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罗莉莉和方子怡从机场出来以后,罗莉莉就一脸紧张地问方子怡:“不会被人发现吧,这东西不会反过来给自己带来厄运吧。”

方子怡笑着说:“安啦,你就放心吧,这事只有你和我知道。而且,这东西是从美州买的,离中国那么远。谁会去专门查你啊,你就放心吧。再说了,你花了那么多的钱,怎么会反过来给自己带来麻烦呢?我们走吧。”

说着两人坐上了出租车一起回到了市区。罗莉莉一路上都觉得忐忑不安。而方子怡却高高兴兴地回想着这次的行旅,她方子怡还没出过国呢,这次却跟着罗莉莉好好地玩儿了一把,虽然去的是南美,可是奢侈品这玩样儿在哪儿都有。方子怡想起罗莉莉给她买的那些名牌,嘴角不禁又上扬了几分。

罗莉莉长得漂亮,家世又很好,三年前考入位于本市,本省最好大学的音乐系,主修钢琴。开学一天就交到了大学里的第一个朋友,她自认为最好的朋友方子怡。

她们是室友,因为方子怡的床紧挨着罗莉莉的,所以罗莉莉对她也更亲近些。后来方子怡不管有什么事都会叫上罗莉莉,慢慢地,罗莉莉就把方子怡定为自己最好的朋友。

罗莉莉是一个特别没有安全感,又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女孩。所以为了经营这份友谊,她经常给方子怡买一些名牌包包和服饰,还经常请她在外面吃饭。

这个可怜的女孩,还以为这样可以加固她们的友谊,因为方子怡每次收到这些东西后都很开心。

但她却不去想构建在物质上的友谊,就像那倒放在桌上圆锥形的玻璃杯,易碎又如履薄冰,充斥着虚幻的美丽。又或者罗莉莉是知道的,但她更愿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人有时候自欺地生活要更轻松一些。

2

遇见刘洋是在一次大二上学期的辩论会上。活力四射激扬文字的刘洋对于敏感又脆弱的罗莉莉来说,就像一道破光而来的温暖,流入心湖。

之后的日子里,罗莉莉总是会在看似经意不经意间会关心到刘洋这个名字。

罗莉莉在第一次问方子怡关于刘洋的事时,方子怡就问“你是不是看上他了。”单刀直入,直奔主题,明明是疑问句,却用的肯定的语气。罗莉莉看着方子怡笑嘻嘻的脸,不好意思地将目光移向别处,点了点头。

后来方子怡就开始为罗莉莉收集刘洋的各种消息。

刘洋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刘洋来自一个普通的小康家庭;刘洋除了计算机外,最大的爱好是音乐;刘洋是吉他社的副社长······最重要的是,刘洋没有女朋友。

那天罗莉莉听到方子怡带来的最后的消息时,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啦。

“嗯,还没有女朋友啊”罗莉莉低着头吸着杯里的饮料轻轻地喃喃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十分柔和。

“嗯?你说什么?”

“嗯……啊哦……,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女朋友”

“这个嘛,我在一个联谊会上看到了刘洋的名字。你要不要去啊,嗯?

就这样,罗莉莉又一次见到了刘洋。就在她受到方子怡积极的鼓动而犹豫不决,不知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刘洋却主动找她攀谈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在一起了。

罗莉莉不知道的是,刘洋之所以一直没有没找女朋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

其实刘洋在大一新生的开学典礼上就注意到了罗莉莉,这个在他看来像淡紫色风信子一样的女孩,身上总有一种轻柔的气质,一种淡淡的悲伤,让人移不开眼睛。

可是刘洋却不敢轻易接近,他自己也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许是害怕因家庭背景的距离会造成两人在价值观念方面的迥异差别;许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后再出现在她面前。他不知道。

