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了,兄弟你等来了什么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夜幕降临,轻风吹来,有丝丝凉意。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张了张双臂,努力祛除白天的劳累,抬脚走出酒店,准备到处逛逛,顺便填饱肚子。

电话突然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我犹豫了下接通,“喂,您好!”

“六子!”

我恍惚了下,“六子”是我大学时的外号,除了同寝室的其他五个兄弟再没外人知道。号码显示归属地是北京,可老大老五一直在深圳,老三在上海,老四也在杭州,只有老二不知去向。

“老二?”我问。

“叫德哥!”

“老二!”

老二,名叫陈道德,因老爸迷醉《道德经》而得名。第一次相见听他介绍自己名字,我差点笑出声,如果他要姓吴,那不就变成了“不道德”。

不过,大学四年,除了那件事,再没见过他干一件不道德的事儿,作为睡在他下铺的兄弟,更是深受其“道德”熏陶。这次能被老板派来北京出差,也是因为自身良好“道德”。

第一次感受他的“道德”是在大学刚入寝室时,他来得最早,却选择靠近厕所的那张床的上铺。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第一个进入寝室的学生会选择上铺。

“不是还有下铺吗?你怎么选择上铺?”我问。

他看着我,理所当然道:“上铺也可以睡。”

睡在上铺,上上下下都需要爬,哪有下铺方便,傻子才会选择上铺。我却丝毫不怀疑他是傻子,能考上重点大学的家伙会是傻瓜吗?

我知道他是替还未到来的其他室友着想,为了他们方便。

或许是因为对他第一印象比较好,我和他相处不错,论关系是在同寝室友中最铁的。只是,大学一毕业他就不知去向,音信全无。未曾想却在北京,两年后竟然还能再次相见。

刚从出租车上下来,就见他大步走来,狠狠地相拥在一起,阔别未见的陌生感顿消不见。我拍着他的胸膛,“两年未见,老二风采依旧啊!”

“你也还是老样子。”他笑着搂住我脖子,“走,咱兄弟俩今天要喝个痛快!”

跟他我从来不客气,每次他买的吃食都是我第一个品尝。他点了几个小店的招牌菜,要了两瓶酒,我俩就开始喝了起来。

几杯下肚,在寝室通宵打牌喝酒吃菜的气氛来了,我也打开了话匣子,“老二,当年为啥不辞而别?”

“六子。”他看了我一眼,碰了下杯,一口闷尽,“是兄弟的错,哥在这儿给你赔不是。”说着又倒了一满杯,仰头而尽。

我也不好意思勉强再问,转开话题,“这两年一直呆在北京吗?怎么也不跟兄弟几个联系?”

“没。”他夹了口菜,“一个月前才回到北京。”

我眉头皱了皱,脑海里蹦出一个传闻,有同学说在上海多次见到他。难道他一直在上海?我紧盯着他,“老二,跟兄弟说句实话,你自从大学毕业是不是就一直在上海?”

他面容一僵,神色有些慌张,赶紧低头又喝了一大口,见我仍直视着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手指点了点他,“你呀——”

“六子,今个儿咱们兄弟好不容易相见,就不说那些倒胃口的话,来走一个!”

我们举杯相碰,吃着喝着说着,讲着大学里的那些趣事,不知不觉又说道他和她身上。有一次,他打赌输了,而赌注就是跟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写情书。

当时我以为老二要耍赖,他连跟女生打声招呼都脸红,有胆子跟女生写情书还敢当面送吗?没想到老二依然说一不二,第二天中午下课,他就趁她还未走直接把情书递给她,然后转身就逃。

其实,我们都没当回事,毕竟不是初中,谈个恋爱就跟搞地下工作一样,都大学生了,喜欢就说,不喜欢就散,不是很正常吗?

本以为事情就此打住,没想到两天后,她竟然把老二堵住,“陈道德,这份情书是你们寝室谁写的?”

还记得老二顿时涨红了脸,比猴屁股还红,嘴巴张几张就是没出半点声音,我都差点被他给憋死。

“是,是赵凯写的,他,让我交给你!”

