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火车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那年,燕子离家到一千多里的黄山市读书,坐汽车会晕车,就只能坐火车,而且那时候也只有绿皮火车可以坐。燕子总是一个人往返,因为她在的县城只有她一个人在那个学校读书。

第一个暑假结束,燕子便由爸爸送到火车站,千叮万嘱,“路上一定不要跟陌生人讲话,一定不要吃陌生人给的食物,一定不要收陌生人的礼物。”“一定要记住:不贪便宜不上当。”直到若干年过去了,爸爸的话仍响在耳边。燕子牢记着爸爸的话,小心翼翼地上了那班开往学校方向的绿皮火车。

入秋后的天还有些热,绿皮火车里当时并没有什么冷气,车厢里弥漫着人们呼吸的各种口气、各种脚汗味、各种泡面茶叶蛋味,还经常飘出一团团呛人的劣质香烟味,各种气味混杂起来直叫燕子想呕吐,老想往洗手间跑。燕子每次跑去洗手间,还没痛快地吐出来,就又会被洗手间的臭味熏地翻江倒海,感觉裙子上都快弄脏了。真是让人体验不到一点点旅行的愉悦。

车厢里乘客每次到站都是下一拨再上一拨,不时换着陌生的面孔。燕子坐在双位座靠走道的位子,转脸望一下自己身边靠窗坐的人,刚上车的时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可姨,这会儿不知何时换成了一位男子。想起爸爸的话,燕子默默地提高警惕,忍住恶心强打精神。

火车到了南京火车站。燕子侧了下身朝窗外望去,看到了南京的字样,盯着下车上车的人流,观察着每个行人的表情。

-02-

燕子还沉醉在自己的思绪里,火车便缓缓开动了,火车站的站台慢慢消失在窗外。收回视线,燕子扫视了一下对面的座位,两位中年大叔,朴实本分的样子,倒是让人放心。燕子拢了一下裙摆把膝盖往下遮了遮。

车厢里人流都固定了位置不再走动,有些爱说话的开始讲着俗掉牙的笑话,不时有人吐着浓浓香烟圈,向人头上方盘旋。燕子突然觉得身边香烟的气味刺鼻,转脸向背后望去,发现身后站着三个年轻小伙子,有一个染着黄头发,一个嘴里正叼着烟向着燕子的座位上吐着烟圈,另一个嘴里说着脏话,骂骂咧咧。燕子虽没有社会经验,却也能分辨这三位并非善类。

“啧,这妞像是新鲜妹子。”“要不要摸一把。”燕子耳朵听到了让人恶心的话,下意识地挺直腰背,将腿往里收一下,心里暗暗后悔应该穿牛仔裤的,这倒霉的运气! 心里就一直默念着列车员赶紧走过来吧。

燕子紧张地额头冒出汗来,列车员没念过来,却把身后的痞子念了过来。只觉头发突然被人扯了一下,然后身后传来哈哈哈的逗笑声。燕子恼羞极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双手抱在胸前紧张地抖了几下。但是痞子毕竟是痞子,突然一只粗手伸到燕子肩上,正试探着想袭击燕子。燕子一个激灵站起身,气得脸通红,大喊一声“干嘛?”

“没干嘛,想问妹子抽烟不?”黄头发的痞子邪恶地把头勾过来,摆明了知道燕子是一个人坐车,不然有熟人早就站起来了。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燕子心里突然有些难过起来,怪不得爸爸老是不放心,原来出了家门,根本没有人会关心自己。燕子怒火中烧,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们的事情。只恨自己没有习武没有修法,要不一个拳头挥过去早把几个人吓跑了。

“我不困了,你坐里面睡一会吧。来,听话。”这时靠窗的男子站起身,半搂着把燕子按到靠窗的位子上坐下。“你好好睡一会吧,咱们还有两小时才能到。”燕子望着男子的脸,原来他还挺帅的,个子高高的,脸型和眼睛都很好看,只是应该不是像自己一样的学生,大概是刚刚参加工作不久。论威力,男子比那几个痞子都阳刚有气势。燕子短暂的失神,转而明白了男子的心意感激地点点头,乖乖趴到桌上装着睡觉。

燕子通过低下头的视线瞧见男子重重地坐在自己的那个位子上,正翻开报纸看着。后面的人果然灭火了,也听不见他们在嘀咕什么,一会儿便安静下来。

-03-

恍惚间觉得有人在推自己,燕子抬起头,使劲揉了一下眼睛,懒懒地睁开来。对面的座位上都空了,身边那个男子还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转头望一下后面也只有一位中年妇女。

“清醒一下,快到站了。”男子笑着看向还有点迷糊的燕子。燕子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好意思,出丑了,谢谢你的帮助!”男子还是笑。燕子心里莫名有些后怕,竟然装睡就睡着了,而且一睡就是两个小时,还是被男子叫醒的。这一路上被人抱走扔了都不知道扔哪里吧,不禁吓得吞了下口水。

