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见钟情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距离研究生入学考试三个月。

南北像往常一样完成学习任务走出阅览室,打算去卫生间洗手顺带刷微博,可是这次出来忘了带手机,南北想没什么,微博不刷也死不了人。

天气不是很冷,楼道里的座位零零星星坐着几个认真看书的同学。死一般的寂静,楼道里学习的同学们就好像被女巫施了魔法,保持一个姿势坐在桌子旁,认为连呼吸都是在浪费宝贵的学习时间。南北走路都轻轻的,怕被注视,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自己脑袋里胡思乱想的声音。南北呆怔中突然听到一个男生轻轻咳嗽的声音。想不注意到他都难,但是男生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南北。南北走近看男生在写字帖,顿时心生欣赏,男生坐在那里南北看得出他特别高,默默认为符合自己的标准。

南北想去认识男生,但觉得自己这样太突兀,开始埋怨自己没带手机,不然可以拍下照片之后找他。内心正在斗争,一阵急促的脚步打断了她的思绪,是南北的研友茜茜。

“南北!你傻站在这里干嘛?”茜茜大声叫。

“嘘…不要这么大声,走走走,上厕所走。”南北拉着茜茜,余光扫了一下练字的男生,没有被惊动,一动不动在写字。南北感觉怪怪的,但很快就和茜茜聊起了其他话题。

事后南北想要是可以认识这个练字的男生就好了,和他肯定有话聊。

一见相遇,欣赏。是因为练字还是因为个子高,是因为对嘈杂的声音无动于衷,还是他注意不到南北的认真,南北不知道,但是南北知道他们还会再见。

之后的几天,南北身体不舒服,没有去图书馆。练字的男生在南北看似充实的生活里也淡去了。

国庆假期后,从早到晚托行李的返校的同学络绎不绝,南北早早起来收拾好,骑着自行车直奔图书馆。就像拍电影一样,拐弯后她又看到男生,南北推测男生应该住和她不远的宿舍楼。南北心想,一定还会碰到的,再碰到就要联系方式。

对于再次遇见,南北又期待又胆怯。南北在固定阅览室固定的位置学习,她发现男生也在她这个阅览室,她总是怂,没有去主动认识。但之后她都会有意无意偷偷盯着男生看,趁男生不在阅览室去看男生学的专业写的字,男生是学历史专业的,字写得特别工整。南北总觉得男生清新脱俗,她想看男生的书本上有没有写名字班级电话。她深刻地明白自己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学生,难听点,就是一条未见过世面的土狗。

南北的父亲热爱历史,南北也喜欢。她掩饰不了自己内心的激动和悸动。

南北和茜茜说,茜茜满眼鄙视骂南北是个花痴。

之后的每一天她都能遇见男生,都不是故意,转个弯就能碰到,或者就是南北进出阅览室门,男生出进门。但是南北不知道男生有没有注意到她。

南北从来没有听过男生说话,也没见过男生笑。她其实内心有些害怕男生要是说话声音特别难听,或者谈话内容特别低俗再或者笑起来一口龅牙,想到这里南北都骂自己变态,练字的男生怎么会低俗,声音难听和丑有什么啊。

终于有一天,南北的同班同学坐在男生的旁边,南北就打着找同学的幌子,又到了男生坐的位置,与之前不同的是,男生的借阅证就摆在桌子上,有姓名和班级,南北终于知道男生叫凯旋。南北赶紧记在备忘录上,都忘记和同学打招呼就赶紧返回到自己的位置。南北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兴奋,迫不及待告诉茜茜,让茜茜帮她找。茜茜怕南北是三分钟热度,几次确认之后就无奈答应下来。

大学里人际圈广一些,事情会好办许多。

知道凯旋名字的第二天晚上,茜茜就把凯旋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南北。

南北盯着凯旋的联系方式,深呼吸无数次,静坐思考了许久,做好了各种准备,像电影里常见的桥段,满怀春心,不知所措,终于按下了确认添加的按钮。

添加凯旋的时候输入“你是凯旋吗”。

凯旋并没有直接通过好友请求,回问“嗯 是 你是哪位”。

南北觉得男生真傲娇,但已经迈出了这一步,厚着脸皮依然回复了“我在图书馆看到你学历史,想了解一下”。

南北从没觉得加一个好友这么困难,这个人距离好远。但南北真的不知道,好多事情都是谁先主动谁先亡,谁先开口谁先死。

凯旋通过了好友请求,页面弹出“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南北当时觉得这一切好难啊,就像攻破了一座城门。但她到最后才明白,城门后面不是她看到的海市蜃景,是万丈深渊。