我愣了,情书明明就说老二自己写的,怎么说是老三写的?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拽着我逃命似的跑开。那是我见他第一次撒谎,出卖兄弟,干不道德的事儿。

接下来几日,老二忧心忡忡,生怕事情露馅。然而,四天之后,老三赵凯突然请我们哥几个吃饭,问他怎么回事就是不吭声,说是给我们个惊喜。

那晚,当我们走进包厢,一眼就看到她挽着赵凯的胳膊并肩跟他站一起,我们五个确实被惊住了,至于喜或许有吧。

“从今以后,赵雯娣就是兄弟我女朋友了,也是哥几个的弟妹嫂子了。”

餐桌上,赵凯大声宣布,我们也跟着大声起哄,根本没有注意到老二双手几乎抓到大腿肉里面。

从那以后,老二更加沉默寡言,我们也都没在意,直到有次我借他书看,发现书里面夹着一封情书,是写给赵雯娣的。

我才明白,为什么打赌那夜老二服输的那么干脆。他或许正是想用那次机会,克服心中的怯懦,向默默心爱的女孩表白。

只是他还缺少最后一丝勇气,情书上写了那么多文字,最终少写了三个字:陈道德。

我不知道拱手把自己深爱的女人推到别人怀里是什么滋味?

只记得老二从那以后就再没有笑过,每当老三两人打电话,他总是竖起耳朵悄然聆听;每当有赵雯娣参加的聚会,他就会魂不守舍,总是偷偷地瞥她一眼赶紧低头;每当晚上听到老三讲述赵雯娣的事情,他总是翻来覆去,弄得床板颤动不已。

酒杯颤动,不知不觉我有些迷醉,开始胡言乱语,“老二,你不跟哥几个联系,是不是因为赵雯娣?她究竟有哪点好?”

“我也不知道。”

我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改天邀请老大你们五个一起来北京聚聚!”他俯首在我耳边大声说,“多年未见,甚是想念兄弟几个!”

“你拉倒吧!”我一把推开他,“你宁愿在上海默默守着那个赵雯娣,都不愿意给哥们打个电话。你说想念哥几个,骗鬼呢!”

他突然不吭声了,一个劲儿地大口灌酒,我一脚踏在椅子上,斜瞪着他,“你那么爱她,这回怎么舍得离开上海?”

“她结婚了,一个月前。”

他声音很低,我又没听清,追问道:“谁结婚了?”

“赵雯娣!”

他咆哮着,像似一头受伤的野狼,一不小心,一个趔趄仰面倒下,杯中的酒落,谁知道他脸上那是酒还是泪?

“赵雯娣,结婚了!”

我呢喃了一句,一把把酒杯摔在地上,冲到他胸前,抓起的衣领,“那你六年究竟等来了什么?”

“等来了什么?”他醉眼迷离,喃喃自语:“等来了什么?等来了什么?”

不知道怎么回到酒店的,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酒劲儿还没下去,头疼欲裂,抓起手机,看到一条短信,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多。

“六年,我等来了惩罚——爱情面前丧失勇气的惩罚!我不后悔等待,只后悔当初没有勇气!”

上一篇:发中恶魔 下一篇:胖姑娘的童养夫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胖姑娘的童养夫
    胖姑娘的童养夫
    再次见到赵倩,是在大学拥挤的新生报道处,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是那么的显眼,有点熟悉却又很陌生,让我一时不知该不该上前和她相认。 高中时的赵
  • 六年了,兄弟你等来了什么
    六年了,兄弟你等来了什么
    夜幕降临,轻风吹来,有丝丝凉意。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张了张双臂,努力祛除白天的劳累,抬脚走出酒店,准备到处逛逛,顺便填饱肚子。 电话突然响起
  • 发中恶魔
    发中恶魔
    你知道吗,其实每个人的头发里,都住着一只恶魔。 面前这个和尚望了我几眼,一掐指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不对,说他是和尚并不恰当,因为他原来应有
  • 深扒瑞钱宝,这家“国资”系平台的自融套路!
    深扒瑞钱宝,这家“国资”系平台的自融套路!
    来源: 互金侦探 前两天把瑞钱宝的背景写了一下。今天继续写标的情况。 写之前补一些之前背景的情况。 有投资人曾经电话联系过华融天泽,华融天泽称
  • 互金平台搜易贷涉嫌关联担保
    互金平台搜易贷涉嫌关联担保
    近日,有投资人爆料,搜狐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搜易贷涉嫌关联担保,平台客服人员表示:借款方融资,由其股东方、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提供担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