“你是回学校的吧?”男子看着燕子惊慌的脸问。燕子这才想起,男子没问过自己到什么地方,居然直接看着燕子睡了这么久,倒是挺会观察的,不太愉快地点点头。“正好,我也是到黄山的。”男子附和了一声,然后就站起身取下货架的箱子,顺手帮燕子取下背包。暑季开学,燕子就喜欢一个背包,随便一扔也不用担心。

火车很快就到了黄山火车站。燕子伸手要提起背包,被男子拉住,“我送你。”拗不过,燕子只好看着他一手拉箱子,一手提背包,跟在他身后走下火车,走出火车站出站口。晚上六点多,天已经晚了。男子引着燕子走到一家餐馆门口,回头看着燕子,“我请你吃饭,然后再回去,可以吗?”燕子不加思索地回答:“不用!谢谢!”说着就去拽背包。“不吃陌生人的食物,不贪便宜不上当。”爸爸的话时刻响在耳边。

“你看看我,有这么帅的坏蛋吗?”男子盯着燕子的脸眨了眨眼笑起来。燕子一下被逗乐了,“坏蛋都是丑的吗?我咋没听说过。”转念一想,一起吃一餐便饭也没关系,车上已经欠个大人情了,大不了等会自己付饭钱。于是,燕子便同男子一起进了餐馆,燕子不想让人破费,点了一份炒年糕,男子笑笑也跟着点了一份炒年糕。

吃饭间,燕子没有说什么话,男子也没有问,但是男子就像有读心术,总能猜到燕子担心什么紧张什么。还没等吃完饭,男子就把饭钱付掉了。燕子像做了亏心事一样,吃的很不自在,又凭白无故吃一餐,钱虽不多,却也是人情。

吃完饭,男子引着燕子走到车站旁边的接驳站,招了一个小巴士,把燕子塞进车,自己也跟着上了车。“你到哪个学校?”男子盯着燕子问,“我到师院。”燕子在男子的面前总是零智商一样,一点点警惕和害怕的心理都没有。就这样被小车直接载到学校大门口,下了车的燕子不分东西南北,愣了愣,想着跟男子道谢。

燕子转过身,男子正走下车。“把你宿舍的电话号码写给我,我回到家好打电话告诉你。”男子递过来一个夹着笔的小本子。燕子接过来,写上了电话号码和姓名。然后向男子道了谢,“谢谢你!再见!”转身往校门内走去。

-04-

燕子回到宿舍收拾好以后躺到床上,浑身放松,这才想起一路上都没问过那男子姓什名什,还居然把自己的电话和姓名写给了一个陌生人。不过,想想倒不是坏人,真的帮了自己,也就不担心什么了。晚上陆续有室友回来,燕子困得只管睡觉,后来有没有电话,也不记得了。

过了两个星期,燕子收到一封信,打开来一看,是那个在火车上的男子,他署名“亚风”。原来,当晚他打电话被室友接到,说她睡着了,就没叫,然后索要了班系,室友就告诉了他,后来就写了这封信。信里,亚风跟燕子讲了好多他工作的事情。这对于在学校的燕子很是新奇,于是就这么一来二往地写起了书信。燕子对亚风一直是那种零智商的信任感,什么事都跟亚风说。亚风的信也总能让燕子感到开心。

通信次数多了,亚风开始跟燕子开起了玩笑。“小燕呀,你快快长大吧,我要娶你回家,哈哈哈。”燕子也跟着学起来,“大风呀,你慢慢地刮呀,我要飞到你家,哈哈哈。”亚风后来寄了一张非常帅气的照片给燕子,说道“小燕子,你看看我多帅呀?配不配你?”燕子看着照片笑歪了,这该是多自恋的人哪!后来,燕子挑了一张最难看的给亚风寄去,说道“大风呀,你看看我多丑呀?嫌不嫌弃?”

室友们知道了燕子的趣事,一个个酸得要死。“这得多无聊才会这么写信呀?你们同城写信寄过来寄过去的烦不烦?直接见面不成了?”话虽然酸,但是也点醒了燕子,确实,同城的两个人总是把信寄过来寄过去的还真是无聊。慢慢不再想回信了。

亚风的信还是一如继往地寄过来,收不到燕子的回信就追问,“小燕子,你是不是爱上别人要把我抛弃了?”燕子气呼呼地不理睬,心里暗暗叫着,“谁说过有爱你了?”