互相了解了考试的专业和报考学校后。南北当晚就梦到了凯旋,莫名其妙。凯旋只知道南北的存在,却对不上号,南北失落。

那天是星期五,之后的每一个星期五南北和凯旋都有不一样的活动。南北不知道该定义为黑色星期五,还是粉色。

二见相知,此知是知道的知,依然欣赏。是因为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还是对方学了一个自己特别投缘的专业,还是对方很难靠近,南北依然不知道。

第二天,在图书馆。

“你喜欢他吗?”茜茜问南北。

“我不知道,可能喜欢吧。”南北皱眉。

“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考研,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茜茜语重心长地说。

“啊,顺其自然吧。”南北那时不知道,人们说顺其自然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装十三借口。

整整一天,南北和凯旋正面碰到3次,凯旋看不到南北。南北中午给凯旋准备了一本单词书,下午给凯旋放在桌上,凯旋正好不在。

南北给凯旋发“给你放了一本单词书”。

凯旋回“一定好好背单词”。

南北感觉怪怪的,就好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但是凯旋还是不知道南北是哪个。

添加凯旋为好友的第三天,南北像往常一样进到阅览室,依然一眼就能看到凯旋在哪里坐着。清晨的阅览室里坐的满满的都是人,却安静得很,只能听得到偶尔的脚步声、书页翻动的声音、写字的声音还有每一个考研党的呼吸声。南北听到这些呼吸声感到一阵紧张,她知道自己的软肋,所以在考研这条路上,她不允许自己动情,在思考除了学习之外的任何一件事都是罪恶,但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凯旋,发了一条假装励志的动态:

Today is the first day of my life,I wake as a child to see the world begin. On monarch wings and birthday wonderings, want to put on faces, walk in the wet and cold. And look forward to my growing old, to grow is to change, to change is to be new , to be new is to be young again, I barely remember when.

凯旋的思绪都埋在书本里,一上午都不会抬几次头,也很少喝水,更少去厕所。南北悻悻道:还是乖乖学习吧。

快到中午的时候,南北有些困,就拿着书本走到楼道,捎带看了一下,好吧,故意看了一眼凯旋的位置,他不在,南北还没来得及思考他是走了还是什么,刚出阅览室门,凯旋就从卫生间出来,南北和凯旋面对面,凯旋微笑,就像认识了好久的朋友。

“你不会看见我出来,专门跟出来堵我的吧?”凯旋笑着说。

“没有,我......”南北被他突如其来的疑问自乱了阵脚。走向楼道的座位,坐下,眼神示意凯旋坐在对面。

“你怎么知道我是我呢?”南北故作镇定,轻扬了一下眉毛,看着凯旋问。

“我看了一眼你朋友圈的照片,感觉像。”凯旋老实回答。

“哈哈,看来我那不是照骗。”

他们聊了一会两个人都喜欢的粤语歌,凯旋聊了聊自己学历史的原因和现状,问询了南北的学习情况,他们特别聊得来。

“你说我们才认识几天,怎么这么多共同话题啊。”凯旋突然说道。

南北怔住,心里乐开了花,微微一笑:“我也这么认为。”

两个人笑着,凯旋手机响了,“我有点事先走了,我们有时间聊。”

“嗯,拜拜。”南北笑着目送凯旋走。

凯旋走了之后,南北还坐在刚才的位置,姿势不变,她发现她之前的疑虑全被打消了,凯旋的声音特别好听,低沉有磁性还带着温柔,凯旋笑起来也特别好看,牙齿特别齐,还有就是特别有礼貌,举手投足间都彰显着教养。南北特别开心,感觉自己特别有眼光。

