最后一次返回村庄,然后就要出国留学了。当他来到家门口的时候,李媛家的土屋还是那样,塌得一塌糊涂。只不过他又一次在家门口看到了不曾看过的风景,门前洼地里面所有的杨树都被砍伐一空,而且很规则地挖了一个个小坑,应该是为了种上小树苗。此时的家门前有着从来没有过的明亮,是那种即便是冬天树叶全部落尽也没有的明亮。

叶青也要走了,他回头看了看李媛家,看了看那片洼地,看了看自己的家,回过头来向村口的车站走去。他看到了李媛,在村口的位置,悠闲自在地晒着阳光。叶青一时不知该不该上前打招呼,而李媛似乎并没有认出自己,难道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叶青更加不知所措了,也许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时汽车刚好过来,叶青慢慢地登车,在座位上坐好,叶青感觉好像这一切都是梦,连李媛也是一个很模糊的记忆,让他觉着越来越不真实。

一句对话慢慢浮现在叶青的脑海:

“ 要是将来你长大了会不会娶媛媛小妹妹?会不会嫌弃她?”

“不嫌弃,将来也不嫌弃,我还要娶她。''大家咯咯地笑了起来,李媛也是,傻傻地笑着。

上一篇:次元壁 下一篇:厚德贷假标加自融的帖子花钱删帖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厚德贷假标加自融的帖子花钱删帖
    厚德贷假标加自融的帖子花钱删帖
    平台名称: 厚德贷 平台网址: http://www.houdedai.com/ 曝光原因: 假标加自融 金融照妖镜写了一篇叫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加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的帖子,
  • 孤单女孩
    孤单女孩
    在北方无数的小村落里,曲曲折折的道路两旁都种满了树木,大多数都是杨树,杨树多得就像人们在森林里面开辟出了一个个小村落。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
  • 次元壁
    次元壁
    桌上的咖啡拿起又拿落,他,好几次递到嘴旁,便有新鲜的思路迸发,来不及品尝,放下咖啡,一股脑全写上去,可写完细细品味,又与初衷不符,只能删
  • 所谓的爱情
    所谓的爱情
    爱做梦的女孩儿期待着某一天,白马王子会来到自己身边,但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还可能是唐僧, 更有可能,连白马都没有,只有一只牵着萨摩耶的冬
  • 一起看天亮
    一起看天亮
    林久暮站在领奖台上,她强忍着眼泪拿起麦克风说:感谢粉丝对我电影作品的喜爱,感谢我的父母一直在我的背后默默的支持着我,还有感谢那个一直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