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我生命的过客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突然有种写下过往的情怀,那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人和事。有人觉得这是爱情,有人认为这是友情,在我这里,是超乎一切界限的感情,是一种不一样的亲情。

我曾经多次设想,如果那一天我没有看到那一个人,抱着书,佝偻着背,闲散的坐到我身旁时,我会成为什么模样。多年以后我才深刻的领悟到,有些人就属于上帝派给你拯救灵魂的使者。因为你会在多年以后突然醒悟,这个人的存在,可以改变你关于一切的执念。虽然你任何的喜怒哀乐,仍然要靠自己去经历,去感受。可是这个过程,就像一颗快要枯萎的种子,在生机将断未断时,有那么个人,撒了一滴水;每每你觉得无法支撑时,水滴如期而至,不太多,却足够维持不死。直到有一天种子终于发了芽,长出了根,最后根须可以伸到地下很远,树叶可以在风中摇曳,再也无法感受一滴水所带来的巨大改变。然而,你永远无法忘却,那给你生命供养的那滴水。

那会的天湛蓝纯净,窗外的蝉鸣清晰却又不炽烈,阳光异常明媚,往窗外望去,是一种让人觉得神清气爽的夏日,那会的我,喜欢用夏日做我的笔名。讽刺异常的是,我从来不像夏天,反倒像那寒冷的冬日,冷冽而又绝情。那天,我正埋头写着习题,那个人把书捎带的砸到课桌上,给我习题册折出了印子。我眉头微皱,斜眼看她一眼,随后抚平书角,继续做题。第一天,我们没有说话,没有任何交流。还好,她虽然小动作奇多,可是却还算活泼开朗,成绩不错,尚能忍受。

不知道谁开始了第一句话,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们开始频频沟通。我不知道是她那倔强的性格,还是我那近乎冷漠的不在乎,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我工整的草稿本甚至都让她无法忍受,她抢过去我写完算术的草稿本,用圆珠笔近乎疯狂的在上面涂涂写写,直到本子上一片狼藉,同时也载着我满头的乌云密布,她似乎才满意的把本子交给我,笑的呲牙咧嘴。直到大学,她给我写信,她说,我近乎倔强的难以打开心扉,似乎对每件事情都不在意,又似乎对很多事情都格外在意,她曾经尝试的打破我内心的界限,可是任何努力都付诸东流,她说,我敏感又坚强,容易受伤,希望我不要对自己太狠。那封信,我看了很多遍,每看一遍都不可压制的泪流满面。我把我的思维埋葬在我的回忆里,深深的关在黑匣子里。她的到来,给我那个黑色房间带去了一抹阳光。直到那会我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活的直白,也可以调皮,也可以给完全黑白的生活涂上一点色彩,那是我情绪的唯一来源。

我一面和她做朋友,一面又防着她太走近我的心里。我就这么时刻提防又时刻想靠近的小心翼翼地给这段友谊维持着一个间隙,保持在安全距离以外,我能比较有安全感。那一天,她郑重其事的跑到课桌上,眉头紧锁的和我说,`那个,周六看到你一个人去超市……`她似乎欲言又止。我觉得错愕,是啊,那天我一个人去了超市买生活必需品,想不出来有任何问题。我满怀疑问的看她,她似乎鼓足了勇气接着说,`你走的好快,你的背影异常,好像很孤单……`。我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她在可怜我!那个一直独立成长的我的形象,视乎在瞬间就坍塌了。似乎让她撞见了一个不小的秘密,那个隐藏在心底,无法言喻的心里的孤独。我的第一反应是不解,因为一个人去做任何事情,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之后伴随的便是恼怒,被窥探内心的不安全感带去的愤怒。她看着我,继续郑重其事的说,´以后,不管你做什么,都要叫上我,不要一个人。´ 那会的我,突然特别无力,心理的防线似乎瞬间崩塌。有时候,只是一句话的距离,就能打破多年的心理防线,将一个人囊括到自己的生命里。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我正式接受了她在我身边,成为了我亲密的朋友,最后胜似亲人。一个班级,至此,在我的概念里,有了如此的分类,自己,她和其他人。

现在,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的生活,很多年。再没有一个人,心疼你一个人,哪怕只是简单的去了一次超市;也没有那么一个人,能从背影里读到属于你的寂寞和孤独。现在的我,再也不会因为那么简单的一句话而被感动心扉,即使是灵魂最深处的撞击。

我知道,她的许诺,是人世间最最美好又最最凄美的谎言。她走近我的人生三年,我们曾经形影不离,后面因为高考各自东西。她又找到了和她形影不离的替代者,而我,回归到了没有碰到她时的那个自己,那个仍然锁紧心扉,仍然萧索的自己。唯一不同的是,我的心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能独自面对风雨飘扬,狂风暴雨。然而,我仍然感激那滴进心里的点点滴滴。

你是我生活里的过客,点亮了那三年我生活的色彩。我的生活现在仍然回归黑白,但是却让我明白了,有色彩美好,黑白亦有它独特的美。

上一篇:我把他“掰直”了 下一篇:互金平台搜易贷涉嫌关联担保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互金平台搜易贷涉嫌关联担保
    互金平台搜易贷涉嫌关联担保
    近日,有投资人爆料,搜狐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搜易贷涉嫌关联担保,平台客服人员表示:借款方融资,由其股东方、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提供担保,
  • 一个我生命的过客
    一个我生命的过客
    突然有种写下过往的情怀,那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人和事。有人觉得这是爱情,有人认为这是友情,在我这里,是超乎一切界限的感情,是一种不一样的亲情
  • 我把他“掰直”了
    我把他“掰直”了
    -1-相识 我是在毕业后就职的第一家公司里认识的他。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父母看我一个人在魔都怕我吃苦,死活要我去相亲,我横眉冷对道,我是不会向
  • 还乡
    还乡
    日暮时分,三个人来到了她的家里。刚进家门,他们不自禁地捂起了鼻子,药水掺杂着痰水的气味非常浓烈。她依然倦索着身体昏迷不醒。 这就是植物人状
  • 献脂肪的英雄
    献脂肪的英雄
    2045年,全球爆发突发神经性末梢退化,俗称豆芽病发症。一夜之间人人自危,特殊材料口罩被销售一空,吃饭由政府统一安排。包括水源、医药全部由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