可能是因为有着相同直径的笑容,南北觉得凯旋特别亲切,更是在茫茫人海中清新脱俗。

人最怕的就是动了情。

南北吃过晚饭,凯旋还没回来,她给凯旋的座位上放了一个她在国家图书馆买到的一个想要收藏的精致本子。还给凯旋的杯子里换了热水,接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飞行模式,进入学习状态。

在南北学习的这短短几个小时,她不知道凯旋看到本喝到水的心情是怎样,还好都是成年人,凯旋很快就误解了南北的心意。

“我看到你给我的精装本了,我知道水也是你打的但我觉得有些话一定得让你知道。”

“我有女朋友,我觉得瞒着你不好,而且我也不想我有女朋友还去撩其他女生。”

南北学习累了打开飞行模式,收到的消息令南北喘不上气。像突然踩空了台阶,摔了下去,血肉都有点模糊了,南北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起初南北只是想和他做个朋友,是做普通朋友还是好朋友都有待考虑,可是她现在特别懵。

“可能你想多了吧”想了许久,南北回复凯旋。

“我只是把你当朋友,我对朋友就是这么好”

“我对你没有别的情绪”虽然没说什么实质性的话,可是南北就是想让凯旋知道自己生气了。

南北觉得越描越黑,后来就收拾书包离开了图书馆,走在回宿舍路上,有一个坏了的路灯一闪一闪的,南北抬头看这个路灯,她感觉特别失望,连灯都知道她不开心。其实上午的交谈,南北就觉得凯旋好,傻傻地把凯旋当了精神支柱,晚上这根精神支柱就撂蹶子了,南北不爽。

消极的时候更容易偏激吧。南北突然想到:难道有守门员就不进球了吗。本来只是想和他做朋友到毕业各奔东西,现在南北叛逆的心理让她打算留下继续和凯旋斗智斗勇。

三见相识,互相认识,但是相识的第一天南北就有些不开心,但是南北不后悔认识凯旋。她相信凯旋一定还有很多惊喜等着她去发现。哪怕明知凯旋可能是个潘多拉魔盒,她也坚信自己会把被潘多拉困在盒子里的“希望”释放出来,到最后都不知道,南北的迷之自信是好是坏。

南北是一个易受情绪影响的人,经过凯旋这么一出,她放大了自己的不爽,一晚上没睡,熬到深夜。紧接着第二天误了起床的时间,她索性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中午凯旋给南北发消息问是不是没来,南北说没起来就没去,凯旋无奈说好吧。凯旋也是一个心里做事的人,他知道是自己给南北造成了困扰。

南北到傍晚时分内疚自己一天没学习,收拾书包去了图书馆。凯旋看见南北旁边有空位置,发消息问南北可以过去坐吗,南北说可以。一张桌子四个座位,只有南北和凯旋两个人,他们坐了对角线,在此期间凯旋解释了好久,但都是多余。南北心中还有残留的不快,所以整个人呈现一副高冷的模样。第一次和凯旋坐一张桌子上学习,南北内心特别紧张,但还佯装着自如的样子。

凯旋主动打破了这尴尬也不尴尬的气氛,拿出一句英语阅读中的句子,请教南北。南北思考了一会,给凯旋点拨了一下。凯旋特别聪明,一点就会。问题解答了之后,两人相视一笑,气氛慢慢变好了。

南北转过头看向窗外,天黑得很彻底。由于室内灯光,南北看到窗户玻璃上映出的自己,满眼炙热。她知道自己喜欢上凯旋了,但是她发现这一事实的第一感觉是害怕。

南北和闺蜜说了自己的情愫。闺蜜表示支持。南北还特别开心地开玩笑说,自己一定要睡到凯旋。

四见相交,南北和凯旋之间终于有了交点,南北感到一点点心安,也有一些心累。怕什么来什么,但是把每一件发生的事都当作礼物的南北,知道不会有铠甲,只会有软肋,却坚持不问前程。

南北一如既往早起去图书馆,学习之余,她想到自己英语还算拿得出手,可以每天晚上抽出一点时间听写凯旋单词。

与凯旋见面的时候南北给他随口提了这个建议,凯旋思考一下,觉得可行,就约定每晚九点准时到楼道听写单词。像学生期盼星期五,也像枫叶等待秋天,南北日日都盼着到九点。在考研前的那段苦日子,是对每晚九点的期待支撑着南北过来的。

