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透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小艾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谁能想到万年租不出去的隔壁,不声不响的住进了一个男人。她在两户共用的露台上晒被单时,突然看到他只裹着浴巾出浴的场景,惊得她以为撞见了变态,拔腿就往自个屋跑去,结果被窝在脚边的咖啡绊倒。

就在她龇牙咧嘴挣扎着要爬起来时,一双毛茸茸的大长腿出现在她跟前。

“没事吧?我昨晚刚搬来,太迟了,就没去跟你打招呼了。”男子大概也看出小艾会摔倒纯属惊吓过度。

这声音不让人讨厌。

若是变态,气息会这么沉稳平和么?

“没事……”一股热血迅速涌向她的头顶。

“喵~”咖啡像看热闹似的蹲在这双大脚边瞅着她。

要是知道隔壁已住进了人,还是个长得不错的肌肉男,她绝对不会真空穿个睡裙就出现在这青天白日下。她寻思着要找个不容易走光的姿势爬起,他温热的大手已握住她的手臂,将她扶了起来。

说实话,多了个邻居让她不是太喜欢,特别是这种男性费洛蒙爆棚的家伙。她才不要三天两头听到隔壁的叫床声。

接下来的日子并没如小艾想像的那般抬头不见低头见,夜深人静时她也没有听到她本以为会有的声音。

赶稿赶得天昏地暗,而隔壁的男人似乎也很忙,自打那天照了一次面后,两人便再也没见过。

“咖啡!”她习惯性的叫了声,却没有听到回应。瞅了一眼猫窝,平时一般呆在自己小窝里睡懒觉的猫居然没了影,碗里的猫粮几乎未动过。

她的记忆有一刻是空白的,她不知道自己最后一次见到猫咪是什么时候。

“咖啡!咖啡!”她赶忙推门寻出。

“喵~”咖啡听到她的呼唤,懒洋洋的应了声。

“你的饭都没吃哎!”小艾从隔壁的窗台上将咖啡抱起,对着猫咪喃喃自语,“哪里不舒服了吗?还是想减肥?”

咖啡好像真的生病了。一整天都没精打采,碗里的猫粮连碰也不碰,小艾赶忙抱着它去了宠物医院。

医生检查了一番告诉她,它只是饿了。

“饿了?!”小艾满脸震惊,“可是碗里的猫粮它看起来一点兴趣都没有呀!”

“这两天它有吃其他什么东西么?”

小艾摇了摇头。

医生从冰箱里拿出一小片生鱼肉,咖啡立马像打了鸡血似的扑向了那块肉。

一回家,它挣脱了小艾的手,直接跳上隔壁的窗台从防护栏那钻了进去。在里面自在的闲逛了好一会儿,然后就窝在电视下方不动了。这娴熟的动作,看得小艾傻眼。

“咖啡!出来!”小艾走到窗前轻声叫着,“不请自入叫小偷!快出来!”

咖啡睁开眼看了看她,又继续窝着不动。

“咖啡!”她双手叉腰,拉下脸,“你再不出来,今天就没有饭吃了!”

“居然不理我!”小艾瞪着与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猫,惊讶它的转变,气急败坏的在窗外跳脚,“翅膀硬了是不是?有种你一辈子都不要吃饭!”。

太可恶了!

小艾着实有些恼火,她猜测给咖啡喂食的人一定是隔壁这个男人,她必须找他好好谈谈……

“它又跑进去了?我给它带了好吃的!”清爽的男声让小艾僵在那,这个让她窝火了好一阵的男人出现了。

他刚运动回来的,浑身上下热气蒸腾,汗湿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偏偏那手上又拎着打包回来的猫食,完全符合猛男加暖男的毒药特征。

来,干了这杯毒药吧~她的脑子里居然闪过这样的画面。

 

 