所在当罗莉莉再次出现在刘洋面前时,他们很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

3

其实罗莉莉并没有发现,自从她把方子怡定为自己最好的朋友之后,渐渐地,她周围就只剩下方子怡一个人了。

比如,有一次罗丽莉过生日时想叫上全宿舍的人一起吃饭,方子怡却说“莉莉,还是就我们两个人吧,这样容易打乱人家原来的计划。就像郝小君这个时候,她一般都和男朋友在一起;再比如李佳宁她想修双学位,所以现在一定在自习。对吧。”罗莉莉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的,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长此以往罗莉莉和大家的关系也就渐渐地疏远了。但她发现方子怡和大家的关系都很好,也经常一起出去。罗丽莉觉得这都是自己性格问题造成的,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也就不强求了。

可怜的女孩并没有发现,她这样却又加深了舍友们对她的误解,在她们看来罗莉莉就是一个高傲又瞧不起人的大小姐。

有了刘洋后,罗莉莉更是少出现在宿舍里,舍友们对她的排斥也越来越明显。

罗莉莉是个敏感的女孩,她可以察觉到大家对她明显的敌意。她就像个小刺猬一样,敏感而孤独,当察觉到周围环境中的危险时,就会立刻蜷缩起来以保护自己。

最后她选择搬出宿舍自己住。她家就在本市,因为爸爸想让自己多交些朋友,学一学与人交往的智慧,所以就让她住宿舍了。想到此处,罗丽莉心下不禁一片黯然。

罗莉莉想让方子怡和自己一起搬出去住,但她却拒绝了,罗莉莉有些奇怪,往常像这种事她都会答应的啊,不过罗莉莉也没有强求。

出去以后一切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直到有一次罗莉莉回到宿舍拿些忘带带走的东西时,罗莉莉觉得自己该从自己的梦里醒一醒了。

那天,她专门挑了个一般大家都不在的时候回去,避免尴尬。因为钥匙就在门梁上,所以也不怕在没人的时候进不去。当她走到门口时,发现门是开着的,心里正奇怪着这个时候应该没人才对,就听到了方子怡打电话的声音。

罗莉莉听到电话内容是在谈论自己,就忍不住想要听听,因为她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她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却可以清楚地听到方子怡说话的声音,清楚地感觉到那声音就像一瓢瓢砭骨的冷水,将自己从虚无的梦中浇醒。

罗莉莉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宿舍楼的,漫无目的,就像一只飘飘荡荡却无从找寻到自己方向的小鬼。

“明天我们去学校后面的步行街逛逛吧。”

“嗯,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一定得叫上罗莉莉,这可是个长着两条腿的活钱袋啊”

“放心啦,她现在就我这一个朋友,自然乐意替我埋单了。”

“谁要跟她出去住啊,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偶尔在一起还可以接受,如果和她一直待在一起,还不郁闷死我。”

“嗯,琪琪你说这大小姐是单纯,还是应该说她傻呢。”

……

罗莉莉脑袋里一直回响着方子怡电话里的声音。其实方子怡对她是否真心罗莉莉又怎会一点都察觉不到呢,她不是傻,只是心甘情愿地接受欺骗,并且不想让自己知道罢了。因为她的身边真的只剩下了方子怡。

罗莉莉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车祸去世了,爸爸很爱妈妈,心里总是放不下,因而一直未娶,对罗莉莉更是百般呵护。家里的亲朋好友可怜她从小失去母亲,对她也是温声细语,关爱怜惜。

这样成长起来的罗莉莉,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外面的凄风苦雨。

她从小都没什么朋友,整天都待在自己房里,所以方子怡的出现让她想为自己虚构一个连自己都觉察不到的梦,可现在连这个虚无的梦都碎了。

她有些分不清真实和梦境了,因而固执,因而多疑。

变得不愿再选择相信。

“莉莉,莉莉……”

罗莉莉像上了发条的木偶,机械地行走在宿舍楼前的梧桐树下,她大而无神的眼睛看着阳光在树叶间破碎的剪影。

突然肩头被拍了一下,“莉莉,走路也发呆,我在后面叫你都没听见。”罗莉莉扭过头来就看见一张紧张的脸。

“莉莉,你眼睛怎么是红的,为什么哭,发生什么事了?莉莉,先别哭了啊。”刘洋将自己揽在怀里,轻轻地安慰道。

是刘洋,带给自己活力与温暖的刘洋,可罗莉莉现在却已不敢再轻易地向人敞开心扉,卸下心防,即便是刘洋。这只敏感而孤独的小刺猬,受伤之后,只会更加蜷缩起来,拿起自己全部的武装,来对待周围的环境以及周遭所有的人。即便是刘洋。