有时候,凯旋会犯一些令人大笑不止的错误,两个人在楼道笑到路过的人侧目也不收敛,快乐虽然短暂,但是两个人都可以感受到的,极其真实。

听写过后,图书馆都该闭馆了,有时还没听写完,图书馆大爷不等南北和凯旋收拾就把楼道灯关闭,他们摸黑收拾之后快跑,经历了一天刻苦学习的磨练并没有让两个人感到累,每晚都是笑着走回寝室,真正的快乐是感觉不到累的。

凯旋也给南北讲历史,一说起历史,凯旋就能滔滔不绝说不停,其中南北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称作进化潜势定律,定律内容是“处在一个既定进化阶段的形态越加具有特性和适应性,它进入下一阶段的潜在势头就越小”;“如果某一族群的随后阶段的进步不可能在它的后代中进行,则相继而来的进化阶段就不可能在同一地点发生”。前者南北记得特别清楚,南北自己把定律翻译为,一个人如果生活得太安逸,就不想去改变了,随后就是不思进取,慢慢被淘汰。南北在之后的人生中,都会记得这个拗口的定律,她也坚信,自己和凯旋的这么多坎坷,都是为了以后能顺利。

凯旋经常说,20年后回想现在,会是什么感觉。

南北总是说一定会怀念。

但是慢慢发现用不了20年,2天都会特别想念,所以他们说要好好珍惜这段日子。但是珍惜这件事情不是说说就可以做到,也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珍惜是一个动词,也可以说是一个虚词,没什么实际意义,因为都没有结果。没有结果的事还要努力,南北傻,凯旋也傻。

五见相知,是“了解”的知,每晚的九点开始到这一天结束都归于第五见,笑声,闹声和争论声中是满满的爱恋,南北知道,凯旋装不知道。

印象中好像每段故事中都有一个不期而遇的下雨天,南北和凯旋也不例外。

秋天的雨没什么值得欣喜纪念的。但是南北在这个下雨天睡过头了,快速收拾好南北走在路上给凯旋拨通了电话,她想让凯旋帮她占个位置,电话拨通了,听着嘟嘟声南北特别紧张,每嘟一声,紧张就加一分。这是南北第一次主动给凯旋打电话,一股风刮来,毛白杨的几片大叶子裹着雨水掉在南北的前后和伞上,南北皱了一下眉,凯旋迟迟没有接电话。南北失落,转了转手中的伞,踢了几片叶子,继续往前走。

南北没吃早饭肚子咕咕叫,加快了步伐。这时凯旋给南北打来的电话,南北心肌绷了一下,调整了情绪。

“喂?”

“打电话怎么了?”

“问下你在哪,我今天睡过了,想让你起来帮我占个座位。”

“我在食堂,我也起得有些晚了。你在哪?”

“我在植物园这边。”南北像个小孩子一样,低落地说。

“你吃饭了没有?”凯旋听出南北语气怪怪的。

“没有,我好饿。”

“那你过来吧。”

“你一个人吗?食堂那么大我怎么找你?”南北转了方向,加快了步伐,比她自己的最快都快。

“恩一个人,我到门口,你过来就能看到我了。”

“好,那能不能不挂电话?”南北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喜欢和人说话,没有人同行,她就给好友打电话,发语音或者视频,以此来埋没孤寂。

“行。”

南北为了走得快一些,没注意踩了好多水坑。她迫不及待去见凯旋,见到凯旋她会有一种归属感,这是她谁都没告诉过的。

“我看见你了”凯旋在电话里说。

“你在哪,我怎么没看见你?”南北扫视食堂门口一排排的人,最后锁定了凯旋。

一扫之前的阴霾,南北把雨伞收了,笑着说“你吃完了没有?”