刚才她死叫也不肯动的咖啡,忽的站起来向霍宇走去,一双眼灼灼盯着他手中的袋子,喵呜喵呜叫不停。

“你的鼻子果然灵!”他摸了摸咖啡的头,便把手中的袋子摊开,里面全是处理好的鱼片。

“咖啡经常来你家?”小艾看到他和咖啡熟稔的样,心里居然有些嫉妒了。

不知是嫉妒人,还是猫。

“我有时起得早,一开门,它就会进来找吃的。”

这话让小艾脸红,她基本天天睡到日晒三竿,咖啡和她的早餐,是没有的。

“那个……这两天,你都给它吃这些吗?”刚才还理直气壮的小艾,突然觉得自己难以开口了,“怪不得它都不吃猫粮,我还以为它生病了。”

“哦,我运动时有经过鱼市,就顺便带了些给它,今天迟了!”他又摸了摸咖啡的脑袋,“没让你久等吧?”

“霍先生,我……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小艾死撑着说道,“作为咖啡的主人我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破费天天给它喂食,还有,它已经吃惯你的食物,如果有一天,你离开这它……它又不吃了怎么办?”

“抱歉!”霍宇一脸歉意,他赶忙拿出手机,“我把鱼市的地址发给你。”

“谢谢你这几天帮忙照顾它,”小艾其实也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僵,尴尬的笑了笑,“因为我平时不怎么出门,所以……”

“我可以把老板电话给你,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出门,可以多买一些让他送过来。”

小艾满意的点了点头。晚上她特意做了块蛋糕,敲开了他家的门。

“咖啡这些天的口粮,提钱太俗,这块小蛋糕谨表我和咖啡的谢意。”

霍宇呆愣了一秒,咖啡已不客气的窜进屋了,他才接过蛋糕请小艾进屋坐坐。

话题从猫开始,两人相谈甚欢,咖啡依偎在他们中间不时喵喵两下。小艾突然有了一种一家人的错觉。

 

 

闲扯中,小艾知道他曾是一名健身教练,刚刚在这城市落脚并不急于找工作。他笑着说,他要把之前没休到的假日全都休回来。

有这脸蛋和身材找到工作那是分分钟的事。她相信,只要他把简历往网上一放,不要说那些需要人手的老板,光是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富婆、富家女的邮件必定让他点都点不过来。

回到自己的屋里,她又工作到凌晨两点才准备洗漱上床,结果停水了。

睡梦里,她正奋力往山顶爬去,隐隐听得到山的另一头哗哗的瀑布声。咖啡不安的在她脚边转悠,喵喵叫着想往她身上蹭。

“小艾,帮忙下……”霍宇从一群人中挤出,笑着对她说。

“什么?”瀑布的声音太大,她听不清。

他张着嘴说话,可她依然什么也听不清。

“喵~喵~”咖啡的爪子和叫声终于把她叫醒了。

“咖啡!你好讨厌!”

小艾不满的睁开眼,这个梦硬生生的被掐断了,真让人惆怅。

“小艾!小艾!”霍宇在门外叫着。

瀑布声依然在,这让小艾有些分不清此时是梦还是现实。

“你家水龙头没关!”

她猛的从床上坐起。咖啡一骨碌跳到窗台上,冲着地板不停的叫。

霍宇帮她把家具抬开,两人用拖布、抹布把地上的水吸干,否则木地板肯定要报废了。收拾妥当,小艾累得倒在沙发上头一歪便迷迷糊糊睡了。等她醒来时,霍宇已将午餐做好。

“你确定你原来只是个健身教练,不是厨师?”饭量向来不大的小艾,破天荒吃下了两碗米饭,心满意足的和咖啡窝在沙发里,看着收拾残局的霍宇。

“常年在外,外边的东西吃得实在腻了,只好自己动手。”霍宇三下两下洗好了锅碗,还迅速的切了一盘水果。

餐后居然还有水果!还是切好的!小艾和咖啡眼里全是亮晶晶的小星星。

“你要是早点搬来就好了!”

