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乡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日暮时分,三个人来到了她的家里。刚进家门,他们不自禁地捂起了鼻子,药水掺杂着痰水的气味非常浓烈。她依然倦索着身体昏迷不醒。

这就是植物人状态了?有多久了?这群人中有个官样的人问道。

两个多月了。一个少妇模样的女人回答。

你是陈姐的大女儿宁莉吧?这群人中的一个妇女突然喊出来,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接着惊诧地说,你都有十几年没回来了吧,要不是你妈妈生病,你还是不回家哦。现在好了现在好了,你爸身体也不好,你来家也能帮他照顾下你妈妈。

那个官样的人这时候掏出来一个信封,说这是单位中秋节给你母亲的福利,等你爸回来时交给他。

名为宁莉的女人接了过来,随手放到母亲的床头柜上。因为没有客气地表示下感谢,气氛就这么突然沉寂下来,显得有些尴尬。

这群人只好讪讪地告辞,下楼的时候,三人中年轻点的悄悄地问同行的妇女,这个宁莉就是她家去上海的那个?

妇女碰了碰年轻人,小点声,知道了还问。

年轻人就暧昧地笑了笑,果然漂亮,果然是在大上海混的。

宁莉此刻正在用毛巾给母亲擦拭着后背,这时候她的父亲开门进来,拎着一袋食品,他边换鞋边问,你妈单位来人的?打我电话我正在买菜。

宁莉回答说送了点钱过来的同时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走到隔壁的房间接听,一阵‘嗯’、‘是的’之后挂断了电话。

是张发打来的吧?说什么?父亲追问着。

是他,没事,就问我什么时候回上海。

也没事,你可以随时回去的,毕竟来家两个月了。这次回去你们还是再去认真检查下身体,都多大了,孩子也不要一个。

我心里有数的。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父亲在厨房里洗菜,宁莉看了看床上的母亲,眼睛紧闭,睫毛虽然稀疏但是还是挺长。宁莉决定出去走走,回来这么久,基本上连小区的大门都没出去过。

在父亲的早点回家吃饭的叮咛声中宁莉走下楼去,她步履轻松,像是多年前去上学的那阵子一样。路过小区门口超市的时候,宁莉的脚步停了下来,她不确定应该向北走还是向南走。一阵风吹起了她的衣角帮助她下定决心往北走,十多年前北侧二里路的臭水沟已经被改建成一处公园。

这个城市已经愈来愈现代化了,高楼林立,时至六点半,道路上的小车依然和上海一样处在晚高峰时段。宁莉小心翼翼地走在人行道上,不断地避开逆向行驶的电瓶车,在一个水果店门口聚集了一群人阻住了她的去路。两个购物的人在和店老板争执着,宁莉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似乎在温习当地的吵架俚语。

在公园门口的商店里宁莉买了瓶水,在公园里一处斜坡下的方石上坐了下来,她决定喝完这瓶水就回家。不远处有三个舞蹈方阵,这是全国都流行的退休老太太们独特的运动方式。

一条微信这时跳了出来,老同学,天下霸唱歌厅来不来,好几个同学都在这。

宁莉没有回答,这是住在一个小区的初中同学吴健的信息,她回来的那天刚巧被吴健遇到,自然被要去了电话加上了微信。从那时起,各种饭局的邀约,各个同学的信息纷至沓来,宁莉一概没有应允,毕竟多年不见,她已经对这群同学没有相聚的愿望。最有意思的一个电话来自于胡栋,他让宁莉帮助找找多年前给宁莉写的一首长诗。

三百多行啊,胡栋在电话里感慨,耗尽我的全部才情,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关于这首诗,宁莉还是有印象的,那时她已经上班,胡栋那时还在上大学,突然就给她寄来了这首表达爱慕的诗歌,可是,又能怎么样?

姑娘,你这是在等人还是一个人?

一个七十多岁穿着红色套衫的老太太,站在了宁莉的旁边搭讪。

嗯,我一个人没事坐坐。

不去跳舞?

不会,我不会跳这个。

那其他的你会跳了?老太太有点话唠。

这个和你有关系吗?

老太太有点吃惊,她一霎那有点愣住了,她说,你这个姑娘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就是看你一个人和你聊聊天。

可我不想和你聊天,我一个人在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和阿姨说说吧。

没有。

老太太顺势在宁莉旁边坐了下来,她轻抚着宁莉的左肩,说吧姑娘,我比你经历的事情多,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宁莉本能的逆反心理那一刻想猛地甩开她的手,想了一想宁莉平静地发问,可是,你能给我出什么主意?

那我问你,是不是和老公吵架了?还是感情出现问题了?

我老公在外地。

那就是和孩子置气了?

我没有孩子。

怪不得你身材保养得这么好,告诉你啊,女人生孩子后身体就变形了。

宁莉这时候站了起来,想结束这场无谓的对话。

你要走了?不是还没让我给你出主意吗?

不用了,你去跳舞吧,也关心下自己的身体。

可是我话没说完啊,你不能就这么走了。老太太着急起来,一把扯住宁莉。

这时围过来一群人,其中有一位老头显然认识这个老太太,陈老太,怎么了?

老太太理直气壮的说,大家评评理嘛,她没孩子心情不好,让我给她出出主意,我话还没说完她就要走。你们说有这样的人吗?

宁莉有些气愤,还有些慌乱,以至于口不择言地说了一句,这么大岁数还出来乱转,你怎么不躺在家里床上?

旁边围观的人不干了,你这姑娘怎么说话的,这么恶毒,怪不得生不出孩子。

在众人的指责声中,宁莉觉得自己真是慌不择路地走出公园。看着悬在空中将圆未圆的月亮,这是久违的家乡的月亮,白色的边缘发出一抹晕黄,宁莉想起那时初到上海在KTV工作时经常唱的一首名为白月光的老歌:

白月光

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

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

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

却不在身旁

却欲盖弥彰……

上一篇:献脂肪的英雄 下一篇:我把他“掰直”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把他“掰直”了
    我把他“掰直”了
    -1-相识 我是在毕业后就职的第一家公司里认识的他。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父母看我一个人在魔都怕我吃苦,死活要我去相亲,我横眉冷对道,我是不会向
  • 还乡
    还乡
    日暮时分,三个人来到了她的家里。刚进家门,他们不自禁地捂起了鼻子,药水掺杂着痰水的气味非常浓烈。她依然倦索着身体昏迷不醒。 这就是植物人状
  • 献脂肪的英雄
    献脂肪的英雄
    2045年,全球爆发突发神经性末梢退化,俗称豆芽病发症。一夜之间人人自危,特殊材料口罩被销售一空,吃饭由政府统一安排。包括水源、医药全部由政府
  • 月亮到我碗里来
    月亮到我碗里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地方,半月黑暗半月光明。那里有很多石头,道路崎岖不平。小白兔玉儿白天赶路夜里赶路,谁也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 她跑呀跑呀
  • 新新贷老板竟与国诚金融老板有这样的关系!
    新新贷老板竟与国诚金融老板有这样的关系!
    导语 国诚金融现在陷入兑付困难,有自媒体慢慢揭开国诚金融在上海的互联网金融圈子关系。。。 上海的互联网金融也是一个圈子。作为此前上海地区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