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城柳先生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台城柳先生最近有些心浮气躁。
  大概是从自己的特助十里堤跟好友宋词确定关系开始。
  五点钟的时候,十里堤敲门进来:“宋词想请您去家里吃饭,不知道您今天有没有空?”
  “好。”
  “不过他那边六点才能结束,您得载我去趟超市。”
  “嗯。”

  十里堤熟练的挑着食材,台城柳推着购物车默默跟在后头。看着十里堤拿完蔬菜拿牛肉,拿完海鲜拿水果,最后还挑了一桶冰激凌放进购物车,莫名的愉悦从台城柳心底升上来。
  十里堤放完冰激凌无意间一回头,自家老板的脸那叫一个冷艳,呸,冷若冰霜……
往周围扫了一圈,瞬间明了。这个点,正是主妇们进超市买菜的时间,台城柳长得这样出色,实在是扎眼极了。
  两个人迅速结账出门。
  
  宋词进门的时候,最后一道水煮牛肉刚好上桌。瞄一眼客厅,台城柳坐的端正,严肃的盯着电视,十足开视频会议的架势。凑过去一看,电视台在播动物世界,屏幕上屎壳郎正卖力的滚着粪球。
  噗。没忍住笑出了声。
  台城柳眼风一扫,“你瞅啥?”
  “瞅你咋地?”
  “再看劳资揍你。”
  “来啊!”

  十里堤适时插话:“快去洗手,吃饭了。”
  宋词嘴角快要咧到耳朵根:“宝贝儿,你手艺真是太好了。”十里堤把一筷油麦菜放到他碗里:“吃点青菜。”一面又抬起头对台城柳道:“菜还合胃口吧?”
  就是太合胃口了才让人没什么食欲。
  饭后十里堤去厨房切水果,摆的漂漂亮亮端上茶几。宋词瘫在沙发上叼着叉子玩王者荣耀,水果都顾不上吃。
  台城柳起身走进厨房:“你去吃水果,我来洗碗。”
  “不用,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
  “哦。”
  
客人没呆多久就提出告辞,宋词在玄关笑的碍眼:“哎,改天再来寒舍玩啊。”
  
  十里堤是个细致妥帖的人,公司上下都很喜欢他。最近因为情场得意,好心情藏也藏不住。行政的姑娘们打趣他是不是找到白富美啦,他只笑笑不说话。
  好几次,台城柳都在停车场见到宋词的车。他这回还算体贴。
  谈完事情,客户提出要去酒吧,副总便带着大家去新开不久的Muse。结果在门口就碰上了熟人。
  宋词正揽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大美女走出来,一瞧见台城柳登时变了脸色。
  台城柳目不斜视,招呼客户进门。
  第二天,十里堤拿文件请台城柳签字,笑容倒是跟往常一样,只是眼睛下方有浅浅的青色。
  
  中午还是艳阳高照,下午突然刮起了大风,没一会儿,大雨点噼里啪啦往下砸,马路边迅速积起小河流。十里堤顶着公文包跑到公司对面的公交车站,整个人像是刚从泳池捞出来似的,他看到台城柳的车减速经过又加速驶离。
  
上班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十里堤还没有出现。助理敲门进来,小心的说到:“特助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会议的姿料你来确认一下。”
  “好的。”
  宋词接到电话的时候还不怎么清醒,听到台城柳说让十里堤接电话,不耐烦道:“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又不是我对象!”
  “什么时候的事?”
  “上周。”
  “谢谢。”
  这谢的有点莫名其妙。

  中午,感冒发烧的十里堤头重脚轻去应门,一开门吓一跳,台城柳先生竟然在门外。“旷工。扣奖金。”
  “什么?今天不是周六?!!”
  “周五。”
  “!!!”
  “吃药了吗?”
  “吃了。”
  “饭?”
  “还没有。”
  “回去躺着。”
  十里堤觉得哪儿有点不对。不过他现在呼吸不畅,大脑有点缺氧,一时半会也想不清楚。
  等他坐在床上,手里端着粥碗的时候,这才想明白:领导也忒体恤下属了,亲自来看望生病的下属,亲自下厨给病人煮粥……
  他喝完粥,台城柳过来收空碗,一盘水果放到了床头柜上:“多吃水果,我先回公司。”
  “领导再见。”

  “嗯。”
  十里堤一连喝了三天粥,依然觉得很幸福。
  周一早晨,神清气爽去上班。
  五点钟的时候,十里堤敲开总经理室的门:“感谢您这几天的照顾,今天想请您去家里吃饭,不知道您有没有空?”

  “好。”
  “家里没菜了,您还得载我去趟超市。”
  “嗯。”

  十里堤出去收拾东西,台城柳拿出手机给家里老太太打电话。“喂,妈,抱歉,我今天不能回去陪您吃饭了,临时有个会要开……”
  
  十里堤又跟台城柳一起逛超市了。上大学的时候,他便幻想有一天能跟台城柳一起去超市买菜再一起回家做饭……没想到,还能实现两回。
  不得不说十里堤的手艺很好,每样菜都合台城柳的胃口。吃过饭,台城柳提出要洗碗,十里堤愉快的同意了。
  台城柳在心里想着:这回,谁也别想跟劳资抢。
  
  晚上十里堤给宋词发微信。
  “宋哥,之前的事谢了。”
  “甭客气。应该的。”宋词心里发酸。台城柳这厮,恁好的福气。又一想,那俩人大学就在同一所学校,自个起步太晚,还是约长腿姐姐吃饭去吧。

上一篇:我心里有过你 下一篇:遥远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遥远
    遥远
    我一口一口的向外大口哈气,用力盯着那白色的气,它消散于空气之中,转而又落在大地之上;给那低矮的房屋、干枯的树枝、散落的石头......都换上了一
  • 台城柳先生
    台城柳先生
    台城柳先生最近有些心浮气躁。 大概是从自己的特助十里堤跟好友宋词确定关系开始。 五点钟的时候,十里堤敲门进来:宋词想请您去家里吃饭,不知道
  • 我心里有过你
    我心里有过你
    文 | 墨书 图 | 来源于网络 冬日阳光温和的暖,轻柔柔淌在苏顾的眉间发上,刚落了雪,天地间入眼一片白茫,零星挂在秃树上的红色枯叶,染了她的眼。
  • 我单身,到底惹了谁
    我单身,到底惹了谁
    手机突然响了,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去接,当然脸上的表情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喂?哪位?晶晶啊,好啊,那我现在就赶回家,你等我啊!我装模作
  • 宿敌
    宿敌
    藤蔓,爬满了荒山的一角。踩过枯枝落叶,静寂的环境放大了那破败的声响。 我轻撩起挡在面前的树藤,弯腰进了洞穴。里面很暗,若不是借着透过缝隙射