“没有,给你打电话时候我刚打了饭。”凯旋把南北领到自己那一桌。

南北放下书包和雨伞,转身去窗口打饭。看了一圈没什么好吃的,南北买了一个卷饼,返回座位的时候,南北有些紧张,第一次和凯旋吃饭。

“怕不怕我看到你的吃相?”凯旋笑着说。

“不怕,看谁比谁丑”南北用开玩笑来掩饰紧张和兴奋。

“我不怕丑,哈哈。”

“我也不怕。”南北莫名笃定着说。

随后两个人安安静静吃饭。凯旋看南北乖乖吃饼,边站起来边说“你光吃这个太干了,我给你打个粥吧。”说完走向贩粥的窗口,没给南北说不用了的时间。

南北喝着凯旋端过来的粥,心里开心到飞起。

饭毕,雨还没停,两人各自撑起伞,南北注意到凯旋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弄湿鞋,南北也知道他穿的这双鞋是和他女朋友的情侣鞋,所以南北不能不注意,也不能不难受。

抵达图书馆已经没有室内的座位了,所以南北和凯旋坐在楼道里,没有在一张桌子上,但是南北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凯旋,她觉得安心。

中午南北主动邀请凯旋去吃饭。

“我们…去吃饭吧”南北怯怯地说。

“啊?”凯旋诧异。

“嗯?不行吗?”南北微怔。

“行啊,只是你第一次叫我去吃午饭,有点奇怪。”凯旋解释。

“那到底吃不吃?”南北瞪大眼睛,看着凯旋。

“吃吃吃。”凯旋笑着说。

南北转身去收拾书包。

南北看《傲慢与偏见》的时候,有一句话,南北一直记着,大意是:如果一个女生掩饰了对一个男生的感情,也就失去了得到这个男生的权利。南北这一次邀请凯旋去吃饭,之后就一日三餐都和凯旋一起吃了,有时候还有凯旋的舍友一起,南北每到吃饭的时候都特别开心。

六见相熟,南北认为,爱就是在一起吃好多好多饭。能一起吃饭是一种熟络,能每天在一起吃饭会养成一种习惯,习惯比爱更可怕,南北怕,也不怕,凯旋怕。

南北去另一个城市考试,走前和凯旋约定,回来的时候凯旋去车站接她。

考最后一门之前,凯旋给南北打电话,说她女朋友今天要去学校找他,不能去接南北了。

南北握着电话,好像心上被对方狠狠插了刀子,她抬起头看对方,对方一副关我什么事的模样,南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考试的时候,南北心里堵得慌,考场没有暖气,南北感到前所未有的冷,匆匆答完卷子之后,离开了考场。

因为只是朋友,所以不能因为一次失信就不原谅对方的道歉。毕竟有比你更重要的人,所以南北没资格生气难过。

考研期间的每个节日都不能算是节日,如果因为过节而浪费了做政治题背英语作文的时间,就是犯罪。南北犯了罪,凯旋也跟着犯了罪。

双十一不仅仅要做马云先生背后的男人女人,以清空购物车的行为证明自己,还要在意身边的单身贵族们。南北陪自己的单身朋友放纵喝酒,凯旋也跟着来了。

南北酒量不是很差,凯旋也不差。几轮游戏过后,在座可以喝白酒的三个人每人喝了半斤。南北的蒙古朋友郝日瓦不在状态,抢先吐了。凯旋对南北的朋友特别好,扶郝日瓦吹风,给郝日瓦倒热水漱口,搬了椅子让在酒吧外呕吐的郝日瓦坐,轻拍郝日瓦的背让他尽可能舒服。

南北醉意朦胧站在门口看着凯旋为自己的朋友忙来忙去,对凯旋的感情更深更浓了,酒壮怂人胆,南北走过去抱住凯旋,朝凯旋的嘴唇点了一下,然后退后靠到墙上看凯旋,凯旋眉头都没有皱,他不知道自己用多么温柔的眼神看着南北,那一刻南北明白凯旋心里有一些东西在慢慢变化,南北不说,慢慢感受。

在座唯一喝啤酒的朋友,酒量很差,在座位上不敢乱动,吃东西来醒酒。

南北返回去看见还剩半瓶白酒,倒进自己的杯子里,打算一饮而尽,凯旋看见抢了剩下的半杯自己喝掉。酒不能喝太快,南北头一沉,倒在凯旋的怀里,南北还有意识,但行动却不那么受控制。