-05-

十二月二日,燕子的生日。这天燕子和往常一样上课下课,刚吃完晚饭爬上床,就被室友拽到窗台前。“快,你看楼下有人拿着花呢。”燕子侧过身朝窗户下面望去,一个男子正抬头张望着。

“余燕,余燕,我爱你!......”燕子脸上火辣辣地烧起来,室友听到是叫燕子,拍手跳起来起哄要糖,推着燕子往楼下走。燕子走到公寓门口,亚风看到燕子出门来,一路跑过来,一把抱住燕子,“生日快乐!我爱你!”引得路过的学生一片围观。

燕子羞红了脸,拉着亚风向学校大门口走。来到校门口,燕子跟亚风道谢,“谢谢你来看我,不过,这花我不能收。”随即低下头。“燕子,我是真心的,不是开玩笑。”亚风跟燕子解释着,“我怕影响你学习,所以才给你写信,其实我很想天天来看你。”燕子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有些羞愧,又有些开心,想想那些信给自己带来的都是快乐,也找不到生气的理由。

燕子收下花束和亚风聊了一会就去送亚风坐车。亚风临上车时突然转回身抱住燕子,在燕子额头上亲了一下,“不要爱上别人。我等你。”燕子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亚风坐车离去。

从这天开始,亚风一到周末就会来学校看燕子。每次室友们都盯着燕子的脸审问,“跟大哥大谈恋爱感觉如何呀?是不是小鸟依人?”总是惹得燕子羞红脸,却又无处躲藏。燕子在心里悄悄问过自己,“喜欢他吗?喜欢?”“见到他开心吗?开心。”但是,真的真的会有那一天,“以后会嫁给他吗?不知道。”是的,燕子的心底回声是“不知道。”

亚风已经工作了,而且懂得很多,在他面前燕子就像一张白纸,完全是零智商,对于亚风来说,已经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可是,燕子还有两年多才毕业,就算毕业后也还得在社会上磨炼上几年才会懂得世事沧桑。这一段距离,亚风会等吗?燕子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06-

有一次,燕子把心里的顾虑向亚风说了,亚风安慰燕子,“相信我,我会等你的。”燕子便也心安地不再胡思乱想。

亚风坚持周末都来学校看燕子,实在没时间就写信。燕子也习惯了这种交流方式,觉得很踏实。心里对爱情的憧憬也慢慢有了雏形,燕子想,原来这就是爱情。

放寒假回家的那天,亚风为燕子买好火车票,把燕子送上火车。亚风看着燕子坐好,放好行李,准备好食物和水。最后,亚风一把拉起燕子紧紧地抱住,“我好想跟你一起回家。”燕子对亚风的失态很不解,“不就是放个假吗?开学就回来了呀。”亚风看着燕子的脸,一脸严肃,“春节后,我就被调到上海去工作了。”燕子听了也很意外,转念一想,不是可以写信吗?

燕子拍拍亚风的背,“不是一直都在写信吗?到时候我们多写点就好。”亚风点点头,又亲了一下燕子的额头,“我会等你的。路上注意安全,到家就打电话给我。”燕子笑笑目送亚风走下火车离开。

燕子到家后,背着爸妈给亚风打了个电话。亚风很开心,记下了燕子家的电话号码,有空就打电话给燕子。整个寒假,燕子就坐在家里守电话,虽然约定了时间,但还是生怕被爸妈给接到。

开学后,燕子回到学校,没有见到亚风。后来亚风写信告知已经在上海上班。燕子和亚风就一直用书信联系。室友曾悠悠地说过一句话,“身处异地,小心劳燕分飞哦。”燕子也在心里莫名有些担心。

就这样,亚风一直给燕子写信讲他在上海生活工作的趣事,很少有时间来看燕子。燕子也心照不宣地写着回信,也没有真的期待会有结婚的那一天。

直到燕子毕业离校的那天,燕子不舍地站在学校大门前,回望着这个留下青春的校园,还有在这个门口经常出现的那个男子的背影。

“燕子,我来接你了。”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燕子转过身来,亚风正站在面前。“我陪你回家,再坐一次那趟绿皮火车。”燕子笑着扑到亚风的怀里。

燕子至今仍喜欢坐火车,靠着车窗,身边坐着亚风,车厢里满载着幸福。

上一篇:几见钟情 下一篇:归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归途
    归途
    这趟列车很长,外面看起来就像光线一样洁白,在温热而明媚的北方阳光下透着些许的光芒。陈小柯摸了摸口袋里的火车票和身份证,这是两样唯一要紧的
  • 绿皮火车
    绿皮火车
    那年,燕子离家到一千多里的黄山市读书,坐汽车会晕车,就只能坐火车,而且那时候也只有绿皮火车可以坐。燕子总是一个人往返,因为她在的县城只有
  • 几见钟情
    几见钟情
    距离研究生入学考试三个月。 南北像往常一样完成学习任务走出阅览室,打算去卫生间洗手顺带刷微博,可是这次出来忘了带手机,南北想没什么,微博不
  • 小鬼
    小鬼
    罗莉莉和方子怡从机场出来以后,罗莉莉就一脸紧张地问方子怡:不会被人发现吧,这东西不会反过来给自己带来厄运吧。 方子怡笑着说:安啦,你就放心
  • 金融照妖镜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
    金融照妖镜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
    丑陋的厚德贷 厚德贷全史就是一部丑陋的虚假工厂大片,今天是第一季,只对厚德贷的假标、集资诈骗进行曝光,之后会对厚德贷野鸡虚假国资、所谓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