但当我们面对世界时,更多的时候往往应该选择柔和,而不是满身铠甲,这样才不易迷失。不幸的是,此时的罗莉莉已然迷失了。

“刘洋,我现在不想提那些伤心事了,快中午了,我们先去吃饭好吗?”罗莉莉没有再哭,对着地面平静地说道。

“嗯,好”刘洋温柔地说。其实对着满目悲伤的女友,刘洋的心里更是闷闷的,有些难受。第一次恋爱的刘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抚平女孩的伤痛,他觉得静静地陪在女孩身边,也许更能带给她温暖,但他不知道的是,这正是两人间裂隙的开端。

因为对此时的罗莉莉来说,她所遭遇的不是一般的伤害,此时脆弱玻璃心的她不仅仅需要陪伴,更多的应该是男孩爱意的表达,真挚的交流。无声的陪伴只会让她加深对人,对周围世界的怀疑。

俩人在餐厅坐下没多久,刘洋的手机就响了,放下电话后,脸色有些为难。

“怎么了。”

“我下铺的兄弟,他女朋友第一次来,让我去帮他接一下。”

“他的女朋友为什么要你接。”

“他现在在外面,来不及回来,而且他和他女朋友,都是我高中同学。”

“所以,你现在是要抛下我一个人,然后去接别人?”

“莉莉,别这么说,你现在这样,我怎么能离得开呢?打电话让别人去就是了。”

饭菜上来了,两个人都吃得食不知味。

以前两个人,有时候带上方子怡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罗莉莉总是借口去卫生间,然后偷偷把帐结了,结果被刘洋发现后,每次刚一上完菜,刘洋就赶紧去结账。

但方子怡这件事发生后,罗莉莉对于钱上的事就特别敏感,她发现今天刘洋竟然是吃完才去结账的,这让她开始怀疑刘洋是否跟方子怡一样,并非真心待她。

而心中罪恶的荆棘一旦开始生长,就会无可抑制地向着黑暗的深渊蔓延。

自此以后,罗丽莉就开始了她对刘洋一步一步的试探。

以前不爱逛街的罗莉莉,自此以后隔三差五就要刘洋陪她去购物,而且进店以后,不看价码直接拿东西,然后让刘洋去埋单。开始刘洋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有些心疼女孩,但长此以往,罗丽莉刷出的价码,让只是个学生的刘洋有些难以承受了。

可若是跟罗莉莉商量一下,她就会立马拿出自己的卡,一边刷一遍念叨“诶,算了,反正我爸爸有钱,可以养得起我……”。

除此之外,罗莉莉开始经常翻看刘洋的手机,一旦发现有丁点不对,就马上厉声质问;打电话没接,立刻就去找人;约会刘洋若是迟到,随即就甩脸子走人…

那年盛夏的阳光温暖到炙热,但有些美好的回忆,就像那树间响彻的蝉声,消散在风里,只能成为回忆。

3

随着大二一起结束的,还有刘洋对罗莉莉所有的幻想。

刘洋提出了分手。

那天他们一起坐在眉叶湖畔柳树下的长椅上,但其实如今两人的早已是貌合神离。

刘洋起身走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对自己曾经拥有的美好潇洒别离,像世间所有前行的旅客一样,决然踏上新的列车。

可对于罗莉莉来说刘洋却成为了她生命中绕不过的风景,走不到的站点。

虽然罗莉莉一脸高傲地对刘洋说“哼,说分手也是我来说,是我不要你了”。可是她心里就像是那空旷的荒原,布满了寂寥。刘洋走后,罗莉莉一个人在湖边坐了很久,她快疯了,她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怨恨自己,怨恨他人,怨恨周围的一切。

但同时,她又固执的认为,刘洋不过是说说,过几天他一定会回来找自己道歉和好的。等了一个月后,她有些急了,可是她拉不下面子却找刘洋,自己只好固执地等待。

转眼间,小半年过去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个人的相思太过难熬,于是她终于下定了决心去找刘洋。