“你乖乖在这坐着,我去给你唱首歌好不好?”凯旋担心地看着南北,摸摸南北的头温柔地说。

“别唱,我不听。”南北抬起头醉蒙蒙捧着凯旋的脸说,说完站起来晃晃悠悠到走到门外,眼看四个人都回不去了,就打电话给学校旁边的酒店,订了两个房间。

之后,好像任务完成似的,南北腿一软,向地上摔去,凯旋晃晃悠悠来扶跌跌撞撞的南北,南北怕摔到地上,紧紧抱着凯旋。

抱到凯旋的那一刻南北微微笑了,心想终于抱到了。以前我说过一句话,拥抱是最遥远的靠近。现在我觉得不是,因为南北抱着凯旋,头正好可以靠在凯旋的心口,她听着凯旋的心跳,莫名安心,像回了家。

“怎么这么傻,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凯旋心疼地对着怀里的南北说。

“嗯?因为喜欢你。”南北喃喃道。

“傻瓜”凯旋皱着眉,抱紧了南北。眉宇间不是别的,是对南北的心疼和爱惜,凯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也爱南北。

事后,南北还佩服自己当晚订房间的机智,要不然四个人就得露宿街头了。但是由于四个醉人,凯旋和南北凌晨发现自己和对方在一张床上,没有体力去惊讶,一人找了一个垃圾桶抱着吐。凯旋腾出一只手在南北后背轻轻拍,南北难受到顾不上心动。

南北和凯旋好像约定好了一样,全然不提两个人那晚发生的事,他们没告诉别人的事。

七见相爱,相见恨晚,相爱恨早。认识第34天的时候,凯旋感叹说怎么34天,我感觉我们认识3,4年了。有的人每天见,却不曾在你生命中留下印记,有的人匆匆一见,却每晚都在你梦里出现,赶不走却也留不下。

南北每晚和凯旋道晚安之后马上开飞行模式,因为她想第二天早上醒来可以看到凯旋给自己发的消息,哪怕是一个表情,一个字,她一睁眼就能开开心心。她明白自己是自欺欺人,却难以自拔。

爱上一个人第一感觉是害怕,然后是自卑,后来就是患得患失。

每天南北和凯旋从图书馆出来,吃完饭,笑谈着回到宿舍。凯旋后来和他女朋友坦白的时候,说自己和南北是出双入对,一起自习一起吃饭一起回宿舍。全然不提南北对自己的感情,也不提自己对南北的感情,只说是朋友。

南北觉得凯旋女朋友可怜,自己也可怜,但南北不知道怎么停下,或者可以说她不想停下。

南北问凯旋她是不是不道德,凯旋说不是,不许南北这样说自己。

后来南北笑笑说,没成功怎么能算不道德呢。

凯旋皱眉,但他不知道,压抑只会让感情更强烈。

午觉,一睡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南北是这样,凯旋也是。

但南北每次比预定时间多睡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当南北睁眼,拿起手机那一刻,凯旋就会发来一条消息,说自己刚起来。这是巧合,也不是。这只是偶然发生的必然,南北在意,凯旋装不在意。是心有灵犀还是命运的捉弄,谁也说不清楚。

这样的事发生的太多了,明明有着不同的成长经历,完全差异的生长环境,读的几本经典的书,唱的几首美妙的歌,写的几句铭记一生的话,都一样。还有互不相识时的每次转角相遇,熟悉之后的每次脱口而出一样的话,看电影时的相视而笑,同时想吃的东西,说话时候想到的同一首歌曲同一部电影同一个场景……太多太多了,多到南北数不过来。但凯旋说合拍只是合朋友的拍。

南北对凯旋说,我们没有时间,我们只有现在,现在可以相爱。

凯旋说我不能同时对两个人负责,不能辜负也得辜负。

南北放弃了考研,但是她不后悔。她欠自己的,日后必会还给自己。

南北性情中人,她说欠什么都行,不能欠情和酒。她没有亏欠任何人,也没有欠下任何酒,南北觉得自己该离开了。

南北说这些巧合是缘分吗,太土了吧,但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以后不要再联系了,可能我早该走了。