“喵~”

一人一猫对目前的生活状态看来都十分满意。

下午签完合约还没到家,天空就落了大雨。等小艾到家后,晾衣绳上的衣服全湿透了。

这日子就不能让人过得顺气些么!气鼓鼓地把所有衣服又丢进洗衣机再滚了一遍,晾衣时才发现,她把他的衣物也一块收了。

浴室里多了男人的东西,还真是让人不习惯。

晚上,他没回来。咖啡相当失落的在猫盆边转了几圈,又钻进他的窗户。

他的衣物在她这足足挂了四天他才出现。一来二往,两人越发的熟了。只是他时常出门,一走便是三四天,有时候甚至半个月。每每他不在的日子,咖啡便懒洋洋的窝在他的电视机下,任凭小艾怎么叫也不理。

“他是男的,你也是公的!就想出柜也得是同类吧?”小艾将猫盆放在他的窗台上,嘟嘟嚷嚷抱怨。

她在键盘上噼哩叭啦的敲打:

“猫是薄情的主么?咖啡,与我相识相伴五年。每每他出门,它就要到他屋里守候。我与它的情感,居然抵不过它与他五个星期相处……

她向他吐槽,要他出门时最好带走那只见异思迁的家伙!她已受够它失魂落魄、茶饭不思、夜不归宿的失恋样。他听罢莞尔,一双漆黑的眼直直望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皱眉撇嘴的样子十分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掐掐她圆圆的脸。

 

 

七八月份,南方最常见的天气便是台风。这次台风异常强烈,狂风暴雨席卷了整个城市,小艾眼睁睁的看着窗外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将对面一座平房夷为平地。她惊恐至极,想叫,却叫不出来,只觉得一颗心突然被揪起,没了底。

另一块广告牌似一面墙急速朝她奔来。

啊啊啊!她张着嘴终于发出了声音,求生的本能驱使她远离这个庞然大物。

“怎么了?”门外大雨滂沱,霍宇一把将她拉进了屋。

“那个……牌子要撞上来了!”她脸色惨白,紧紧抓着霍宇的T恤指着窗外,“房子塌了……”

“它撞不过来……”话音未落,阳台窗户玻璃突然破了个窟窿,强劲的风呼啸而来,把门刮得砰砰响,屋里的东西四下翻腾。

小艾钻进他怀里,一双手死死抓着他的手臂。咖啡受惊了,一跃而起喵喵叫着往两人中间挤。

霍宇迅速找来胶带和纸皮把破洞堵上,又在其它玻璃上用胶带粘了大大的米字。屋里终于安静了,霍宇收拾完残局一回身便看到受惊的一人一猫紧紧抱在一块。

他张开手臂将一人一猫拥进怀里。

“没事了,有我。”

只要不出门的日子,他必定去晨练。回来后再将一人一猫填饱。两人一猫似乎都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

可是,只要他一出门,屋里的一人一猫都失了魂。咖啡成天在他屋里瞎转,不时跳上他的床寻找他的踪影。小艾又恢复到脸不洗、衣服不换的邋遢状态。原来还会动手做饭,自打吃惯了他的厨艺,那双手就再也没下过厨。

咖啡饿得不行了,又回来吃那干巴巴的猫粮。

她饿得不行了,却依然咬着手指思考着要吃什么。思考了半天总结出:下回他出门时,一定要让他把饭菜都做好,然后分量冻起来!“

阳光美美,小提琴悠扬的旋律在小小的露台上回荡。小艾倒在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她故意坐在这,只为这里可以第一眼看见他运动完肌肉贲张的性感模样。

咖啡早已捺不住性子跃上栏杆喵喵叫着。她突然羡慕它,喜欢一个人不用任何掩饰,直接扑过去就好。

”下次啥时出门?“

”还不确定。“

”哦。“

”这家豆浆好喝吗?“

”嗯……还行。“她将豆浆一口气喝光,”霍宇,你现在还是健身教练么?“

”怎么?想让我教你?“他笑道。

”我想练得前凸后翘,腹前两条马甲线,一身小肌肉均匀漂亮,让人羡慕嫉妒,收费如何?“她脸有些热,一双眼看了他之后立马转开了。

”先把你日夜颠倒的习惯改了再说。“他扬起嘴角,”这不是没有可能。“

晚餐时,霍宇在厨房做又香又辣的酸辣鱼,咖啡自然是又尝了一顿鲜,吃完便窝在电视下打盹。

会下厨、会做家务的男人最帅!