奈何,有的故事早已注定了不幸的结局,是唱不完的悲歌。而噩梦的开始,往往是自己逃不开,看不破的心魔。

罗莉莉怎么也不会想到,再一次见到刘洋时,他身边竟然有了别人的身影。而那个女孩,她知道,是和刘洋一个系的谭思楠,因为谭思楠的成绩很好,经常拿奖学金,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她。

罗莉莉觉得一定是她谭思楠勾引地刘洋,上去二话不说就给了谭思楠一耳光。谭思楠被打蒙了,因为她根本就没见过眼前的这个人。而刘洋看到罗莉莉却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刘洋生气地说道“罗莉莉,你干什么,我们已经分手了”

“是不是因为她”罗莉莉狠狠地指着谭思楠,尖声说道。“是不是她勾引的你,因为她,你才跟我分手的”

“你发什么疯,是你自己变了。疑心生暗鬼,你变得如此丑恶,不可理喻,我才跟你分的手。关思楠什么事,跟你分手后,我们才在一起的。”

说完刘洋揽着女友离开了。经过罗莉莉身边时,罗丽莉听到刘洋温柔地安慰着谭思楠,她无法忍受刘洋温和的嗓音却安慰着另一个女人,心里的愤怒和恨意发了疯地生长。罗莉莉咬紧了牙关,转身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愤愤地想:刘洋,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身边的。

一时间,罗莉莉也想不到该如何做,这时她想到了自己所谓的“朋友”:方子怡。自从那件事后,罗莉莉渐渐和方子怡少了往来,也极少替她买单付钱,但是也没和她撕破脸。因为罗莉莉想,既然她虚情,我又何防假意。

在罗莉莉看来,像方子怡这样世故又势利的人,脑子活,点子多。说不定有办法帮到自己。

于是她打电话约方子怡出来,并且让方子怡多叫一些她的朋友,去离学校最近的那家KTV玩。

到了之后罗莉莉也没和方子怡多有寒暄,直接单刀直入地对着一群人说:“我男朋友被人夺走了,你们谁有办法让他回心转意,并且报复那个抢走他的贱人。只要不犯法,不伤人性命,怎么样都行。”

这里的人,除了方子怡都不认识罗莉莉,但是也都知道这是个有钱的主。虽然不想掺和别人的感情事故,不过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所以你一言我一语地给罗丽莉出了不少主意。

但是都被她否决了,不是太笨拙,就是太容易暴露,引到自己身上。渐渐地罗莉莉想:自己怎么会寄希望于这些人身上。

就在她不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突然有人说:“还有个办法。”罗莉莉听出这是方子怡的声音。

“不过,莉莉,就是花的钱不少”方子怡又说道。

“你觉得我会在意钱花多花少吗?”罗莉莉略有鄙夷地说。方子怡脸上有些尴尬。

随即又说“当然,这钱对丽莉来说不算什么。这办法也是我前两天在网上看到的,说是在南美一些地区,有些大师可以将夭折的一岁以下的孩子的灵魂,托生到施过法术的木雕上,这些木雕通常被称为小鬼,只要你好好供着他,他就可以帮你实现一些愿望。虽然这听起来很是迷信,不靠谱,不过这世上本来就有很多事是解释不了的,是吧,而且好多人都说可灵了。”

听完方子怡说的话,罗莉莉想: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了,自己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子怡,你跟我去吧”罗莉莉觉得自己一个人去,人生地不熟的,这里其他人自己又都不认识,所以也只能叫上方子怡了,也好有个照应。

“好啊”方子怡一口答应,不花钱去玩儿的事自然乐意了。

于是,罗莉莉在网上找好地方,跟学校请了假,办好护照后,就和方子怡去了。

4

罗莉莉一个人在校外住,这正好方便了她供着小鬼。

她买了个红檀香木的供桌,又买了个蛇桑木的佛龛。因为这两种木材的产地都是在南美,所以她想:这样也许能让小鬼有些“家”的感觉,好让它更尽心地帮自己。

罗莉莉将小鬼放进佛龛后,又在供桌上摆了香炉和奶粉,因为小鬼不满一岁,所以罗丽莉觉得,给它放奶粉更合适。除此之外,罗丽莉还给小鬼买了好多小孩的玩具和衣服,并且她把小鬼放在卧室里,好方便他们每天沟通“感情”。