凯旋皱眉,南北心疼,南北说以后不要皱眉,多喝水,就当没认识。

凯旋沉默了好久,说就当我暗恋了一场吧。

嗯?南北侧目,说不出话,但凯旋的情意南北早就了然于心。

南北微笑。

天公作美,飘下几片雪,南北想,这也是巧合。总算和凯旋也一起经历过下雪了,完整了。

南北说有缘再见。祝你前程似锦,祝我也是。

歌里唱好可惜终于失去你,对不起我已经尽力,我没有放弃只是不见你,以为这样就伤不到自己。

和凯旋分开后,南北夜夜难以入睡,没有在当天睡过觉,也没有在第二天中午之前醒过。深夜南北特别想凯旋,她再也无法对别人说类似晚安这些话,晚给了南北自己,安给了凯旋。她总认为熬得越晚,越不会做梦,越不会梦到凯旋。醒的越晚,就能一上午不像凯旋。南北傻得可以,凯旋说过什么都给不了南北。南北却没由头的坚持着,她只想得到凯旋,哪怕一天一秒,因为她从来没见过凯旋属于自己时候的样子。

哀莫大于心死,真正的难过是哭不出来的。

故事要美必须藏着真话。

凯旋后来说,那晚想唱给南北的歌是Eason的《红玫瑰》,世人皆认为最经典的一句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南北不这么认为,她认为最难过的一句是:从背后抱你的时候,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最经典的一句是:时间美化那仅有的悸动,也磨平激动。

是啊,什么东西能敌过时间。凯旋说他和他女友在一起三年多,最大的收获就是再也不想谈恋爱了,南北难过到极致,却不能说什么。

凯旋走的时候,给南北留下一首歌,是Eason的《约定》,他醉醺醺地对南北说,一定要记住我唱的这首歌。“还留住笑着离开的神态…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凝住眼泪才敢细看,忘掉天地仿佛也想不起自己,从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就算会与你分离,凄绝的戏…明日天地只恐怕认不出自己,仍未忘与你约定,假如没有死,就算你壮阔胸膛,不敌天气,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南北最喜欢的一句却是: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再见相忘于江湖。凯旋只见过南北爱他心疼他的样子,南北生气的样子,抑或佯装生气的样子,认真学习的样子,犯错害羞的样子,说爱凯旋的样子,高兴的样子,难过的样子,皱眉的样子,喝酒的样子,想抱凯旋却忍住的样子,却没见过南北疯狂的样子,没见过南北离开他的样子,没见过他不在身边南北的样子,没见过他离开南北时候她的样子,没见过南北痛哭的样子。凯旋只听过南北唱的几首歌,却没听过南北想唱给他的歌,只听南北说过喜欢凯旋的每个样子,却没听南北说过见不到这些样子的她又多煎熬,凯旋只听南北说南北的快乐,却从不曾听到爱凯旋的每一秒南北心在滴血的声音。

两个人不过萍水相逢,何须何必何来冲动。

南北手机里没有存凯旋的电话,凯旋手机里也没存南北的号码,好像互删了社交软件里的彼此,就再也联系不到对方,真的会查无此人。

谁也没对谁说已经把对方的号码刻在心里了。

后来,有天南北给茜茜打电话,说要去图书馆取书。茜茜不知道南北和凯旋发生了什么,叽叽喳喳说凯旋现在在我边上呢,你怎么不来啊。

南北电话这边尴尬,她能想象到凯旋的表情。心想茜茜这个猪队友,随便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之后向茜茜打听茜茜说凯旋不在他的位置了,南北说那这样的话她就去取书,茜茜说那要是凯旋没走怎么办,南北说没走碰到了就是命。

挂了电话,南北安安心心去取书,心想不会见到凯旋。

南北走到他们曾经一起学习的阅览室,深吸一口气,进去取了书,很顺利没有碰到凯旋。松了口气,抱着书往阅览室外边走,刚出门凯旋正好出现在阅览室门口。

发生了就是生活,没发生就是小说。犹如拍电影一般的生活,让南北不知所措,凯旋笑着说你怎么来了。

南北故作淡定地说,我来拿书。

等我一下,我有个东西忘带了。凯旋进去拿上出来和南北说,走吧。

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走?

