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他“掰直”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1-相识

我是在毕业后就职的第一家公司里认识的他。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父母看我一个人在魔都怕我吃苦,死活要我去相亲,我横眉冷对道,我是不会向相亲屈服的,我要找真爱。

后来我爸一哭二闹三上吊,说我要是再不孝的话,就死给我看。没错,就是我爸,比我妈还积极,实在经不起他这样折腾,于是我让他给我三个月时间找老公,找不到就去相亲。

理想很丰满,非常幸运,一毕业进了一家大公司,想着里面一定有很多黄金单身汉,我的真爱也一定在等着我。

然而,现实很骨感,在你最期待的时候总有一棒子锤下来。英语专业的女子,不得不接受的一个现实,一般能进的公司里面的女生都多于男生,甚至一家公司有可能,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女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国宝级的单身男子。

很不幸,这家魔都的分公司百分之八十都是女生,其余的男士,几乎都是中年秃顶,迈入老年。

郁闷,焦虑,压力是我进公司第一天的感受。

一早上,我都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眉头紧锁,思绪飘飞,突然头顶上方传来磁性的嗓音,问道:“你是新来的秘书吧?长得这么可爱,怎么皱着眉头?”这个好听的声音,是在跟我说话吗?心想,声音这么好听,还这么有品味,长得应该不差吧。我满怀期待地抬起头,准备看看他的真容,嗯,果然对得起他的声音。我两眼放光说到:“对对对,我就是秘书,刚刚在想怎么把一句话表达准确一点,嘿嘿。” 他冲着我开朗的一笑,露出整齐的牙齿,把我迷的,脸上一热我快速的把头低下,他进了办公室,坐的位置透过玻璃我正好能看到。

当时,我的内心有1万只小鹿在乱串,感谢上苍让我单身了23年,终于遇上真命天子。

那天我一下午都是挂着微笑,愉快地整理各种文件,时不时偷瞄一下玻璃隔间里认真工作的美男子,好不惬意。

愉快的下班时间到了,刚好工作也高效地完成了,准备上个厕所,然后赶紧回家跟我的舍友兼闺蜜分享我今天遇到的帅哥,让她给我出出主意,怎样追职场的男士。当我在厕所里面畅快的排毒时,听到公司两个同事的聊天内容:

A:王总,今天来上班了,得迷死多少新入职的女同事啊,罪过罪过。

B:想当年我也是被迷得团团转,长那么好看,居然是个同性恋。哎~,可惜了,太可惜了!

我坐在马桶上,几道天雷从天而降,内心1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我TM一定要揍他。

-2-作战

地铁上,脑子里回忆着一部美剧,两个肌肉猛男,彼此相爱,赤身裸体相拥在一起,他们中一个人的脸变成了他,心情无比烦躁。

到了家里,闺蜜美美看着愁眉苦脸的我,问我怎么回事,我哼哼唧唧地把当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她。她深思了一会,语重心长的说:“小言,你还是有一线生机的”看着一脸高深莫测,还摸着下巴上没有的胡子的她,问到“什么生机,弯的难道还能掰直”我一脸嫌弃。美美摸摸我的头“甚是聪明,老朽传你几招,以姑娘的姿色,兴许可以办到,嗯”我:“……”美美花了半小时写了张《男神掰直大作战》,我有点兴奋地抢过来看,看完我立马揉成团,掐住她的脖子,“你当是在演电视剧啊,能不能走心,能不能?”“小小……言,您先试试,不成功回头要杀要剐随你”美美求饶道,我两打打闹闹,在一张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实在受不了诱惑,决定还是试试美美那个不靠谱的计划。有的人活着就跟死了一样,死时又发现自己从来没活过,干了这件疯狂的事,也许能证明自己活过呢。

ACTION1主动约吃饭

“王总,今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店哦~”送资料的时候,我扭扭捏捏的问到。

“……好,等我把这个工作做完好吗?”两秒后回到。

“好好!”我屁颠颠回到办公桌前整理文件,等他。 过了10分钟,20分钟,30分钟,他还是没出来,我的肚子快要饿扁了,又不想打扰到他,只能自己挺住,捂着肚子,过了15分钟之后我的肚子。叫了两声,我脸一热直接就趴桌子上,幸好周围没人。刚趴下,头顶传来好听的声音,“我们去吃饭吧!”我仰着头眼巴巴的看着他嘴角挂着微笑的弧度,有点想找地方钻。

ACTION2了解他的胃

“你想吃什么?你说的那家好吃的店是哪里?”他问到。

“不好意思,我忘了那家店今天不开门,你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我的小心机,为了知道他喜欢吃什么。

“你确定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吗?”一米八的个头,微微的弯腰往我身前凑过来,笑笑的眼睛,认真的看着我。我眨了眨眼睛回到“嗯嗯”

哎,我们王总留洋回来的,从小在国外长大,吃的都是洋鬼子吃的东西。一盘沙拉,吃的我这个土包子真的是肠胃受不了。

ACTION3给他带饭

“王总,身为你的秘书,我认为您老是不按时吃饭是不对的,你是我的衣食父母,我有责任照顾你,以后我给你带饭吧~”我流利地背着美美准备的台词。

“……”他沉默地看着我。

“不用感到负担,我准备带饭,顺便帮您也带一份~"我再次回复到。

“好吧,我一般吃沙拉,不会麻烦你吧?”

“不会,不会,草我也喜欢吃,呵呵……”于是我吃了一个月的草。

ACTION4一起看恐怖片

“啊,好恐怖哦”我装着一个弱小女子的样子,准备慢慢往我为身边的他靠拢,好不容易靠到他的手臂,感到异常坚硬,我转过头,看到他身体僵硬,手里拿着的爆米花也被他捏的盒子都变形了,两眼紧闭,嘴唇紧抿,剧情太反转了,靠,算了。

“别怕,别怕有我呢!”我觉得,还是得保护一下他,没想到,我一说完,他就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臂弯里,懵逼的我还有点开心。

-3-表白

我把看电影的剧情告诉了美美.