每天,只要罗莉莉一有时间就会跟小鬼“聊天”。开始她说自己从小失去母亲,说父亲有多爱她,说亲戚朋友对她的可怜,说她多么怕看见别人的可怜,因为那只会帮自己铭记伤痛;后来她说方子怡,说她的虚伪,说她的欺骗;等罗莉莉觉得她和小鬼的“感情”差不多的时候,她开始说刘洋。

“小鬼,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他,他是除了父亲外,唯一一个真正带给过我温暖的人。”

“我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我们原本一直都很快乐的呀”

“你说,小鬼,像谭思楠这样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是不是应该受到惩罚呢?”

“小鬼,求你帮帮我好不好,让刘洋重新回到我身边,让他回心转意,让那个狐狸精受到惩罚,帮帮我吧,我一定会好好供着你的。”

自此以后,罗莉莉的“聊天”内容就变成了求小鬼。但不管她多情真,多意切,小鬼始终是静静地待着佛龛里,冷冷地看着她。

在这期间,罗莉莉去找过刘洋几次,可刘洋再没给过她好脸色。

有一天夜里,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刘洋和谭思楠两人手腕着手,高高兴兴地走在学校后面的步行街上,然后进了蓝月咖啡馆,那个载满她和刘洋美好回忆的咖啡馆。

他们坐在靠着窗户的第三个桌子上,那是罗莉莉以前和刘洋约会时经常坐的位置。之后刘洋给谭思楠点了卡布奇诺,就像以前和罗莉莉在一起的时候一样……

罗莉莉实在是受不了了,她觉得再看下去,她一定会疯的。心里满是忌恨的种子。

等他们从咖啡店出来后,罗莉莉看见,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突然从拐角处窜了出来。罗莉莉在心里愤恨地想,这辆车为什么不去撞上谭思楠。但,随即罗莉莉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赶紧摇了摇头。

结果,那辆车还真的就是在罗莉莉眼前直直地冲向了谭思楠。眨眼间,谭思楠就被撞飞出去十几米,着地后又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来。而那辆小轿车在撞了人之后,没有丝毫停留,扬长而去。

突然,梦中的场景一变,罗莉莉身边街道上的景物都消失了,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她听见有个声音在说话,而且,那阴森森的声音中竟然还带着一丝愉悦。

小鬼,是小鬼,一定是那个小鬼的声音。

“她死了呢”“你是不是很开心”“再没有人和你抢刘洋了”“我帮你实现了愿望了呢”“你可要好好地报答我呀”说完罗莉莉就听见了它欢乐又阴森的笑声。

罗莉莉被吓得猛然惊醒,骤然起身,摸一摸后背,全是冷汗。这个梦太可怕又太过真实了。

第二天一早,罗莉莉就接到了方子怡打来的电话。“莉莉,我们见个面吧,有些事电话里说不通。”“嗯,你来我家找我吧。”

罗莉莉在家里等着方子怡,可心里总是感到有些惴惴不安,想着方子怡快点到啊。没一会儿方子怡就来了,眼里有些害怕的神色。

“莉莉,你知道吗?谭思楠她死了,就在昨天,死于车祸,人被撞出去好远,当场死亡。莉莉,是不是你做了什么,难道真的是小鬼显灵了?”

