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一口一口的向外大口哈气,用力盯着那白色的气,它消散于空气之中,转而又落在大地之上;给那低矮的房屋、干枯的树枝、散落的石头......都换上了一身新衣服,白的夺目。

“咚”地一下,一团冰冷打到我的后背上,回头一看,嗬!这可恶的二狗子,竟然在我出神的时候从我背后偷袭。竟然还敢对着我叫:“笨蛋笨蛋”。这哪儿能忍,我立马弯腰用双手抓起一团雪飞快的揉了起来,不等它结实就朝着二狗子扔过去。

兴许是揉的太轻,还没等飞到他身上,就在空中散开了,仿佛天女散花那样。二狗子可能也没想到会这样吧,竟然没躲,那叫一个花枝乱颤。“你才是笨蛋,二狗子”,我竭力的让声音传到每一个角落。

我俩那叫打的一个不可开交,恨不得把地上的雪都给扔光咯。雪倒是没扔光,这人呀倒是又倦又饿, 只好休战交好,一同返回村子里。

到处都充满着红色呢,路过一座座房子,门外都贴着红色大纸条,虽然看不懂,但总归是感到很喜庆。

“霹雳啪啦”的声响从左前方传到我的耳中,我兴奋的拽着二狗子一同跑去,果然是在放鞭炮,还有一头狮子上下翻弄着;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凝视着红色的纸屑在空中飞舞,看着狮子四处蹦跶,肚子在这一刻都忘记了咕咕作叫。

二狗子总是没什么耐心,也可能是饿坏了。连拖带拉的硬是扯着我走,我还是会时不时地回头张望。快到家了,又开心起来,可不是嘛,阵阵菜香迎面钻进鼻子了都,比起好看的玩意,好吃的更打紧。

也不知道大家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在这几天都出现了,但管它作甚呢。他们总是会有好多好吃的和新奇玩意带回来。尤其是父亲,这次带回来的是一个小火车,它绕着轨道可以跑上一整天都不累。

分不清饭桌上菜都是什么和什么,反正碗里总是满的。爸爸、妈妈、外公、奶奶都喜欢往我这里放一些菜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不喜欢吃才夹给我,不过吃起来倒是蛮好吃的。

坐在我对面的是三胖哥,我的表哥,其实他看起来并不胖,只不过脸确实显得肉嘟嘟的。“三胖啊,你这一年在外头打工都混得怎样啦?”“老大不小的人了,还不带个女朋友回来,我们可等着抱孙子呢”“.......”舅舅率先发难,吃的时候嘴也闲不下来,好像非得在这个时候提一样。

三胖哥显得有点儿害羞,低声细语的一句句回着:“混得还好还好”“我争取带个女朋友回来”......我看着大家聊得不亦乐乎,吃的更加带劲了。

饭罢之后,看着三胖哥哥懒懒地走去院子里,我也快步跟了出去。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放在嘴里,擦着火柴点着了,开始吞云吐雾。他的眉头也开始没那么挨在一起了,好像这个能给人带来快乐,我就跟他说:“三胖哥,我也要玩这个嘛”。

三胖哥哈哈大笑说道:“这不是小孩子可以玩的,哥哥晚上带你放烟花好不好?”这自然是极好的,我迫不及待的点着头,巴不得叫太阳立刻藏起来。

月亮多半是贪睡迟迟才肯登场,我早就迫不及待的催着拉着三胖哥哥,一起去到楼顶。看着他摆好烟花,点着之后,站的远远的。一声声巨响,从中挣脱而出的光,在遥远的空中肆意伸展绘出一幅幅图景,灿烂绚丽而又短暂无比。

短暂的不止是烟花,村子里的热闹也只是持续了几天,一切又都归于平静。三胖哥哥就像他的烟花一样又去了遥远的地方。

也许只有在那遥远的地方,他才可以自由的绽放。

上一篇:台城柳先生 下一篇:归途列车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归途列车
    归途列车
    有些人,你第一眼见就不喜欢,这是个偏见。 比如车厢内方书正对面的那个女人,还没听她说话,方书就有点讨厌她。如果她长得瘦一点或者年轻一点还好
  • 遥远
    遥远
    我一口一口的向外大口哈气,用力盯着那白色的气,它消散于空气之中,转而又落在大地之上;给那低矮的房屋、干枯的树枝、散落的石头......都换上了一
  • 台城柳先生
    台城柳先生
    台城柳先生最近有些心浮气躁。 大概是从自己的特助十里堤跟好友宋词确定关系开始。 五点钟的时候,十里堤敲门进来:宋词想请您去家里吃饭,不知道
  • 我心里有过你
    我心里有过你
    文 | 墨书 图 | 来源于网络 冬日阳光温和的暖,轻柔柔淌在苏顾的眉间发上,刚落了雪,天地间入眼一片白茫,零星挂在秃树上的红色枯叶,染了她的眼。
  • 我单身,到底惹了谁
    我单身,到底惹了谁
    手机突然响了,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去接,当然脸上的表情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喂?哪位?晶晶啊,好啊,那我现在就赶回家,你等我啊!我装模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