外边这么黑,你一个人敢走吗?

我敢来就敢走啊。

别装了,你怕黑我知道。

南北一时说不出话,憋了一句:你还是那么丢三落四,天天这样折磨自己啊。

两人相视一笑。

南北说,说好有缘再见,又见了,真倒霉。

凯旋微笑,沉默了许久,说,就算今天碰不到,我也不会走远的。

后来故事按部就班发展,南北整晚整晚睡不着,皮肤越来越差,但还是每天兢兢业业的护肤,然后孜孜不倦的熬夜,和凯旋的距离不近不远。凯旋自己去学习,南北在宿舍睡觉,偶尔一起吃饭,还能说说笑笑。

可能每一段看似有缘分的感情都需要一场天灾或者人祸的考验。

在离研究生入学考试还有5天的时候,南北和凯旋所在的大学地震了,凯旋的女朋友在临近的城市,4.3级,不强烈。南北意识到地震的时候,被舍友拉着下楼,南北冲回去拿了手机,边下楼边给凯旋打电话,是一阵忙音,过了几分钟,南北又拨出去,还是正在通话中。后来楼下的同学都陆续上楼返回寝室,到南北吃完饭,凯旋都没给南北打一个电话,南北那一刻宁愿地震更强烈些,自己也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凯旋第一个电话会打给谁。

南北面无表情坐在床边,给凯旋发了一条短信:“第一个电话不是打给离你近的人,而是打给你心里的人,我们可以了。”南北发完短信顿悟了,觉得凯旋做的没有错,拉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但这个笑扯得脸生疼,南北恨自己。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我们永远停在这了。爱不爱了成为过去了,只是朋友我们可以了。南北对自己说道。

直到最后南北离开,她都没说过凯旋一句不好,南北说只是爱而不得而已,客观来说凯旋很好。但她不知道,她认为凯旋在她眼里的这种好,还是主观。凯旋说不舍得把南北当备胎,也不愿意自己和女友分开是因为南北。

南北认为凯旋贪婪,当断不断。凯旋说只是爱多爱少和习惯让他永远都选择他女朋友。南北明白,想通,哪怕以后南北都不愿意和比凯旋矮的人一起走,不小心被男生碰到都会泛起一股恶心,哪怕日后会更偏激更消极,南北都不想再留下,她只想让自己孤独得很完整。

故事已经讲完,懒得圆满。

现在南北想起第一次见凯旋的情形,那个时候就钟情了吧,那个叫做一见钟情的东西,让人憔悴。南北还觉得说一见钟情土,但是说起这段的时候,嘴角和眼角的笑再怎么尽力都无法掩饰,走路带起的风都有笑容,好像连呼吸都是带着笑声的。

有缘的人兜兜转转还会见,还会恋、还会陷。

上一篇:小鬼 下一篇:绿皮火车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绿皮火车
    绿皮火车
    那年,燕子离家到一千多里的黄山市读书,坐汽车会晕车,就只能坐火车,而且那时候也只有绿皮火车可以坐。燕子总是一个人往返,因为她在的县城只有
  • 几见钟情
    几见钟情
    距离研究生入学考试三个月。 南北像往常一样完成学习任务走出阅览室,打算去卫生间洗手顺带刷微博,可是这次出来忘了带手机,南北想没什么,微博不
  • 小鬼
    小鬼
    罗莉莉和方子怡从机场出来以后,罗莉莉就一脸紧张地问方子怡:不会被人发现吧,这东西不会反过来给自己带来厄运吧。 方子怡笑着说:安啦,你就放心
  • 金融照妖镜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
    金融照妖镜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
    丑陋的厚德贷 厚德贷全史就是一部丑陋的虚假工厂大片,今天是第一季,只对厚德贷的假标、集资诈骗进行曝光,之后会对厚德贷野鸡虚假国资、所谓CC
  • 打擦边球!抱财网房抵贷业务有点悬
    打擦边球!抱财网房抵贷业务有点悬
    2017年2月14日消息,什么是房抵贷?所谓房抵贷,房抵贷是指借款人以自然人名下的房产(住房、商住两用房)作抵押,向银行申请一次性或循环使用的消费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