听完方子怡的话,罗莉莉楞住了,随即又开心地说道:“我没做什么,杀人可是犯法的,我可不想坐牢,这都是她罪有应得,谁让她抢被人的东西。我不过是每天祷告小鬼,让它帮我报复谭思楠罢了。”

突然罗莉莉又想到什么,本来开心的脸顿时有些害怕,连忙冲进了卧室去找小鬼。

方子怡看着罗莉莉一会哭一会笑的脸,有些害怕,怕这事真的和罗莉莉有关,会牵连自己。在罗丽莉进了卧室后也没跟她说一声就走了。

“我让你报复她,可没想让她死啊。出了人命,万一警察查到我这里要我坐牢怎么办呢。”罗莉莉叹了口气有些抱怨地说道,“亏我每天这么好吃好喝,费心费力地供着你”可小鬼却没再像梦里时那样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待在佛龛里。

但是罗莉莉却越想越觉得害怕,一个人躲在家里也不敢出来。

5

第三天下午的时候,罗丽莉听到敲门的声音,战战兢兢地开了门后,竟然还真的是警察。罗莉莉想一定是因为谭思楠的事。可是,这和自己应该没什么关系吧。罗丽莉不明所以地被带到了公安局。

“罗丽莉,你认识谭思楠吗?她死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

“你为什么要杀她”

罗莉莉一下子就愣住了,警察肯定是以为谭思楠的死与自己有关,赶紧跟警察解释到。“警察先生,你们肯定是搞错了。谭思楠不是我杀的,是我请来的小鬼杀的……”罗莉莉自己一个人在哪而神神秘秘地一直说这这两句话。

看到眼前的景象,警察觉得她精神上可能有问题,但还是给她看了一段录像。

罗莉莉看到的和那天她梦里的场景一模一样,谭思楠和刘洋在咖啡馆约会,刚从咖啡馆出来就被一辆黑色的轿车给撞了。这些和她梦里的样子一模一样。

但有一点不一样,因为坐在驾驶座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罗莉莉自己。罗莉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审讯室,又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她蒙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罗丽莉看完录像后,警察带她去做了精神鉴定。鉴定结果显示,罗丽莉患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这将会直接影响到她的判刑。因为我国法律规定,精神病患者在发病期间所做的犯罪行为,是不承担刑事责任。

所以罗莉莉关于罗莉莉的判决,主要取决于在她实施犯罪行为是是否处于发病状态。

但从罗莉莉当天的行为来看,完全是有意识有目的的行为。首先她用假的身份证在租车公司租到那辆黑色轿车,然后尾随刘洋和谭思楠,等待时机,之后撞上谭思楠后又弃车逃逸。

这一切有意识又井然有序的行为,表明当时她并没有犯病,所以她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

在牢里等待宣判结果的罗莉莉,每每深夜独自醒来,就会觉得自己真是可笑。为了所谓友情,自以为是的爱情,她嗔,她痴,她癫,她狂,失去自我,在心中供养了一只小鬼,早已变得面目全非,可叹,可悲,可笑。现在想通,却也晚了……

其实人生一世,为自己行走。没必要太在意某个人、某件事,而扭曲自己,挥散不去心中的阴霾,最终成为吞噬灵魂的小鬼,无法得到救赎。

上一篇:金融照妖镜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 下一篇:几见钟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几见钟情
    几见钟情
    距离研究生入学考试三个月。 南北像往常一样完成学习任务走出阅览室,打算去卫生间洗手顺带刷微博,可是这次出来忘了带手机,南北想没什么,微博不
  • 小鬼
    小鬼
    罗莉莉和方子怡从机场出来以后,罗莉莉就一脸紧张地问方子怡:不会被人发现吧,这东西不会反过来给自己带来厄运吧。 方子怡笑着说:安啦,你就放心
  • 金融照妖镜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
    金融照妖镜独家曝光厚德贷全是假标+自融,投资人请立即报警
    丑陋的厚德贷 厚德贷全史就是一部丑陋的虚假工厂大片,今天是第一季,只对厚德贷的假标、集资诈骗进行曝光,之后会对厚德贷野鸡虚假国资、所谓CC
  • 打擦边球!抱财网房抵贷业务有点悬
    打擦边球!抱财网房抵贷业务有点悬
    2017年2月14日消息,什么是房抵贷?所谓房抵贷,房抵贷是指借款人以自然人名下的房产(住房、商住两用房)作抵押,向银行申请一次性或循环使用的消费或经
  • 胖姑娘的童养夫
    胖姑娘的童养夫
    再次见到赵倩,是在大学拥挤的新生报道处,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是那么的显眼,有点熟悉却又很陌生,让我一时不知该不该上前和她相认。 高中时的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