美美摸了摸她二次元的胡须:“嗯,听你描述,应该差不多了,这么害怕还愿意跟你看恐怖片,试着表白一下吧~”

“现在可以表白了吗?会不会太早?”我有点担心。

“打铁要趁早啊,晚了,说不定人家就对你就没意思了。” 似乎非常有道理。

打铁要趁热,我立马就打了个滴滴,准备到王宇家里跟他表白。

下了车,有点忐忑,有点兴奋往别墅走去,想着终于可以表白了,说不定他真的喜欢我呢?

在别墅门口,看着没有拉起窗帘的落地窗,里面是一对赤裸着上半身紧紧相拥的肌肉猛男,我交叠在胸前的两只紧张的手,颓然地落在两侧,慢慢的,掉头往回走。呵,果然弯的就是弯的,之前对我那么好,那么迁就我,只是想有一个比较忠心能干的秘书吧。

-4-双性恋

第二天我直接辞职了,没有去公司,直接发了一封邮件给HR,说我不干了,工资也不要了,就当是我不告而别的赔偿费吧。

辞职后为了不让自己触景生情,回了老家疗伤。回到家里的一两周基本宅在房间里,一直发呆一直想他,想他暖暖的笑容,想他好听的声音,想未来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么爱的另一个他。

一个月后,父母终于忍不住。即使知道我心情不好,也猜到我可能受了情伤。还是帮我找相亲对象,美其名曰,最好的疗伤方法是开始另一段感情。当时觉得无所谓了,就顺了他们,跟县城里一个富商的儿子相亲。

在县里唯一一家高档咖啡厅里,跟一个一米六零比我还矮那么两公分的富二代相着亲。对方的提问,一直回复,嗯阿哦。脑子里还是想着那个高挑的身影,修长的手指,笑起来嘴角有点锋利的男子。对方滔滔不绝地说话,我也状似很认真的听着,视线无意间落在窗外刚停下的一辆蓝色保时捷上,想着他也有一辆这样的车,突然好讨厌这样的自己,扭过头来把视线放在相亲对象上。

“你说好不好笑,哪有人会将内裤当成帽子戴在头上,哈哈哈,当时看到我一个在澳洲留学的同学的朋友圈,真的把我笑得肚子都疼了。” 我内心在冒黑线 “呵呵!真挺搞笑的”我低头,喝着咖啡附和道,也许是我回的最长的一句话,对方似乎受到鼓舞,说的话更多了。

“很好笑吗?”一个声音钻进我耳朵里,缓缓悠长地问道。

“好笑”我无意识的回着,但是,等等这声音! 我端着咖啡的手僵硬在半空不敢抬头。他慢慢的向我走来,缓缓,弯下腰两只手放在我的椅背上把我困住,我两眼发直的盯着杯中的咖啡。没有抬头。他对着我的头顶说道:“那你说,一个男同性恋,找他不辞而别的女秘书时找了一个月,走山路的时候车差点坠崖,好不容易找到他的女秘书,却看到他在跟另一个男人相亲,是不是更搞笑?”

咖啡杯从手里掉下,液体洒在了,我裸露的大腿上。我焦急的问道“你差点摔下崖,你没事吧?”我焦急地抬起头,一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不安的问道。

“我要是有事还会出现在你面前吗?毛毛躁躁咖啡都洒身上,你不疼吗?”一边生气,一边收回放在椅背上的手,快速抽了几张纸,单膝跪在地上,一边吹,一边擦干净我腿上的咖啡液。

“腿都烫红了,得用凉水冲一下”二话不说,他直接牵起我的手往卫生间走。留下一脸蒙逼的县城富二代。

卫生间出来后,他把我拉到他的车上,我坐在副驾上,终于问出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王总,你难道是喜欢上我了吗?” 种种迹象表明,他是看上我,而且貌似她非常喜欢我。

“你真是笨啊”恨铁不成钢的敲敲我的脑袋。

“小言,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很可爱。你是第一个让我觉得可爱的女孩,你离开公司之后,我一直天天想着你,后来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诊断我是……双性恋。”

“……”

后来我们准备结婚,他给我戴戒指的时候,眼前所有的一切瞬间消失,

我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床上……

上一篇:还乡 下一篇:一个我生命的过客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个我生命的过客
    一个我生命的过客
    突然有种写下过往的情怀,那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人和事。有人觉得这是爱情,有人认为这是友情,在我这里,是超乎一切界限的感情,是一种不一样的亲情
  • 我把他“掰直”了
    我把他“掰直”了
    -1-相识 我是在毕业后就职的第一家公司里认识的他。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父母看我一个人在魔都怕我吃苦,死活要我去相亲,我横眉冷对道,我是不会向
  • 还乡
    还乡
    日暮时分,三个人来到了她的家里。刚进家门,他们不自禁地捂起了鼻子,药水掺杂着痰水的气味非常浓烈。她依然倦索着身体昏迷不醒。 这就是植物人状
  • 献脂肪的英雄
    献脂肪的英雄
    2045年,全球爆发突发神经性末梢退化,俗称豆芽病发症。一夜之间人人自危,特殊材料口罩被销售一空,吃饭由政府统一安排。包括水源、医药全部由政府
  • 月亮到我碗里来
    月亮到我碗里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地方,半月黑暗半月光明。那里有很多石头,道路崎岖不平。小白兔玉儿白天赶路夜里赶路,谁也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 她跑呀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