小艾满眼都是粉色爱心泡泡。果然幸运,眼前的美景只有自己一人独享。哎,人心果然是难以满足的,有了眼前,还想要更多~

想要更多,就得有胆。

酸辣鱼上来了,小艾开了两瓶啤酒。

”和你做邻居,我和咖啡上辈子一定拯救了月亮!“小艾拿起啤酒,喝下大一口。

好苦。好难喝。她皱着眉一口咽下去。为了今后长远的打算,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这辈子呢?“霍宇笑道。

“这辈子来糟蹋……”你的。小艾及时将最后两个字咽了回去,“糟蹋粮食的。”

“说的也是,吃了那么多,咖啡都已长肉,而你还是风一吹狗都追不上的样。”霍宇给她盛了鱼肉,“我很有挫败感呢。”

“哪里是!”小艾喝了酒,嗓门大了,“我只是穿衣显瘦,脱衣相当有肉,虽然比不过你那一身腱子肉,但是……但是很有看头的好不好!”

“嗯,你有肉肉,只是肉的不明显!”

小艾有些晕了,第一次喝酒计划还没开始实施,就要倒下了么?

“告诉我,你到底做什么的?”小艾两手托着腮,两眼水汪汪。

“想找个富婆颐养天年,结果没人要。”

“切!”小艾翻了记白眼,伸手戳着他结实的胸膛,“你这皮相一出去,想要的人多得去了!”

“你每次出门几天,是不是见富婆去了。”小艾突然变得忧伤,“我和咖啡饿肚子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傻丫头!”

霍宇收掉啤酒,小艾抓住他的手不放,不满的抗议。

“不能让我人生第一次喝酒,就这样扫兴。”

接下来的事,小艾真的没啥印象了。她隐约记得自己说喜欢他,然后就不知道了。

跳下床,对着镜子检查着身上每一处肌肤。结局让她很失望,他什么也没做。

推门而出却差点被放在门口的一个大袋子给绊倒。

那是一大袋的鲜鱼片。

她慢慢蹲下来,一阵恐慌攫住了她。

昨晚的表白吓走了他么?

泪水不受控制的往下坠,她捂着嘴哽咽出声。

电话无法接——可他没有退房。

或许,他只是又出门了。

咖啡依然窝在他的电视机下,如往常一般。

上一篇:什么是爱 下一篇:可恶!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可恶!
    可恶!
    老齐是我关系不错的同事,比我早来公司两年。初次见面时,握手寒暄,称呼一声齐哥好,齐哥头一仰大笑着说:都是自己人,别整那么客气。后来才知道
  • 倒霉透了
    倒霉透了
    小艾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谁能想到万年租不出去的隔壁,不声不响的住进了一个男人。她在两户共用的露台上晒被单时,突然看到他只裹着浴巾出浴的场景
  • 什么是爱
    什么是爱
    我大学毕业那天,我初中最好的朋友唐里来帮我庆祝毕业。 唐里是我后一年生的,比我小一岁零三个月,可当我和他再次坐在一起的时候,他看起来比我大
  • 一个欢乐的小故事
    一个欢乐的小故事
    十年前,顾安离开了小镇,留下叶安安独自一个人。 叶安安直到现在还记得,顾安然离开那天,下了倾盆大雨。 那天,叶安安去了车站。 见了顾安
  • 我在爱里等你
    我在爱里等你
    文/你的彼得兔 站在落地窗前,摇一杯红酒,看那喧闹城市的一片璀璨灯光,慢慢地,一点点褪去。最后仅剩下移动的光线,挺直了的路灯,一星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